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周,有两条与中俄两军有关的消息值得关注。先是中俄两国国防部同时发布了一则关于举行联合反导演习的简短消息,虽然语焉不详,却向我们展示了中俄在军事领域进一步深入合作的可能性;之后,曾经是苏联太平洋舰队骄傲的“明斯克”号航母在一大队拖轮的簇拥下进入上海港,并最终抵达它在中国的第二个东家——南通,作为最早来到中国的苏联航母,它的故事与命运,也许最能说明中苏航母发展的区别。

“空天安全”如何推进中俄联合

本周二,中俄两国的国防部都发布了一条简讯:两军将于2016年5月在俄国防部空天防御部队科研中心举行“空天安全-2016”中俄首次首长司令部联合反导计算机演习。演习目的是双方通过共同演练防空和反导战役部署联合行动,应对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对两国领土的突发性和挑衅性打击。演习不针对第三方。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按照国防部长常万全在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上的说法是,此次演习旨在“预防核恐怖主义”

中俄两国国防部都没有深入解释或介绍演习的相关情况,大部分媒体也没有对这一消息投入太多的注意力。但对于和平时期的两个大国而言,进行军队级别的反导演习,显然是一项值得关心的大事。

当然媒体的淡漠也有一定道理:这次演习是一次首长司令部演习。所谓首长司令部演习,主要是为了锻炼指挥机关而进行的军事演习,这类演习不实际动用武器装备和作战部队,主要的参演人员就是首长机关,目的是检验首长机关指挥部队、协调调动部队的能力。说白了,这是一次只有指挥部门和参谋人员这些“光杆司令”参与的演习。

科学的首长司令部演习自然也不是白忙活的纸上谈兵,所有的演习都要仰赖电脑系统中的装备数据和设定,演习需要先假设潜在之敌的导弹型号、来袭路径、频次、打击手段等,然后依据中俄两国的指挥控制系统、雷达系统、通信系统和数据中心等实际情况,系统开展联合打击。从这个角度讲,首长司令部演习更接近于锻炼机关人员的兵棋推演,或者一场认真策划的大型在线战棋游戏。

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align=center]俄罗斯反导指挥所,中俄联合演习时也应当是对着这样的界面,用计算机语言交流

说起反导,一般人先想起的都是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防御系统,高耸如楼房般的远程预警雷达,在地井中待命、如同中程导弹般巨大的拦截导弹,包括预警卫星在内的复杂指挥控制体系……

恰好中俄两国都有进行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的技术能力——苏联部署了世界上第一套实用反弹道导弹的A-35系统,该系统经过升级,现在仍然以A-235的名义继续服役;中国则是近年来世界上进行反导试验较多的国家,也是仅有的三个正在研制中程反导系统,并成功试验过的国家之一——如此看来,中俄联合进行这一层面的反导试验似乎顺理成章。此前一些敏感性较高的新闻媒体在报道时也都添加了与拦截洲际弹道导弹相关的一些中俄武器装备的资料。

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施洋:“不针对第三方”的中俄军演,到底有多敏感?

[align=center]真正的弹道导弹拦截或许是这般末日场景,图上建筑为Don-2N反导雷达,升级后还会给A-235系统使用

但这一联想存在着不少漏洞,以至于类似的推测也许并不是唯一的答案:战略导弹防御系统是一国的最高机密之一,无论中国还是俄罗斯都是高度保密的项目。A-235系统此前从未对外国军事代表团开放过,更遑论参加与另一个国家的军队举行联合演习(哪怕仅仅是其模拟设备参加的司令部演习)。

至于中国军队,虽然已经进行了多次中段反导和末端反导试验,但并未正式开始部署本国的反导系统。加之中国军队对尖端科技的保密程度更高,将这类高度保密的武器参数投入一次演习的电脑系统中更是不可想象的。更何况两国的洲际弹道导弹防御系统部署的位置和阵地全部是固定配置,掩护的都是各自特定的目标,想要两个无法机动的弹道导弹拦截系统配合起来“共同演练防空和反导战役部署联合行动”,显然缺乏操作性。

从这个角度看,笔者觉得这次演习的层级可能更接近于俄罗斯的军区/解放军的战区级别,这也解释了演习目的中不仅有弹道导弹,还有巡航导弹的原因——在军区/战区级别的防空反导演习中,战术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都是可能遭遇的拦截目标。

这也基本确定了在模拟系统中双方可能投入的防空导弹类型:俄制S-300PMU1/2、S-400或中国产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当然,如果这一规划的演习范围更大,那么诸如S-300P、红旗-12、红旗-22等也应该会上阵。

中俄两军的防空装备不同,理论上在联合演习中可能存在诸如数据转换或者语言操作习惯的障碍,但在首长司令部演习中,这些不便会被友好的电脑参数所忽略。当然,即使中俄反导演习未来进展到了实兵演习阶段,诸如数据链等等的障碍也不会成为演习的困扰。毕竟中国空军已经有十多年同时操作S-300PMU1/2和红旗-9防空导弹的经验,必然已经摸索出了将两国防空导弹系统整合到统一指挥系统中的方式方法。

当然,这一切在这次演习中都不会用到,双方只要将预定的导弹参数输入演习系统,并且在首长机关制定决策后让演习系统运行。

正如此前中泰空军对抗演习中,中方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对抗开始前调整改进演习软件时,获得了美制AIM-120C7中距空空导弹的相关参数一样,此次演习中,中俄双方获得对方先进自用型防空导弹的相关设定参数,可能是在双方磨合首长司令部人员操作之外的重大进展。

但对中俄两军而言,比起这些数据,其中体现的中俄军事互信与合作的深入,才是更加重要的东西。

[/align]

[/align]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