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的回忆录[中越战争故事老山战争]

clm4899 收藏 60 8648
导读:一个老兵的回忆录[中越战争故事老山战争]

一、秘密开进


耸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崭新的尿桶。晚上11点正,我们以师的建制登上了由21节闷罐子车厢组成的军列。苍天似乎为了整天几分凄凉悲壮的气氛,竟然飘飘扬扬下起了贵如黄金般的细雨。也许是为了隐蔽开进,师部便在每节车厢里面配备了这个极为方便轮回的东西,每个排为一节车厢,不准点灯,不准大声说话。我们9号车厢,时间一长,那桶里便有了散发着一种青春气味的液体。兵们都惧怕尿桶的那股不敢恭维的气味,纷纷朝车厢里面挤,小声的议论着此行的目的。尽管那时的任务极为保密,但是大家在心理都隐约预感着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几个来自河北、河南籍贯的新兵竟然悄悄流泪,他们的哀叹声感染了大家,想到我们此行的真正意义,大家压抑着的心情像死一样的沉寂,默不作声,只有军列行驶轮子与铁轨接触的”哐镗”声,彷佛在为我们伴奏让大家昏昏欲睡。排长与被指定为三班班长的我默默的靠在尿桶的附近,各自想着心事。车到贵阳临时停靠9分钟,战士们像百米冲刺一样冲进了车站的厕所,在几个新兵迫不及待的带领下,霸占了女厕所,甚至几个新兵不顾纪律的约束,在厕所的附近掏出来就尽情的宣泄。我与排长默默的将尿桶从车上抬了下来倾倒了污物并用自来水洗干净尿桶。紧急集合的哨子再次响起,各排清点完人数后各自回到车厢,按照要求继续睡觉。此后,军列像得到特赦令一样,新式内燃机牵引着车厢一路呼啸着在漆黑阴冷的夜空向祖国的西南方向疾驰。当大地在朝霞的辉映下,我们透过车厢的缝隙隐隐约约的向外面张望,慢慢地,云南人所熟悉的山水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当我们看到“曲靖站”的时候,我们的预感再次被得到了证实---我们即将开赴前线。一个嘴快的会泽籍贯新兵说出了“我们是往昆明开”的话语,本来在相互玩笑,相互打闹的兵们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默不作声,我们看着那几个眼睛红肿的河北、河南兵,心理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下午三时正,军列准时到达昆明站。120辆崭新的“解放CA-10型”军用卡车披满伪装停在车站广场上,车站的乘务员为每个下车的新兵发送了压缩干粮,补充了饮用水。在清点人数后,按照命令登上了卡车,马不停蹄的奔向云南的滇南方向,看着车子行驶的方位,预感越来越被得到证实,很多新兵开始流泪,几个胆小的兵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的身子在微微战抖着。


晚10时,我们到达集结地---蒙自。




二、兵城蒙自


到达蒙自后,各排按照要求进行晚餐,晚餐后按照分配的区域各自进行休息。第二天凌晨6点,尖利的紧急集合哨音准时响起,兵们立即从睡梦中惊醒并打好自己的背包跑步集合。


早操取消了,随之而来的是几个我们在集训队从没有见过的身穿四个兜干部服装的军人,他们在早已经准备好的主席台上就座,开始了战前动员。13军一位副军长铿锵有力的声音透过兵站集结地操场的高音喇叭回旋着:“同志们!你们即将开赴老山前线,你们为祖国流血牺牲的时候到了,祖国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祖国看着你们杀敌立功,人民看着你们保卫家园!”此时,他的话音彷佛一颗定时炸弹轰然响起,兵们此时明白了开进的真正意义,刚刚才授予番号的356XX部队的官兵立即哭声一片,尤其是河南兵那悲惨的“娘啊!孩子不孝啊”的声音感染了在场的将士,气氛异常的压抑,异常的凄凉,将士们彷佛像雷击一样呆呆的坐在广场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几个干部军官很善解人意,从主席台上下来纷纷握住新兵们的手说:“孩子,你们尽情的哭吧,现在哭够了,将来就少流血了!”得到这样的鼓励后,将士们尽情的哭着,叫着,喊着,来自一个地方的新兵互相拥抱着痛哭,互相转告着:“假如我死了,请你看看我的父母”的勉励话语。尽管我们在集训的时候,大家有很多的“苦算什么,死算什么,为了国家而死是无上光荣的”的豪言壮语,但是此刻大家的心情非常的压抑,非常的沉闷,有很多的人甚至后悔选择错了从军这条路。如果可以逃跑的话,我相信绝对要有半数溜了。


