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飘花散文——飘花轻语

飘花轻语

三月了,又是一个春天!尽管中国北方的天气寒意依然,可是我分明能看到,那树枝已经冒出了一点点、一斑斑的新绿,细细的酌寻,还看见了初生的蓓蕾,赢弱,却已经露出了点点的粉红。

飘花是倍极爱花、惜花的。对飘花来说,花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精灵,每一朵花都有一个安琪儿,就是最绚丽的梦!

世界上的花千姿百态,百合、木棉展现的是那种让人感到稳重的美,厚实的花瓣、硕大的体形,无论在什么花束中都是当之无愧的主体;但相对而言,荷花那濯于碧波莲叶之间的粉红更让我心动,看那清晨的露珠俏皮的在黄色的莲蓬上滚动,借着微风在粉红间摇曳,怎么能不让我意动神驰!然而,最爱的,却是那轻薄的似乎吹弹即破的花儿。如那早春中最先绽放的杏花、桃花、李花,菲薄的花瓣儿在寒风中似乎如此的无助,一树树的,悄悄开放又悄悄飘落,留一点绚丽,留一点清香,更留一点怀念在飘花的心间……

每年的四月,这里都有梨花节,大片的梨树林几乎同时开放,极目所望的,几乎尽是雪白的梨花,诞育中、开放中、飘落中,身在其中,仿若真的走进了香雪海,让人不得不回忆起佛经中的“禅林意境”。

如果说花的形色还是有迹可循,那么花的香气却总是袅袅无踪。如玫瑰那浓烈的香气,至死不休,好一种杜十娘般的壮烈;梅花那暗香一缕,恰正如妙玉的孤高自许;牡丹的香则是浓艳的,果然是贵妃醉酒时那最好的醒酒之物;空谷芝兰的香气则是幽幽的,宛如那在水一方的绝代佳人渺渺不可求;水仙清寒,芍药婪尾,玉簪袭人,萱草忘忧,而最难忘却的依旧是茉莉的清香,宛如多年前那悄悄的、不敢表白的初恋……

不由得想起了《诗经》中最广为流传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那略有些凄清的,是苍苍的蒹葭?还是那缓缓的河流?是独立彼岸的伊人?还是苦苦追寻的中国古典式的爱情?记得《诗经》又名为《葩经》,莫非正是因为这满卷掩不住的香气么?

前几日与友人结伴出行踏青,偶然间在一个小小的谷底,发现了一朵将开的小小蓝花,却不知道是什么名字。询问友人,友人笑回说:“你尚且不知,怎么却来问我!”我亦笑。正是,只要喜欢她的形态,她的香气,我又何必知道她的名字呢!再平凡的生命,也有她自己的绚烂开放,也有她自己的旅程,又何尝需要我们这些陌生人的评价和打扰呢?

早上来值班的路上,突然间发现马路中分割车行道和人行道的花坛里,一束小小的花即将开放了,于是不管不顾的守在那里,就等着那一瞬间的灿烂。

自然是知道经过的人群会有怎样的诧异,但我想要的,却仅仅是看到那一瞬间的永恒!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像我一般为了花开、花落的瞬间而如此的等待。在快餐时代,爱情是速食面、工作是速食面,还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寻找一份花的宁静与自我?人潮如此汹涌,我却觉得孤傲而独立,似在苍茫渺渺中俯视众生……

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伤情——我所留恋的,所追寻的,所期待的,究竟是这将开将落的花,还是那一去不返的春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