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特工》(完整版)

josephxy 收藏 19 1608
导读:《临时特工》(完整版)

临时特工



引子



前几日在网路上碰到一位朋友,他问我近来在干什么。我回答:“工作 秘密 勿谈”。现在工作完成了,特公开以下记录。记录以流水帐形式记载,写得很简单,有兴趣请阅读下去,如有雷同,只有一个可能:你我干的同样的工作,我们是同行。



第一章 甄选



今年春节刚过,第二批赴海地中国维和警察从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地警察中层层遴选出来,分批抵达河北廊坊的中国维和民事警察培训中心,进行进一步的系统培训和考核。我们地区此批选拔出来的五名队员,和各地100多名警察一起先进行两周的集中强化培训。然后分语言、汽车驾驶、射击、体能、心理测试和面试等6项进行考核。

然而令我感到遗憾的是,考核成绩一直优秀的我,在最后的面试关,和另一名同籍警察阿强被告之收拾行李,准备返回。就在我们俩收拾好行李气馁的坐在宿舍里等待时,培训中心黄主任带着一个年约50余岁的身着便装的男子来到宿舍,黄问我们俩是否愿意回原地。我们当然不愿就这么回去,回答了他的提问后看着他,满心希望能够留下来。黄没有再说什么,给我们介绍来者是国安部一局行动处的李处长,我们正在纳闷,李说:“国安、公安是一家,现在台湾陈水扁即将宣布‘废统’,军情的已经派人过去了,我们也得有人过去做点工作。你们俩愿意去吗?”我们还没来得及仔细想想,反正不愿就这么打道回府,就急忙答应了。

李接着说:“很好,从现在起你们就不要和家人、朋友联系了,同事和家属那里我们会为你们处理好的。”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个40余岁瘦高个子的男子,李部长叫他:“小刘,这就带他们过去吧。”

我们就这样带着行李默默的跟着刘出门,上车,到廊坊军用机场,上了一架运输机。刘一路上很少说话,我们也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但是我还是没有能忍住,我问他:“刘哥-―我不知道他的职务――怎么选中我的?”他淡淡的说:“你嘛,太普通了,随便放到哪里都没有什么不对劲的。阿强是个很好的狙击手。” 他又闭嘴了,我想,自己身高1米7,体重65公斤倒是很普通,难道就没有什么特长吗?我的几项考核还是优秀啊。

一路无话,下午下了飞机我们才知道到了昆明,一辆地方牌照的车将我们送入昆明陆军学院,我又糊涂了,干嘛呢?不是国安吗,怎么进军校了?刘知道我们感到奇怪,他说了句:“上面的安排。”就没有话了。刘立即进行了安排,给我安排的是位叫黄文兵的教官,主要强化我的东南亚语言、体能和射击。另一个老师继续强化阿强的狙击和体能,他倒是轻松点,我现在才想起阿强祖籍是福建的,语言关没有问题了。我们俩共同的还要进行特工业务培训,如格斗,密码,拍照,化装,攀登等等。

接着一周,我上午搞体能训练,下午搞射击,晚上学语言,对着一本小手册,上面有中越、中泰文字对照和汉语的注音跟着黄教官练了起来。英语没有问题,这些拉丁化的语言也很好掌握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学这个,管他的,反正有用。武器上除了国产的54、64、92是使用最多的,又接触了几种特工专用枪,MP5,WUZI,还有一种捷克的枪械,有种叫短管鲁格,很实用,我一下子就喜欢上它了。黄教官主要给我进行枪支分解结合、据枪练习、实弹射击科目的训练及精度射击考核。他还是个优秀的行动专家。他教的手枪射击方法很特别,据说是最适合特工人员的方法。比如,他对我们说,在暗杀等场合,在用手枪对敌人射击时,一定要连开两枪,即连扣两下扳机。又给我们解释了这样做的原因,他具体说的什么我有点记不太清了,但记得好像是说:在打出第一颗子弹后,手枪的振动会使你的手和枪都偏离目标,再继续打第二枪的话肯定要偏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如果第一枪没打死敌人的话,人家可能就开枪还击了。而如果不管打中打不中都是连扣两下扳机,则可以避免这个问题了,而且如果打中的话,两颗连续的子弹的杀伤力显然更大。就算没打中,再打时还要连扣两下扳机。

