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日本滋贺县长滨市两名幼儿园儿童被杀一案,嫌疑犯郑永善(34岁)原本是中国东北黑龙江人,6年半之前嫁到日本。据悉,在滋贺县警方的调查过程中,郑永善曾流露出其来到日本的目的是“想过上好的生活”。据最近的统计显示,日本男性在选择跨国婚姻的对象时,最多的便是中国女性。为此,记者走访了专门经营婚姻中介业务的婚介所,就每桩收费达数百万日元的“新娘生意”第一线进行了实地采访。


对赴日生活的憧憬


紧靠JR长滨车站的市中心一间房子外面悬挂着写有橙色“结婚的魅力”字样且锈迹斑斑的招牌。“我是考虑到了不要(让很多日本男性)成为孤单单一个人。”当初为郑永善及其丈夫(47岁)牵线搭桥的中介将当时的情况娓娓道来。


这名中介在滋贺县北部农村找四五十岁的未婚男子时结识了郑永善后来的丈夫,该男子当时表示希望能找到“聪明的、会讲日语的女性”。而郑永善当时提出的择偶条件则是“大方、开朗的男性”,中介觉得两人开出的“条件正好相符”。


郑永善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是7个孩子中的老小。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她曾回忆道“家里很穷”。据中介称,刚结婚时,她和丈夫以及公婆一起生活,看起来非常幸福。


赴日结婚的中国女性大多来自黑龙江。据悉,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大潮中,一些未能受益同时却渴望脱离贫困的女子希望去日本。


费用高达数百万


虽然对于结婚具体要花费多少费用这个问题,中介方面吱唔搪塞。据说,男方向其娘家送去了百万日元的聘金,而男方3次拜访郑家时又每次向中方的介绍人支付了100万日元。此外男方还要承担支付给日方介绍人的谢礼和其它相关费用。


据两年半前起开展跨国婚姻介绍业务并成功撮合了约80对新人的中介公司“CHINA BRIDAL”(位于歧阜县美浓加茂市)透露,男性通常要支付包括女方赴日飞机票在内的费用约200万日元,且有些婚介公司的收费还不止这个数。那些在中介登记的男性通常先通过照片和材料选择5~6人,然后再前往中国进行为期三天两夜左右的相亲旅行。选定之后再赴当地举行婚礼。据说成功率几乎为100%。


“CHINA BRIDAL”的代表平野透露,前来登记的会员“大多是公务员或公司职员”。一位经历过50多次相亲后成为会员的近40岁的男性今年2月与一位24岁的女性订婚。他表示:“到了这个年纪的话,要找一个好的对象是不可能了。与其勉强和日本人结婚,还不如找一个家族观念重的中国人一起生活。”


高离婚率


另一方面,和称自己“无法适应日本的生活”的郑永善一样,很多人因语言和生活的差异而烦恼不已。“丈夫的态度突然变得冷淡,而自己却因为语言不通也没法和他沟通。”在大阪府门真市负责受理中国人求助热线的中国台湾人高尾莉娜(48岁)去年年底曾接到过一个哭诉的电话。


读者群为中国人的《关西华文时报》(大阪市)去年也接到一个饭馆老板妻子(30岁)的求助,后者自称“从早工作到晚,一点自由都没有”。高尾莉娜表示:“如果得不到丈夫和家人的理解,年轻女性就会在精神上感到迷茫。”


而那些到了日本之后不久就不知所去等一开始便已定居日本为目的的案例也不少,因此婚姻关系破裂的也层出不穷。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显示,2004年一年中日本男性和中国女性之间的跨国婚姻有1.1915万桩。而离婚则有4386起,粗略计算起来有约三分之一已经分开。


(来源/日本共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