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工人有权力决定破产企业的未来

2016年4月,媒体引述一位国开行高层称,首批债转股规模为1万亿元,预计在三年甚至更短时间内,银行潜在不良资产,债转股对象以国企为主。财经专家叶檀说的对,如果债转股成功了,就导致企业不必努力发展了,只要创办一个公司,然后不断向银行借钱,然后将债务变成银行拥有企业股份,这样下去,多大的国有银行,都将垮掉。李扬对此的质疑,是为什么民企欠银行的债务,可以变成银行拥有民企股份?宣传十多年了,“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现在这样宣传的结果,就是私人债务可以公有。这样没完没了地把人民当成傻子,最后还莫名其妙地承担老板们的私人债务了,李扬感觉不合适。

债转股,是指国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把企业债务,转变为国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持有企业的股份,原来的还本付息就转变为按股分红。李扬太了解资本家们了,这样的结果,不仅导致资本家想办法做假账,除了避税以外,还避免其他人分红。国有企业想通过入股来分民企的利润,应该比登天还难,一个不小心,可能国企还被民企老板们,骗得精光。李扬从没看到任何国企,会从在民企、外企的股份中得到过利润,几乎每个国企都存在过、或一直存在着,民企、外企诈骗国企财富,而国企管理层属于暗中配合,以达到瓜分国企的目的。

这些年来,李扬一直反驳私有化支持者们的观点,他们说国企高耗低效,李扬认为国企要承担提高就业率的社会责任;他们说国企最终都走向末路,李扬认为权力保护国企管理层腐败,对揭发国企腐败的人,轻则入狱,重则灭口,这样搞下去,不要说国企完蛋,国家也会完蛋;他们说只有民企才能科技创新,李扬认为现代高科技现象,造成只有大财阀加国家拨款,才能研发新科技、高科技,因为就连西方的巨型军工企业,也是要长期接受政府各种补贴才能活下去的;他们说民企才能迎接市场经济的残酷竞争,李扬认为中国任何民企面对共济会的打压,只能输光家产,最终被共济会廉价收购。

看看前苏联地区的各国,东欧的大多数国家,经济命脉和金融命脉,全被西方大企业控制了,那些地区的人民,成了普通劳动者,人生命运国家命运,已经不由他们做主了。中国大陆私有化的最终结果,和上述地区一样。私有化的最终目的,就是让西方跨国公司,以最低廉的价格,得到中国大陆的所有财富,这一招,西方政权们天天在用,就算傻子都看明白了。但有许多支持私有化的中国大陆人,却拒绝看明白,李扬认为他们是故意的。你这样搞一次,两次,甚至三次,你说你不是故意的,大家还相信你;可你这样没完没了地搞,几乎把所有行业都搞了一遍,你仍然说你是好心,李扬无法相信你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在各城市的自来水私有化中,大量揭发的文章,在网络上数不胜数,当地人民群众骂不绝口;地方政府无法承受了,提出重新回购国有,民企、外企提出敲诈式天价索赔;到了今天,仍然没有立法禁止私有化自来水,连个禁止政策都没有,李扬认为这非常说明问题。2014年10月,发改委制定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的政策,并告诉人民群众,“今后优质盐的品种会越来越多,价格会越来越低,这就是私有化的好处,充分体现了市场经济的竞争性”。没看到任何好处,只看到在2015年,盐价就翻了一倍,而且各城市到处都存在有毒私盐,动不动就几万吨、十几万吨的规模,导致政府相关机构,为了追查有毒私盐而疲于奔命。李扬询问盐业私有化的好处在哪儿?

等到通过市场经济的残酷竞争后,真正合格有信誉的民企盐业出现时,李扬估计人民群众早就被毒死了。正如互联网+金融,出现了几百、几千家网络融资贷款企业,还没有经过市场残酷竞争淘汰呢,99%的P2P企业,已经暴露全是骗钱的了。这东西根本不是新鲜玩意儿,它根本就是南方社会非法集资,只不过挪到网络上;就算换个马甲了,李扬仍然认识它的真实模样;其他水准高的官员、专家,早就揭穿P2P了,就是公开诈骗。面对所有懂行或精明的人士,对此口诛笔伐,相关机构默不作声,等到P2P骗局爆发了,公检法就忙了,武警也忙了,象平息群众们抗议被社会非法集资骗钱而上街一样,也要平息群众上街抗议被P2P骗得精光。等到市场经济选择出优秀的1%P2P平台时,李扬认为人民群众早就被骗得倾家荡产了。合着人民群众是猪,养肥了就杀。