早餐的时候,很多人面对在军列上企盼能够吃到的东西而无胃口,大家呆做着痛苦的相互面面相对。在幻想着战场的恐怖,在幻想着战场的残酷。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塌拉着脑袋,眼睛里面含满对死亡恐惧的泪水。气氛压抑得如同七月半哀悼亲人的盛举。


八时,将士们接到命令,给家里写信。此时的气氛有所好转,各自拿发给的信封及信纸开始给牵挂自己的双亲写信,写出了很多的血泪语言。


十时,再次在广场集合。一个个大木箱子整齐的排在广场上,20名威武的军人守卫在旁边,主席台上的气氛异常的激烈。红河州的州委书记、州长及12名干部军官整齐的做在上面。雄壮的军乐声响彻云空,誓师大会顺利召开。此时的兵们明白了无法避免的残酷与不可改变的事实,心理逐渐归于平静。大家想“反正都是一死,犹如悲悲戚戚的死,不如轰轰烈烈的死”,想到这些,大家坦然了。当全体将士铿锵有力的“坚决完成任务,不负人民重托!坚决打击敌人,维护领土完整!”的回答声响彻云空的时候,领导们会心的笑了。


十一时,大木箱子被打开,师部为各排配发56式冲锋枪及56式半自动步枪,当崭新的子弹袋塞满四个弹甲挂在胸前及后弹兜装有5枚74式木柄手榴弹的时候,当崭新的武器背在背上的时候,也许是武器的刚硬为我们虚弱的灵魂我们平添了几分胆量几分豪情。


十二时午餐的时候,领导们含着热泪为将士敬赠了一杯五粮液做成的壮行酒,气氛再次激昂起来、庄严杀肃,全体将士一饮而尽,将碗摔在地上。那热血沸腾的情景彷佛马上就杀敌立功一样高昂,那样悲壮。云南省军区孔副司令员把壮行酒的诗歌赠送给了我们:


夜光杯,捧在手,千军共饮出征酒。


出征酒,味纯厚,豪情壮心似酒流。


将军举起杯,士兵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一口,将军士兵血同流。


是生也举起酒,是死也举起酒,


出征的酒,饮不够,生生世世不回头。


听完司令员的这诗,我们再次沸腾了。下午一时,我们再次登车出发。蒙自县各中小学停课,各行各业的工人农民排在大街是两侧,锣鼓喧天,载歌载舞,鲜花狂舞夹道欢送子弟兵英勇出征。看到这些,尤其是听到红河州的各族人民高呼:“解放军你们慢走!你们保重!我们期待你们凯旋归来!”并把鲜花书信投向我们,我们看着那激励人心鼓舞士气的话语的时候,我们再次热泪盈眶,我们自豪的感到了自己肩上的重担是无比的沉重,人民企盼我们凯旋的期望:“既来之,则安之吧,还是坦然面对死亡英勇杀敌吧,还是拿出勇气保家卫国吧!犹如平平淡淡的死,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死!”