格斗训练的内容也和我想像得有点不同,本来我是最不怕练习格斗的,以前就和散打,跆拳道及中国式摔跤有过亲密接触。但这里的格斗则不同,全是最简单、直接、实用的东西。而且教学是由军队的人员和国安的格斗专家们共同进行的。军队的人主要教我们特种部队的“一招制敌”技术,我们自己的行动专家教的东西和他教的有些类似,但除纯粹的徒手格斗术,如如何用三个指头让对手断气外,他教的更多的是如何用日常物品杀人,如用钢笔刺破对手的颈动脉。他还很擅长用绳索从背后勒住敌人的脖子,即所谓的“印度绞杀法”,《教父》里的意大利裔黑手党常用这个。一部美国电影《战俘快车》里面,美国军人也用这种方法绞杀德军哨兵。

剩下的培训内容是保密的,在这里也就不多说了。

一周后,也就是2月26日早上,刘哥来看我们,他把我和阿强都叫去,看了我们的考核成绩,抬起头望着我们俩,顿了顿,开始说话,我知道我们就要出发了……

刘哥,对我们说:“你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有什么想法没有?告诉我。”

我们都没有要求回去,刘哥继续说:“很好,现在给你们安排任务的。”



第二章 出发



阿强的任务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任务是单独分派的,我只知道他也要出去,但是走的路线我就不清楚了。刘哥给我的安排是这样的,先到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找一个叫马武强的人,其他的自然有人安排,他把写有电话的字条和化名陈远航的护照和越南旅游签证给我后,我就立即动身出发了。到越南干什么?难道陈水扁在越南的?

我从老街进入越南,当日中午到达其首都河内,走到黄耀街46号附近,给马武强打了个电话,马武强出来了,我看他也不过30多岁,精明能干的样子。他将我接进使馆,拿出一套新的身份证明和护照签证给我,告诉我说:“从现在起你叫乌东,泰籍华裔,明日20点前到香港中联办(原新华社)找一位方先生,路线自己选择。”我有点不满,整天叫我赶路啊,但是服从是唯一的选择。我离开使馆,考虑了一下,直接从胡志明市国际机场搭乘港龙航空公司的飞机直飞香港,这样可以节约一整天的时间。身份上没有问题,我才不会傻到从金边到曼谷再飞香港。


香港中联办(原新华社)附近景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飞机后,当晚我住进香港岛西区干诺道西的港岛太平洋酒店,这里离中联办办公楼干诺道西160号西港中心只有一个街区的距离,我休整了一下,打电话给方先生。他有些吃惊,本来我明天才会到的,他答应一会到酒店来见我。我正在想,他莫又给我换个什么菲律宾的护照什么的。晚上21:30分,方先生来了,这人看上去就象董伯伯一样稳重,他仔细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了句:“还行。”我就被这么评价了,我知道这些老革命不简单,也懒得和他说什么,心想到时候我任务做好了你再评价我吧。我开口对他说:“首长好,乌东前来报到,请指示!”他笑道:“你好,你好,早点来也好,先熟悉熟悉。”然后他就简短的给我做了工作安排……


港岛太平洋酒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来“台独”与“港独”合流,“台独”势力或明或暗地支持香港“民主派”对抗中央,此次派人来港,就是为了应对陈水扁即将宣布‘废统’ 对香港“民主派”产生的变数。我早已查看完所谓香港“民主派”李猪铭、牛慧卿等人资料,第二日正准备先到李猪铭位于香港北角渣华道24号建业大厦1A 室的地区办事处去看看,方说牛慧卿才是重点目标,叫我把这个看牢,重点目标就是牛慧卿的大埔太和的议员办事处。我立即驾驶监控车靠近目标,在附近潜伏下来进行监控。

再来说说这次老方给我准备的监控车,这车外观上就和一般普通的香港家用保姆车差不多,但是那些车上器材装备的选择和准备,上级很重视,特别配备了还没有正式装备的新一代单兵系统,其中的那只短突击步枪是最引人注意的,口径5.8,完全不同于其他小口径武器。手枪是改进了的,弹容量15发。通讯器材也很不错,很小巧可以有效的防止干扰和窃听。其他技侦设备我就不详细介绍了。

2月27日下午陈水扁宣布,终止“国家统一委员会”运作,终止“国家统一纲领”适用。我知道事情来了,打起精神密切注意该办事处的人员出入。



第三章 目标出现



28日晨,老方通过监控车上的电台告诉我,他们得知陈水扁的人要来港和牛慧卿见面,来者已经化名入住九龙尖沙嘴东部麼地道70号的海景嘉福酒店1822号房间,我的任务是赶过去与另一位搭档会合,除掉该目标。方把该人详细资料传了过来,我边驾驶边浏览,很快搞清目标的身份: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即以前的“军统”),五处副处长黎境原。我仔细研究黎的照片,在脑海中一遍遍地强化目标的体貌特征:四十多岁,身高在一米七二左右,体形较壮,肤色较黑,头发向右侧三七分。


