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台媒都在关注一个人——郑捷。

他两年前在台北捷运犯下随机杀人大案,昨天被处决。

台媒还原了很多细节,让我们得以了解这个杀人狂魔的复杂心境。

《联合报》报道,郑捷昨晚8时被告知稍后执行枪决,他神色一如往常仅回复“好。”

担任特约法医的郑翠芬透露,她询问郑捷是否要打麻药,郑捷说:“要!”她追问是否怕痛,他点点头,她斥责“那些被害的人也很痛”,郑未回应。郑翠芬随后再问要不要向被害家属道歉,郑捷只回“讲过了。”

2014年,大学生郑捷持刀搭上人潮最多的台北捷运板南线列车大开杀戒,91秒内狠砍26人,导致4死、22伤,犯下史上最血腥的捷运随机杀人案。经过两年缠讼,今年4月22日,台湾“最高法院”以5大理由认定“没判死刑无法彰显正义”,判决郑捷死刑定案。

台湾“法务部”表示,在收到“最高检察署”送到的卷证数据后,确认没有声请释宪、非常上诉、再审及精神状态等后,5月10日傍晚5时“法务部长”罗莹雪批准死刑令,并以最速件送交最高检转交台湾高检署执行。

昨晚8时47分,法警开3枪处决郑捷。北捷案受害者李翠云的弟弟李瑞昌得知后激动说:“大快人心!终于给被害家属一个公道!”郑捷在判死定案后18天即枪决,创下1987年解严后最快纪录。

昨晚8时,台北看守所管理员到杀人魔郑捷的牢房,告知“时候到了”,郑捷淡然的回了一声“喔”,态度冷静地令人惊讶。

因为执行死刑是傍晚5点多才决定,看守所来不及为他准备刑前特餐,只给他了一个3、4样菜色的控肉便当,郑捷吃了三分之二,没有碰为他准备的高粱酒、香烟,喝光了一小瓶矿泉水。为等郑捷吃便当,执法人员等了15分钟。

死囚吃最后一餐的小桌子

随后,法医郑翠芬为郑捷打麻醉剂,接着在左后背划圆圈标出开枪部位,交由法警朝郑捷背部开枪。一般刑场小土丘会先铺上棉被,接着死囚趴在棉被上。郑翠芬表示,为郑捷打麻药,有人有不同看法,认为不应打,让他也尝到死亡痛苦。

昨天参与执行的检察官钱汉良说:“郑捷在枪决前不断要求想喝水,而在执行时,法警开了第一枪后,趴在沙堆棉被上的郑捷还不断在动,法警于是再补第二枪“第二枪打下去好像有泡泡,可能有伤到,可能肺部有被击中到,第三枪打下去就死亡了”。

台媒描述:“北所周边下起滂沱大雨,在郑捷伏法后停止,民众获悉郑捷刚刚遭枪决后,怒称:‘连老天爷都不愿意为他流眼泪!’”

据指出,郑捷死前留有遗言,法务部基于隐私不愿透露他最后说了什么。

在看守所期间,郑捷换过多次舍房,曾住过独居房,他一度与性侵犯当室友,口出狂言诉说杀人理念,吓得室友晚上根本不敢合眼,向法官祈求能换舍房;他最后的室友,一直都是犯下律师周德胜命案的死刑犯萧仁俊,未再更换。

郑捷在所内生活确实舒适,他虽参加教会团契活动,却看不出真心改过,对宗教信仰更是拒于门外。长期辅导他的牧师黄明镇,就表示郑捷是一块刚硬土壤,极难松动、教化。

另有郑捷友人透露,得知要被枪决时,郑捷显得很讶异,神情难过表示,希望能在执行前能够“抱抱父母”。

据悉,台北看守所上周举办母亲节恳亲活动,郑捷母亲有到所内探望郑捷,引发其他受刑人的瞩目,两人坐在一起对望许久,也有交谈,不料竟是母子最后一次见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