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守则 第六集

夜之舞 收藏 11 134
导读:天行守则 第六集

百兵之首,君子者,剑也!爱剑者,视若生命,视若品格,懂剑者,将人生做剑,与一切斗!所有的神话都已经是过去,自己的天空要自己去撑起,从不后悔做过,来过,奋斗过,拼搏过!

见鬼!怎么回事?之雨怎么感觉好象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完全摸不到窍,自己的进攻全都落在空气里了,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而阿帜姐的神色还是那么淡定,就象她在自在慢跑而自己是在过长跑的疲惫极点一般!这也太可笑了,我的体力怎么会这么差呢?之雨可是从小就韧性十足最擅力量的呀!今天怎么了?吃饭了呀?昨晚也睡得挺好啊!好奇怪!这是在和什么交手啊!阿帜姐剑还在鞘里没拔出来呢,自己的竹刀完全都沾不到她的衣服角,哪怕是结结实实砍在鞘上一下也好啊,明明阿帜姐用鞘格挡,可怎么自己的力量一接近鞘身就隐形了似的呢,闪的自己几乎总是趔趄,动作全变形了,简直是菜刀战法嘛!切蒜的动作也比这个好看啊!这什么啊!疯了疯了!

“不干了!”之雨忽然发作到是把慢条斯理的阿帜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阿帜踱着脚步问。

“我~我个根本碰不到你!”之雨脸都憋红了说了这么一句。

“呵,其他的多说无益,你这个脾气就得先改!无论是刀还是剑,任何兵器都有自己的品格,人也一样,品格越好越会有大成!你需要的不是技巧,不是刀剑之法,全在一个神上!来,把刀拿给我!”

“哦”,前面的话到没怎么听清楚,看到阿帜姐要演示刀法了,之雨到是一下来了兴趣,赶紧颠颠儿的跑到墙壁上取下了挂着的那把雪枫刀,捧着递到了阿帜的手里,自己则乖乖退到了一边观看!

天,真不敢相信,阿帜姐起刀的样子真美,美得有些离谱,透着股子慵懒,动作象是晨起的林中漫步,不~应该是云中漫步,是云雀在飞腾,轻盈里透着通透,每个动作看似明净极了,可一转眼却是无穷尽的变化让人匪夷所思,曼妙绝伦,这是什么刀法吗?太棒了!

“喂,喂,醒醒!”阿帜停下都已经半天了,之雨还沉醉着呢。

“阿帜姐,这是什么刀法?像花瓣陨落纷飞一样,真美!”之雨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一切!

“这不是套路,也不是什么刀法,我也从未想过给它取什么名字!飘花?呵,这名字不赖,你看,既然你都认为是飘花般的刀法又怎么会千篇一律呢?每年落花时节花瓣怎个落法又怎么能是前年往昔可以断定的呢?”阿帜的话似乎让之雨明白了些什么。

“姐姐,我想做到那样!”之雨很肯定自己的希冀!


“这是姐姐我在每年樱花陨落的时节通过观察花瓣的飘飞而得到的一种领悟!简化来说就是两个字:残心!你若有了这残心之念,便会拥有那飘花一般的刀法了!”阿帜细细讲述。

“残心?那是什么?”之雨满脸的欣喜后是晕晕的迷惑。

“这个嘛,第一,不许问你姐姐,自己去想明白!另外,从明天开始,每天我会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武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时间里攻击你一次,7天后你若悟不开我自然会帮你!”撂下越听嘴巴张得越大的之雨,阿帜乐呵呵地走了。

透过视频,之舞看着道场中呆呆伫立的之雨,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刺客,又是刺客!怎么最近那么多刺客,暗中观察的葡萄一早就发现了它,就在晚上大家将要休息的时候发动了,目标很明确,就是大小姐!位置踩得那么准,目标住哪间此刻在不在屋内都清清楚楚的,显然是做好了充分准备的,不过日子选得还是不好,而且也太高估了自己一点,就算是高手也不能这么直接就来了,当我们的安保系统是摆设啊!简直气死人了!这要是让你成功了,我葡萄的脸往哪里搁!想着气就不打一处来,吩咐了外围保障,摸着黑葡萄就跟了上去,刺客刚刚靠近之舞房门的那一瞬间,葡萄的钩子也就随着到了!

对手蛮灵活,一下子侧滑加个翻滚就避开了,赫!居然又是个女的!她拧转躲避的同时身形很容易让葡萄明白了她的性别。

这一下子完结,不过意想不到的事的却还没尽呢,这个女刺客好大的胆子,翻滚到一旁站起身后居然定在了原地,就那么纹丝不动地站着,面罩下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个偷袭她的矮子!一双眸深得似海,掉进去都要拔不出来的感觉!直看得葡萄浑身不自在,而且鼻子里有股子特别甜美的香氛若隐若现的,正想喝问时却脖子不自觉地象是失控了一般往侧面‘咯噔’歪了一下,立刻,葡萄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不对,是自己的视线在晃,这一下可把个葡萄弄了个大惊,催眠!可恶,那家伙用了粉末类的药物配合催眠,自己突击的一瞬间完全没有这方面准备啊!这次可是遇上超高职业素养的杀手了,居然到了擅守者不知其所攻的地步啊!

