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血沸腾1

第A章

“黑色的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鼻孔去寻找光明。”----------------------------刘震撼说。

*********************************************************************************

刘震撼觉得自己的鼻子仿佛是碎了。

微微睁开眼睛,刘震撼又赶紧闭上了,鼻子的酸痛刺激到了整个眼部的神经,全身上下没一块地方都痛的有点撩人。恢复了神智之后,刘震撼渐渐感觉身上又开始慢慢地补充着力量,刚刚那种脱力的感觉总算是离开了。

忍受着全身撕裂般的痛楚,刘震撼吃了地翻了个身,全身的伤痛烙在滚烫的沙子上,是沙子没错,刘震撼从手指上传来的感觉分辨出了这是沙子。

浑身的力量缓慢地积聚着,刘震撼再一次睁开眼,一只浑身土褐色的巨螯蟹旁若无人地从他眼睛前横戈而过,滴溜溜的小眼珠瞥了一眼刘震撼,似乎饱含着不屑,嘴里嘟哝着一堆白色的泡沫,在沙地上划拉着一条淡淡的痕迹,钻进了沙砾里。

刘震撼愤怒了。

刘震撼觉得那只螃蟹看着自己就象看着一只椰子。他被这种藐视彻底激起了怒火,伸出手从沙砾堆里揪出了这个小东西,三两下就撕扯开了,塞进了嘴里一阵狂嚼。

这只螃蟹的味道还不错,有点淡淡的咸味。一边嚼着嘴里的蟹钳,刘震撼一边试着站起了身,四周是一片陌生,金黄的海滩,一望无际的大海,退来退去的潮水拍打着他的脚踝,远处的沙滩上还长着象棕榈树似的植物,风就象温柔的情人的吻,夹杂着阵阵海腥味。

一只蟹钳从刘震撼嘴里无声地滑落,老刘的嘴张大着,如同一条发情的河马。

这是哪儿?我不是在南疆的战场上吗?子弹,对,枪炮声,我不是中弹了吗?

刘震撼的脑海里蒙太奇一般过着记忆中的残片。

他低着脑袋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身上连一片布也找不到,浑身上下被海水浸泡得都有点发白了,只有一只脚上还套着一只袜子,灰色的涤纶袜子被海水浸泡成了一种古怪的颜色。

刘震撼浑身上下一阵抚摩,还好,印象里被打成筛子一样的身体还是完好无损,老刘狠狠揪了一把胸口的胸毛,刺痛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我这是在哪?刘震撼一万个想不通。

鼻子的刺痛又把他拉回了现实,刚刚几个动作虽然幅度并不大,但是鼻子明显又开始流血了,刘震撼觉得自己的嘴唇上有液体在流动着,嘴里立刻传来一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带着咸味的血腥味道。

刘震撼觉得自己的鼻子好象变成了一个关不住闸的水龙头。

脏不脏已经顾不上了,刘震撼赶紧把脚上的袜子褪下来,紧紧地捂在鼻子上,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刘震撼原地转了个身,趔趄了一下,开始观察这个地方起来。

这里是个小岛,看上去非常荒凉,连风吹到身上的感觉都是那种原始的感觉,他站着的沙滩是这个小岛唯一的下坡,沙滩不远处还有一只巨大的鱼类的骨架,看上去象鲸鱼,骨架被暴晒的已经变成了惨白色,有一半浸泡在水里的部分上面挂着不少的水藻。

刘震撼看着自己的脚下,被蓝色海水浸泡着的沙滩上搁浅着不少的颜色缤纷的蛤蜊,刘震撼的肚子不争气地响了一响,刚刚那只螃蟹已经在失神的时候被丢掉了,刘震撼特有的侦察兵常识告诉他,这些蛤蜊,包括刚才那只招潮蟹,如果吃多了,肯定会导致腹泻,在这种荒凉破败,没有任何补给支援的小岛上,任何疾病都将是致命的威胁。

但他实在是太饿了,理智和现实争斗了一番之后,刘震撼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现实。

这些颜色缤纷的蛤蜊味道果然很鲜美,虽然是生吃,但一点也没有影响那种天然的爽口和润滑味道,加上海水的淡淡咸味,更是适口。刘震撼一连吃了十几个,身子里的力气也觉得凭空添出了许多。

