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在祖国南端的大海上,有一抹耀眼的“空军蓝”,他们是空军中的“海军”——南部战区空军某海上训练基地的船艇兵。他们主要装备是拖船、侦察艇、登陆艇、海上抢修平台等,官兵们常年与大海为伴、以船艇为家,战风斗浪、建功海天,担负航空兵部队海上突击竞赛性考核、飞行员海上跳伞救生训练、海上联合搜索营救等多项任务,为助推空军海上作战能力的提升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保障航空兵部队海上训练是他们主要任务之一,每次航空兵部队进行海上训练,官兵们都要提前制作好靶标,用船艇把靶标拖带到靶区,并布设固定好。由于海上风浪大,布设靶标时颠得很厉害,拉钢缆的官兵经常站不稳,滑倒在滚烫的铁皮上是常有的事情。有一次,中士姚晶滑倒时一脚踩在铁皮的缝隙中,小腿被铁皮划伤,鲜血直流,但他仅对伤口进行简单处理后,不顾大家的劝阻继续布靶。等战机突击完后,他们还要检靶、验靶,突击任务全部结束后,还要把靶标拖回岸上,一个保障周期短则几天,长则一个多月。艇长任剑组织人员把靶标拖回岸上的时候,曾出现过拖缆断股的险情。航行途中,突然发生拖缆断股,必须更换拖缆或者重新插接眼环。当时天色已黑,又没有小艇配合,无法更换拖缆,只能重新插接眼环。任剑迅速召集大家重新插接:有的负责照明,有的收钢缆,有的准备插接工具,全艇人员在夜幕中紧张忙碌20多分钟后,钢缆插接完毕,船艇得以再次缓慢起拖,驶向码头。等战机突击完后,他们还要检靶、验靶,突击任务全部结束后,还要把靶标拖回岸上,一个保障周期短则几天,长则一个多月。艇长任剑组织人员把靶标拖回岸上的时候,曾出现过拖缆断股的险情。航行途中,突然发生拖缆断股,必须更换拖缆或者重新插接眼环。当时天色已黑,又没有小艇配合,无法更换拖缆,只能重新插接眼环。任剑迅速召集大家重新插接:有的负责照明,有的收钢缆,有的准备插接工具,全艇人员在夜幕中紧张忙碌20多分钟后,钢缆插接完毕,船艇得以再次缓慢起拖,驶向码头。他们除了保障航空兵海上突击,还担负飞行员海上跳伞救生训练、海上联合搜索营救等任务,每一项任务都责任重大。海上天气瞬息万变,刚才还风平浪静,转眼间就可能巨浪滔天。他们每次出海保障,都要经受狂风、浪涌、烈日等轮番考验,但官兵们从来没人怕苦叫累,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每项任务。由于他们目前还没有自己的专用码头,船艇在不出海保障时,只能长期锚泊在海上,对船艇上的官兵来说,双脚踏上陆地就是一种奢望。船艇生活异常艰苦,里面空间狭小,五步到头,十步到边,冬天湿冷刺骨,夏天闷热异常。该部队驻地位于亚热带,每年5到10月份,海面气温常常高达40℃,而船上则接近50℃,船舱热得不能呆,甲板更烫得不能碰。虽然船上有发电机和空调,但大家为了节省油料,每天晚上十点后就不发电了。天气热的时候,战士们中午睡不了,晚上睡不好,一晚上在淋漓的汗水中醒来好多次是常事。克服晕船是船艇兵必过的难关。不少人刚上船时晕船,吐得一塌糊涂,非常难受,上士陈乐也不例外。他从外单位调来时,从没见过海的他欢天喜地上了船,没想到第二天就刮起了西南季风,船晃晃悠悠,不一会他就感到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一下子把吃的东西全吐了,接下来吃什么吐什么,吐完食物吐胃液,吐完胃液吐胆汁,嘴里又苦又涩。那场风刮了好几天,陈乐都没怎么吃东西,战友们很着急,准备等风停后送他下船打点滴。第四天半夜,陈乐饿得实在发慌,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一看,里面有三根黄瓜,他有了一点食欲,咬一口黄瓜感到甜甜脆脆的,不怎么反胃了,他靠着这三根黄瓜支撑了下来,慢慢适应了船上生活。这支空军中的“海军”部队在祖国的广袤海疆上,战风斗浪、赤诚奉献,留下了不平凡的航迹,他们为助推大国空军飞向远海夯实了坚实的基础。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原来我军真的有空军海战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