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郑重声明:本书纯属虚构,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的未来幻想,请勿与现实挂钩,谢谢大家!)

2006年3月,我失业已经半年了。

交往了三年多的女友和我拜拜了,仅有的一点积蓄又被我的好朋友以合伙做生意为由给骗光了,房子由于交不起月供款已经被银行起诉。我现在可以说是山穷水尽,一无所有......

夜已深,我漫步在街头,望着都市灯火阑珊处,心里一阵阵发慌,明天的饭钱在哪里?我将到何处去栖身?

想着想着,我已经走在十字路口的最中央,由于是晚上,我没有遵守交通规则,等到一辆大卡车驶到面前才猛然警觉,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了一种解脱感,我没有飞身躲避,反而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生命的终结!

第二天,本市各大报纸登出了一条消息“昨夜我市又发生一起重大车祸,伤者脑部受重创已成植物人,望广大市民遵守交通规则......”

继“九·一八”事变后,一九三三年一月,倭军向山海关进攻,并进犯热河。

山海关位于美丽的避暑胜地秦皇岛及北戴河之侧,是华国内陆的重要门户。为了保卫国土,全国抗倭军民,强烈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这时,江介时却上了庐山,在他举办的“庐山军官训练团”里,给全体部将们训话时,他挥舞着拳头,高声叫嚷:“攘外必先安内,嗣后若再有人胆敢以抗倭请命,立斩无赦!”于是将大量军队集结于江西,任命程诚为中路军总指挥,对红军进行第四次“围剿”,企图一举攻克广昌,进而占领整个苏区。

江军第一一七旅旅长方远奉命作为先锋由乐安向宜黄地区进军。

望着绵亘起伏的大山,方远不由长叹一声,作为一个有血性的华国人,他是第一个向江介时请命抗倭的民党高级将领。但作为一个军人,他又不得不违心的去执行与红军打内战的命令。“也许,内战结束之后,校长会真的立即去抗倭吧!”方远心中默默的念到。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突然从右侧传来密集的枪炮声。“不好,中埋伏了。”这个念头刚刚涌入到脑海,一发炮弹从天而降......

“旅座,旅座,您快醒醒”一个大嗓门的家伙在我的耳边大叫着,同时还拌有剧烈的枪炮声。我费力的睁开双眼,一个长相丑陋,穿着民党军服(我经常看战争片,对民党军服熟得很)的麻子正张大了嘴对着我叫呢!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被大卡车撞了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麻子见我醒了,高兴的对旁边的一个眼镜军官说道:“李副官,旅座醒了!”眼镜军官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旅座没事就太好了,刚才那发炮弹可要了我们五个弟兄的命啊!”

咳咳咳,这是怎么一回事?好象不是在演戏,我发现现在自己身处在一个两边都是高山的峡谷中,周围全是民党官兵,都慌乱的望着我。

一个身穿上校军服的大个子见我站了起来,立刻上前行礼说道:“报告旅座,我军右侧的五十二师已被敌军歼灭,李明师长殉国,我旅后面的五十九师师部、一七五旅亦以被歼,陈师长已经被共军俘虏。现敌军一军团林飚部,三军团彭得淮部已将我旅包围,请旅座下令突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