侦察兵特有的抑制力关键时刻还是表现了出来,虽然根本还没吃饱,但刘震撼还是停止了继续进食的强烈欲望。但他还是没有勇气再去看那些蛤蜊哪怕一眼了,他怕自己的理智克制不了自己的饥饿。

无论如何,自己能在这个荒岛上先生存下去才上首要的任务。抱着这个坚定的决心,刘震撼踉踉跄跄地走到了躺卧在沙滩上的那副骨架跟前,骨架很完整,也很庞大,刘震撼忽然有种觉得自己很渺小的感觉。

仔细摸了一遍散发着岩石一般光泽的骨架,刘震撼看中了骨架上一排肋骨上的一根,这根肋骨断了一茬,断口很尖锐,长度在一米五左右,其它完整的肋骨都在两米上下,刘震撼一眼就相中了这根,现在的他非常虚弱,天晓得这个荒岛上有什么野兽出没,这根肋骨刚好有个断茬,是一根天然的长矛,用来自卫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在战场上的时候刘震撼是以力大而闻名,但现在的他虚弱的简直象个初生的婴孩,哪里还有什么底气再去挑三拣四。

从沙滩上找了三遍,沙滩上石头很多,但遗憾的是,刘震撼基本上都拿不起来。搜索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刘震撼满意地试了试,发现自己虽然有点勉强,但还是能拿的起来。

石头在骨架上一阵猛敲,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刘震撼几乎累得脱力了,才总算把那根长矛一样的肋骨敲断了,由于用力过猛,刘震撼一个前倾,整个人扑进了骨架里,一丝不挂的肚皮上被断茬撞开了一道口子,刘震撼被吓了一跳,身上不知那里迸发出了一道气力,硬是从骨架里自己钻了出来。

刘震撼趴在沙滩上半天才缓过了气,跌跌撞撞地站了出来。看着肚脐下面被划出一道豁子,刘震撼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屁股又坐到了沙滩上,仔细检查了一下,还好,并没有戳在要害上面,血也流的不是很多。

抬头一看,那副骨架的断茬上还挂着一绺稀疏的黑色卷曲毛发,刘震撼拍拍胸口,从不迷信的他也开始情不自禁地赞美了一下满天神佛。

情况其实依然很糟糕,鼻子上的伤一直弄得他头晕晕的,相比较而言,肚皮下的伤实在是无足轻重了。刘震撼觉得自己的嘴唇干的撩人,舔了一舔,原来上面已经裂开了口子了,喉咙也在冒烟。

拣起那根骨矛,刘震撼打消了用石头把它磨开刃的冲动,虽然这根肋骨弧度上很象东洋刀,但刘震撼知道自己实在是没这个力气再伺弄他了。权且先把这根骨矛当做拐杖,刘震撼慢慢地向高坡上走去,不一会工夫,沙滩上已经开始涨潮了,刚刚只淹到了脚踝的海水已经漫到了脚颈了,刘震撼觉得自己还是蛮有运气的,不管怎么说,在这个鬼地方出现的时候,自己没被淹死在水里就算不错的了。

高坡上面是一片荆棘和红柳杂乱交织在一起的山坡,小岛很大,居然还有几座绵延的土丘,低矮的红柳树旁搀杂着不少高大的椰子树和棕榈,错落有致地排列着,放眼望去依然是一片说不出的荒凉萧索,刘震撼呼呼了一声,趔趄着身子跑到了一棵靠得最近的椰子树下,四处找了一些石头,想把椰子砸下一颗来,砸了半天,那些去势软绵绵的石头没一颗能够到椰子的,倒是有几颗落在了刘震撼的脑袋瓜上,差点没把他砸的一口气上不来。

“他妈的!老子还是战场上号称“人肉掷弹筒”的刘震撼刘大官人吗?”刘震撼龇牙咧嘴地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和脑袋瓜,仰望在空中嘲笑着他的椰子,嘴里干渴的火烧火撩的感觉更重了。