120辆军车用蓬布遮盖隐蔽着载着我们继续朝硝烟弥漫的地方驶去。




三、兵困船头


军车载着我们由屏边至河口瑶族自治县的南溪镇,(现老范寨搬迁至的河口公安边防检查站处)356XX部队分为二个主动团,一团驻守河口红河岸边,与越南老街隔河相望,撤换友邻的驻军。二团则向老山战区开拔,80台军用卡车继续沿八南线(河口南溪至文山八寨)向文山前进,沿途的风景异常的迤逦漂亮起来,亚热带的植物透露出一种深绿的颜色,把公路两侧装点得如同在原始森林里面穿行一样,尤其是野芭蕉的叶子在密密的森林里面展示着一种迷人的风景。看到如此迷人的景色,兵们沉重的心情逐渐开朗起来,也慢慢地说起了玩笑话。


车到文山军分区已经是深夜4点多,从各军区配属的装甲兵、卫生员、防化兵、工兵、侦察兵、通讯兵已经聚集在院子里面。稍事休息,6点值班员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子,各兵种立即雷厉风行按兵种集合整齐的排在院子里面。分区司令员、政委、赵团长根据军区安排,进行分工布置,调整配属火力。血老被编在356XX部队“老山主动三连”,成为三连一排九班班长。紧接着,军分区打开弹药库,为配发枪支的每个士兵装备了300发56式步机弹。当我们接过那闪着红铜光泽的子弹后,我们的心情异常的沉重起来,因为我们知道距离战区只有一步之遥了,我们迷茫的心不知道自己将在战场中的命运及前途是什么。此后,军分区又为每一位参战的将士配发了一个外形酷似牛卵一样的东西,屁股后面有一个与手榴弹一样的铁盖子。团长看着迷惑的兵们说:“这个东西名字叫??光荣弹”,你们要好好的装在你们军装的左口袋里面,在战场上即将失败或者面临被越南鬼子俘虏的时候,你们只要拉那根拉火环,因为没有导爆索瞬间你们就英勇的光荣了,你们就是中国的革命烈士了,也打出了军威。赵团长的这番话,增添了几分悲壮的气氛,让情绪已经高涨的我们再次萎缩下来。装甲兵倒是显得很轻松,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人看了他们那种骑狮子不怕狗咬的造型恨的牙齿痒痒的。


21日早餐后,分区下达一道命令:理发与照相!省军区的军报记者异常忙碌,20名理发员各就各位为每一位参战人员理了一个最流行最简单的发型??光头!理发员解释,之所以要弄这样一个发型是因为在战区可能几个月理不了发。另外最大的一个优越处就是在于头部负伤能够及时发现伤口并准确的进行包扎。理完发的战士则排队照半身像,大家心里非常清楚,也许这是人生历程上最后的一次近照了,尽管很多人沉浸在配发牛卵弹的悲哀中,但是想到这个问题,纷纷打起精神,强颜欢笑的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拍照。


之后,命令再次下达,原地休息睡觉,晚10点登车开进。兵们迷惑不解的自言自语:大白天,睡的那门子觉?既然命令已经下达,大家也不好打听,只有闷闷不乐的摊开被子睁着眼睛发愣。晚餐后,没有其他安排继续睡觉。


晚9时50分,紧急集合的哨音重新响起,精神抖擞的兵们一跃而起,打起背包背着枪在分区操场集合。10时,准时登车向与越南宣光省河江市接壤的麻栗坡县的船头乡(现天宝口岸)方向前进。


22日凌晨3点,车过麻栗坡,车队按照军区不准开灯的指示摸索着向船头方向悄无声息的前进。在距离船头5公里的地方,车队忽然停了下来。原来是白天的时候,盘踞在老山主峰的越军观察到有车辆运输居高临下打来数百发炮弹,将船头通向战区的一条战备公路炸瘫痪了,一座公路涵洞被炮火摧毁,公路险入瘫痪状态。这段公路成为越军重点监视打击的对象。英勇的文山公路总段麻栗坡段船头道班的养路工背着枪在边防炮火袭击的同时防止越南特工利用夜晚埋设地雷破坏公路,边利用夜晚抢修保通公路。


