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宸:我并非换国籍 都是“爱情惹的祸”

棋后诸宸要代表卡塔尔参加亚运会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新浪棋牌频道专家李志刚今天对话诸宸,下面是对话内容。


李:你对换籍考虑多久了?


诸宸:首先要声明一点,我这次并非换国籍,但新闻都误解为我换了国籍,而是代







表卡塔尔棋协参赛,这是两码事。当然,我不否认,将来换国籍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两个国家只能选择一个国籍,如果真要这样选择,那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以前我曾听说过,摩尔多瓦有名棋手嫁到法国,法国允许两个国籍,摩尔多瓦就特批了两个国籍,我曾经想过,将来能有两个国籍更好。


李:你这次换棋协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诸宸:换棋协,因为我们结婚很多年了,能够待在一起,大家好像知道我嫁给一个卡塔尔人,我们已经结婚六年多了,我们在一起很难,其实说实在的,你离我们这个圈子稍近一点,一个国际象棋棋手不是那么容易把生活过得那么好,他在那边过得挺好,地位也高,如果过来中国,他的棋艺水平,还有我们的年龄,如果他来中国对将来是没有把握的,考虑了很长时间,还是我过去,其实我很喜欢国内的生活,在卡塔尔也不习惯,但综合来说,我只好去卡塔尔。


我们考虑大家可能不好接受,待了很久。但难道我们就一辈子就要过这种分居的生活吗?更何况我们还有女儿,我放弃参加世锦赛,完全就是为了大家的感受,为了中国棋院、浙江省体育局,还有其他爱好者的感受,因为按规定,我是具备参加世锦赛资格的,是可以代表卡塔尔,我自己也做了一些比较详细的准备,较长时间未下棋,突然很想下,不敢说我下得怎么样,但我用心准备了,不管怎么样我是中国人,不管代表哪个棋协,都是为中国争光。


换一个角度,其实我是在为中国人争光,我走到国际赛场上,拿了成绩,别人都说我是中国人,我做了这些决定,算是爱情惹的祸吧,对于我来说,我根本没必要到国外生活,因为我爱这样一段爱情,我比较执着追求,变得没有选择。


网上提到钱的问题,如果我想换国籍,结婚后随时可换,我没有这么做,现在卡塔尔很需要我这么做,他们国家很小,在亚运会上拿奖牌的机会很小,把国际象棋放进了亚运会,对国际象棋来说,因为我的缘故,我是为国际象棋做了一件好事,我作为一个棋手,一点错都没有,但不可避免,我嫁了一个外国人,需要换协会,会对大家产生一种冲击,我也没有办法,我的选择余地已经很小了,等了那么长时间,其实也是挺难的,你要换一个人,设身处地想一想,也是挺难的。


我想还是要向大家道个歉,如果我伤害了大家的感情。


李:你妈妈在国内,你若代表卡塔尔参赛,去了卡塔尔,以后怎么照顾妈妈呢?


是啊,我应该有更多时间回来照顾我妈妈,不需要参加一些比赛,那边的自由度相对大一些。我现在的年龄,只是爱好上下下棋,如果我不下棋,我到那边只能当一个家庭妇女,对我来说,会很痛苦,对曾经喜欢我的人,你们觉得我适合做一个家庭妇女吗?虽然老公每月给我生活费,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哪一种你们更能接受?


李:说说你最近一年时间上的安排?


诸宸:最近几年,我多半时间还是在国内,有三四个月可能在卡塔尔,其中出去比赛过一两次。


李:女儿现在如何?女儿一般是在哪呢?


诸宸:女儿在温州,一直跟着我,学中文,现在刚刚会说简单的话了。


李:当年恋爱、结婚时,有无考虑到两地分居的痛苦?


诸宸:当时不可能考虑那么远,只是恋爱,即使我为爱情付出了很多,但比起温莎伯爵,还差很远,他也付出了很多,他付出的压力不比我小,我们十年前认识,你能想到十年后的生活吗?


问:母亲与丈夫,家庭与事业,代表中国与卡塔尔,今后能否两全?


诸宸:能两全更好,像今年的奥赛,如果我能同时代表两国棋协参赛,当然更好,但不能同时代表,我是个喜欢追求完美的人,至少我在心理上不想伤害任何人,当时我结婚时,我家里人不舒服,但如不结婚,又会伤害穆罕默德,有时没法做到两全,希望大家理解,如果不能理解,希望向大家说声对不起。


李:新浪网的调查中,近1.9万名棋迷中有半数棋迷认为,这只是你的个人选择,还有1/3的棋迷认为,你不应该这样做,你的看法?


诸宸:我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我觉得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认同你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如果大家能设身处地站在我的位置想的话,其实对我来说也很难做这个决定,这已经变成我的烦恼已经停留了很长时间,现在到了一定时候,我不想再这样了。


李:你最近一年来的状态如何?


诸宸:如果要下棋,肯定要恢复,去直布罗陀,俄航杯,也不能说差吧,俄航杯在组里面也是女子并列冠军,虽然中间的确开始下得不太好,但后来下好了。所以很多棋没法和我巅峰时比,但让我自误自乐还可以。


李:这次代表卡塔尔参加亚运会还有无障碍?


