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大学之道(连载)

大学之道

作者:书痴

第一章 第一天


公元二○○五年九月十号,我们的两位主人公,林晓和段天,搭的是同一趟从昌城开往楚天的火车,一个在九号车厢,一个在十号车厢。


火车到站,他俩几乎是同时下车,走出火车站大厅,满眼都是各类学校高举迎接新生牌子。



占据突出、显眼位置的往往是那些民办学校,他们的老师和学生站在那,用力地哟喝着。段天眼睛越过这些人,发现那些统招的,名牌高校,没有凑这个热闹,而是远在热火朝天的包围圈之外,摆上了桌椅,老生和老师悠然自得地等待着新生到来,虽然也忙碌,但不紧张。



段天找到了楚天大学的迎接新生点,径直走了过去,而林晓,却被的士司机缠上,显然,这些司机并没有把林晓当作一个学生,林晓一摆手,在段天之后,踏上了楚天大学停在车站外迎接新生的专车。



段天上了车一个靠左坐,林晓则选择靠右坐,他们对车内兴奋的新生不感兴趣,两眼都望向车外。



车站外人声鼎沸,偌大的火车站广场成了各式各样人流汇聚的地方,满眼都是手提肩扛的人,这个月份,最多人群当然是这些来报道的新生们,他们的表情是兴奋和喜悦的,受他们感染,整个广场也喜洋洋的。



林哓心里想,这个广场,春节时分,不知是怎样的繁乱,大量的农民工滞留在广场,他们睡着自带的被子,通宵等待,为了回家,林哓曾经就是这其中一员。



大客车在市区里艰难地穿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楚天大学。不知疲惫的新生们立时呼叫起来,确实,在他们看来,眼前气势非凡的楚天大学没有令他们失望。



这个时候,林晓和段天几乎同时扭转过头,他们的眼神有了第一次互对,却都对对方没留下什么印象。



激动的新生们,他们刚刚告别黑色的六月,他们有充足的理由为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欢呼!



他们俩都会心地笑了。



车停稳了,门才刚开,新生们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留下身后扛着大小行李白发苍苍的父母。



父母们早在途中就交谈好了:



你的孩子是哪个系的啊?



我的孩子是中文系的。



哦,我的孩子是法律系。



…………………………………



很自然的,孩子在同一系的父母立刻结成临时联盟,他们很高兴地相约:一块去报到!就好像报到的是他们一样。



看着这些晃动的白首,林晓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段天则想起父亲送他的情景,他俩仍是一前一后下了车。下车后,段天很快就进了校门报到去了,而林晓,却站在校门口,久久未挪动身子一分。



刻有“楚天大学”四个大字的,巍然的堂堂的大学校门口就在眼前,林晓再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眼泪倾泄而下。



二十九岁男人的泪啊。



路人诧异,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林晓不管这些,任泪流着。



妈,我终于考到大学了!



林晓心中呼喊道:



冰,我的爱人!



十多年前的林晓和韩冰是横山县一中一对被公认的最优秀的学生,他们相约在同一所大学见,让已悄然萌发的爱的种子,在大学这片圣洁的土壤里,生出更茁壮的根,开出更艳丽的花,可是,可是,命运啊!



那天中午,用过午饭,林晓和韩冰在他们常呆的栗树林里一起温习功课,这时,林晓的父亲来了。



父亲对林晓说:“你妈不让我告诉你,怕影响你高考,可我想了好久,如果不告诉你,你见不上你妈最后一面的话,这一辈子都会怪我。”



林晓就觉自己的头被什么重重击了一下:妈妈,妈妈,这怎么可能?



林晓呼喊着,疯了一般,把书扔了,跑了,韩冰在身后拼命地叫,但叫的什么,林晓全没听到。



林晓随父亲回去,正好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妈妈咽气的时候拉上林晓的手说:“晓儿,不要担心妈妈,妈妈在那边好着了,好好考试……”



妈妈,妈妈就这样去了,林晓竟没时间看妈妈下葬,他必须得回去,时间不等人,马上就开考了。



如此的命运,叫一个年仅十七岁的男孩如何承担?



那是一段什么日子啊?!



林晓的心,时刻处在两种极端情绪的撕杀之中。



一方面,他无法接受妈妈离去的事实,另一方面他又必须提醒自己,必须忘了妈妈,忘了悲痛,全身心地对付眼前考试!



可这,他如何能做得到?



失眠、厌食,两天下来他就变了样,而这种情形,在高考前一天则发展到无以复加了!



