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型军旅题材电视剧《大熔炉》最近在北京、青岛、南京等地方频道热播。播出后,在观众中引起热烈反响,无论是戴着“红领章,红帽徽”走过来的七十年代老兵,还是刚入伍的新战士,大家无不被一种至纯的情怀所感动。轻松活泼,妙趣横生的剧情风格让眼球轻松;荡气回肠,催人泪下的男儿真情让人感动;一群饱含激情和热血涌动的钢铁战士,带着特殊年代巨大而无形的社会力量,如波涛汹涌般拍向观众,让灵魂受到猛烈的触动、震撼和砥砺,也正是这种柔软而又充满韧性的艺术魅力,使观众在剧情的跌宕起伏中去触摸军人的灵魂和血性。

《大熔炉》讲述了上世纪70年代三个性格迥异、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在部队这所革命的大熔炉里淬炼锻造的成长历程,演绎了一段军旅峥嵘岁月、一场“找炼”的青春。一个一心要当叱咤风云的战斗英雄、一个发誓要在部队出人头地往上爬、一个则是浑浑噩噩地被迫当了兵。三人在同一天走进同一座军营,吃同样的饭,叠同样的被子,走同样的正步,却因为性格、动机、世界观的差异,彼此之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矛盾与冲突。正所谓“无热血,不青春”“无蜕变,不成长”,他们在历经了前途、爱情、友情等诸多考验之后,完成了从普通老百姓到优秀军人的转变,练就了铁打的骨头,结下了生死的战友情谊,更铸成了为祖国、为人民一切行动听指挥、甘愿牺牲奉献的钢铁信念,表现出了和平年代军人崇高的荣誉感与责任感,真实地诠释了部队是个百炼成钢的“大熔炉”和人民解放军是所“大学校”的含义。在艺术地营造真实的历史环境和氛围的同时,这部电视剧通过着力塑造好活跃于这段历史环境和氛围中的人物形象,来试图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进行跨越时空的寻觅和追随。

《大熔炉》里回味青春记忆。这是一部笔端含情的现实主义作品,之所以在开播之后迅速受到观众的好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其真实再现了上世纪70年代人物的生活状况,呈现出不同生活背景人物的群像,引发了观众的集体回忆。胸无大志只想在老家耕田守护心上人的李沉着,一心想要冲锋陷阵奋勇杀敌成为战斗英雄的徐小斌,一心想通过参军当上干部的知识分子肖书田,看到准结婚对象有大好前程就再也不放手的农村姑娘张彩芹,大胆追求文艺梦的渔家姑娘桑小鱼……《大熔炉》无论从人物造型、情节设置、还是现场道具及布景,都力求做到与上世纪70年代环境完美无缝对接,真实再现那个年代各个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状态。

《大熔炉》里淬出战友情深。当过兵的人一定更能体会故事主人公之间同年同月同日进兵营、同桌同饭同碗筷、同叠方块被、同生活同训练的大熔炉兄弟情。虽然有着天南海北的环境差异,虽然有着天差地别的性格差异,但都从一个普通的小兵,相伴相随成为铁骨铮铮的汉子。这种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最能体现充满光荣与梦想的军人情怀。从最开始肖书田对徐小斌的嫉妒,李沉着对肖书田的不信任,到徐小斌为救肖书田身负重伤、命悬一线;从曾经的自我与逃避、轻狂与跌宕,到被战友之爱感动,敢于直面内心的丑陋,肖书田为了战友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都是一次次“找炼”后的蜕变。战场上面对共同的敌人,你我都是兄弟!军旅剧大多会写战友分别,《大熔炉》更是刻意描写了一次又一次的战友离别。班长罗宝秀走得深情,连长赵大江走得富于自我牺牲精神,郎副团长则走出了境界。新中国的国防事业正是在这一代又一代军人的离别中不断强大! 《大熔炉》里炼出纯真爱情。该剧没有刻意回避军营里年轻人的情感空间,徐小斌恋上了温柔善良的渔家姑娘桑小鱼,泼辣能干的农家姑娘龚翠芬看上了呆头呆脑的李沉着,而杨影则被幽默仗义的徐小斌打动,暗生情愫。剧中几段情感戏处理得可谓生趣盎然,为该剧增添光彩。军人作为一种特殊职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是无数女青年追求婚姻的理想目标。然而,部队就像个大熔炉,爱情关必将是一次不可回避的历练。正如诗人郭小川描述的那种美好境界:“军人自有军人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虽然该剧讲述的故事所处的年代已经久远,发生地也是一所特定的军营,但其所表达的要兄弟还是要爱情、要爱情还是要前途的主题在各个年龄段的观众当中都引起了深深的共鸣,那个年代的爱情所特有的真挚和纯粹深深打动了观众,观看中不自觉走进故事中的大熔炉。

《大熔炉》里融入时尚元素。该剧在推进三个大男孩的成长故事的同时,也植入了一些流行元素。与以往的军旅剧相比,《大熔炉》大打青春牌,打破了人们对于军旅剧就是男人剧、严肃正剧的传统印象。该剧编剧杜尔冰认为,将军旅文化与青春时尚结合,既是该剧的特色,也是军旅剧拍摄的大趋势:“当下,要把90后甚至00后中间的优秀分子吸收到军营里头来,必须呈现给他们一个青春的军营,告诉他们军旅文化不光是团结紧张严肃,还有活泼,还有时尚。而90后、00后们大多没受过挫折教育,没有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罪,他们也需要靠军旅文化对他们进行熏陶,走进大熔炉里来‘找炼’。”

《大熔炉》里观照现实。该剧通过“窝头事件”“牛腿事件”来追溯我军艰苦奋斗、官兵平等的优良作风,通过反思“拼刺刀”、“单兵打坦克”引出官兵期盼军队正规化现代化的强军梦想,通过赵大江和郎副团长互激“为好人能人腾地方”并主动退伍来展现革命军人为部队分忧、为部队改革付出的博大胸怀,《大熔炉》作为一部年代军旅电视剧,可以说准确地把握住了当下部队建设的脉搏,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大熔炉》一剧坚持从生活感受出发,把主题提炼和人物设置综合起来同步推进,把人物置于时代的大环境之中,使时代的政治环境、军人使命和个人命运互为影响并互相交织,将神圣的精神信念转化为容易被观众理解、接受的普通人的情感和行为,克服用简单的政治理念和道德意识把握人物的倾向,无论是对弘扬的“标致人物”还是该“蔑视”的“平庸人物”,都能沉静为一种客观的平视,坚持真实地、常态地呈现人物的原生形态和行为方式,力求从容大气,呼唤英雄,呼唤崇高,激活那些掩埋在历史深处的美好细节。

《大熔炉》的成功,说明一部军旅题材作品,只要它开拓了军人的生活空间与情感空间,使人物的性格特征与职业特征相交融,军事现实生活与社会时代生活相接轨,就能受到观众由衷的喜爱。可以说,不靠绯闻、不靠八卦,只靠好人物好故事和精良制作的《大熔炉》是一股清风,将给当下浮躁的电视剧行业带来全新的思考,张为臻博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