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西门空空素不相识,之前也没读过他的作品。偶然的原因,可能是太无聊了吧,忙着在铁血文化区挣工分,看到西门空空的置顶帖子《鹰》,不知道是楼主的ID"空空"中的佛理吸引了我,还是本人素来对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崇拜感情?我毫不犹豫地点击了这篇作品。原来是一篇诗作。

诗的开头就吸引了我的眼球“在风与风之间,在树与树之间,水与水的碰撞,绿与绿的浸染,”好一个朦胧宽阔的意境,天水,风树的撞击中孕育了神鹰生存、搏击、主宰的空间。在这神秘,辽远的空间里,鹰自由自在地翱翔,盘旋,俯冲,攀升,游离于这虚无而又实在的物质世界.

鹰也许是芸芸众生中飞翔得最高的生灵,鹰是神秘的,也是孤独的,很少看到两只雄鹰在天宇中比翼的风景,但鹰的这种孤独却不给予别人以悲哀的感觉,而是让人默然中心存敬仰与崇拜.也许是鹰的独特气质吸引了人们,让人抛开了鹰只影单飞的外表,而看到了它在天穹中傲笑的本质。确实没有多少人愿意看到鹰的孤独,希望更多的看到它与蓝天白云为伴,看到它在清远的背景中向上苍默默亲述的豪情.也许作者有着和鹰一样的情怀,所以才那么的了解鹰,才能用满怀真情的笔触去讴歌鹰的潇洒."掠过呼啸,激起清凉"之后"无需于助,无需于求"把鹰的洒脱和鹰的傲然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但作者又不是一个唯美的理想主义者,他在看到了鹰的神性的同时,也看到了鹰在岁月中所遇到的坎坷以及遭遇的风霜雨雪.然而,作者又不愿意用太多的笔墨去渲染鹰在面临困难时的痛苦和无奈,而是用更多抒情笔调去讴歌,去赞美鹰在与这些自然的不可逆转的恶劣环境中的抗争,并毫不犹豫的表达了自己对鹰的这种清高,倔强,孤傲的欣赏与钦佩.这可以从"舞雪与被雪舞,斗风或被风斗"以至于到“在雨与雨之间,在雷与雷之间”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也许,作者与鹰心意相通;也许,作者愿意成为鹰的化身;也许,作者就是鹰;也许,……没有太多的也许,从诗篇中看到的是作者的情趣、志向、追求。而我领悟更多——风雨之后就是,“被仰视的骄傲,俯视着的清高”“恐惧曾经打开了恐惧,无畏打开了无畏”“纯净渲染着纯净,整齐梳理着齐整”。壮哉神鹰,壮哉西门空空,壮哉一切以鹰为图腾的人们。在困难中前行,在困难中成长,在困难中练就无畏,这才是鹰的本质,这才是鹰的神来之处,这才是鹰值得崇敬的地方.作者也许是无心之作,但作者的这首诗确实给了我们无限的启迪.那就是如何在逆境中学到鹰的精气神,如何在逆境中磨练自己的意志,如何在逆境中锻造自己的铿锵铁骨.

最后,西门空空,又一次用饱含感情的笔,描绘了鹰的一系列传神的动作."转首 振翅 运睛 翔动"而且把它定格在了"羡慕与羡慕之中 渴望与渴望之中".留给读者的是广阔的意蕴,无穷的遐想."静止的飞 飞翔的静 心天广阔 翼地遥远"诗篇嘎然而止了,但又不让人感到牵强,显得那么的自然和平静.意犹未尽中,我的眼前仿佛飞过一只雄鹰,展翅飞过我的眼前,是那么的矫健,是那么的干脆,掠过碧空白云,掠过青山绿水,盘旋中扶摇而上,直插九宵,接近那火热的太阳,化为黑点,定格为风影,定格为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