难道我堂堂一爷们就这么干看着这颗树上的椰子?难不成就跟以前女兵通信连的女兵一样,准看不准动,光是摆设?一肚子坏水的刘震撼愤怒了。

眼珠滴溜溜一转,刘震撼又有主意了。

从灌木树丛找了一根树藤,刘震撼将自己鼻子上的袜子小心翼翼地拿了下来,刘震撼罕见的温柔在此刻表露无遗,现在的他简直就象个正在帮新娘褪去武装的新郎官。

袜子和鲜血粘在了一起,撕下来的时候刘震撼又是一阵龇牙咧嘴。

还好,血已经不再流了,刘震撼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感觉自己的鼻腔扩大了简直十倍。

“妈我毁容了。”刘震撼差点没哭出来,心里虽然可惜了自己的花容月貌,手上倒也没消停,把血迹斑斑的袜子穿在了树藤上,两头兜起,把拣好的石头纳了进去,在空中把自制的投索舞的“呜呜”直转,起先还有点感到吃力,两三圈一过,有了惯性, 舞动的越发快了。

“呼~~”石头带着刘震撼的理想,刷地射了出去,“吧嗒”一声撞在了高高在上的椰子上,两颗抱成一团的椰子“扑通”一声落在了地上,蹦弹了两下,静止住了。

“感谢上苍啊!”刘震撼哽咽了。以前连长老耿的严格真的是有道理啊,没有他当年的严格教导,今天怎么可能在力气不足的情况下,还将投索的准头控制的这么好,一下子来个双响炮呢。

椰子的味道很好,虽然用石头砸的时候流失了不少清甜的汁水,但刘震撼很心满意足。

人有时候其实很难满足,但有的时候却又特别容易满足。刘震撼心想。他觉得自己现在要是个娘们,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谁给他个椰子,他以身相许都没问题。

椰子里的椰肉味道吃起来有点象马蹄,很甘美。刘震撼情不自禁地羡慕起那些有龅牙的人了,他觉得自己如果也有对大龅牙,现在啃起这些椰肉来一定要省掉不少事。

把两个椰子啃的只剩一层薄皮之后,刘震撼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拣起投索,把树上剩下的椰子全给射了下来,用树藤缠成了一串。

“我今后睡觉都不离开椰子了。”刘震撼发誓道。

吃完的椰子虽然只剩了几个瓢,刘震撼也没浪费,用树藤穿了起来做了一个简单的内裤,虽然这个岛看上去不象有人住,但刘震撼还是不习惯自己光着身子乱窜的样子,虽然这个内裤简陋了点,但起码有个瓢遮住了要害,刘震撼觉得自己也自在了点。

下意识地想在胯下抓一把,一把摸在了椰瓢上,刘震撼“呵呵”傻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这个业余爱好会被强行改掉的。

多余的一个椰瓢被他戴在脑袋上,象个钢盔似的。

“妈的,老子的造型肯定成了傻B日本鬼子了。”刘震撼又是一阵傻笑。

拨开了丛生的灌木,刘震撼目标是不远处的一个土丘,手里的那根骨矛也暂时被当成了开山刀,夕阳的余辉已经开始在云层里浮现,刘震撼觉得自己有必要先找个地方先安顿好自己,鬼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东西呢。

穿过灌木丛之后,是一片红柳树林,刘震撼的出现惊起了里面的一群海鸟,海鸟明显是被这个不速之客下了一跳,一群灰蒙蒙的鸟群直冲云霄,刘震撼被这壮观的景象也吓了一大跳,差点把背上的椰子给丢掉。

矮小的红柳树下是厚厚的一层鸟粪和鸟毛,刘震撼试了一脚,绵软的很,刘震撼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走过去还是绕路,一只松鼠一样的小东西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小东西长着一对长长的耳朵,脸长的胖乎乎的,金黄色象绸缎一样的皮毛,肚子碘的老高,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直转,刘震撼惊讶地看着它,它也看着刘震撼,前爪上捧着一个野果,小东西把野果往他跟前凑了凑。

刘震撼看着上面的几个牙齿印,摇摇头拒绝了它的好意。

刘震撼打量着这个小东西,小东西一点也不怕人似的,让刘震撼觉得很有意思。看看它没二两肉,刘震撼也实在提不起什么龌龊心思,轻轻提着它毛茸茸的大尾巴,把它从肩膀上拎了下来,放到了地上。