林晓崩溃了,身子一个劲地抖,他害怕了,陷入一种彻底的恐惧。



请原谅我们的主人公吧,在那原本就是一考定人生的时代,原本就给人带来难以想象之压力的年代,更不用说那时的林晓,还要承受失去至亲之痛了。



高考三天,林晓就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



完了,一切都完了!林晓疯狂地冲下那条蜿蜒穿过小县城的母亲河——横河,被紧跟在身后的韩冰死命地拖住。



那天啊,林晓想起,是下着大雨啊。



平时温驯的横河翻起了浑浊的浪,好象也在为他命运的不公叫屈、愤怒!那样的浪,他真要下去,即使以他的水性,也不一定能吃得消。



云就压在他们头上,和河里的水一样汹涌翻滚,电还没开始闪起来的时候,林晓看到韩冰眼中的闪电。



韩冰死死地拉扯着他,喊道:“林晓,你不能这样,你对得起你妈妈吗?”



话刚落,一个巨雷就在他们头顶敲响,大雨如注,天地彻底黑下来,林晓的灵魂缓缓被震了回来。



韩冰依然哭喊道:“想想你妈妈,她是那么辛苦把你带大,你就要这样随意抛弃,你没有、没有这样的权力……没有……还有你的爸爸,他就你一个儿子,他一生的梦想都在你身上!”说到后面,韩冰泣不成声:“林晓,我爱你,妈走了,还有我了。”韩冰手搂着林晓的头,坚定地把它靠向自己的胸膛。



啊,女人的胸膛啊!



暖意在两个年轻躯体的接触中开始传动,一开始力量并不大,到了后来,激情在彼此身体震荡,终于驱走四处的寒意。



吻,第一次吻,如山崩地裂一般的吻,在两个年轻人心中炸开。这个吻的滋味,注定他们要用一辈子时间回味。



然而,命运就是如此残酷,我们主人公——林晓,他的苦难历程才刚刚开始。


林晓的泪流完了,心情也变得轻松了。


他擦干了泪,发现来来往往的人像见着一个怪物一样绕着他走,他觉得自己这样有些丢脸,但一想,这没人认识他,管它了!



林晓呼了一口气,在心中说道:



即使是命运多磨难,我也要把它掌握在手中。



在一次次人生残酷的打击后,我们的主人公始终没有倒下,相反,他越来越坚强。



林晓定神看了看这巍峨的校门,他想:这校门,十年前他就要迈过的,命运阻止了他。现在的林晓,已经对命运没有过去的抱怨了。



好运不庆幸,歹命不怨恨,怨天尤人乃是弱者所为!



如果十年前就进入这校门的话,那脚步一定是轻佻的,心情一定如那些新生一般,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而现在,林晓的目光深邃得多,脚步坚定得多,他十分清楚地知道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就在林晓在校门口站了近一个小时思前想后的时候,我们的另一个主人公段天已经很顺利地报完了名,他是研究生新生,专业是高等教育,他在老生的帮助下把行李搬到了宿舍。



环顾一下四周如雪一般的墙,段天心中感叹:自己来到这里,究竟是逃避过去多一些还是迎战未来多一些?他不禁想起他最景仰的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真的勇士,敢以直面淋漓的鲜血,直面惨淡的人生。



我是勇士吗?



段天摇了摇头,但又很快又攥紧了拳头,在心中呼喊道:我会成为勇士的!



在从前单位独居的四面墙里,他常发出似乎不应该从他口中喊出的类似野兽一般的呼喊声。



电脑,还有书,他的最爱,这些都要过两天才能托过来。好,现在,干什么了,段天想了一会,随即开始有条不紊地收拾床铺。



林晓被人们注视了一会,很快被忽视过去了。是啊,他这样的人物,太过普通了。



林晓身高一米七五,并不算矮,却也不算高。



脸上粗看,是典型的浓眉大眼,肤色有些黑,呈现出健康的光泽,这相貌用上个世纪的审美观来看,还是算是个堂堂的英俊男儿,可现在的男生都走酷、帅路线,皮肤白皙得要赛过女人,眼神要忧郁而略带病态,这些,林晓的面貌显然是搭不上边,加上他一身廉价的化纤产品服装,虽还算整洁得体,但样式太过老土,林晓整个给人感觉,就是一个上世纪的大学新生,而更惹眼的是他的行李架,上面拖着一老式的大樟木箱子,这就看起来像一个进城民工,哦,不,现在民工用的行李箱也不是这种了。



那樟木箱子的是完整的樟树面,是好几百年树龄的樟树锯下的,时价五十元,在当时是非常昂贵了,是林晓父母结婚第一年买下来的,那时人们对拥有一个樟树箱子是非常渴望的,一贯节省的父母这一辈子唯一奢侈的举动。林晓要考大学了,母亲反复嘱托要他上大学时一定要带上的。



