老兵回忆远征岁月:野人山蚂蟥吸光人血

重庆市梁平县城外,有一座香火繁盛的著名寺庙——双桂堂。2005年夏初,记者驱车来到这里,寻访一位抗战老兵,如今已经86岁的李长维老人。作为一个在抗日战场上幸存下来的老兵,他要给我们讲述60多年前,曾经在异国他乡、在热带丛林浴血奋战的一支部队——中国远征军的故事。提起战斗的每一个细节,老人总要不停地用手拍脑袋,一阵一阵的苦想。

土参谋 曾被人“看不起”

1942年1月4日,日军进攻缅甸,英缅军节节败退,英方吁请中国军队入缅援救。中国军队入缅作战。此时,在国内经历过大小数十仗的李长维已经是孙立人新38师下属的一名上尉指挥参谋了。

提起入缅初期,李长维笑呵呵的告诉记者,那时他这个农村出身的土参谋还被人“瞧不起”过。当时“参谋分作战参谋、指挥参谋、情报参谋、通讯参谋、训练参谋好多种。大多数参谋都是从学堂出来的,一听到打仗,其实心里都很害怕,不停地给家里写信。我就对他们讲,不要怕,我们是军人、是参谋,不是老百姓,我们所在的地区,离敌军还有几十里路呢。

靠智取 大败日军一万人

1942年4月17日,缅甸西线英军步兵第1师及装甲第7旅被日军包围于仁安羌,陷于绝境。孙立人奉史迪威之命亲率113团连夜前去救援。

“当时日军是我们的10倍,不能强攻,只能巧取。孙将军让我们所有官兵、包括伙夫、文书在内,三个人一组,在敌人周围放火,漫山遍野立刻都是火光,日军一下子就乱了阵脚,远征军战士就摸到日军炮兵营里,又是手榴弹又是冲锋枪。那个炮兵呢,他连开炮的机会都没有,器械丢了就跑。日军以为是整个崩溃了,所以后面也慌了,后面派了一个大队来增援,此时我方的一个营已经钻到敌人后面去了,把来增援的那个大队又打垮了,远征军就此攻克了仁安羌。所以这是打了一个大的胜仗。

这一仗歼灭日军1个大队,救出英军7000多人,并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传教士和新闻记者500余人。英军部队看到我们打进去以后,我们就给他们送水。结果这个水送去了,我们亲眼看到的,那个英国兵本来都很软弱的,忽然他们来了力气,抱起那个中国兵向天上抛,他们也不去喝水,就跟那个中国兵拥抱,那情感,那个场面很动人的。我们就跟英军那个旅长斯科迪说,你赶快让他们这个师长带着部队回去吧,后面汽车也来接他们。那个第一师师长找到我们,说:找孙立人将军,我们要见他。我告诉他,孙立人将军正在上面指挥作战,在山头上。他也一定要上去。最后他们跑到山上了,跟孙立仁两个抱起来,英国人也会哭的,把孙立人的衣服都弄潮了。

李长维激动的告诉记者,以一千余人的步兵团,攻打人数逾万、装备精良的日军并且取得成功,只有胆略过人、善谋善断的孙立人将军才能够作出这种以寡击众、以少救多的非凡决断。之后,蒋介石给他颁发了四等云麾勋章。罗斯福授予他“丰功”勋章,英王乔治六世则授予他“帝国司令”勋章,孙立人成为第一个获得这种勋章的外籍将领。

大撤退 野人山蚂蟥吸光人血

孙立人战胜了十倍于己的日本军队,救出了被围困的英国部队。可是,当孙立人正在调兵遣将,准备进一步和日本人决战的时候,刚刚获救的英国军队,却突然在一夜之间撤退得无影无踪。李老回忆说:英国人哪,一撤就*了。这时候孙立人并不知道,当他正准备集中全师兵力再一次发起进攻的时候,由于西线的英军不告而退,原来史迪威放弃了“平满纳会战”,并且接受亚历山大的“斯利姆计划”,组织曼德勒会战。这样一来,新三十八师就深陷敌后,孙将军只得率领部队,向印度转移。闯入被当地人称为“绝地”的野人山。

李长维说:这山里面有很多河流,加上他们没地图,又缺乏向导,一个是饿死,再一个这里面转来转去,部队在那里面忍饥捱饿,此时正是缅甸雨季,野人山洪水汹涌,士兵淹死无数。蚂蟥、瘴气、传染病,原始丛林中充满了中国军队无法想象的死亡危机。

