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4月19日结束的纽约州预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大胜,获得95张纽约共和党全国党代会代表票中的89张。特朗普因此朝获得1237张代表选票而出线的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而两星期前在威斯康辛州成功“阻击”特朗普的共和党建制派不得不再次面对特朗普可能成为本党2016年总统选举候选人的尴尬局面。

一年前,特朗普不过是17个试图获得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之一,共和党建制派和主流候选人几乎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美国的媒体和精英多看好那些有实际执政和竞选实战经验的候选人,其中最被看好的是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威斯康辛州州长斯哥特·沃克尔和俄亥俄州长约翰·凯西奇。没有人当时会想到,沃克尔、杰布先后灰溜溜退选,而凯西奇只在自己当州长的俄亥俄获胜,目前还“赖”着不走是想让“深明大义”党代表在克利夫兰全国代表大会上推选自己成为候选人。

特朗普在初选中“横扫残云”的必然因素

回首过去近4个月的预选和即将到来的大选,共和党人、美国政治学学者和关心政治的普通美国选民最关切的是两个问题:一、特朗普这位商人兼“戏子”的候选人怎么会势如破竹成为共和党最有可能的总统候选人;二、在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角逐中,他能当选总统吗?

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季节打翻一切预测并势不可挡虽然有偶然因素,但是仔细分析,各种必然因素也历历在目。

首先,美国选民从来就有“反智”倾向,更不喜欢职业“政客”。见到“局外”候选人,特别是不修政治“边幅”的候选人就欢天喜地。历史上这样的候选人有对印第安人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杰克逊、在二战中成功指挥诺曼底登陆的并捣毁纳粹的艾森豪威尔、好莱坞二流演员里根和连英文都说不到一块的施瓦辛格。特朗普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视“政治正确”为粪土的亿万富翁,他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也一定能在官场上“横扫残云”。

其次,作为“学徒”,这个极为成功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和制作人,特朗普对媒体运作谙熟于心。他知道各家电视台都在追求收视率,而他在辩论中的出言不逊和标新立异正是电视台求之不得的“热点”。美国各大电视网周日上午的时政讨论节目为了能让特朗普参加居然破天荒允许他接受电话采访。特朗普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所有总统候选人里唯一一个让电视台通过各种报道为他义务做广告和宣传的人。或许电视台的记者和编导以为他们的一些先入为主的负面报道可以让特朗普在选民中威信扫地,而现实是,这样的报道越多,特朗普的知名度越高。

第三,几乎所有的候选人在竞选中都按讲稿和摘要演讲,特朗普是唯一“巧舌如簧”的候选人,从参选到纽约州预选前几天,特朗普从来没有在演讲时看过稿子和用过提示器。尽管他常常说“错”话和“傻”话,但是这种不加任何修饰和排练的演讲正是期待政坛升起新星的选民所翘首以待的。

第四,如果说奥巴马是第一位成功利用网络搞竞选动员和组织的候选人,特朗普则是第一位成功把“推特”和其他网络社交媒体变成与选民交流的有效渠道的候选人。特朗普在推特上有700多万粉丝,自2009年建立推特账户以来已经发了近3.2万条信息,仅4月21日一天就是四条,其中让克鲁兹和凯西奇退选的信息都被点赞数万次、转发数千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特朗普出人意料的“崛起”在于美国经济的不景气和华盛顿政治因为党争而出现的决策松散和立法瘫痪。比如,特朗普在印第安纳州竞选时说,只要当选,他会重振该州炼钢企业,让他们都丰衣足食。听讲的产业工人个个手舞足蹈。特朗普提出的让墨西哥政府出钱在美墨边界修筑高墙的想法在很多人看来不仅无知,而且可笑,但是对那些以为自己的生活困境来自墨西哥非法移民涌入的选民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一劳永逸解决移民问题的办法。特朗普是最早质疑奥巴马出生地的美国名人。共和党人对奥巴马总统的厌恶和无可奈何更助长了党员对特朗普的支持。

最后的大选,选民更多是用头脑投票

然而,笔者认为,尽管特朗普目前在预选中所向披靡,尽管特朗普可以过关斩将在党代会上获得共和党提名,他要在大选中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如果不出意外,这位候选人应该是希拉里)会是一场他很难获胜的攻坚战。特朗普有没有执政经验并不是他能否胜选的关键,奥巴马在竞选之前也只做过社区工作者、州和联邦参议员。特朗普获胜最大的障碍有三:

第一,初选和大选选民心态不同。初选时选民用感情投票,大选时选民则更为理性。换句话说,初选时多泄愤,大选时多是找能拿出解决问题方案的最佳人选。因此,在初选时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在大选时不一定再去投他的票。另外,参加初选的大都是共和党积极分子,而一般党员在投票时情绪会更稳定,选择也会更稳健。

第二,特朗普在预选中的主要支持者是中下层工薪和产业工人中的白人,在赢得他们的支持的同时,特朗普已经得罪并疏远了美国政治中两大举足轻重的票仓——女性选民和少数族裔选民,特别黑人和拉丁裔人。而美国的年轻人很少投共和党的票,2008年他们万众一心支持奥巴马,而在2016年让他们浮想联翩的是桑德斯。缺少这几个群体选民的支持,特朗普很难获胜。

最后,特朗普在整个预选过程中靠的是戏剧性、叛逆性和政治不正确性,缺少对国家政策形成和执行的知识和对国际关系了解。如果浏览他的竞选网站,唯一比较全面的政策阐述是一旦当选如何在贸易战中击败中国,而这些所谓的政策更多是哗众取宠,少的是执行性。美国选民会在秋季一系列的两党候选人一对一的辩论中可能会更加清晰地看到特朗普的“外强中干”和他的当选可能给美国超级大国形象造成不可修复的创伤而放弃对他的支持。

在世界呼唤美国和其他国家参与捍卫和平和稳定的今天,在美国需要重整旗鼓振兴经济和推进****的时刻,特朗普的当选无疑会使美国走上一个不小的弯路。拿着白宫“钥匙”的美国的选民可能不会为特朗普开门。(作者是美国卡特中心-西安交通大学国际和平与发展研究所共同所长)

责编:刘亚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