诸宸:没有任何障碍。看亚运会的规定是一点障碍都没有。


国际棋联规定,一个协会向另一个协会申请,三个月之内不可以代表,三个月后自动转会,还有当地居住权。


我提出来的是今年一月份,估计两个月应该有,国际棋联已经批了,这次有很多人申请,国际棋联批了,世锦赛本来我可以参赛,叶老师奥赛有些问题。我下了很大功夫准备,我很想参加,想想就算了。我放弃世锦赛的原因不像别人说的是完全是为了亚运会,我是有资格参加的,但我不想伤害大家的感情。


我不是很理解,属于国家队,但关系又属于省里,省里也不很清楚国际棋联的规定,省里反对,事实上反对是无效的,他们反对了,我也没有参加,我也很伤心,我知道这事后哭了一整天,我只是想下棋。挺难的,我也没觉得自己怎么样,突然想下棋不能下。我可以代表卡塔尔参加世锦赛,但我顾及大家的感受,放弃了。


李:大家关心,卡塔尔是否提出了好的经济条件让你代表卡塔尔参赛?


条件:确实,从来未有过这么好的参赛条件,但不是经济上的,而是比赛上的,卡塔尔为我请的教练是2000的世锦赛亚军,亚美尼亚人,很有意思,棋也下得很好玩,下棋真的来说挣不了很多钱,我老公经济条件很好,跟经济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是因为钱的缘故,我很多年前我就可以代表卡塔尔。我老公在卡塔尔生活比赛富有,但我希望自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人,不想依靠老公生活。


昨天出现报道,说我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而代表卡塔尔,这完全是他们凭空想像出来的,我完全不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而代表卡塔尔参赛的。


李:除了这次亚运会,以后是否会出现与中国棋手在世界大赛上对局的情况?


诸宸:亚运会应该会,以后应该有可能,是存在这种可能性,说实在的,我的棋到底能下多久我也没个底,我觉得不管代表哪里,即便与其他中国棋手争夺冠军,与其他国家棋手争夺冠军,哪个最好?不管流浪到哪,我都是中国人。换个角度,其他人如果是我,面临这种情况,你们会怎么选择?


李:如果面对中国棋手,你怎么想?


诸宸:也没特别想法,以前是怎么样下,以后就怎么样下,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外界干涉,可能会有影响,最理想的状态是和以前一样下。曾经想过,把卡塔尔比作公婆,把中国比作父母,心里当然会偏向父母。


李:棋界对你采取了放行的态度,你有什么想法?


诸宸:我很感谢棋院领导开明的态度,我在报告中就是这么写的:我在棋队待了十八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比和父母在一起的感情还要深,有时不得不做一些选择,我很感谢我的教练徐俊,还有叶江川老师,2001年在我艰难的时候,他们为我准备到了深夜,大家共同为国际象棋事业做了很多努力,他们理解我,可能他们也理解我很努力地在做,争取做得最好。


李:你这次换籍,感觉最大的阻力是什么?你有无困惑或其他?


诸宸:我觉得其实很多人,阻力肯定有,比如昨天我就很大的压力,有很多报道出来,虽然一开始我也没看,不断有记者打电话问我怎么想的,问题也很尖锐,站在不同立场说不同的话,可以理解,有的可能过激,有的纯粹是凑热闹,有点好笑。我挺难过的,这个时候我挺难过的,你跟谁说?即使我身边很多年的朋友也知道我的状态,知道我的选择是有一定可能,他们说你真的要过去了?还是别过去吧,我周围的人也这样认为,其他人尖锐也是比较正常的,曾经他们是很爱我,但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找到完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突然看到这个新闻,心理上会有一定的冲击,但我想大家知道来龙去脉后,就知道我没有太多的选择。


李:棋界说,你已经过了巅峰期,你怎么看?


诸宸:大多数棋手都是二十几岁在巅峰状态,过了三十岁还拿世界冠军的,很少很少,几乎就没有,但齐布尔达尼泽是个例外。


李:有朝一日,你很可能与中国棋手作为对手对局,你的想法?


诸宸:我不会对中国棋手造成很大冲击,我也想挑战,年龄是大一点,但也还没老。


问:你曾为中国国际象棋作出过巨大贡献,现在即将离开了,你的想法?你为中国国象事业也付出了那么多,你的想法?


诸宸:我一直在努力去做,但有时我也不能自己说自己,我已经做了很多,凭良心说,我一直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一直在为中国国际象棋的普及事业也好,一直很努力。


李:亲情、家庭,还有国际象棋,哪个更重要?


诸宸:不同年龄阶段会有不同的选择。小时是国际象棋重要,结婚后,特别是有小孩后,家庭更重要,有了小孩,应该给小孩爱心,只有家庭安稳了,国际象棋才会做得更好。当年我刚认识穆罕默德曾对他说:国际象棋更重要,因为当时我还小。


我去了国外也不是享福,我只是在很努力地去适应,我相信所有在国外的华人都会理解。


李:你是否认为自己已经为中国赢得了足够多的荣誉,没有更多要做的了?


荣誉:我不是说我不能做更多的荣誉,我只是要过自己的生活,如果中国国际象棋需要我,我同样会全力以赴,像联赛我照样打,不存在任何问题,可能本来要代表浙江,现在可能是浙江的外援。其实我是想过很多事情,希望大家理解,这个我能做到,天天待在国家队训练,这个我很难做到了。过去两年我在国家队一直是请假的。


李:请问你觉得亚运会夺金把握有多大?


诸宸:我的目标并没有金牌,其实对于卡塔尔来说,拿奖牌就是很荣誉的事情,比赛是比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