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的雨(老汉新坛子正式第一帖,大家帮忙使劲灌)

郁郁的雨

又坐到窗前来了,这是很好很好很妙很妙的。

听窗外的雨,似有它的无穷之欢,下得不肯收敛。正是好消磨的时候,然而我不愿去,在外面溜达一阵之后,回来依然落落寞寞,铁血软件升级,无法登陆论坛。寂寂无聊,不如坐下来,静听雨声“嗒嗒”。


此时的风景,已是整而不散。星期六本应陶醉其中。撑一把雨伞,学着托尔斯泰的静性,独独和雨,和雨中泛着的风,和路边的一草一树悄然对话,自是其乐无穷,足以悦心的了。然而我没有。当然也不想追究,怎的少了先前那份自寄自慰,自解自嘲的浪漫。那把伞,过阵雨,已唤不回我“兴来独独去,与境共宁静”的快感。再落进雨巷的丁香里,并不好受。换一个门面,看文章的大笑,怡然于心,引文中的愤然、怒然,随这哭泣,尽情豪放,此时的我也不愿介入。或与友一席话,或收友之心言,借机提笔,喜来悲去,大发感慨,人生几何,何必伤怀。以已之思辩,是万物之真假,论他人之是非,评人世之沧桑,不是为忧忧而苦的么?更何况我非完美,我非圣贤!


超然吧,那就是我不思不想,不言不语,静静的来豁达一回,静静的溢出一面镜,清如止水。也许寡然,也许淡寞,但并不觉得可悲。能拥有一次,仅一次的静,已是相当的难得。

瞬间,感觉是坐如一尊泥塑,闭上了眼,若不是体内那象征着存在的血液在起伏的跳跃,连我自己也要说:已去了,已去了。


郁郁的雨,恒久地下吧。

我心在欢歌。

不要去应念他人的笑话,不要去博人一粲而虚言假意,不要去海阔天空地狂言:我是何等的积极,对那纷沓而至的种种灾难,我视而不见,只知勇博,只知向上。

我回来了,并不因英年之心凄凄苦苦而悲,也不受次次落寞而叹。朱门龙柱,于我没有,然又何妨?荣耀光绩,于我没有,然又何泣?


郁郁的雨,

尽情的下吧,

即使是送我远去的哀曲,

我愿如此静静的拥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