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八路军兵工厂


抗日战争爆发,国共两党实现了联合抗日。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挺进华北,深入敌后。1938年春,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进驻太行山区,开辟了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同年10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游击战争的军火接济是一个极重要问题,……每个游击战争根据地都必须尽量设法建立小的兵工厂,办到自制弹药、步枪、手榴弹等的程度,使游击战争无军火缺乏之虞”。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兵工,到1939年6月八路军总部成立军工部时,在刘鼎的努力下,已经组建了兵工厂7座。

1940年4月,经朱德总司令提名,刘鼎被任命为八路军总部军工部部长。总部首长对他抱有殷切期望,亲切接见,并反复阐明自力更生、自制军火的极端重要性。刘鼎到军工部后,深入调查研究,根据中共中央坚持持久战、游击战的战略思想,结合太行山煤铁资源丰富,从实际出发、从全局出发,提出了一系列发展壮大太行山兵工生产的方案,并逐步实施。


针对太行地区三个枪厂生产的步枪规格不同、性能各异、零件不能互换,且生产效率低、质量差、成本高的问题,刘鼎到职后首先抓了步枪生产的标准化、制式化。他从我军常年山地作战的需要出发,组织技术人员和老工人刘贵福等反复研究,结合太行根据地设备、技术与物资供应条件,吸收国内外各种步枪的优点,提出了一种枪身短、刺刀长、重量轻、能与日军“三八式”步枪抗衡的新枪设计方案,并立即组织试制。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工作,一种自己设计制造的、制式化的新步枪诞生了。全枪重3.36公斤,口径7.9毫米,射击准确,刺刀锋利,且能自动弹出,枪体轻巧,外形美观。1940年8月1日,当刘鼎等背着新枪到总部汇报时,受到彭德怀、左权、刘伯承等总部首长的高度赞扬,定名为“八一式”步马枪。彭总当即责成军工部迅速组织批量生产。组织批量生产比设计试制更为困难,刘鼎组织技职人员与老工人设计制造了新枪的成套样板和检测工具,并反复培训工人,扭转手工作业、单件生产的旧习惯,终于将一大批来自农村的手工业工匠、青年战士和农民,培养成适应专业分工、使用样板生产的熟练工人,从而保证了整枪的质量,零件均可互换,并大大提高了产量。仅1940年下半年就生产了3300多支,八路军战士领到这种新枪都笑逐颜开,精神百倍。


百团大战后不久,刘鼎在彭总处了解到,八路军在阻击敌人发起的近距离冲锋时,常常遭到日军掷弹筒的轰击,难以发挥八路军的近战优势。彭总提出“敌人有掷弹筒,我们也必须有”的要求,要军工部考虑试制。


掷弹筒是日军步兵装备的一种单兵小型火炮,配以钢质炮弹,口径50毫米,射程500米以内,适于山地作战,具有一定的杀伤力。刘鼎组织军工部有关人员从原材料、加工条件、可能碰到的困难进行分析研究,认为太行兵工试制掷弹筒和弹是有可能的,但不能照搬,只能结合根据地资源进行改制。


太行兵工制造掷弹筒和弹必须解决两大难题:一是筒身与弹体原料;二是加工方法。刘鼎依靠群众力量和集体智慧,奇迹般地解决了这两大难题。掷弹筒筒身需要粗大钢材,根据地没有,就用从敌占区拆毁的铁路道轨来代替;而弹体需要量大,道轨难以为继,只能考虑用太行盛产的白口生铁为原料。加工问题,筒身内有来福线,需专用设备加工,根据地无此设备,经技术人员研究,将筒身改为滑膛结构,适当增加长度,以保证射击精度和距离。最困难的是解决弹体加工。白口生铁是农民用上法冶炼出来的,含碳量高,质硬而脆,在机床上无法加工。如何将白口生铁处理成能够加工的铸铁,这是解决掷弹筒弹生产必须解决的技术关键。刘鼎在柳沟铁厂组织了试验小组,派留学德国的冶金工程师陆达和技术工人孙兆熙相结合,把国外关于铸铁韧化处理的工艺与太行民间的烟火技术结合起来,经过多次反复试验,终于研制成功火焰反射加热炉。用这种加热炉对白口铸铁弹体进行焖火处理,弹体表面由硬而脆变成软而韧,可以进行车削加工。这一技术关键的突破使试制掷弹筒和弹的难题得以解决,1941年4月,太行兵工的第一批掷弹筒与弹试制成功,射程最远达到700米,实现了彭总“敌人有掷弹筒,我们也必须有”的要求。


从1941年5月起,太行军工部组织成批生产的掷弹筒和弹源源运往前线,八路军有了与日军抗衡的火力,经常打得日军措手不及、感到震惊。日军惊呼,八路军“在太行山上兴建了现代化兵工厂,拥有先进设备与外国专家”。


太行兵工的火、炸药制造是从黑色火药(硝、磺、木炭的混合物)开始的。1941年5月开始批量生产掷弹筒弹时,仍然沿用黑色火药,既作为炸药用,也作为发射药用,大大影响到弹的威力。彭总要求军工部,尽快研制无烟火药,以满足掷弹筒弹和复装枪弹之需。刘鼎虽学过爆破原理,但却不熟悉无烟火药的制造工艺,他只能走群众路线,向一些内行人请教,和他们共同研究,确定从试制硫酸入手。


硫酸是制造无烟火药的重要原料,被称为“火药之母”。正规的制造方法:一种是铅室法,需要大量铅板;一种是接触法,需用白金作触媒。太行根据地既无铅板,更缺白金,这两种方法都无法采用。经过技术人员和老工人的反复探索,根据铅室法原理,士洋结合.就地取材,利用老百姓盛水的陶制大缸,垒成蒸馏塔代替铅室,反复多次试验,1941年11月,试制硫酸终于获得成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