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美国小说榜!!!!值得一看!

最近在美国有这样一本书,它从销量榜的低26400多位在一周内直升美国销量榜第26位!

它就是《流氓国家》拉登所忠爱的书!

“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日前在新录音带中的一句话无意中捧红了一本反布什的书。这本题为《流氓国家: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指南》(以下简称《流氓国家》)的书由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布卢姆撰写。在19日的新录音带中,拉丹在对美国发出的口头抨击中举荐了这本书。拉丹在讲话中说:“如果布什继续推行他的谎言和压制政策,你们就去读读《流氓国家》这本书,很有用。”此后,恐怖问题和政治问题专家就开始四处寻找这本书。结果在拉丹录音讲话播出24小时后,《流氓国家》在亚马逊网站畅销书排行榜上从原来的第20.9万位跃居至第26位。一向不为主流媒体关注的威廉·布卢姆也成为追访的对象。

如果布什继续推行他的谎言和压制政策,你们就去读读《流氓国家》这本书,很有用。”———本·拉丹

“在我的作品中,一个重要的主题就是,反美恐怖主义活动的泛滥是由于美国所推行的外交政策而造成的。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已经激怒了全世界人民。我完全反对他们的做法。但是我们不能够把这完全看作是疯子的行为。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我们就会继续犯同样的错误。然后所谓的反恐战争就会像反毒品战争一样,最终走向失败。”———威廉·布卢姆

此前,美国主流媒体从来没有真正关注过威廉·布卢姆。他们也很少评论布卢姆的书籍。但是在拉丹录音带播出后的24小时内,布卢姆已经接受了CNN、MSNBC的采访,《纽约邮报》的摄影记者也已经上门拍照,而BBC、路透社和一些广播电台也进行了电话采访。

没有丝毫不安

穿着灰色家常裤、格子花呢衬衣和一双黑色拖鞋,布卢姆在其位于华盛顿康涅狄格大道的只有一个卧室的公寓里接受了各个媒体的采访。

在他家厨房的墙上,挂着一幅上世纪50年代处于鼎盛时期的布鲁克林道奇棒球队的全家福。而书架上堆满了关于美国中情局秘密历史的研究资料。由于书籍太多,书架都不堪重负,被压弯了。家里的那台电话机也“上了年纪”。但是布卢姆仍然喜欢捧着电话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屋里走来走去。

也许这些记者都希望从布卢姆的口中听到不安、自责甚至羞愧的话语来。但是最终他们都失望了,布卢姆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不安的感觉。

他在接受纽约电台采访时说:“我讨厌像背书一样接受采访。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我也不会假装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他还一再重申了他对于美国外交政策的观点,那就是美国的海外干预为自己引来了敌人。

现年72岁的布卢姆向记者表示:“当我听到本·拉丹的讲话后感到惊讶、震惊和愉快。我非常高兴,因为我知道这会有助于增加书的销量,我并不在乎说话的人是谁。如果他(本·拉丹)和我一样不喜欢美国的外交政策,那么我不会拒绝他的捧场。”

《流氓国家》这本320页的书籍在2000年出版。该书强烈抨击美国的外交政策,认为正是政府的外交政策失当才导致美国遭遇恐怖袭击。

在20日接受采访时,布卢姆清楚表示,他对2001年发生的“9·11”恐怖袭击感到悲痛。但是他同时声称,和很多其他评论员此前所说的那样,那次袭击是对美国外交政策的一次报复。

不欲与拉丹相见

当被问到恐怖分子把袭击目标瞄准无辜平民,而这并不是美国的政策时,布卢姆回答说,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已经导致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亡。他说:“我们轰炸这些民房,导致这些家庭妻离子散。而美国拒绝对这些平民的死亡道歉。缺乏关怀,令他们的行动已经等同于把目标对准平民。”

布卢姆说:“我想拉丹也持有这种观点。这也是我为什么对他青睐这本书并不感到厌恶的原因。”

虽然对于拉丹的“青睐”颇感得意,但是布卢姆并不想和他的这位“书迷”见面。布卢姆说:“如果他要和我接触,我会感到很害怕。”布卢姆透露,在本·拉丹提到这本书后,家人和朋友都对他的安全感到担心,不过目前他还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在19日的新录音带中,拉丹在对美国发出的口头抨击中举荐了《流氓国家》这本书。拉丹在讲话中说:“如果布什继续推行他的谎言和压制政策,你们就去读读《流氓国家》这本书,很有用。”拉丹随后援引布卢姆的话:“如果我是美国总统,我将会向所有(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造成的)寡妇和孤儿,向所有那些经受了折磨和虐待的人道歉,然后宣布美国对世界上这些国家的干预从此结束。”

据透露,《流氓国家》的阿拉伯语版本已经在埃及和黎巴嫩发行。而拉丹很可能读过布卢姆的大部分著作。但他在讲话中所引述的其实并不来自《流氓国家》,而是出自布卢姆的论文集《极度释放世界:关于美帝国的论文》的封底文章。

由于受到拉丹“青睐”,几乎一夜之间,《流氓国家》就由滞销书变成了畅销书。此前一天,该书在亚马逊书店的销售排行榜上仅名列第20.9万位,而在本·拉丹讲话之后,这本书的销量立刻大幅上升,在销售排行榜上的位置蹿升。在24小时内就已经爬升至第26位。而《极度释放世界:关于美帝国的论文》目前在亚马逊书店的销售排行榜上已经退到不为人注意的位置。

华盛顿《进步评论》总编辑萨姆·史密斯是布卢姆的忠实读者之一。他说:“这是一本回顾过去十年的书籍。但是此前无论什么人都无法把《流氓国家》的销量排名带入两位数。”而拉丹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这一点。

反美帝国主义者

布卢姆出生于波兰移民家庭。在大学里,他学的是会计学。在20世纪60年代,布卢姆曾经在美国国务院谋得一个与电脑相关的低级职位。布卢姆原本一心想当个外交官,但是那时所发生的越南战争却令他陷入了困惑之中。最终,布卢姆在1967年辞去了在国务院的职务,并且成立了华盛顿自由出版社。1969年,布卢姆写了一本揭露美国中情局的书,当中披露了200多名中情局职员的姓名和地址。

此后,布卢姆在美国、欧洲和南美当过自由记者。在1972年到1973年,布卢姆在智利亲身经历了阿连德政权在美国一手策划的政变中被推翻的过程。从此激发了他研究美国政府在世界各地的各种行动的兴趣。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和前中情局官员菲利普·艾吉一起合作,揭露中情局的种种罪行。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为了维持生计,布卢姆曾经教过书,也写过剧本。

对于自己的终生使命,布卢姆这样回答说:“即使不能终结,至少也要打击美帝国主义。至少要令那些人面兽心的人受伤。他们已经令这个世界受了太多的苦。”

布卢姆在大学演讲圈子里一向以激进著名。在2002年秋天的时候,布卢姆曾和其他反战人士一起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广告,反对美国政府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

而在近日,美国政府还拒绝了布卢姆到古巴出席2006年哈瓦那书展的签证申请。布卢姆原本想赴古巴为自己所写的《希望破灭:美国军队和中情局自二战结束以来的干预行动》进行推广。该书揭露了中情局的很多暗杀阴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