对于铁道部转化成铁路公司,李扬持积极态度,认为铁路不能再是一个行政单位,而应该企业化运营了。但李扬多年前,就公开反对铁路私有化了。阿根廷、英国的铁路私有化运动,造成社会的愤怒,因为资本家们为了降低成本,而大量缩减安全方面的费用,导致铁路安全事故不断。多年前,大师级的何新就公开撰文,反对铁路私有化了。然而李扬冷眼旁观,感觉铁路私有化正在不引人注意的进行中。中国大陆的多数高铁,根本不赚钱;在这种情况下,拼命借贷天量资金,发展高铁,最终造成铁路公司资不抵债。然后私有化的人士们,告诉人民群众,仅仅是每年铁路要还银行的利息,国家、政府就已经还不起了,这样下去,人民群众就要破产了。于是,私有化名正言顺开始了,人民群众还要感谢权贵家属、大富豪们白白得到铁路,是替国家和人民承担债务。

所谓的僵尸企业,就是不再生产利润,而是因为要养活工人们,不断从银行、从政府得到贷款,以维持社会稳定。在有些人的眼中、脑中、口中,这些僵尸企业必须要破产、清算、倒闭。李扬询问,这样的僵尸企业,为什么不向社会招标,看看哪家企业愿意以什么价格购买?到底是不是僵尸企业,应该社会说了算,应该由企业工人们说了算,怎么能官方指定呢?李扬相信中国人的智慧和水准,但拒绝相信官员们的眼光和清廉,也就是说,李扬恐惧因为里面巨大的利益关系,造成潜力股人为制造成垃圾股,以肥权贵家属和富豪们,让他们白得一个有大好前景的国企。什么叫僵尸企业?如果让李扬拥有权力,李扬能让所有的国企全变成僵尸企业,然后让家属一分钱不花地白得。李扬有这个智慧,你们更有,所以李扬不放心你们,也不信任你们,这也是人民群众的态度,党和政府的态度。

这些年来,洛阳轴承一直在破产边缘徘徊,不是工人们拼死抵抗,这家著名大企业,早就白送私人了。中国大陆有三大著名轴承国企,分别是大连瓦轴(瓦房店轴承)集团、哈尔滨轴承集团和洛阳轴承集团。其中最大的大连瓦轴集团是中国最早的轴承企业,建国前便已存在,目前大连瓦轴正在冲刺进入世界轴承企业的前十名。让私有化的人感到不幸的是,李扬正好是大连人,所以对大连瓦轴有个比较全面的认识。这家国企曾经非常辉煌,但改革开放后,大量的技术人员自己办个人企业,以加工出售轴承;大量的原管理员,也单独出来办企业,通过高薪招揽几个原企业的技术工人,也赚钱赚到不好意思了。为什么从瓦轴出去的员工们,能发财?很简单,一是盗版瓦轴技术,二是截取原国企瓦轴的订户,只要暗中给采购的人大笔回扣即可。所以瓦轴面临奄奄一息的局面,因为国企走账,没办法列出一个“行贿”费用,它怎么可能竞争过民企?

在社会组织结构的任何层面,都大量存在“挖社会主义墙角,薅社会主义羊毛”的现象。这就是国企成批倒闭的原因。洛阳轴承的一些子公司,已经被外企吞并了,外企的最终目的,就是吞并洛阳轴承,然后雪藏洛阳轴承的牌子,让这个著名民族企业名牌,永远消失于人类社会。最终结果,就是所有民族企业和著名品牌全部消失,中国大陆成了西方的奴隶。这场拉锯战一直在持续进行中。洛阳轴承的管理层,你们把企业搞好、坐大,行销全世界,那么你们因此根据制度、法律、政策、协议,分成多少利润,都是受法律保护的;问题是,诺大的企业搞得奄奄一息了,凭什么要给自己涨工资?你不好好干就下去,中国大陆的人才有的是,为什么不让发展壮大企业的人,从中得到奖励,而让搞垮企业的管理层不断得到利益?这样下去,国家也是要被搞完蛋的。

2001年时,李扬质疑破产倒闭的国企,为什么要廉价白送私人?因为那个年代的国企,基本都占据着市内最好的地段,大多存在于繁花区;这是建国后工业化的结果,因为当时科技落后,交通不发达,工人们只能生活在工厂周围,才能保证上下班时间,并保证工作时间注意力、精力集中,因为工厂的食堂、幼儿园、小学、医院也在工厂附近,方便工人们的生活。所以李扬认为这些国企地址,是能够卖大钱的,如果让破产企业的工人们,通过开发楼盘,那么工人们就解决了失业后的经济困窘了。但领导一句话,就让李扬明白了——“让破产国企利用原地址搞房地产,根本无法赚钱”。李扬确实经历过这个现象,所以领导一总结,李扬就无话可说了。

