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里面哪有你 作者:谷童 转载

妖刀 收藏 75 880
导读:人里面哪有你 作者:谷童 转载

人里面哪有你


第一章



下午三点,他实施了抢劫。

这一场预谋了三个小时的行动只用了三秒钟就已经完成,从出手到结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痕迹。

作案者的城府比他脚下那一条街道更深,直到他从现场消失一分钟后,事主才明白过来,他大喊着爬起来追击的举动,只是惊扰了些许路人。

在预谋作案的这一段时间,他把玩着几只玻璃球。在坑洼不平的人行道上,让带花纹的和不带花纹的玻璃球相互敲击,最终的目的,是让它们同归于尽在一个小坑。这个结局,叫做胜利或者快乐。反正他在自得其乐的时候酝酿着一个阴谋,他浑然天成的悠然连上帝都可以蒙蔽。间或有人无意中踢飞了他的玻璃球,他便颠颠地追过去拣回来,继续着他乐此不疲的游戏,甚至不曾有一点怨言。

有一次玻璃球弹到了他计划中的受害人面前,他跑过去拣时,还朝着对方露出白白的牙齿友好地一笑。

他是一个守株待兔者,看着兔子被别人一点点喂肥之后,他才心安理得地拿走。

他的目标是那只破帽子,停放在主人的眼前。三个小时里他不为人知地一点点缩短着自己和目标的距离。从100米到1米,他完成得顺理成章恰倒好处。然后,他继续敲击着玻璃球,并且,他让球体撞击的声音传进了对方的耳朵。他目不斜视的专注使任何人都不会有戒备心理。当然,谁都没有注意的细节是他隔三差五地把一粒球装进口袋。地上的最后一粒球被他捏在手里时,他行动了。

那时候他离帽子不到1米,街上行人蔬落。他猛一跃身,双手抓起帽子,疾奔而出,眨眼就消失在他预定的小巷里。

他叫其其,11岁,流浪儿,住盲流村西排5号。

帽子里是钱,它的主人是那个乞丐,姓名年龄不详。他呈现给路人的形象是断了右腿的乞丐,他一直绻缩在地上,腿边放着一根拐杖。现在他站了起来,向前追了几步,又忽然停住了,回身拣起拐杖,装模做样地瘸拐着移向别处。

那只破帽子里装着他大半天的收入,里面是一元两元,一角两角的毛票,现在整个儿属于别人。他的年龄不具备追赶的能力。


我坐在对面的酒吧里,善始善终地目睹了其其活动的全过程。窗玻璃像一块银幕,立体地给我放映着窗外的场景。当其其的最终举措超乎我的意料之后,那些拍警匪片的人立时在我心目中沦为混账。

一个流浪儿的经历就是一部流浪的传奇,也许,我不能把其其单纯地当作一个跟踪采访的对象,我希望他使我认知一个全新的世界。


回到办公室里我已经像个酒鬼,几瓶啤酒足以使同事都看见我的凌波微步。若智正在和一个女人说着什么,周洁手指飞舞,在电脑上敲打着文件。

我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拿下肩上的照相机随手放在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来,不想动了。

周洁进来,泡上一杯浓茶说:“又到哪去了?看喝成什么样子了。”

我强打精神把其其的事给她说了一遍,她说:“这收获也算不错了,你歇会赶紧把那几篇稿子看了,下班前要发出去呢。”

我点点头,端起茶杯喝过几口,待她出去,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把脸,坐到椅子上,拿起桌上的一沓稿件审阅。它们像一群待嫁的女儿,等着我送行。

工作室和外地数家媒体签了供稿协议,每天都有一些稿子要发出去,我最繁重的事就是在临下班前签发这堆稿子。

点上一支烟,逐字逐句地看着稿子,我为这几位弟兄的认真感到高兴,一篇篇地签了字,谁知最后却让若智的一篇稿子倒了我的胃口,不到两千字的文章竟然多处出现了流利的病句,明白无误地体现着他的敷衍心态。

我给若智拨了内线电话让他进来,这小子,一见女人就连笔都拿不稳了。

若智神采飞扬地进来,问我:“掌柜的,有啥喜事?”

“外面那女人是干啥的?”

若智拿起我桌上的烟点了一根,说:“投诉的,没管住自己的老公,让别人勾走了,故事挺有趣,估计能做成既煽情又感人的绝对隐私。”

我拿起他那篇稿子说“这稿子咋弄得这么臭?像人写的吗?”

“靠!”若智喷出口烟说:“你小子去外面喝酒,让我在家里既赶稿子又做采访,能写出就不错了。”

“你丫别靠,那个女人让老周去接待,你把这篇稿子给我重写。”

若智气哼哼地拿上稿子出去了,我把已经签发的稿子拿给周洁让她发送,说:“你替若智接待一下那个女的,让他把稿子重写。”

没几分钟,周洁却把那女的带进我的办公室,说:“这是我们主任,您自己跟他谈吧。”

我看了周洁一眼,心说怎么转了一圈又给我推过来了。我招呼那女人坐下,听她絮絮叨叨的倾述。她说自己叫江玲,天水人,有个老公,现在成了别人的丈夫,还有个女儿,也一起被别人抚养着。我头被她都快吵大了,两个小时的废话我总结成了一句:在水之湄,遥望彼岸的幸福。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