香港海景嘉福酒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驾车先赶到九龙梳士巴利道的香格里拉酒店附近和搭档会合,按约定,我将车停在酒店大门左侧第三个车位。过了没多久,一位着深色西服,戴墨镜的小平头男子走过来敲了敲驾驶位这侧的玻璃窗,我按下电动窗,听见他用粤语对我说:“先生,这里不能停车。”我接着用普通话回答暗号:“我知道!”然后哈哈大笑,伸手锤了他左肩一下:“是你啊,阿强?”他也很高兴,能够和熟悉的战友共同完成任务,真是件好事。

接着,我们将车驶进地下停车场,阿强从另一辆车里提出一个大包到我这辆车上,我知道那是他的宝贝—-经过改装了的“85式狙击枪”。然后我们驾车赶往目的地,海景嘉福酒店。我们没有进入海景嘉福,而是直接将车开到其旁边一幢大厦的停车库。原来阿强先来查看了地形,这幢楼的一个单位正合适用来观察监视黎境原所住的房间。

我们将设备和武器带到楼上,进了屋。这里是阿强今天上午才租下来的,我们隐蔽在窗帘的后面,用望远镜观察着1822号房间里的情况,黎还没有挂上窗帘,正半坐半躺地在沙发上看《香港翡翠台》。

作为一名受过训的特工,黎境原警觉性很高,过了没多久他就将厚厚的窗帘拉上了。但是我们有高灵敏的热成像仪,还是知道他在哪间屋,在干什么。

在监视了一天后,老方派了一个机动侦察队专门来协助我和阿强轮班监视黎境原的行动。同时,李猪铭和牛慧卿的办事处也处于我们的人的严密监视之下。

我曾经仔细考虑过刺杀黎境原的计划。按我们原来的计划,我和阿强就在这幢隔楼相望的单位里找机会从窗户用狙击枪射杀黎境原,这样我们就完成任务了。但是我又想如果对其进行抓捕,之后在他身上打开突破口,破获他们整个的香港分部,可以借机清除在香港的台湾特工。跟老方汇报了我的想法,老方也觉得可行,就让我们放手去干,随时和他联系,他会及时协调各方力量给予我们支援。

我和阿强两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趁黎外出时在僻静街道用麻醉枪将其击昏,之后装作送病人去医院将其塞入由其他队员驾驶的一辆带着假的医院救护牌照的车辆,将其秘密运往基地并在那里对他进行审讯,在黎供认后,我们将尽快采取行动,争取一举将潜伏在港的台湾特工全部擒获。

3月2日上午,我一个人在监视着黎境原,突然看到黎出了门,这时阿强正好出去买东西去了,不由多想,我跟了出去。他是在步行,我对九龙的道路不是很熟悉,而且黎某看来也不像是就近蹓跶一会儿就回去的样子,所以我立即呼叫阿强,告诉他我在一个大体育馆附近。阿强说他知道是在哪儿了,并告诉我那就是张学友等歌星平时开演唱会的地方。也就是香港体育馆(又叫红磡体育馆、红馆),他马上就赶过来。


香港红磡体育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四章 追踪



黎境原在红磡体育馆附近转了转,看了看表,又折了回来。我看到他看了看表,估计可能是与别人有约会,刚才转悠是为了等时间。 黎某开始不时地回头看——很有可能是在反监视。我装作散步的样子,视线转向别处。我站在离黎某一定距离的一棵树的后面——不能离他太近。就在这时,一个中等身材,戴着眼镜,体态偏瘦的男子走到了他的身后。 我这里离他们那里还是有一定距离的,看不太清来人的脸。我立即呼叫阿强,阿强说他还有两分钟就能到。

两人谈了一会儿后就分开了,临走的时候黎某递给了来人一件东西。我没心思再跟着黎某,而是呼叫阿强接着跟踪黎某。我见来人在和黎分手后就打了一辆出租车,我马上也叫了一辆跟在后面。

