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或许是当今世界上“最无所不在”的国家。从政治军事到文化体育,不论从好的方面看还是从坏的角度想,总可以说到美国。我们就尝试着从美国“大战略”的角度来聊聊这个超级大国。

人们普遍认为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何为超级大国?答案无外乎就是综合国力强大,软实力硬实力都明显强于其他国家。不能否认,这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事实。我看过很多讲美国的书和新闻节目(其中包括官方媒体),在讲到美国建国200多年的发展时,普遍认为,美国的发展具有明确的战略进行指导,该战略目光长远、意志坚定。然而,仔细剖析,却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美国的一个巨大优势在于,在各个不同时期,特别是国家处于重要关头时,总会涌现出运筹帷幄的战略家。然而,在具体的执行时,却又大多马马虎虎,有些甚至半途而废。下边我们就来对此进行简要的梳理。

早期美国的对外政策就是“孤立主义”。当然我们大多数人认为,这个词是描述“珍珠港事件”之前的美国。其实,这个“之前”要比人们认为的“更之前一些”。在美国建国之初,亚当斯总统就明确表示,“美国没有必要到国外去寻找洪水猛兽”。19世纪初,门罗总统提出所谓“门罗宣言”,俨然以西半球的捍卫者自居,要求欧洲殖民帝国除了已有的殖民地外,不得再把手伸到西半球,美国也不会插手欧洲的事务。19世纪中叶,美国国务卿、著名的战略家威廉·西华德(或译为西沃德)提出“建立美国太平洋帝国”的主张。西华德认为,欧洲国家迟早要衰落,美国不应该被那些老家伙迷惑,而是要到西边广阔的太平洋发展,“不要用战舰而是用商船”在太平洋建立美利坚商业帝国。客观的说,这些战略是成功的。一方面,当时的美国羽翼未丰,远没有与欧洲殖民帝国抗衡的实力。同时由于当时交通运输能力有限,大西洋可以充分发挥保护美国东海岸的作用,因此美国可以将更多的资源用于其他方向。(详见我之前的文章《孤立主义对美国的意义》)另一方面,美墨战争后,美国的国土扩大到太平洋沿岸,这为美国建立于亚洲的关系奠定了基础。20世纪初,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将“门罗主义”视为美国在西半球霸权的护身符,并以此为理由成功解决委内瑞拉危机,并积极调和日俄战争派出大白舰队环球航行,极大地提高了美国的国际地位。

细说美国:大战略的意义

总体来说,美国的执行者们遵循了上述既定战略,除了1812年的英美战争外,主发展方向就是一路向西。但是在此过程中却遇到了许多来自国内的障碍,差点让这个战略半途而废。首先,德克萨斯从墨西哥手里独立后要求加入美国,这引起了美国国内不小的争论,不少美国人反对并入德克萨斯。波尔克总统下令军队进入德克萨斯,墨西哥军队袭击美军,从而引发了美墨战争。美墨战争结束后,墨西哥希望整个国家都并入美国,但是美国没有同意,只要走了北方的一半领土。其次,1853年美国敲开日本国门,这引起了很多美国议员的反对。60年代,西华德充分认识到阿拉斯加的战略意义并极力主张购买阿拉斯加,但这又引来了相当大的反对,多数议员都认为那个地方冰天雪地毫无价值,交易差点搁浅。美国吞并夏威夷也不是人们认为的美国为了既定战略而势在必得,这个过程同样断断续续,拖拖拉拉。(详见尼尔·弗格森的《巨人》一书)。

二战后,美国从地区战略转向全球战略,“孤立主义”的外交思想逐渐被废除,取而代之的是在以“威尔逊主义”为基础的“理想主义”和以地缘政治为基础的“现实外交”之间的徘徊。一方面,面对苏联的步步紧逼,以乔治·凯南、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为代表的一批战略家,为美国制定了基于地缘政治的对苏“遏制”战略和“围堵战略”。这一点我在上一篇文章《俄罗斯的地缘困局》中已有交代。但另一方面,美国又认为这种现实外交过于老套,无法吸引选民,与美国的历史使命也不相符,因此总是倾向于“理想主义外交”,从道德的高度塑造世界秩序。基辛格在《大外交》中认为,美国的外交与其他国家的本质不同是美国是“利他的,无私的”;但是这种无私的本意是好的,却适得其反引起其他国家的怀疑,因为外交本应是“利己的”。

总的来说,美国的大国之路一路走来,靠的是大战略的制定实施和审时度势的战略调整。但是,过高的评价美国的执行能力也是不应该的。重视大战略在国家发展中的意义,同时认清执行这个战略时遇到的种种困难,这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