“走吧,小家伙!”刘震撼伸伸舌头,抚摩了一下它的小脑袋,朝它做了个鬼脸。

“果果~~”小家伙发出了舒服的呻吟,也怪叫着也朝刘震撼做了个一模一样的鬼脸,粉红的小舌头也伸了一伸。

“真可爱。”刘震撼捏了捏它的小脸蛋,手掌心里传来了粉嘟嘟的一阵快感。

刘震撼总算觉得自己窝囊了半天的心情好了许多,看了看身上实在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抱歉地笑了笑。

“快回家去吧!”刘震撼又摸了摸小东西的脑袋,站起身向红柳林走去,刘震撼看到不少低矮的红柳树上有鸟巢,他打定了主意了,地上脏就脏点,去球!反正我又不是选美的,鸟窝里肯定有鸟蛋,搞几个回去几天当晚餐也不错。

红柳林的鸟巢里有很多鸟蛋,也有很多刚孵化的小鸟,刘震撼拣鸟蛋挑了十几个,把“钢盔”里放的满满的,刚孵化的小鸟刘震撼没动。天空中盘旋着的海鸟在尖叫着,也不知道是在夸刘震撼有良心还是骂他歹毒。

刘震撼转了个身,赫然发现刚才那个小东西还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居然.......居然拿了根细木棒将刚刚吃的那个野果穿在了上面,抗在肩上,直着身子看着他。

刘震撼傻傻地看着它看了半天,肩膀上用木棒抗着的椰子“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把地上的鸟屎砸得四处飞溅。

“它......它居然在学我?”刘震撼头皮一阵发炸。

小东西碘着大肚皮,直着身子走了过来,长长的大尾巴和金黄色的毛皮上粘满了黑一块白一块的鸟屎,肩膀上抗着木棒,木棒上穿着野浆果,象个骄傲的将军在迎接凯旋。

“不会吧?”刘震撼感觉到了自己的扁桃体在直对着空气,赶紧合上了嘴。这个小东西分明是在笑,眼睛挤在了一起,得意洋洋。

刘震撼觉得这个笑充满了智慧,哪里还是个动物。

他想起了以前妈妈说过动物是会通灵的典故了,那时候他还小,妈妈说的他根本不信,后来生产队宰牛,妈妈带他去看,那条待宰的牛,眼睛里大颗大颗地往外滚着泪珠。

当时他的那种震惊,也只有今天才能媲美。

刘震撼俯下身子,手招了招,小东西立刻把肩头的棒子扔掉了,连滚带爬地从刘震撼的胳膊上窜到了刘震撼的怀里,小脑袋紧紧靠着他,刘震撼心里那叫一个满足,夹着小东西一个劲地摸着它的脑袋,小东西也很享受似的,两只象兔子似的耳朵竖的高高的,发着撒娇的猫咪一样的幸福呻吟。

短暂“缠绵”之后,刘震撼带着这条松鼠不象松鼠,兔子不象兔子的小东西继续上路了,刘震撼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这个小东西了,小东西象松鼠一样灵活,跳跃力极好,时不时蹿进路边的灌木丛,摘点浆果之类的回来,献宝似地拿给刘震撼,虽然不敢吃那些浆果,但刘震撼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唯一一次例外就是,小东西拿来了一条肥大的虫子,这个虫子简直是一个巨大的蚕,身躯白胖肥硕,身子是半透明的。刘震撼当时差点没吐了出来,好在肚子里货不多,又早被他超强的消化能力给解决了不少,干呕出了一堆清水。

“奶奶地,吓死你老子了。”刘震撼拧起了脸,巴掌挥到了半空中,又放下了。

他舍不得打。

小东西越发变本加厉,爬到了刘震撼的脑袋上,骑在上面,刘震撼顿时感觉自己象戴了个大毛皮帽子。小东西身上全是鸟粪,但刘震撼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一个理由不给它呆在上面的理由。

缘粪啊!这是缘粪!刘震撼想道。

终于到目的地了。

这段路不算漫长,但刘震撼觉得自己身子几乎象散了架似的难受。

这个土丘大概有五六米高,刘震撼围着土丘转了一圈,才发现土丘背后长着一片茂盛的椰子树林,这个发现把他气坏了。

刘震撼把身上的家底全解了下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他选的地方很不错,背风,光线也不阴暗,听着象天籁一般的潮汐声,刘震撼身心总算放松了。唯一令他不解的是土丘上几乎没有任何植物,只长了一层青褐色的苔鲜,用手抠了一把土丘,捻了捻,土丘下面露出了泛青色的岩表。