后悔是来不及了,单纯的催眠好说,意志是克制的办法,可现在是下了药的啊,最难抗拒的自然攻击,眼见着对手笑着,慢慢走向渐渐立足不稳的自己,葡萄心里悔死了,肠子都要青了快!完了完了,不晓得那些手下能不能及时出手,别都在外面看我怎么收拾刺客呢!这可不是以往啊,谁能遇不到栽跟头的时候啊?今天自己是真大意了,真是,这谁能想得到啊!也许这辈子就这么一次疏忽,结果还真给自己用到今天了,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干脆,得了,葡萄索性一闭眼,啥也别想了,至少死得壮烈点,潇洒点吧!

就在葡萄感觉着对手的杀气要贴近自己的脖颈了时,救兵却到了!刺客本想给这矮子来个断颈放血的,可就在她右手倒握着匕首,一个上提准备左划切断葡萄的颈动脉时,一道寒光贴着葡萄的左肩膀准确地钉在了她的匕首与葡萄脖子垂直的刃锋之上,力道大的吓人,要不是她的反应快,那一下刃锋被阻后的回切非把她的右臂残废了不可!好险!她硬是绕过了这一下,刚想再补一刀给自己眼前的猎物时,不成想紧贴着葡萄的头皮又是一道闪光,直奔她的面门而来,可恶,不得已,只好就势一个后空翻,不过临了还是借着空翻的劲儿狠狠地把葡萄整个人给踹出去了,不过她嘴里心里都在骂着的却不是阻止自己下手的的那个人,而是眼前的葡萄,这家伙个子实在太低,不能很好地隔离掩护自己,明明是格杀他的好位置却一点也没利用上,真是气人!被人抓到这个机会真是自己的最大不幸!所以说了,临了踹他一脚是必须的,要不,实在难解气!

解救葡萄的不是别人,正是续川帜!手中的弓弦此刻正搭着第三只箭,直瞄着刚刚躲开自己两箭的敌人!葡萄这会已经趴倒在地了,完全迷糊过去了,他肯定连自己结果是死了活了都不晓得就睡过去的!不信,听那均匀呼吸就知道了!

“你是谁?”阿帜声音很平静,目光里满是幽蓝的杀气。

那女人并不答复,却也不退,手中的匕首冲着阿帜面门就是一个飞掷,然后撤步一个点地,跟着匕首疾速奔阿帜就冲了过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漂亮地让阿帜在有一刹那间都只顾着欣赏忘记如何防守了~

不到半秒,三周转的匕首瞬息即至,阿帜并没有什么大动作,上身整体一个侧偏,匕首挨着她的额际飞过,阿帜手中的箭目标没变,依然是对手的脸部正中央,匕首避开的一瞬间,箭就发射了,恰恰奔至近前的刺客显然没料到自己的对手身手竟是如此地敏捷,躲得如此恰倒好处!让这一刻跟进的她陷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可恶,只见刺客突然止步,箭中面颊之前膝盖弯曲前顶,身体水平线突降,脖子顺势后仰,几乎是眼看着箭紧贴着她的鼻尖呼啸而过!

“妙,好身手!”阿帜忍不住赞叹!

“你是在夸我吗?”重新站好身形的刺客说话了,居然是中文!

“原来是独龙人!”另个声音响起,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之舞已经在阿帜的背后了!刚才阿帜的箭虽然没有伤到刺客,却正好把她的面罩刮了下来,之舞正好看了个清楚!

一语惊醒梦中人,刺客这才发现面罩已经不在了,她的面相很秀气,只可惜纹了奇怪的藤蔓面纹,整个人看上去有种极其原始的黑暗与恐怖!加之她的眸子特别的黑,黑得几乎没有了一丝白色的瞳~也怪不得葡萄那么轻易就中了她的瞳孔催眠术!


“还要继续吗?”阿帜眉角透着骄傲,手中开始搭上第四支箭!

纹面女刺客显然很恼怒,不过依然强自镇定了下来,一个猛子扎出了窗外,紧接着。外面便乒乒乓乓地响起了一阵枪声和无数安保人员乱糟糟的呼唤!


“虽然目标一样,但是,她和你关着的那个应该不是一路!”阿帜收起箭转身看着之舞!

“噢,怎么说?”之舞笑着,继续问。

“因为今天的这个她是通常意义上的杀手,她是为杀而杀,你不过是她的工作对象,而你关押的那一个,她只是为杀你而来的!”

“你总是那么细心,有你在身边真好。”舞轻轻走上前和阿帜拥抱!


“好了,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之舞拉着阿帜的手便走。

“哦,那葡萄呢?”阿帜嘴角撇了撇地板上躺得四仰把叉的葡萄!

“别管他,让他明天醒来再自裁吧!”踢了踢地上睡得正死的葡萄,之舞笑得更灿烂了。


翌日,整个白天,阿帜都在揣摩昨天夜里的那个刺客,她是独龙族人定是没错了,那纹面就是最好的证明,还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是属于国内的分支,那个部分不过6000余人,缅甸境内人口到是超过2万,只可惜纹面早已在那里绝迹,国内现在已知的不过的60余人,按理也应该是快70的高龄了呀,这个年节难道还有族人继承这纹面吗?那是多么可怕的习俗啊,最近那里还处于雪封季节,6月进入雨季,一直持续到9月,山路艰险,多发泥石流,很难通行,每年不过10月,11月两个月可以方便进入,这样就好查一点了,只要查最近几年这两个月该地区的出入记录就好办多了,恩,分析确实后,阿帜定下心来,立刻传真了国内要求落实信息,应该用不了多久可以查到这个人!


与此同时,外出任务的宫泽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呵,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不会让人轻易得到安生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