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堂的恭敬*****

说起老头,你也许会有老气横秋,玩世不恭,喝茶聊天,硬臭固执的印象,但是我碰到的也许会成为我一个年仅20岁比他小40岁的人的朋友。


下午去学校澡堂洗澡,又碰到了这个姓宋的老头,我和他不熟,是听别人这么叫,我才知道他姓宋的。他是浴室的“服务员”,其实,“服务员”这个称谓并不合适,为前来洗澡的学生,老师检票、递毛巾、送水、安排位置等等,全是他,不是服务员,又是什么?但是念及他的年龄,光从脸上的皱纹看,估计有60出头了,这么大的岁数,称之为“服务员”,总归是不妥的,但是又没有其他的合适的称呼,姑且先用这个将就吧。


老宋头,不内向,也不外向,喜欢做事,长着络腮胡子,长短不一,从脸鬓到嘴角这一部分最为凌乱,皮肤糙黑,不是黝黑,脸上干瘪的那种,根本就没有油,是伙食和生活压力所致吧,应该是的,额头就是不皱也有很深的皱纹,苍老,绝对的苍老,但身子骨硬朗,喜欢做事,也能做事,我心里琢磨着:这个老板真有眼力,招这么一个老头来,准赚。


老宋头的衣服很土,解放鞋和在裁缝店里做的,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裤子,外加一件裸露着线头的毛衣,其实整个就和建筑工地上的民工装束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建筑民工的解放鞋沾满了沙土和泥浆,老宋头的鞋头是黑的,本来是绿的,是工作环境造成,你想在浴室,难保地上没有水,走的一多,水就被作用到了鞋尖上,积累一多,深绿变成了墨绿,墨绿转化成了黑,看得出,是潮湿的那种黑。


对老宋头的注意当然不是起于这一身行头,要不我倒和民工打交道了,是他的说的一句话:“人家是新客,大差不差的(苏北方言,意思就是不要太过分,要做到心中有数),人家要是满意会回来找你的。”


这是他和一搓背的师傅说的话,平淡也真实,更让人为惊的是,老宋头说这话的时候,头也不抬,照做手上的活,没闲着,也许是这个搓背的师傅以前不注意这方面经验的积累,也许是老宋头经历的多了,随口提醒的一句。


但就是这不经意的一句,让我感受了一个老头的心灵:质朴,没说的,纯爷们儿……

听到这句话,搓背的师傅会心的点了点头,脱了披在身上的大衣,掀了门帘,进了浴池,而老宋头依然在整理着浴室里凌乱的浴巾,很平常,也很自然。


突然间,我眼里浮出了一个依稀的情景,还是在浴室,老宋头和一老教授在谈天,具体什么内容,开头和结尾我都记不上来了,只是那天人很少,整个男浴室就四人,我,老宋头,老教授和他的孙子,其中的一个场景我一直很清楚:老宋头,看着老教授带着一起来洗澡,爬在浴床上玩耍的孙子,边抽烟边说道:我们小的时候,都没有读过书,要是当年不“革命”中国现在早就发达了。


现在想起来,并前一句让我惊心的话,略隐惆怅的话语饱含着一个历尽风霜老人自己“总结”的哲理。


“老宋,钻石,在河北开会别人送的,尝尝。”老宋朝那一中年教师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烟,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此时的我,下意识的摸出了一朋友给的软中华,抽出一支,恭敬的递给了老宋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