刘震撼看看天色还算早,赶紧去附近的灌木薅了一点柔软的杂草过来,在地上铺了个床,本来他想搭建个帐篷的,却实在是提不起力气。

野外谋生这并不能难倒曾经是侦察兵的刘震撼,拣了几个枯树枝,刘大官人开始起来钻木取火,这是在部队时就学过的,刘震撼把自己的那个臭袜子改良了一下,做了个简易的拉索,杠杆原理就是比自己搓来的快,做引火的枯草很快就被点燃了,刘震撼轻轻欢呼一声,赶紧把拾来的细树枝堆了上去,有几块在树上剥下来的琥珀一样的树脂也被他扔进了火堆里,树脂显然更易燃,火苗越窜越高,刘震撼看得是眉开眼笑,小东西乖乖地坐在刘震撼旁边,小细腿叉得大大的,挺着个大肚皮,傻呵呵地看着他。

刘震撼拿着自己的袜子狠狠地亲了一口又一口,今天这双袜子可是立了一大功,一会做急救包,一会又被当做弹弓,一会摇身一变,又变成了引火的工具。当时不是嫌袜子的布太少,早准备用来做内裤了,现在看来,要是做内裤的话,就真的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才小用了。

“果果!”刘震撼摸着小东西的脑袋爱怜地说道:“老天爷待我不薄,好歹给了一个你,还有双袜子给我啊!”

小东西一被摸脑袋就会发出“果果”似的咕哝声,所以刘震撼给它起了个名字,就叫果果。

果果看到刘震撼“吧唧吧唧”地亲着袜子,好奇地跳了过来,捧过了袜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凑了上去,也学刘震撼亲了一口。

果果的好奇心可以害死一只猫。

这双缘自于南疆战场上数一数二的大臭脚的袜子,让果果彻底走了麦城。小东西在闻到了袜子上的味道的一瞬间,灵巧的小眼珠顷刻间凝固了,摇晃了一下,象喝醉了酒似的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肥肚皮猛烈起伏着,“呼哧呼哧”地大喘气。

小东西忽略了这个袜子本来是来缘于谁的臭脚丫子了。

“果果!”刘震撼心疼死了,连忙抱起了它,一阵抚摩之后,果果总算缓过来了。自打认识了这个小东西,刘震撼就觉得自己再离不开它了,要是“果果”被自己的袜子臭味给熏死,刘震撼肯定会内疚一辈子。

埋在火堆里的鸟蛋发出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刘震撼用木棍赶紧给刨了出来,再不刨出来,鸟蛋就会炸了。

剥开一个鸟蛋的壳子,刘震撼细心吹拂去了上面粘着的草灰,把白生生的鸟蛋送到了果果的面前,刚刚还处在濒死的果果迅速爬了起来,捧着鸟蛋大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还朝刘震撼挤眉弄眼。

“妈的个小鸡巴!刚刚吓死老子了!”刘震撼把地上的袜子拣起来塞到“椰子钢盔”里,拿起骨矛把椰子扎了个洞,猛灌了几口椰子汁,拈起个鸟蛋,把蛋壳一剥,一张嘴就囫囵吞进了肚子。

果果滴溜溜的小眼珠子看着刘震撼,好象特羡慕,它徒劳的学了几次,觉得这个鸟蛋对于它来讲,实在没什么可能吞进肚皮,方才作罢。

刘震撼连吃了五六颗鸟蛋,打了个饱嗝,看到果果的这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连着又示威式地把两颗鸟蛋一起扔到了嘴里,“吧唧吧唧”地大嚼着。

果果窜到了刘震撼脸上,伸出粉红的舌头,把刘震撼脸颊上沾着的蛋黄舔了舔,亲昵地把小脑袋在刘震撼硬邦邦的胡子蹭了蹭。

“哈哈......”刘震撼心里那叫一个得意。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一条浑身碧蓝的巨狼从土丘背后悄然出现,隔着火堆,幽幽闪着磷光一样的目光盯紧了正在裂嘴大笑的刘震撼。

