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炮舰外交,帝国主义列强凭借武力威胁,推行其殖民侵略的一种外交活动,亦称炮舰政策。上个世纪,炮舰政策的核心是殖民主义,是为了争夺殖民地。如今,新炮舰政策的核心是霸权主义。

20世纪,炮舰政策的目的主要在经济方面,到处抢占资源和市场,为的是进行世界性的掠夺。今天,新炮舰政策的目标已不再仅限于资源和市场,而是提高到政治层面,发展到“价值观念”。南联盟只是因为所谓的“人道主义”问题就遭到北约野蛮的轰炸。任何国家都有可能仅仅因为要保留自己与西方不同的“价值观念”而遭到外来的武力干预。显而易见,新炮舰政策具有更大的威胁性。

冷战结束至今,美国的南海政策经历了一个从积极中立、到相对中立、再到完全“选边站“,最后发展到今天的直接挑起中美地缘战略对抗的危险游戏。2009年,美国决定“重返亚太”,在南海问题上开始不断含沙射影地指责中国,逐渐偏离之前的“中立”立场。

美国南海政策的转变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南海力量对比急剧变化背景下的战略焦虑。

比如,发生在南海的黄岩岛、中建南等事件就使美国意识到,南海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菲、越等国已无力阻挡中国,美国正失去“离岸平衡”的政策空间,不得不亲自上阵。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将南海当成是与中国“掰手腕”的重要区域,极不愿意看到中国在南海有所作为。美国极端论调似乎认为,“要保世界主导地位,则必须保亚太;要保亚太,则必须保南海”,“因为多米诺骨牌很可能首先在南海倒下”。

基于这种认知,美国逐渐在南海针对中国,实施着一种“成本强加”的战略,即动用政治、外交、舆论、军事等各类手段,增加我南海行动的成本,迫使我后退,以期在不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下制止我所谓的“南海扩张”。

美国清醒地认识到,即便其军事力量独步天下,但在南海发生与中国的武装对抗或冲突只能是最后选项。

这是因为,一方面,美国承担不起中美武装冲突的代价和后果,现在如果两国大打出手,虽然中国也许不占上风,但美国必然也离崩溃不远。另一方面,两国在许多方面已然互相深度融入、相互依赖程度很深,大佬间的直接PK兹事体大,在江湖上,但凡有一点理性的掌舵者,都会极力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换句话说,美国既不能开打,又不甘心拱手让出部分权力;在南海搞基础设施建设、搞经济开发,那是中国的比较优势,真的搞和平竞赛,美国绝对没戏,过不了几年,中国很可能在南海的综合影响力超越美国。

在这种两难政策困境中,“成本强加”战略遂成为选项,希望通过增加中国的成本,消耗中国的战略资源,牵制或迫使中国知难而退。

所以,所谓航行自由宣示行动,本质上是过来“打脸”并“恐吓”中国。

所谓“打脸”,意在政治上让中国难堪,意图在媒体日益开放多元的今天,通过舆论造势,放大军事行动的政治效应,让媒体、学者、官员等广泛参与到对行动的议论之中,给中国政府施加更大政治舆论压力。同时,通过此类行动羞辱中国,以加剧中国管控舆论、保持战略定力的困难;

所谓“恐吓”,则意在威慑,防止中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毕竟,中国在南海的维权工具很多,而美国却没有相应的综合实力去PK,菲律宾、越南等国更是无法望中国项背。

换句话说,美国军事行动的主要目的在于威慑,以攻为守,对中国进行威慑恐吓,以促使中国保持克制,不要再进行新的行动。

美国的算盘打得是不错的,可问题是中国人民不是吓大的。这种行动可能没有任何实质的作用,改变不了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的事实。当今的中国不可能因为美国开着一艘NB的战舰过来,就马上妥协,与美国签署城下之盟。

美国实际上在为自己制造一个敌人,这恐怕是最大的负面影响。中美当前在南海尚属局部摩擦对抗,两国整体关系虽受到一定影响,但总体可控。可如果美国非得上纲上线,不断过来挑衅,中国也将被迫从更大的高度看待中美关系,并重新评估对美政策。

对于中国而言,必然要承受一定的压力。美国既然要在南海耗下去,中国也只能熬住。由于美国在南海特别是中南部有较大的相对军事优势,所以场面上中国未必会时时主动,有时候甚至会出现较为难看的局面。而且,较陆权控制而言,海上防御纵深和难度要大很多,除非开火,否则御敌于12海里外并不现实,美国在维系斗而不破的情况下,肯定会不断在南海岛礁周围耀武扬威,并放大中国的难堪。

在这种博弈游戏之下,中国不会有实质的损失,但可能损失一定的威信,国内部分舆论可能会因此质疑中国军队和政府抵御外侮的能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