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奥一网上看到一名在校大学生发帖,提议统一高考分数线,据讲还引起了人大代表徐源远的注意,网上的跟贴也不少。但我也为,他们要求实现教育公平、实现高考录取公平的出发点是对的,而他们的做法有问题,甚至可以说中了那些坚持“高考招生搞省际歧视有理”的人的圈套。

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应书增就说:"比如说取消了分省指标,就要实行全国统一试题、统一阅卷,统一评分,统一大排名。统一命题、统一考试可以做到,但是统一阅卷、统一评分怎能办得到?以2004年为例,全国700万人报考,平均每人考4门,近3000万份试卷,如果这些试卷都运到北京来阅评,北京哪有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和设施?而且在时间上也不能完成阅评,由北京来阅卷根本不现实。再者考生答卷需要高度保密,如果各省考生答卷都往北京运,尤其那些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的答卷千里迢迢运往北京,安全保密的难度简直不能想象,时间也难以得到保证。”

他的逻辑就是:无法搞这几个"统一"就要分省定指标,要分省定指标各省指标的差距就必须大得无边,大得离谱、离奇!

☆实际上,不能搞几个"统一"(包括统一高考录取线)和分省定指标完全没有必然的关系。只要政府依据各省市的总考生数,来确定各省市各批次的招生指标,特别是二本以上批次的指标,特别是部属高校的指标,就可以了,即“全国各批次招生数÷全国考生数×某省市考生数=该省市各批次的招生指标”。当然,可能会有某些人说“某些省市的中小学教育不发达或很发达,高中生占人口的比例更小或更大”,还是不公平,那就可以把各省市的人口数考虑进去,即“全国各批次招生数÷全国总人口×某省市总人口=该省市各批次的招生指标”。这两个指标,可以四六开,也可以三七开。各省市的各批次的指标(名额)一定,就不必管高素质的北京考生在北京卷上考1000分,而低素质的山东人在另一张试卷上只考500分了,也不必担心低素质的河南老师"放松阅卷评分标准"了,各省市的"学习尖子"也绝对能进北大清华。——以应某的智力,身处其位,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问题,他完全是"良心"缺失。

更何况现在北京等地的录取比例比外省高得无比地离谱、离奇、荒诞呢?!


☆顺便批驳一下其它的高考招生“省际歧视有理”的理由。

一些所谓的校长、专家讲了一些"教育歧视"的合理性,本人一直以和这等人"辩论"为耻,也因此明白堂堂十三亿人的中国的北大清华,在世界各大学中根本排不上名的原因了,请同学们尽量不要辩论,太无聊了。但我今天不得不很弱智地"辩辩"。因为我一辩就愤怒,就有发抖、肉麻、要呕吐等身体反应,所以有点言重、有点失态,请原谅。

第一,也是应书增说:"当然全国重点大学用的是国家财政,但是所在地地方政府也有投资,与国家共建。除了投资外,这些重点大学还要占用当地城市公共资源,如用地、用电、用水、交通、信息和生活设施等。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一个地方对高等教育资源投资越多,也应该获得越多的利益。"--我真不知道他是缺(心)眼还是缺(良)心了。且不说没有全国人民,就没有北京上海,没有全国人民,就没有北京上海的各个大学,我只说,剑桥大学养活了一个城市,联合国建在纽约,用的是美国人的地、水、交通等,但谁都知道美国人占尽了便宜,美国人也从来没说自己亏了本啊!外省人到北京读书,用地用电用水,乘车打电话还有吃饭穿衣旅游,哪一项没出钱,为北京解决了多少就业岗位,为北京财政作出了多大的贡献,国家财政出钱让北京人赚钱,他倒……倒……"呜呼,我说不出话来!"

第二,"大学分布"说:北京上海的大学更多。

武汉的大学也不少,为什么湖北的录取分数线这么高?中国的县级以下城市几乎没有大学,那县城及乡镇人民的子女就没有大学读了?农民的子女就更没有大学读了?!