路上车还不算多——香港的交通状况要比大陆很多城市强,不像北京、上海、重庆的塞车那么严重。使用出租车跟踪也有一个好处,即一般情况下不会引起目标的怀疑,因为出租车的外观都差不多,目标总不能观察并记住曾跟在他后面的每一辆出租车的车牌号吧。如果是用自己的车跟踪的话就要危险一些了,所以在跟踪时自己所乘的车一定不要有任何明显标记,像天线一类的东西绝对不能让人从外面看见。在城市跟踪时一般最好与目标车辆隔一两辆车,并尽量靠边,以避开其反光镜的观察范围。在郊外跟踪的话则要把距离拉大,如有可能的话最好去事先踩点了解路况。于是我告诉司机把车保持在较近的距离,并与目标在中间隔上一辆车。

目标车走海底隧道到了香港岛,出租车司机见我在搞跟踪,便问我是不是C.I.D。我回答:“嘿呀。”这下他也搞得神秘起来,很佩服我的样子,边开车边对我说他最喜欢看任达华、甄子丹扮军装警察的警匪片了。还说他当年报考警校,要不是陈永仁(梁朝伟饰)、刘建明(刘德华饰)比他考得好,现在也是做差佬了。我一边跟他打着哈哈,一边查看四周寻找标志物,结果看到了硕大的一个香港会展中心。


会展中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银大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目标车经告士打道,转入皇后大道中路。前面的标志性建筑——中银大厦历历在目。然后车在中环中心的喜讯大厦附近停住,目标下了车,我也下来跟着他。既然目标跑了这么远去与黎某见面,绝不会是普通的聊天,要想聊的话打电话就可以了——看来他们似乎知道了我们对他们可能采取了全方位的监控,这也正证明了无论我跟踪的目标是谁,他绝对不会是黎某的一位普通朋友。

在跟他走了一段之后,我们上了一个过街天桥,桥上人不少,这是非常要当心的,因为目标容易趁人多时混入人群中在天桥上转个圈,当你还在向桥的另一头走过去时,他已经掉头折回了。但该人并没有采取反跟踪措施-----看来他和黎境原不同,没有受过专门的特工训练。

目标转入卑利街,然后到了鸭巴甸街。跟到这里我就很明白他的身份了,李猪铭在这里的一个办事处我是先来查看过的。最后看到他确实是进了鸭巴甸街41号李猪铭的办事处,我跟了进去,看到室外墙上贴有办事处工作人员照片,那人照片下标注:黄百明——李猪铭议员第一助理。

这时阿强呼叫我,说黎境原已经回到酒店,现在有组人正在监视他。我叫他马上赶过来,半点钟之后,阿强过来了。时已近午,我们计划还是要搞清楚黎某给黄百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很幸运,黄某中午要出去觅食,我们在车库轻易的控制住他——他只是个普通文员。经审查,他供出,黎境原确实知道现在和李猪铭见面很难,不敢打电话,甚至不敢发电邮,台湾方面的指令由黎某和他接头传递。李猪铭上午出席一个集会还未回来,指令现在还在黄某的抽屉中。事不宜迟,阿强立即装成清洁工混入办事处,将指令取出。

老方带人过来接应,我们将人、物交给他。看得出来,他很满意。



第五章 特工的荣誉(上)



黎某龟缩了两日,3月5日他到底忍不住了,一个人出了酒店。我立即跟上去,叫阿强先留守监控,随时和我保持联系。

一出门,黎某就上了辆出租车,我也坐车紧跟着他,目标车经科学馆道、公主道一直向旺角方向开去,我见目标走这么远,就呼叫阿强驾监控车跟过来。

目标车到了公主道与窝打老道的交会处,就停了下来。我通知阿强跟上,我看了一下周围,寻找标志物,看到了左前方的中华电力公司的大楼。目标下了车,进了楠氏大厦地下2层的超市,我也跟了进去,这是一个危险地带,因为目标如果有防备的话就可能借着超市里货架的天然掩护,左钻右穿,趁跟踪者不备溜出超市。

在我走进超市的时候,目标一手拿起一个用来装商品的塑料筐,一边回头向超市入口处观望——显然是在反跟踪——看来的确是个老手。但我也很高兴他这么做,因为在他正面转过来记住进门的人的同时,我也从正面再次确认了目标。

我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当场擒获黎境原当然可以,因为我来的任务就是抓他。如果继续跟踪的话也许可以发现他的窝点,但这似乎也不是非常重要,因为他就是一个头面人物,抓了他可以通过审讯抓到其他次要的人物。既然大鱼已经钓到了,再放长线似乎不是很必要了。