赵团长通过81电台得知这一情况,立即下达就疏散隐蔽,任何人不得吸烟,不得擦火柴,不得说话的的命令,同时带领工兵连跑步上前协助养路工抢通公路。刹那间整齐的车队变得支离破碎,兵们隐蔽在车后悄无声息的卧倒在泥土上静静的等待着。


赵团长带领的工兵连到达破损路段后,立即派出警戒哨兵仔细观察敌情,同时抢占了有利地形,三个高射机枪排和6台40管60火箭弹发射车严阵以待。军用两用铁锹飞舞着,被炮弹炸毁的坑塘一个个被填平,与此同时,文山总段得知军队开进的情况,及时调运战备钢架桥在部队的配合下及时抢通了被炮火摧毁的公路涵洞。


4点50分,兵们再次登车紧急通过了船头,进入老山战区的边缘。通过那段公路的时候,尽管看见的只是模糊的人影,兵们还是由衷的举起右手,向用生命维护公路完好畅通的养路工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四、压抑的人总在企盼


老山,海拔1422米,是中国与越南边界线上一个普通的骑线点。在法卡山、扣林山、者阴山为焦点的军事对峙消除后,中越双方逐渐收缩防御。自1984年3月5日大规模的外科式作战后,以老山为重点,稳定在老山这个特定区域,中越双方在老山战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越南拼死老命负隅顽抗,中国则像练兵一样兵来将往。进入老山战区后,3月24日,我们接替撤换了原驻守的14军354XX部队,被重新调整分配守卫任务,一营驻守曼棍,二营驻守八里河东山,三营驻守松毛岭主峰。四营、五营作为增援后续部队驻守二线,负责抢送弹药及转运伤员。


由于3月5日中国大规模的外科炮击,越南当局元气大伤,一直没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只是局部的紧张状态没有并没有消除,因此,我们进入驻守阵地的战壕时,心理虽然胆战心惊,但是好奇之心是无可比拟的。除了偶尔的冷枪及地雷的爆炸声像过年时的爆竹一样带来那么一点刺激,那么一点热闹外,总觉得显得极为冷清。


按照要求,三营根据撤换的友军的交代,去踏勘松毛岭的地形,去熟悉进攻路线与回撤路线。除了被友军用地雷封闭的地方,工兵重新按照自己的防御体系埋设各种地雷进行封闭,以防止越军的偷袭及突然袭击。炮兵大口径隐蔽跑群伪装就位,高射机枪及53式重型机枪进入战斗位置严阵以待。步兵各排按照自己的要求修复被炮火摧毁的掩体,修复猫耳洞,重新构筑隐蔽工事。兵们想到即将杀敌立功,即将出现大规模的战斗,心理虽然胆战心惊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第一次交锋,但是心理同样在企盼着战斗的出现,一个个兵压抑得摩拳擦掌。因此,对于一群充满青春阳刚的兵们来说,一点体力劳动显然是得心应手,掩体再次用麻袋装满土垒高了三层,隐蔽工事下挖1.2米,战壕的深度挖得很符合要求,人在里面奔跑行走绝对看不见人影,猫耳洞也用支撑架重新加固了。临近溶洞的战友干脆把洞作为猫耳洞利用起来,也倒是形成一个天然的保护屏障。


工事、猫耳洞、掩体都修复完毕,但是压抑的兵们总得有点事情干干。于是,营部按照团部的指示在加强警戒的同时抓紧时间进行战地经验演练,进行战术基础巩固,进行战地轻伤救护与自救包扎等。倒是严阵以待的炮兵群很有眼福,通过高倍的炮瞄望远镜到处乱看,甚至于看到一次越军6个女兵在水塘里面洗澡,成为他们在猫耳洞吹嘘的本钱。撩惹得没有看到的兵们酸溜溜的,恨炮兵恨的牙齿痒痒。