提起这段历史,老人心有余悸。当时旱蚂蟥在树掉下来,从腿上、手臂上钻进去,把你这个血吸得没有了,他还在吸。有些人就是被蚂蟥活生生吸死的。那时候大家都没有多大防范,一个是饿,一个是病,再一个蚂蟥。有许多人他们累了,成群结队的到树底下等着。后面来的看见他们动都不动,身上都是蚂蟥,在吸他们的血,人都死了。就这样,在野人山里转了两个月,终于到达印度边境。

抢电话 代师长发攻击命令

1943年8月,中国驻印军开始反攻缅甸,1944年11月,新38师攻到了缅西重镇八莫。

“八莫的地形非常复杂,周围湖沼纵横交错,尤其是太平江,江面有数百米宽,水流很急,搞不好就会翻船。孙立人师长就想了一个办法,把我们的部队分成两拨人,小部分在正面继续攻打日军,吸引注意力;而我和大部队一起,悄悄绕到日军背面。我们砍树砍竹,做了很多木筏竹排,趁着夜色渡过了太平江后,把日军包抄了。日本人发现情况不妙,乱了阵脚,四处逃散。”

李长维最难忘的是在攻打八莫外围日军的最后一个据点时,日军把重兵部署在民房屋脊上、树上,居高临下。从拂晓打到中午,部队迟迟攻克不下。

这时候,观测台的炮兵给孙立人打来电话,请示该怎么办。而孙立人一时也没了办法。说时迟那时快,在孙立人身旁的李长维,一把夺过电话,以师长的口吻,果断地命令炮兵“限在10分钟内,发射50枚空炸弹,发射完毕再报告”!

10分钟后,空炸弹发射完毕的电话打来。这时,在树上、屋顶上的敌人,基本上都被50枚空炸弹炸得半死,一个个掉到了地上,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孙立人命令部队反攻,不费吹灰之力,日军全部被歼灭。

“由于抢电话有功,我受到了师长的嘉奖,由少校晋升中校参谋主任,当时真是得意啊!”说到当年,李长维露出了孩子般的炫耀神情。

和平日 每日写字安度余生

新中国成立后,在土改中,李长维作为伪军官,开始了长达30年的监外执行生涯。直到1984年,他才平反。

现在民政部门每月给他450元救济金。他在双桂堂的居室,房间很简单,一床、一桌、两凳而已,甚至连用电插座也没有。桌子上,铺着他的书法。“年纪大了,眼睛不好,现在已经写得不好了。”

整个采访过程,老人都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特别是提起一个个战斗场景,老人的手不断的比划,一会儿模仿拿枪,一会模仿投手榴弹。

也许在老人心里,与侵略者的战斗,并没有结束。

细节:

李长维老人笑谈入伍后第一次参加战斗与日军硬拼

“吓得头一个劲地往泥土里钻”

1937年,李长维17岁。9月份的一天,一伙人强行冲到了李长维家里,将他捆得严严实实,就这样,17岁的李长维以“壮丁”的身份被送进了国民党军营。

9月底,李长维被编入卫立煌指挥的第14集团军下属第9军,从四川奔赴山西忻口参加战斗。

“从四川到忻口,这一路上全靠两条腿走过去的,一天要走120多里。”李老回忆说,“我是新兵,连枪怎么拿都不知道。就在行军的间隙练习军事本领。”同年10月,第9军抵达了忻口。这时候,李长维已经会用步枪和手榴弹了。

李老说他清楚的记得,10月13日他打了参军以来的第一仗。当时日军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率部队对忻口守军防御阵地展开全线攻击,重点是阎庄和南怀化阵地。而李长维的部队,就守在南怀化阵地。由于部署不当,夜间作战,战斗一开始便同日军形成混战。在混战中,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的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祺和旅长郑庭珍不幸中弹牺牲。

打起仗来才发现,行军途中学的本事根本没派上用上,真的上战场了,人一着急就扎堆,把头一个劲地往泥土里面埋,屁股翘得老高,子弹就在身边,“突突突”扫过去。当时还是新兵的李长维害怕得身体发抖,他说从没有见过这个事情。

档案:

李长维

1920年 出生在重庆梁平县虎城镇。

1937年9月 加入川军赴山西参加忻口战役。

1938年3月 参加台儿庄战役,后升副排长。

1938年—1940年,转战各地,先后参加武汉会战、随枣会战等。

1942年3月 编入新38师,在孙立人的率领下入缅作战,任上尉指挥参谋。

1945年8月 日军投降。李长维随部队到东北参加内战。

1948年10月 参加50军起义。

来源:重庆时报 记者:刘占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