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呼啦起来去爬山,山不是很高,一条条石板累起来的山道,对安逸惯了的人还是有点陡峭。坚持下一个小时也就凌绝顶了。站在山顶的凉亭里,凉风扑面,很是快哉。城里的小山包和川西北的不一样,四望起来,灰蒙蒙的一片,不远处的港湾也是不甚明白。然而兴还是很高。几个在这个城市待了几年的“老人”便指点起来,几年前这里还是怎样怎样……其实沧海桑田很多时候不是需要漫长的时间。


喘着气上山,腿儿打着颤下山。身上层层地出汗,不过心里还是很痛快。看身边成双成对爬山的男女,拍拍自己小发福的啤酒肚子,边喘气边和朋友开玩笑说:有了女朋友,就和她住到这边来,没有陪她爬一次山,用来减肥了……大笑之后,自己也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承诺。轻诺而寡信,还好还是个快乐的单身汉。每个周末惯例是睡到中午起床,刷牙、洗脸、吃快餐,然后上网。


下了山,坐在吧台上,透过落地的玻璃,看窗外融融的阳光。广场上一群小孩在滑旱冰,在一个教练的带领下,长长的队伍滑成了一个圈。在他们高涨的兴奋里,心里静静地彷佛得到了明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