因为还没有进入雨季,加之没有任何规模军事行动的破坏,凡是自己用地雷封闭的区域大家心理都明白。兵们夜晚在猫耳洞的时候是最活跃的时候,吹牛侃大山是猫耳洞的必修课。牛B大王是猫耳洞氏族中最受欢迎的人物。先是回忆性吹,后是创造性吹。尤其是那些已经结婚的老兵谈论男女间的乐趣,很是让青春勃动的兵们崇拜不已,幻想不已,白天没有事情的时候总是找借口往战地救护卫生队瞎逛。


打扑克、下象棋也是猫耳洞氏族的必修课,开拔时带来的扑克成为了宝贝,打烂了一张用膏药贴上画上画点继续打,有的一张牌上贴有3??4片膏药。因为军工供应的物品中,唯一没有这些打发时间的东西,以至一副扑克有几寸厚。象棋容易解决,去卫生队要32片去痛片,拆一个春城烟的壳子,用红蓝圆珠笔直接在药片上写上车、马、炮等棋子,再画一个棋盘就可消遣,必要时刻,可以拿最厉害的将、?、车、马、炮来应付感冒之类的小毛病。一度时期,猫耳洞人的扑克棋艺水平显著得以提高。


3月30日晚7时,广西籍贯的覃明辉在12号洞的床上拿皮带的时候,只觉得户口一麻,似乎一个什么东西迅速缠到了手臂上,他以为是特工偷袭,迅速从出洞外大叫,兵们以为爆发敌情心想总算有点刺激了,可以过一下枪瘾了,迅速提着枪赶了过去,过去一看才知道小覃被金环蛇咬了。卫生队立即赶来为小覃切口、引流,并用蛇药片内服外敷总算保住了命,及时转移至三线医院治疗。成为我们进入老山战区以来唯一一个非战斗负伤的兵。


兵们回想着小覃被蛇咬后浑身青肿的样子不无遗憾的说:“为什么不是越南鬼子来偷袭呢?”那种压抑的心情总想在企盼着什么来临。




五、血与火的4月28日


我们这些天天看地形,搞临战训练,在猫耳洞压抑得神经近乎崩溃,一直在心理企盼着发生点什么的兵们终于在4月25日接到上级准备向长期蚕食中国领土,骚扰我们边境,残杀我们边民的越南小霸王实施主动还击的命令。


接到此命令,兵们心理企盼的愿望终于出现了,一个个摩拳擦掌,兴奋的议论着,把子弹压得满满的,把枪擦了又擦,唯恐进攻冲锋时打不响;手榴弹的盖子全部扭松动了,把急救包用白毛巾扎在各人的左手臂上。


4月26日,总攻命令再次下达,总攻时间定于28日凌晨5点56分,一切进入临战状态。炮群按照下达的基数弹药准备到位,炮瞄指挥员再次修正了弹着密位;高射机枪及重机枪各自按照预订目标准备就位。与此同时,配属作战的友邻部队开始从南温河、猛峒向老山机动,27号白天就地隐蔽休息,夜间继续前进。为了避开地雷封闭的威胁,他们每人负重30多公斤,用镰刀、铁锹开路往山沟里面钻,硬是按时到达指定区域潜伏下来。


28日5时56分,沉寂已久的大地再次发出激烈的颤抖,隐蔽驻扎在猛峒、交趾、磨刀石、三转弯、芭蕉坪的加农炮、榴弹炮、火箭炮、迫击炮的炮弹与高射机枪发射的曳光弹交叉着各种弧度及线条都向着老山睡美人的头颅方向争相覆盖过来,吞没了老山地区全部的越军阵地,顿时爆炸的火光印红了半个天空。


一见炮火覆盖了老山,兵们都来了情绪,看着那漂亮的夜景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大家明白马上就要进攻了,借着爆炸的闪亮,兵们一遍又一遍的相互凝望着。大家默默的在心理一个一个的刻上战友的模样,大家清楚的意识到这次也许是真正的最后一次凝望战友了,谁也无法意料编山的地雷,乱飞的枪弹,横飞的弹片会把谁送去给死神,大家在心理默默的祈祷上帝保佑我们的平安。我们三连要攻占的是老山越南盘踞的松毛岭右侧的627高地。