也正是因为李扬经历了这个现象,所以才对“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处于无奈中。但经过十多年思考、分析、判断,李扬发现了其中一个破绽;在破产国企原地址,搞地产开发的,如果是原国企管理层,那么所有的利润,全让原管理层贪污腐败了;所以,要想让破产国企尽量多的榨取剩余价值,除了廉价卖给资本家们,还有一条道路可走,就是让原国企的工人们(包括退休工人们),自己组织起来,成立破产企业维持会,在接受所有工人们的监督下,行使工人、政府、法律赋予的权力,千方百计地从破产国企中,榨取最大利润,以补偿失业工人们。这个需要地方政府,进行指导和监控,避免失业工人们内部,也产生腐败和贪污。最重要的,李扬认为破产国企的工人们,从法理上,比地方政府更有权力,对本企业的未来命运拥有决定权。

破产国企到底有没有存在价值?社会说了算,政府说了算,专家说了算,资本家说了算,甚至连外企也说了算,就是原企业工人们说了不算。这样的局面,必然导致国有财产的流失,也让失业工人们愤怒和上街。所以,破产国企、僵尸国企、资不抵债的国企,以及要进行战略重组、混合所有制的国企,以及对国企重大的决定,必须要有国企工人们的集体表决,否则就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国企工人们说了不算,难道能让你说了算么?你就是再大的官员,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不能代表工人们、代表政府、代表国家,随便一指,国企就消失了。什么意思呢?李扬认为国企的工人们,在对本企业的未来命运决定权上,要比任何级别政府、机关、官员,更有话语权和决定权,国企不能交由国企以外的人或组织决定命运。

正因为国企的命运,工人们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一旦破产时,各种长期的积怨,就会总爆发,因为破产国企的失业工人们,发现自己最终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他们的爆发其实就是保住生存机会了。所以才出现打死收购方、管理方的震惊社会案件。所以李扬才建议,如何决定破产、类破产、要破产的国企命运,一定要先交由工人们决定,如果工人们认为自己的企业,还有生存甚至发展空间,那么就组织工人们成立维持会、自保会,让他们制定企业的发展和规划,然后在政府、社会、法律、工人们的监督下,由民主选出的工人管理层,去解决生存发展问题。如果破产国企确实存在发展巨大困难,也可以由工人们向社会招标,看看谁能帮助他们和企业生存下去?并奖励帮助企业发展壮大的人才重金,双方要签订合约的,出现矛盾可以通过法律讼诉解决。

谁对企业了解得最清楚?当然是本企业的人。所以国企管理层通过贪污腐败,搞垮国企后,绝大多数都强烈要求收购这个国企,因为他们太了解这个企业的价值了,而且绝大多数情况下,白得到破产的国企的管理层,还真的让原企业发展壮大了。面对这种悲惨现实,你说破产国企没有价值,原国企工人们能同意吗?你公开用权力,强行把工人们当成傻子耍,还不允许工人们抗议,你这就是故意制造社会矛盾,诚心搞垮党、政府、国家、人民、国企。所以,大多数破产国企,在面临最终结局时,几乎所有的工人们(包括退休工人们),都骂不绝口,因为他们太了解本企业的价值和潜力了,他们几乎众口一词的谴责,是管理层故意搞垮国企的,就为了贪污腐败。李扬认为,原破产国企的工人们,比你一个官员,更了解本企业,哪怕你权力再大,也不能蒙骗工人们的火眼金睛。

我国宪法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所以你再大的权力,也不能决定国企的命运,尤其在国企被人为搞破产时,你更不能因此指定,由哪个讨好你的私人来霸占破产国企。你没这个权力。因为党、政府、国家、国企,不是你个人私产,不能由你来决定命运;你的权力是党、政府、国家、人民赋予的,你除了老老实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外,你无权偷奸耍滑、霸占国家财富。如果国企不属于工人们,那就更不属于你个人了,你不能声称自己有权力,去决定一个国企的命运,更不能代表政府冒用这个权力。如果国企不能由工人们说了算,那这世上就无人能对国企说了算了。所以,如何解决破产、资不抵债的国企发展和未来,必须先由工人们集体表决决定,政府就是配合工人们决定的机构和组织。

从法理上看,国企不属于工人们,就更不属于政府或官员们了。所以,政府要想拥有国企的决定权,应该去法院向工人们讼诉,要求法院依法判决政府,有权决定国企的管理、改变、决定。没有法律依据,没有法院的支持,政府不能通过权力强迫国企工人们听话。实际上,李扬认为国企管理层,要接受工人们的监督,因为从法理上,工人们对国企的决定权,要比管理层更大。党、政府、国家、人民,委托你或你们管理国企时,也同时对管理层有监督权,这个权力就包括国企工人们的决定权。国企工人们有权力,起诉不好好干的管理层,甚至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将不称职的管理层驱逐出去。如果哪个官员或管理层不服李扬的阐述,这是你的正当合法权利和自由,不过你要是想拥有国企决定权,最好修改宪法,取消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表述,改成工人阶级是你家家奴。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2016年4月23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