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不知道你变了还是没有,在这岁月时光的变迁里,我一个人走得好辛苦,每天伪装着去笑,努力表演着自己的心情,仿佛永远地迷失在了那年江南的梅雨季,再也~再也无力逃离!


此刻,又快要入夜了,我依然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黑暗,我不停地在庭院的廊下徘徊,我一个人在湖边游荡,我孤单地坐在桌子前发呆,我不会哭,因为,我连悲伤都忘记了!我不会笑,不是我不想笑,而是,我早已忘记了怎么去笑!我的心已经不存在,胸腔中那一处空地上连一丝空气都没有,我的灵魂总在我迷茫的瞬间试图丢下我,独自飞跃到另一个空间,我已经抓不到自己!我根本就已经再不能好好活下去!所以,当今晚月圆起风的时候,我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自裁,那是愚蠢的方式,我不至于那么对自己!至少也要为了你!我约了~我注定不能战胜的一个对手!他很像你,像得我几乎要爱上他,所以我更加恨他!我不想背叛你,哪怕是因为你丢下了我!忠贞是我的信条,是我一生要尽全力拼上性命也要去维护的荣誉!对于他,我已经坚持不了,如果不在今晚结束,我怕我会立刻爱上他,那样,明天的我该是什么样?该怎么办?投入另一段爱,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为自己懂得了选择而感到高兴吗?我做不到,我的心接受不了!我从未想过没有你的爱,我的誓言不允许我接受新生!也许你会笑我,很多人会笑我,可是,我有什么错呢?想着你,再想着别人,谁来想我?我不能决定我的人生吗?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足够了!我不想再活着,今晚我很庆幸,可以死在一个爱我的人手里!我知道,那一瞬并不可怕,我一定会笑的!


月上半空,圆润可心,亭子边的水面开始荡涤起一阵阵涟漪,渐渐越来越多,风来了,他也来了!

远远地,他就在向我招手了,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单手拨起了横陈桌面的琵琶,曲子是他最爱的《夜风》,我清楚地察觉到他眼底的欣喜,这么久,这该是我第一次主动为他抚曲,第一次约他到亭边望月,第一次允许他可以叫我的名字,晓庭!

“晓庭,我以后也可以这样叫你的名字吗?”他的语气有些战战兢兢。

“对~”说这话时我竟然,竟然笑了。

“呵呵,真好,真好,晓庭,晓庭~呵呵,真好!”他那样子好可爱,就像个孩子,突然我又忍不住想哭了!真不敢相信,爱真的是一种万能的药,最后的时刻,我干涸的泪腺,冻结的双唇终于被这~自己曾经希冀~并拥有过却最终失去的爱治好了!我该感谢谁呢?是他,还是现在的他,抑或就只是眼前单纯的爱呢?原来,一切是可以这样的转变的啊,感情真的好奇妙,没有治不好的伤,也没有永远万能的药!


“我们~一起舞剑,好吗?”我轻轻伸出左手邀请他。

“哦,真的吗?好啊,好啊~!在哪里呢?”他显然被我突然地热情吓坏了,慌不迭地握上了我的手。

第一次握他的手,手心很温热,有些微微沁着汗,他的脸庞居然有红晕,比我还像女孩子,他笑得好甜,都不好意思看我的眼睛!

“就在这湖面,要像浮萍一样无依!”丢开他的手,我努了努嘴巴。

“恩,好好,那一定很美!我们来吧!”笨笨的他啊,高兴得都忘记了揣摩我那句话的意思!

他面对着我,倒跃着率先踏上了湖面,他的目光一直停在我的身上,暖暖的,让我觉得有一种被宠爱的味道!我闭上双眼,腾空迎了上去,发丝卷起的一刻,我一边拔剑一边想象着他拔出的剑,月光下,它一定很美,很美~,


夜夜无尽思

十指同心契

如此缠绵意

拈花扮君颜

名字很清晰,并无相请,直觉着去写了,或许加塞进了太多自己的心情,太多谁或谁曾经的故事,呵呵,祝福给你,愿一切顺心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