第二次炮击开始了,这次是收缩性炮击,目的是为了摧毁越军精心设置的雷区、火力点及其苦心经营的工事。在指挥员的修正下,炮群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似的准确的在敌阵地开花。间隔20分钟后,第三次炮击再度开始,40管车载火箭群落花流水般的展开地面覆盖,为地面部队的进攻开辟通道。


三次炮击过后,强攻的命令立即下达。6时30分,我们开始了强攻,兵们大喊大叫着:“冲啊!”拼命向627高地发起冲锋。尚有一段没有被炮火摧毁的雷区,用火箭筒扫雷开路,那上面不光有地雷,还有涂满毒药的竹签与铁钉,不时极为少数紧张的战友扣动了扳机,跑在前面的战友稀里糊涂的就中弹了,倒下的就倒下了,很多地雷被倒下的战友用躯体引爆了,没有倒的继续冲,负伤的不能冲的就地坐下来喘息,谁也顾不上谁,也不知道牺牲了多少战友。


到达627高地边缘,隐蔽的没有被炮弹炸死的越军发现了我们的举动。顿时,各种武器对着我们开火,连长急令卧倒隐蔽。由于是第一次临战,很多战友由于心情过分紧张,卧倒的时候只顾双手捂住脑袋,屁股抬的老高,枪丢在一边,摆出一种随时跑的难看造型。听见越军机枪的急促射的响声,部分战友没有经验忍不住起身看,被密集的枪弹击中死亡。一个来自浙江籍贯的兵小唐实在忍受不住恐惧的折磨,脱去鞋子用大脚趾头开枪饮弹自杀身亡(他的这一壮举被二排长发现),成为了我们的耻辱。


连长实在忍受不了敌人近乎疯狂的反扑,下令迫击炮班进行还击,20门100炮击炮找到隐蔽位置再次开火。炮弹准确落在627高地的主阵地上,利用炮击掩护,敌人火力大为减弱的最佳时机,再次发起冲锋。这次的冲锋没有死的兵学聪明了,纷纷利用灌木丛,石头作为掩体慢慢逼近高地,一旦越军机枪扫射或手雷砸下来,能够迅速的卧倒并滚开避开被击中。迫击炮再次修正了密位,改为急促射,100炮击炮的炮弹带着“嗵嗵”的沉闷声拖着尖利的嘶叫声准确的再次覆盖了阵地。顿时,越军的气焰被打了下去,纷纷进入隐蔽洞躲避炮弹的打击。中午一点,我们在炮火的掩护用冲锋枪扫射着下迅速冲上627高地。在距离627高地仅有100米的时候,炮班怕误伤自己战友,停止了炮击。


攻克占领了627高地,我们立即展开搜索,凡是越军尸体为了避免诈死都要补上几枪在战壕里面寻找敌人踪迹,消灭敌残余力量。其实驻守627高地的只有越军一个排的力量,但是武器配备的非常精良,被打死炸死的越军在武器使用方面都是多面手,一人能够使用所有配备武器,大部分都是中国抗美援越支援的中国12.7毫米高射机枪、53式重机枪及60式火箭发射器,苏联支援的AK47与我们使用的56式枪族大同小异,只是中国的56式比他们的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甚至于军用无线报话机都是中国支援的81电台,硅2瓦电台及884便携式电台。越军拼死抵抗的素质还是令人钦佩的。


这次,经过搜索,我们在一个洞内抓到了7名俘虏。堵住洞后,包围、用越语喊:“诺松空叶”,里面有一个越南中尉,死不投降,还威胁谁出去就枪毙谁。既然战败了还如此强硬,我们愤怒之余用喷火器烧,用机枪扫射,投手榴弹,再加上喊话的心理战,折腾到傍晚时分,中尉自杀了。我们发射了3发照明弹,目的是为了看清楚位置,俘虏门以为我们是打毒气弹,慌了,改用中国话大叫:“不要再打了,我们投降!”一串7个乖乖交了武器爬出洞。一出来,兵们拿出烟来给他们抽,拿出干粮给他们吃,伤了的医生抢救,还用担架抬着。被押回团部。俘虏临走的时候由衷的伸出大拇指用中国话高呼:毛主席??胡志明!同志加兄弟!