刘震撼的瞳孔瞬间收紧了,他觉得浑身一片冰凉,体温顷刻间到达了冰点。

没有时间让他考虑这条狼究竟为什么会是通体瓦蓝,刘震撼几乎是下意识的抄起身旁的鲸鱼骨矛掷了过去,当年全军比赛中,除了徒手对练之外,刘震撼另外报名的就是飞刀比赛,南疆战场上的第一战,也正是军刺脱手而出,近距离格杀了一名敌人。

刘震撼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自信的,虽然现在的体力没恢复,但鲸骨矛的尖锐和质地已经在他肚脐下面做了最好的证明。

更让他不可思义的事发生了。

瓦蓝色巨狼一张嘴,从它獠牙毕露的狼吻里喷出了一个肉眼可以看见的风团,就跟龙卷风一样,这种高速内旋的气流组成了一个半月似的刀刃,一闪即没,“碰”地一声,刘震撼看到自己的那柄唯一自卫工具-------鲸鱼骨长矛被削的明显一个滞空,一蓬骨屑飘飘荡荡洒落,火堆里也落进了不少,发出了“噼里啪啦”地一阵响声。

骨矛弹落在地上,滚到刘震撼的面前,骨矛上一道深深的痕迹,象用巴克军刀对砍了一刀似的。刘震撼知道这根骨矛是怎么样的质地,他清楚地知道,估计就是用以前惯用的战壕刀在上面砍上一刀,估计效果也大致上如此。

更可怕的远不是光这只有一样。

那道内旋的气流组成的刀刃状空气余势不衰,把火堆的火苗压低了足足半寸,以毫厘之差,从刘震撼右边脸颊边擦过,刘震撼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去,身后的茅草丛被齐刷刷地削平了一片,还有几跟狗尾巴草的穗子在空中飘着。

“这是什么东西?”刘震撼傻眼了,目瞪口呆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巨狼高傲地打了一个响鼻,象是不屑,又象是在嘲笑刘震撼的自不量力,它的目光象是苍鹰俯瞰大地。刘震撼觉得这条狼那里还是以前在动物园看到的那种蔫乎乎的傻东西,这条狼的目光里有智慧的光闪烁,让刘震撼几乎有种错觉,自己面对的分明是一个人,而不是狼。

这条狼的身上那种卑睨天下的气概,让刘震撼不由得心头一凛。

震惊归震惊,刘震撼第一时间把怀里的果果揪起来放到了身后,抄起了火堆里的一根柴火站了起来,刘震撼不知道这条狼还怕不怕火,现在所有的常识已经混淆了他的思维,既然这条狼能发出那种象刀锋一样的气流,就是不怕火也没什么意外的。

刀锋一般的气流虽然厉害,但其实也和拼刺刀没什么区别,我们部队的传统就是三十米刺刀见红,刘震撼弓下身子,将手里烧的噼里啪啦的柴禾对着瓦蓝色巨狼,他要在这条狼进攻的时候,把它的鼻子打进它的屁眼。

“欧比斯拉奇!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刘震撼前胸上立刻蹿出了一条酒红色的巨龙,龙头盘旋在刘震撼的脖子上,龙爪几乎凝结着血滴,挣破皮肤而出。这是刘震撼在部队时的文身,也是当年名震战场的“红色赤龙”连队的固有传统文身。这种文身是用朱砂掺和鸽血闻制的,是隐型文身,不到血脉贲张都不会显现。

刘震撼也显然是准备博命了。

他死死盯着巨狼,缓缓移动着身躯,这里腾挪的空间太小,巨狼的风刃又太过霸道,刘震撼可不想一打起来,误伤到果果。

巨狼绕有兴致地看着刘震撼在移动,血红色的大舌头不停地舔着鼻梁,身上的蓝色毛发象钢针一样竖了起来,看上去它也觉得有点很好奇,准备试试面前这个猎食对象的成色了。

刘震撼感到脑袋上一重,抬头一瞄,果果已经爬到了他的脑袋上了,两只小爪子正紧紧抓着他的头发。

“果果快下来!”刘震撼急死了。

就在他分神的这一刻,巨狼也动了,火堆根本对它毫无影响,一个纵跃,瓦蓝巨狼小牛犊子一样的身躯只离刘震撼五步远了,刘震撼的火把脱手而出,朝着巨狼的鼻子直直地砸了过去。