是农民帮共产党夺得政权,是农民养大了新中国的工业,那么请问,北京的哪一所大学的哪一块砖瓦,没有渗透各省农民的血和汗?北京的哪一所大学完全是北京人自己掏铜板自己出人才建的?我不想在这里讲"计划经济"的坏话,但正是政 府把这么多大学"计划"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啊,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子孙日后更容易读大学吗?

北京大学是庚子赔款建的,庚子赔款属于全中国人的吧?北京大学从知名教授到校长,有几个纯北京人?怎么湖北学生考北大清华,比北京学生难25倍呢?(说明:根据招生数和总人口比计算:两校在京招生人数是湖北的5倍,而湖北人口是北京的5倍。但我以为一般重点院校和二本还不止25倍:如果以750分的总分计,学生考及格即450分非常容易,上500分就很难了,500分尤其600分往上,每多考一分,其难度系数应该是呈等比数列地增加,即越来越难。北京学生上了440分就有二本以上的大学读,被歧视省却即使考了540也未必读得上二本)

第三,某名校校长讲,北京生源更好,好像北京学生的"素质"足以弥补"分数"的差异。

这话大概是讲城市人比农村人的素质高,那北京的孩子一定比南京、武汉的素质高吗?若论人口整体素质,中国目前素质最高的城市是深圳,而不是北京和上海,南京深圳的学生录取分数怎么一样的高?北京也没有出人才啊,远的不说,只说近一百年,除了八旗子弟、庸官贪官和胡说"教育歧视"有理的"学者"、"校长",北京出过几个将军元帅院士学者少年天才?(浙江的县级市镇海出过28个院士)。事实是,由于近十几年北京高考录取分数长期过低,使北京的一些录取北京籍学生较多的二本以上院校的教学质量整体滑坡,因为让一个个高考不及格的人当上中小学老师,也使北京一些普通中小学的师资水平整体偏低,这又反过来制约了北京中小学生素质的提高。且不说外省农村子弟更纯朴、更吃苦耐劳等等素质。

政策都是北京人制定的,高素质的北京人既然想不出一个比高考更好的筛选人才的方法,又不敢公开地承认"我就是要以国家的权力为我们北京人谋私利"、"我就是不遵守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又何必毫无素质地提"素质"二字呢?

第四,说北京搞的是素质教育,外省搞的是应试教育。--这纯属信口开河:素质教育最早是由湖南人提出来的,湖南汨罗一直是全国素质教育的一面旗帜,况且,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根本就不是一对矛盾,二者也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退一万步讲,即使这些省的素质教育差一点,也完全是因为这些省的指标长年太少,师生竞争压力太大,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应试啊,这都是"省际歧视"之罪,他们怎么把因和果颠倒呢?!因为指标少,被歧视省的学子学业负担太重;因为竞争太激烈,升学无望,很多学生完全放弃学习,少数学生高考只能考300来分,这已使被歧视省的非重点高中举步维艰,使其中小学教育受到严重影响。根据第一点我们发现:"省际歧视"使被歧视省和被青睐省的基础教育都受到严重影响,那些专家、教育部门的"肉食者"怎么视而不见呢?(这一点专业性较强,中央的最高层未必知道!)

其五,"就业难"说。北京、上海就业困难。目前中国还有比北京、上海就业机会更多的大城市吗? 只有外省人到北京上海打工的,北京上海人到外省打工的有几个?

(其实,北京上海人更富有,更神通广大,他们的子女不读书,一般也能有一份令外省人羡慕的工作,他们多花几万元读三本,也无所谓。而很多外省人尤其是农家弟子举债读书,读了三本专科找不到工作就几乎等于白读,这不是置人于死地吗?这不是努力地"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在努力地制造"弱势群体"吗?那还说什么"关注弱势群体"?就是为了哄哄傻乎乎的老外,哄哄不知内情的老百姓?)

——我真的说不出话来了,所以,还有一些"歧视有理"的所谓的"道理",我就不一一去"抬举"批驳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