面对我们的胜利,我们高兴的心情一扫而空,面对牺牲战友的遗体及越军被击毙的瘦弱的和长期营养不良脸色青黄的尸体,我们对死亡的恐惧不翼而飞,看着为数不多的身边的战友,想着曾经与我们在一个战壕打闹的战友就这样的离开我们,我们心情十分的沉重。


那一天,4月28日,我们团就牺牲了150多名战友,伤500多战友。全团伤亡近三分之一。我们三连伤亡更为惨重,后经过打扫战场得知,我们连伤亡了56名战友,差点就损失了一半的兵力。那么多的战友,都不敢回想,可是怎么也忘记不了他们。著名的特级战斗英雄史光柱同志,就在这次战斗中打瞎了双眼。


我们使用着缴获的武器驻守着收复的高地,看着印有“中粮”字样的大米被越南作为掩体,我们心理没有胜利的喜悦,心情异常的沉重。我们的心在流血,想到死难的战友,看着越军尸体被火焰喷射器燃烧得像焦炭的时候,我们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我们的心情慢慢冷酷起来,眼睛也渐渐的红了。我们知道,我们踩着死难的战友的肩膀活了下来,我们正在走向成熟,我们必须以牙还牙,更加残酷的战争还在等待着我们……




六、七十六块弹片


马口磁铁从17岁的骨灰中吸出了76块弹片。他是一个独子。


他叫马明,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湖北的水土竟然会养出这么棒的小伙子,集天地灵性与红尘秉性于一身,1.78米魁梧的身材准是一个侦察兵的好料,尤其是他相当勤快,在战斗的间隙总是帮负伤的战友包扎伤口,把冲锋枪弹甲压得满满的,把手榴弹整齐的摆在掩体内,谁都说他好。难怪连部一定要留他当通讯员,是他在请战的时候这样说:“我不需要连长、排长、班长及战友的照顾,我是一个兵,是一名战士,我需要到需要我的地方去磨炼自己!”


4月28日,他一上阵地就遭遇激烈的战斗,他冲进15号哨位把负伤的朱立国背了下来,给他包扎好,又拿起枪从出洞口,更加残酷的战斗还在后头,战友们无论如何都要都要把这个年龄最小的独生子保护下来。战斗打响,班长总是把他安排在阵地内为战友们压子弹、送手榴弹,不让他投入战斗。


可是,看到战友们纷纷牺牲在守卫的阵地上,小马被愤怒的怒火烧红了眼睛,毅然与一班、二班幸存的名18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从四面八方扫射着,死死的守在阵地上。


13号哨位。编织袋堆成的工事被越军的枪炮打得千疮百孔,哨位前有一棵树,敌人的子弹把树干打得像马蜂窝一样,树皮都削光了。前沿布满了弹片,工事内满地都是手榴弹的拉火环、弹壳。


这个哨位的战士马明已经是第三次负伤了,当他撩倒六个敌人的时候,没有被击毙的敌人已经冲了阵地前沿,他换了一支冲锋枪,冲锋枪的枪管打红了,抛下,换一支又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打死了多少鬼子,最后,他换了一挺56式班用机枪扫射着,敌人的进攻在强火力的压制下有所减弱。


前天敌人的弹片飞溅着钻进他的脸部,他用手扣了出来,用绷带包扎起来,没有停止射击;昨天又一块手榴弹弹片飞进了右腿,他自己简单的用急救包止血,包扎后又端起了枪;今天,他一个人打了1500发子弹甩了两箱多手榴弹,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与几个幸存的战友组成了敢死队。他冷冷的说:“来吧!狗操的,老马已经恭候你们多时了。”