啊,林晓终于跨进魂牵梦绕的大学校园了,那充溢着青春、欢快的喧闹声,顿时扑入耳内,校园广播里更是一个女生,纯纯而又略带煽动的欢迎致辞:“2005新生们,欢迎你们的到来,自古以来,这块土地被誉为唯楚有材……”



“唯楚有材,唯楚有材……”林晓念叨着,他想到他的家乡不也被人誉为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吗?可那都是过去了,数风流人物,须看今朝。



很快,林晓看到了经济管理学院的大型横幅欢迎标语,横幅下就是报名点,林晓拖着行李快步走了过去。



林晓来的不是时候,桌前已经站满了报名的人,林晓站在外头静静地等待。半个小时后,终轮到他了,林晓把印制得非常精美的录取通知书递给那低着头记录的女生。



女生有一头飘逸的黑发,林晓个子还算高,因而能看到女生低头时露出一段颈脖,那白皙得如瓷器一般,在阳光下生辉的皮肤;许是离得近了,林晓还能能闻得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一种甜和糯的温香气息,这并非是香水制造出来的味道,纯是一个少女的体味,林晓鼻翼忍不住扇动了几下,颇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



女生长发一甩甩到了肩后,抬起头来,林晓心狂跳,几乎晕倒:韩冰?!



林晓眼睛迅速地眯起来,这是人的一种保护的本能,对方过于美丽,或者过于恐怖,或者过于令人惊讶,林晓的眼睛就会眯起来。而这次,是因为眼前的的女生太过漂亮的,林晓不得不承认是对方艳光无法抗拒的原因。



林晓的眼睛缓缓睁到正常幅度,这时候,他早已看清,这个女生不是韩冰,甚至,女生上下细分出来,没有一处与韩冰相象,可是,林晓初看却又觉得像,林晓有些无礼地盯着女生看了一会,知道这是一个有着韩冰一样清丽脱俗气质的女孩。林晓想大概是刚才站在校门好一阵缅怀,突见到眼前女生才产生了瞬间的错觉。



林晓虽然心情瞬间几变,赖着一张在商场上历练过来的老脸,竟没显露出异样。



林晓又仔细看了看女生,终又是一惊,眼睛重眯了起来,因为他这才确定,眼前的这个女生真的太美了。



女孩细弯的眉毛,晶莹如珍珠一般的双眸,秀挺的鼻子,长发如瀑,正盈盈浅笑,望着他。



林晓心脏又不争气地狂跳了几下,对于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林晓偷偷地呼了几口气,恢复了以往的镇定,心情轻松而快乐起来,毕竟站在这难得一遇的美女面前是一件惬意的事。



女生看到眼前站着这个大男生,对他的镇定似乎很吃惊。



她显然不是那种爱卖弄风骚的女人,只是,每一个女人都会认为有一两个动作认为是最美的,这纯是一种本能的自我认识。



刚才那个甩发、抬头,然后明亮的双眸饱满含着笑意凝视着对方,是舒夜最为潇洒、飘逸,得意的动作,她非常讲究对人第一印象的,这是她的专业以及她将要从事的职业所决定的。



是的,她这个新任辅导员,已经成功地给经济系每一位新生都留下了极好而深刻,甚至谈得上震撼的印象。然而,眼前这个男生似乎有些例外,他居然没表现出一丝异样。我们的舒夜老师,眼下还没有一眼看到人心里面的功力,那时候,她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会给她带来什么。



于是,舒夜忍不住想多打量了这个大男生几眼,不幸碰到林晓已经是清澈无比的眼光,心神没来由地慌乱起来,也没仔细看林晓的容貌。



不要以为我们的女主人公舒夜这么好相与,很快,她稳定了自己情绪,接过录取通知书,念道:“林晓,男,二十四岁,祖籍J省横山人,桃源县中高考状元……”



她的美丽与她的记忆力相比,林晓对于后者,更为惊讶,他听着听着不自觉地嘴微张开,这是他惊讶时常有的表情,而且,女生的声音如天籁一般。



舒夜说了很多,除了他有意隐瞒已是二十九岁的真实年龄和十年打工经历之外,其它的,都说得非常准确。



现在,舒夜已经完全满意对方的这种表情了。她是那种做事极认真负责的人。刚开始系主任要她当这个班的辅导员,她不想当,推了好几次,后来当了,对她来说,既然答应做的事情就要认真做好,所以在得到学生资料后,她就迅速对他们的情况详细地查看了一番,并做了自己的分析,找出其中感兴趣的学生,而林晓,就是这些个感兴趣的新生之一。



