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次留下的话题再说说巴基斯坦,中国这几年提出的一路一带,历史传承上,汉代主要来源于中亚西南亚西北亚到中东的线路,这涉及到华夏民族兴盛的一条线路。

作为国家决策者,能提出这个国家发展战略,从长远说,是一种国家责任、民族生存与发展责任,历史责任。汉所以兴盛与通过丝绸之路的开拓有很大关系,华夏民族后来所遭受的灾难也与这条路上的民族有一定的关系。

进入工业革命之后,西方列强进军掠夺亚洲,他们发现一个规律,都是从印度洋开始由海路从印度洋进入。而未来中国要发展或是说作为一种备份或是反击的线路,必然也要从印度洋开始--若美国在太平洋对我“不友好”,在东路与东南路不畅通的情况下,通过巴基斯坦的替代,则可有效的扭转这种局面。这涉及到我国未来的发展空间的一个方向。所以巴基斯坦之重要,不言自明。

而地缘原因与历史情节,对中国经营巴基斯坦都存在有利因素。特别是现代技术下,一些地理上的劣势可有选择的克服,只要经营得当,中国西线计划一定会成功。

从地缘上讲,印巴之间的敌对矛盾,是中国有利的博弈点,只要印巴矛盾存在,中巴关系永远是“巴铁”关系。

从历史上讲,巴基斯坦一部为我西汉时大月氏(读大肉支)后裔,直到现在,巴基斯坦东部的一些部落与民族仍然认为自己是从中国来的,对中国的认同感非常强烈。大月氏后来成立贵霜帝国,传统地域在今天的中亚,印度北部一带,以帕米尔高原为节点延伸,一直将近到波斯。(可能我记忆部分有出入,但大体如此)。也就是中巴友好,是有血缘联系的。

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与崛起,困难很多,西方列强从文化与文明、人种角度对我华夏的复兴与崛起肯定不是都持欢迎态度,近期中国周边的局势之所以动荡,与中国处于“复兴”的前夜与崛起前的黎明有很大关系。中国经营巴基斯坦的意义除从商路上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战略的“延伸效应”与“缓冲效应”。而巴基斯坦部分民族部落出于对华夏文明的认同与中国关系一直很友好,在出现可能的“变量”情况下,与巴基斯坦保持好友关系,无私支援巴基斯坦都是着眼于未来华夏民族的发展。

有朋友问大月氏在巴基斯坦?应该是在巴基斯坦与今天的阿富汗一带,中亚部分。而另一个与我华夏有密切联系的“大宛国”,大体分布在今天的吉尔吉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一带。从民族属性上讲,大月氏应该属于古代突厥部落,原生活在我国甘肃的嘉裕关以西,古代突厥部落在在古代应该称为“煅族”,就是制造铁器的民族,手工业技术发达,当然也属于游牧民族。在西汉时被匈奴灭国后西迁,穿过帕米尔高原后进入今天的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一带,后建立贵霜帝国。

从中短期的产业布局上说,巴基斯坦还未完成工业化,而中东各国除波斯(伊朗)外也没有完成工业化,这个地方又是我国古代传统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借用“历史因素”,同时我们在文明上没有与中东各国有冲突,未来若西方衰落后,这些国家要进行工业化,就是庞大的传统市场,我们只要能占领部分市场,就够我们持续发展几十年。在亚洲,特别是东亚,倭国,棒子国因美国关系,就是没有美因素,倭国也不可能对我中国慷慨,东面存在很大变数,而东南面,因台湾问题还没有解决,从目前看短期内解决的可能性不大,而南海因美国与西方的博弈参与,我国要减缓分解美国的战略压力,从西部着手,是一步很妙的棋。

美国近期在军事上的挑逗越来越明显,从本质上说,是有意诱导中国犯错的策略,第一层是逼迫中国犯前苏联时期“霸道”的错误,逼迫中国“动粗”,然后美国可利用中国可能的错误造势达到对付前苏联的态势。第二次则是对我传统市场的干扰,特别是对东盟市场的干扰和破坏。第三层则是通过制造压力引起我们内部的分化。而我们国内局势的需要,特别是新疆民族地区发展的需要。中国西部稳定,中国国内就能总体稳定,西部是我国国内是否稳定的风向标。利用巴基斯坦这个线路,借机发展我新疆地区,带动新疆的发展。

顺便在这里说一下,所谓“东突”打着“突厥斯坦”的名义对我国进行渗透与破坏,其实从血缘上讲,我们的维吾尔民族兄弟,与现在的土耳其没一毛关系,现在基因技术已经证明,我新疆维吾尔民族兄弟血缘上更加靠近巴基斯坦东部与中亚的民族。而这点朋友们应该多挖掘多宣传,写文章帖子,可查找有关资料,从这个角度多说多吹,对我国的稳定是有利的,东突只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制造出来的一个概念。而不少朋友利用西方给定的概念来说新疆问题,其实是中了美国能西方国家的招。

声明一下,有些历史,是很久以前看过的,可能不都准确,但总体不会“跑偏”,大方向我保证是对头的。有时间继续说巴基斯坦可能存在的问题与我们需要克服什么注意什么。中国的地缘劣势,在我华夏弱时,东部几乎是平原,无险可守。这点大家要记住,多教育下一代居安思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