他已经分不清的眼睛在冒金星还是枪口在冒火星,他的嗓子哑了,只有枪口在说话,他在心理默默的说:“年迈的父母啊,孩子参加了敢死队,要和敌人拼命了,孩子对得起你们,临别的时候不是说过吗???爸、妈我一定不给你们丢脸,一定立功。”


想到这些,他心中的一切压抑、烦闷、恐惧都随着机枪的扫射化为乌有。那机枪连着心,整个身子都好像被机枪的声音带去一个激情的境地,手一挨枪管便“嗤嗤”的响,他也不觉得疼。


此时,敌人的进攻更加疯狂,机枪卡壳了,他迅速更换了一只冲锋枪继续扫射。“班长,这边敌人冲来了!注意!”小马边报告情况边用冲锋枪、手榴弹阻击着敌人。


“轰”的一声,敌人投进来的一颗手榴弹在小马的身边爆炸了。正在用有线电话向连部报告情况的班长张茂忠听到这个很近的爆炸声,听到了小马的声音:“班长,我的腿,我的右腿炸断了……”


张茂忠立即转身扑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一束用三枚手榴弹制成的集束手榴弹投到了他们中间,马明眼疾手快一个翻身用自己魁梧的身体压住了手榴弹,两个血肉之躯倒了下去。


马明宽厚的身体挡住了那无数飞溅的弹片,张茂忠从血泊里面爬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肠子流了出来,他用手猛的把肠子往肚子里面一塞,左手捂住肚子,右手操起冲锋枪向敌人投弹的方向猛扫。朝他们方向进攻的敌人被打退了,张茂忠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马明,他吃力的一步一步艰难的爬过去,掏出自救用的三角巾想为马明包扎,可是马明的身上到处是伤,张茂忠的手这么也不听使唤。


马明听到了班长的呼唤,费力的睁开双眼用微弱的声音说:“我好渴!”,张茂忠摘下军用水壶,水壶上布满了弹孔,水早就漏光了。


我带领的九班、十一班(机枪班)奉命令从627高地赶来增援,与一班二班幸存的敢死队员左右夹击敌人。我们自下往上用班用机枪及重机枪压制敌人进攻狠狠的打,我们冷静的隐蔽着,瞄准着。敢死队居高临下用手榴弹猛甩,用冲锋枪扫射着,顿时枪声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敌人在我们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溃不成军,纷纷撒开丫子溃退了,第6次反扑被打退。等我们冲上高地的时候,马明已经躺在二班班长王民生的怀里,任凭二班长千呼万唤,马明那幼嫩的脸再没有任何反映。


马明的前身被炸开,负伤的右腿再次被炸断,到处是伤口,伤口里面钻进去的弹片数也数不清。刚刚长17年的躯体怎么能经受如此多的弹片。每块弹片都意味着夺走人的生命啊,清洗遗体的时候,我们不忍心他幼嫩的身体带着那么多的弹片,可是我们只能清除他遗体表面的弹片。后来得知他的遗体火化后,连部文书特意用磁铁在他17岁的遗体内吸出了76块弹片。


他的遗物中有十九元钱,那是他父母给他的及他领到的第一个月的新兵津贴费,现在又作为遗物即将归还到他父母手中。看着从他遗体中清理出来的弹片,看着清理时候用黑色塑料袋套着的战友们的遗体被抬走,看着一班二班幸存的14名敢死队战友血迹斑斑的勇敢,我们心碎了,我们把帽子脱下甩了出去,我们的眼睛红了,我们默默的咬着嘴唇把冲锋枪举在天空,愤怒的把弹甲里面的子弹全部射向天空,那散发着硝烟的枪管彷佛在诉说着什么。我们坚定的在心理默默发誓??越南鬼子,我们一定加倍偿还给你们!!!


9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