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魂夜[转帖]

谨以此文,纪念我曾经拥有过的爱情!


香香是我最爱最爱的女人,她是属于我的。我不会允许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更不会让别的男人靠近她。她对于我来说,是我今生最珍贵的财产。

可是,在最近这段日子里,她好像有点怕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还变着法的带我去医院去做检查,我明明是没有毛病的人,我很健康啊?她是不是想抛弃我了,是不是已经厌烦我了。她见到我还是温柔的对我笑,只不过我感觉到她笑的好假、好冷。

就在昨天,我在街上无意中看到了她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这又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怀疑,她果然出轨了。他们两个人从下午就开始散步交谈,并且一起共尽了晚餐。最后分手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中拿着那个男人交给她的一瓶药,是毒药吗?是给我喝的吗?我感到自己的身上沁出了冷汗,我心里凉凉的。

晚上她回来,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切看起来好像是蛮正常的,但我感到,当我背对着她的时候,她肯定正在背后对我冷笑。

她睡了,睡在我的身旁,嘴里挂着嘲讽的笑,我知道,我在这世间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她既然想要结束我的生命,我也无话可讲,只是心里一阵阵的凄凉。

子夜时分,我听到房子里的某个角落有个声音在响,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一个男人哭泣的声音,我看了看身旁的她,竟然还在睡,好像完全没有被这种声音吵醒。我下床,摸黑向着有声音的方向走去。我走出了卧室,声音突然停了,但我看到客厅里站着一个人,看不清什么像貌,只是感到在哪里见过。他也看到了我,在黑暗中,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说话了,声音非常熟悉,但记不起是谁的声音。

“需不需要我帮你。”

我定了定神,我问他:

“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你快出去,否则我要报警了。”

他听了之后,淡淡一笑,说道:

“别紧张,我马上就会走的,你想知道你的爱人是为了什么样的男人,要除去你吗?”

“当然想知道了,你能告诉我吗?”我激动的问道。

“那么明天晚上我会再来的,你等着我。”

话说完,他消失了。



今天晚上,我没有睡觉,我等着他的到来,我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在子夜时分,他果然出现了。只不过,这次他是出现在我的床头。还是像昨夜一般的朦胧,他手里拿着一个酒瓶,里面不知道装的是酒还是什么别的液体。他让我喝下它。我犹豫,他慢慢的对我说:

“喝下它,我保证你会见到她的内心里装的是什么人,试一下,就算是毒药,你死在我的手里,也总比死在爱人的手里好一点。不是吗?”

我双手抖动着接过酒瓶,喝了下去,感觉像是酒,只不过有点微微发苦。

他又消失在黑夜里,不过我手里的瓶子倒是真实的东西。

渐渐的,我仿佛看到了香香和别的男人一起调情,一起嘻笑。但我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我想喊,却喊不出来,我急了,我扑了过去,按住那个男人,我用双手从背后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尽我平生的力量,我恨,我恨这个夺去我爱情的男人。他挣扎了几下,显得非常痛苦。而旁边的香香却显得很漠然,好像只是在观赏一场戏剧,没有任何的反应。

终于,他没有了声息。我喘着气,像胜利者一样。不过当我翻过他尸体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他赫然就是自己。原来,她心里爱的竟是我,我一声惨叫!幻觉消失了,眼前的景象更加让我震惊。香香躺在那里,没有了气息,脖子上面有青紫的印痕。我愣在那里,我哭,我的爱情,我的爱人,竟然死在我的手里了。

不知不觉,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我回个头,想抓住那个引诱我的人。但是他总是忽近忽远,当我筋疲力尽的时候,他走了过来。他的脸凑了过来,在月光下,我清楚的看见,他居然也和我长的一模一样。他静静的对我说:

“毁灭这一切的是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话说完,他又消失了,空房之中,只留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旁边是香香的尸体,她的脸上残留着一滴眼泪。

“等等我!”



我深爱着这个深爱着我的男人。他叫晨风,他的深情,他的伤感,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我离开他,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是,最近他变得越来越多疑了,多疑的不可理喻。尤其是把我当成他的私人物品一样,我很高兴他这样的爱我,但我也很不适应,我连自己的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因为他,朋友们渐渐疏远了我,我下班晚回家几分钟,他就对我严加审问,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啊。而且越来越变本加利,我已无法忍受了。

终于有一天,我骗他到医院去做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悄悄告诉我,晨风的神经有些问题,有很重的疑症,严重时,病人会产生幻觉。我不相信这个结果,不过医生还告诉我,这类病人最好强制入院治疗,并且劝我赶快办理,他还警告我,最好离晨风远一点,如果病人的情绪不稳定,很容易发生危险的事情。

我和晨风从医院回到家里,他那天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不想把结果告诉他。我更加不愿意让他离开我,把他扔在精神病院里。这个时候,他需要我对他的爱护。晚餐是我做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可他连吃也没有吃,独自躲进卧室里。

以后的几天,他都不怎么跟我说话,只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精神越来越差了。

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很着急,难道真的要离开他,把他送去医院吗?他这个人是很要自尊的,让他主动去医院接受治疗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幸好我的一位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心理医生。

我见了那位医生,因为是他的休息时间,所以我就请他在外面吃晚饭。我把晨风的症状告诉了他,他听完之后,对晨风的精神状态很担心,他劝我果断一点,晨风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并且临走时,他送我一瓶安定药。他告诉我,睡前将安定碾碎倒入水中,哄他喝下去。只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晨风在夜里能睡觉安稳,并且能使我在夜里少几分危险。

回家之后,我感到晨风看我的眼神有点冷漠,他好像躲着我,我洒了药的水,他连碰也不碰,我做的饭他也不吃。他是不是发觉什么了,也许是我多心。不过,在子夜时分,我在睡梦中隐隐约约的听到他在自言自语。


今夜,感觉他和昨晚有点不太一样,他早早的去睡觉了。不过他对我还是一如几天前的冷漠。

子夜时分,我又隐隐听到他在自言自语了。且不去管他,任他说完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想呼喊,可是他那双有力的手,不仅使我无法出声,甚至连呼吸都变的很困难。我拼命挣扎,可每当我动一下,他的力量就加大了一分。慢慢的,我感到力量渐渐的消失,我呼吸困难的感觉也变的麻木了。



我死了,我感到像是飘荡在卧室的半空中,我看了看那具曾经属于我的身体,感觉像是在照镜子,只不过我是动的,那个我是静的。我渐渐的喜欢飘在空中,原来死的感觉是如此的好。我深情的看了看他,他静静地坐在床边,轻轻的啜泣着,他是在为我流泪吗?好像是的,我确信。

正当我准备飘出窗外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他的声音。

“等等我!”


我回头一看,他此时已经用水果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血,一滴一滴向下流淌。我轻轻的飘了回来,我静静的守在他的身旁,我想阻止他,可是我怎样喊他都是徒劳的。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看到了他从他的身体里飘了出来。我喊他,他听见了,他飘了过来,紧紧的拥抱我。

“你恨我吗?恨我夺去你的生命吗?”

我说:“我不会怪你,因为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就是我最好的结局。”

“我们去哪里?”

我看了看窗外面,对他说:

“只要我们在一起,到哪都无所谓。”

我们轻轻地飘出窗外,随着风的方向,越飘越远。


过了一个星期,晨风的邻居们打电话到派出所,反映晨风的家中有种奇怪的恶臭。

等民警打开晨风的家门时,所有人都被卧室的场面惊呆了。

卧室的床上躺着两具腐烂的尸体,床边放着一个酒瓶,床下扔着一把水果刀,地上有一大滩干竭的血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