这时阿强通过呼叫器在呼叫我,我赶紧走到超市的另一头,没等他开口,我就说:“我现在在XX超市。”他说他马上进来。这时我看见黎境原已经挑好了一些日用品走到了收款出口。这时超市里总共也没几个人,他到了那里就结了账,我还在犹豫是不是上去擒他。等阿强来似乎没什么必要了。

我做好了准备,顺手从货架上拿了一条挂在上面的皮带,准备从后面勒住黎境原的脖子,再去狠踹他的腿弯,将他压在地上擒获。但就在我走向他时,一位超市服务人员突然挡住了我,问我要不要在皮带上打适合自己腰围的孔,他们这里新开了这项服务。我告诉她我的腰围正合适,在我答复完她的时候,黎某已经拿着商品走出了超市。我赶快把皮带放回原处,立即跟了出去。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国安在内地大陆展开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冒用警察的身份,当地公安也很配合,自身的安全还是能够有保障。如果在国外,工作时遇见警察就是最大的麻烦了,现在香港虽然回归了,工作环境还是没有内地好,香港警察不一定配合你的。所以老方早就给我们一人搞了个香港警方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即O记)的证件,我们才可以在公共场合进行抓捕。

目标现在一直在步行,阿强已经和我会合,我打出预定的手势,告诉他我们采用交替法进行跟踪。所谓交替跟踪就是指在由两名侦察员对目标进行跟踪时,一人在目标前面走,另一人在目标后面走,并轮流互换位置,以免一个人长时间跟在目标后面而被目标发现。具体操作起来就是一人跟在目标后面走,而另一人则走到街的对面疾步超过目标并尽量往前赶,在赶到某一点后再停下来,等目标超过自己后再走到街的对面跟在目标的后面走。同时,原来走在目标后面的人则走到街的另一面尽量向前赶,如此偱环。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第六章 特工的荣誉(下)



黎境原正提着塑料袋在前面走着,我做好再次去擒他的准备,这次的计划是给他来个特种部队捕俘时常用的“三角锁”,即用右臂从后面锁住他的咽喉,左手心向外,拇指朝下,从后面向前下方压对手的后脑,同时锁住对手咽喉的右腕向后用力,左右手一前一后的合力将把对手制服。

但似乎是命中注定,这次又落空了,因为目标出了超市后沿窝打老道向弥敦道方向步行,这一带路上行人较多,不宜实施抓捕。但是行人多也有利于我们跟踪。

目标突然左拐进培正道,在转弯时他还回头四处张望。他这次肯定不是普通的外出了,我和阿强都想到了这一点。我问他带枪了么。他说带了,我也摸了摸自己的枪,现在得做好与黎境原做最后的决斗的准备了,不过不一定要用枪,关键的是要用脑子。

目标已经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带,我看了看路牌,是文福道,四周是一些高档的住宅小区。这里街道上的行人较少,不利于隐藏。现在不让他发现的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保持距离,不让他在近处发现我们。

我们又跟了一段,这时我看见左边有一座高楼,阿强说那是女青年会,也是牛慧卿的一个据点。目标终于在女青年会门前停住了,站在那里看了看身后。我们这时离目标还是比较远的,我和阿强看见黎某突然向公路斜对面的一栋住宅走去。我们立即跟了上去,在刚刚赶到黎某刚才站立的位置时,我们看见他进了一个单元。我和阿强立即朝目标进的那个单元赶了过去。

我没敢再跟上去,因为黎某很有可能在上楼时透过楼道里的窗口看见我。超市里正面看见了我,再看见我跟着他上楼的话可就不好办了,作为一名受过训练的特工,他能数次躲过反间谍机关的追踪,这点警觉性他肯定会有的。

到了那个单元后,黎某已经不见了,估计已经进了某个房间。如果他只是普通地走亲访友的话是用不着绕那么大的圈子来反跟踪的,估计一定是在和敌对分子会面。

怎么办?这时我看见一位太婆从楼上下来,就立即从口袋中掏出黎境原的照片迎了上去:“你好,婆婆,我们是台湾来的,我一位朋友让我们帮他找一位老乡,说他暂时就住在这座楼里,麻烦您看看见没见过这个人。”————这个年纪的老人估计是这里的老住户,而且在这种较偏的地方的邻里关系往往要比闹市区住宅要近一些,所以值得一试。 老人说没什么印象,但这座楼里的人她基本上都认识,都是老邻居了,只有四楼左边那间屋子被人租了出去。