她说道:“我叫舒夜,是国际贸易专业大二研究生,也是你们的辅导员,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这时候,报名的人就林晓一个,还有点时间,舒夜要抓紧时间了解自己的学生。



“没问题。”林晓回答道。



舒夜先笑了一下,她这种习惯,往往表示她即将要说的话对对方可能会有所冒犯,她说道:“我觉得你不像二十四岁。”



“没错,我今年二十九。”林晓回答得很坦白。



舒夜的眼神闪过一丝得意,没继续问下去,显然是在等林晓的解释。



林晓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之所以改年龄,是因为补习班不招像我这么大年纪的人,我是说,他们觉得我一定考不上,我的存在会降低他们的录取率。”



“哦,我明白了。”



事实上,当舒夜第一眼看到档案里林晓的照片时,就觉得这个男生脸上有一种莫名的沧桑感,她怀疑他的年龄,女人的直觉往往是恐怖的。



舒夜暗自庆幸自己特意的安排。这个男人二十九了,那在档案里他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是空白的。这十年,这个男人,对,他是男人,叫男生并不准确,他没有男生那种望自己怯怯的眼神。这个男人十年里在做什么?舒夜的想象力一向很丰富。



职业的舒夜老师很快中止了想象,语速开始快了起来,“是这样的,林晓同学,在安排寝室的时候,我们班的男生多出一个人,当时我也没多想,觉得你年纪大一些,独立生活的能力强一些,就把你分到别的宿舍了。”



林晓看出舒夜明显有两三秒的走神,不知道这位比自己小的辅导员老师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他若无其事地说道:“那没关系。”说话间,他已渐渐习惯了辅导员老师舒夜惊人的美丽。



舒夜又甩了甩头发,说道:“我还没说完,由于我是第一次做辅导员,校内各关系还不是很熟,结果等我去联系其他各院系的床铺时,发现他们都安排好了,我就自作主张,把你安排到研究生楼了,那里的年租比本科学生多五百,如果你不方便的我可以先帮你垫出,以后我再找后勤处的人联系,希望他们能把你的年租降下来。”



舒夜一脸歉意,林晓还能说什么,说道:“没关系,我能承受得了。”



舒夜递给林晓一张报名程序表说道:“谢谢你的理解,现在你可以按这个程序表里所说的程序和地点去完成各项手续,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可以回来问我,另外通知一个事,明天下午三点在经管楼204开班会。”



林晓点了一下头,接过程序表。舒夜一招手,旁边过来一位学长,热情地帮林晓拿行李。舒夜望着林晓离去的背影长吐了一口气:这个男生,还是说男生,这样更有心理优势,这个男生可不寻常啊!



段天铺好了床,在床上发愣坐了大概半小时,听到一阵敲门声,段天叫了一声:“请进!”



林晓推开了门,走进寝室,他用眼睛审视了一番。



这是一个标准公寓,有一内间,一个小厅,小厅内有椅子,茶桌,还有一台21寸彩电,卫生间向北,阳台朝南。林晓用目光丈量了一下,大约三十多米,设计还算合理,空间都利用到了,阳光、空气、对流都还算不错,墙面的仿瓷和地板略显粗糙了一些,但算是不错了,毕竟是学生公寓。



这时,段天从内间走了出来,看到林晓,他们两人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段天也是一米七五左右的样子,和林晓一般高,但身材偏瘦,戴一副眼镜,眼睛是单眼皮,大多时候眯着,似乎身外之物,俗尘凡界无多大兴趣,应是一个善思爱静之人,这是林晓的第一判断,但很快他修正了这种看法,他注意到段天手臂裸露出并不粗壮但匀称的肌肉,心知这位比较热衷体育锻炼,林晓一眼并没看透眼前的这个室友,虽然近十年的商场摸爬滚打他已炼出一副火眼金睛。



段天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段天,高等教育研究生新生。”



“我叫林晓,经济系大一新生。”



两只手握在一起,都很有力量。



段天热情地接过林晓的行李,帮他一起铺好床铺,一边铺一边闲聊。段天问道:“我看你年纪不小了,怎么才读大一啊。”



“我二十九了,以前在外面打工,后来觉得总打工没出息,就回来参加高考了。”



“哦,是吗?!”段天来了兴趣,说道:“那可真不容易啊。”



两人再一聊,才知道原来是半个老乡,段天家乡是东阳,与横山相距才一百多公里。紧接着,他们发现他们是坐同一趟火车来,坐同一辆专车到,两个男人一拍巴掌,说:缘分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