巨狼不屑地打了个响鼻,一个风刃脱口而出,迎上了火把,“蓬”一声脆响,火把上绽开了一团暴散的火星,夕阳的余辉下,火星绽放着烟花般的一团绚丽灿烂。巨狼被这团火星溅了一头一脸,正当它勃然大怒,准备将这个冒犯它尊严的生物撕成碎片的时候,刘震撼挟着一股劲风已经荡开了四散的火星,赫然出现在巨狼的视线,率先冲出的是他那巨大的拳头,拳头的目标赫然就是巨狼的鼻子。

“喀嚓”一声暴响,刘震撼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印上了巨狼的鼻梁骨,巨狼还没有反应,腹部传来一阵巨痛,刘震撼的膝盖又撞上了它的肚皮。

刘震撼右拳打出,左拳也没闲着,跟上一拳又印在了巨狼张了一半的巨吻上,这时候还让这畜生再发那个鸟风刃,不是跟挨枪子一个道理吗,刘震撼可不傻,他可是凭一招“黑虎掏心”吃遍天下的军队搏杀机器。

巨狼被打的一声呜咽,仓皇往后退去。

刘震撼身子一软,想跟上去,但体力已经透支,实在是没那个力气了,眼睁睁看着巨狼退开了。“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口气,刘震撼想起了果果,还好,脑袋上的重量还在,小爪子还抓得头发一阵发麻。

脚一踩一挑,地上的骨矛又到了刘震撼的手里。刘震撼刚刚使出全力的两拳一腿居然没能把这条狼打死,剩下再偷袭的机会也极为有限了,到了这一步刘震撼也只有硬抗了。

鼻子又开始流血了,刘震撼连擦也不敢去擦,面前的这条狼实在是超过了人类想象的范畴了,刘震撼现在无比思念着机关枪,再不行要有挺56自动步也不错啊。

巨狼凝视着刘震撼,刘震撼也瞪住了它。一人一兽象斗鸡一样互相看着,巨狼嘴一张,刘震撼下意识地用骨矛一挥,什么也没有。再看巨狼,嘴角边居然流出了一绺血诞,还有一颗尖锐的牙齿吐到了地上。

“妈的,刚刚那两拳好歹还是有用的。”刘震撼觉得底气又上来了。

巨狼歹毒的目光锁定了刘震撼,慢慢向后退去,虽然后腿有点一瘸一拐,但它的身子依然很沉稳而具压迫性。

刘震撼的心倏地一沉。

坏了,这个畜生显然具有着不一样的智慧,它知道扬长避短了。刘震撼心里一阵忐忑,他不知道这条狼如果就站在那里不停地发这些风刃他该怎么办。

果然,巨狼在离二十步的地方站住了,大嘴一张,一个风刃又飞了过来,刘震撼挥着骨矛一挡,就地一个翻滚,手里一轻,骨矛只剩下一截了。

这是什么力量啊!快暴走了吗?刘震撼看着手里的“骨匕首”一阵苦笑。

没等他再多想,巨狼已经猛扑上来了,刘震撼想也没想,就把手里这把“骨匕首”砸了过去,一个风刃和“骨匕首”撞在了一起,这次风刃的力量小了许多,和“骨匕首”一起跌落尘埃。

巨狼十分聪明,风刃并不是杀招,它的整个身躯也猛扑了过来,适中的距离让它刚好在冲刺之后能完成一个扑击的动作,这才是它的最后终极秘技。

扑在空中的巨狼的獠牙毕现,磷火一样的眼神早已经被一片狰狞的血红色代替了,瓦蓝色巨狼大张着的嘴吻里,正中的位置上犬牙有道硬生生的新鲜断茬,它手里的爪子也在闪着蓝幽幽的光芒。

这一扑,势若闪电,刘震撼根本已经被它封住了所有的退路,逃,谁逃的过狼?打,怎么抗下这一石破天惊的猛扑?

他想起了哥哥,想起了妈妈。

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的轮回,刘震撼的眼眶还是湿润了。

“畜生,试试你爷爷的厉害!!”在刘震撼疯狂呐喊声中,他胯下的新鲜出炉的内裤被扯在了手里,虽然明知道是不大可能,但他还是要试试,他要拿这根树藤勒死这条又古怪又蛮不讲理的狼!

刘震撼从来就不是那种自甘毁灭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