这就够了,我看见楼道里有些旧报纸,马上有了主意。我问阿强带没带火柴,阿强掏出了一个一次性的打火机,我把报纸摆在四楼左侧房间的门口,阿强明白了什么意思。我点着了报纸,让它烧了一会儿,在看见一些烟从门缝下面向屋里涌入后,我大声喊了起来:“着火了!”门开了,两个人站在门口,在感觉到身后的对面屋子的也开了门的同时,我清清楚楚地认出了这两个人————黎境原和另一男子。

黎境原反应很快,一看地上的燃烧着的报纸和对面两名男子,马上把手伸向右裤兜——绝不能让他掏出枪来,我猛扑过去,左手伸向他掏枪的右手,同时右手掐住他的脖子向里面推去,阿强也扑向了另一人。



第七章 再见阿强(不会是结局)



黎境原把身体的右侧向后一让,我的左手没能抓住他的右手,但我的右腿由前向右在黎境原的左腿上狠狠一扫,同时掐着他脖子的右手变掌由后向左狠推黎境原的后脖颈——右腿扫击他的左腿可以破坏他的重心,使他的身体向前倾,右手再向左推他的后脖颈则加重了他向同方向的前倾,上下同时进行,一上一下的合力足以使人摔个“狗吃屎”——这一招在散打和中国式摔跤里叫做拽绊。但黎境原并没有摔倒,因为他的面前是墙壁,他在前倾时伸出双手顶住了墙壁,不过这不要紧,因为他的双手都在顶墙,在他再想把右手伸向裤兜时,我的手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我用枪指着他,同时将后背靠在他用手顶的墙的对面的墙上,这样后背就有了依托,不必担心从后面遇袭。我用余光向左望去,阿强的手枪也正顶在躺在地上的另一人的胸口上。

原来黎境原到这里来是和牛慧卿的秘书李明(台湾潜伏特工)见面,传递陈水扁给牛的行动指令。我们将两人控制住,一面呼叫老方。

这时窗外传来几声枪响,坐在我前面的黎境原趁机转过身来用双手钳住了我持枪的右手,同时李明也借机伸手去夺阿强的枪。我用右脚顶住前面扑过来的黎境原,同时用左手抓过右手里的无声手枪,一枪打在了黎的右臂。阿强在那边仍与李明搏斗,我又一枪打在了李明的头上。

但刚刚打死了李明,我就感到自己的后背像被重锤猛击了一下一样,知道自己中枪了。阿强转过身向窗外对面楼上的狙击手打了一枪,同时将我推到后面躲开,对方继续向他开枪,他脖子上中了一弹,在他的头歪在沙发靠背上时,他又看了一眼黎境原,确认他已被我控制住后一头向地板上栽倒了,几秒钟后,他牺牲了。

老方很快带人过来接应,除了何文田警署、连旺角警署、九龙城警署和何文田消防队的人都赶来了。老方这次的身份是九龙区警察总部的联络官,带着扮成警员的我方行动队员和救护医生率先冲了进来。我看到他们进来了,才松弛下来,失血过多和疼痛让我昏了过去……

接着的5天,我在慈云山最高处基地的正和别墅养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老方过来看我,我只有躺在床上,回答他对这次行动的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在告一段落后,他欣慰地说:“很好,你们完成了任务,非常出色。黎境原被抓获后,经审讯,已突穿,现在行动队在做收尾工作。

我说:“阿强为了救我牺牲了。”

“哦?你说的是阿强吧。”

“他的真名叫陈剑,不是我们的人员,而是由总参派过来的。他原来是总参的一名军官,已经单独执行了多次任务,这次为了与你配合,特地和你在一起训练……”

老方没再说什么,他看起来心情很沉重。慢慢地,他起身走到窗前,望着被清晨的彩云染红了的天空,说了一句:“等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就不会再有中国人打中国人了。

修养结束后,就是告别,这个行业的规矩就是“上级不说,下级不问”都是被动的执行而已。告别了相处多日的同事,大部分人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踏上了回去的路程。告别仪式,依然严格禁止互相留地址,禁止拍照留念。

看着这座我即将离开的城市,想起了以前在训练时阿强对我说过的话——在你面前就是一座你从未来过的大森林,你现在就是一个猎人,要在这座大森林里找到你的猎物。现在我总算完成任务了。当飞机冲上云霄的时候,我特意再次向窗外望去,看见了维多利亚港内落日余辉中缓缓穿梭的舢板和巨轮……


香港维多利亚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