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中的阴谋与阳谋

大国博弈中的阴谋与阳谋

心事浩茫

作为G7峰会的前奏,七国集团外长会议发表声明,对东海和南海的局势表示忧虑,强烈反对单方面改变现状,要求所有国家克制大规模填海造岛、构筑据点做军事目的等等。不难想象,这背后有美日两国的串联撮合,才终于达成了这个让中国颇为难堪的声明。

以中国的立场看,单方面改变现状,在南海岛礁搞建设,构筑据点做军事目的等等,并不始自中国,那时你们视而不见,现在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而且是在实际控制的领土上搞出了一点动静,又没有采取行动收复被别国占领的岛礁,你们为什么就沉不住气了?中国历来承认在南海问题上和周边相关国家存在“争议”(注意:中国承认存在“争议”,这与日本对钓鱼岛的态度大不相同),中国愿意和相关国家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主权争端。但中国这一留有余地的姿态历来被忽视,相反,一旦即便是有所节制的“有所作为”也被高度警惕,从而引起极大反弹,这又是为什么?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大国博弈中的“阴谋论”。

应该承认,当今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美国在遏制中国的军事外交活动中更加卖力,并且成效明显,中国同周边一些国家的关系趋于恶化,多边双边关系复杂性和不稳定性也在加剧。对于这些现象,一些民族主义者解读为是由于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后的负面效应,相关各国,尤其是被超越的日本和被挑战的美国,心理失衡了,大国博弈中的的历史宿命开始显现,“修昔底德陷阱”似乎难以避免,甚至中日乃至中美之间难免一战。

这是真的吗?难道真的要“撕破面皮”了?

毋庸讳言,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价值观的不同,即便是中美之间当年曾经经历的“蜜月期”,恐怕也是面和心不合。自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开始和国际接轨,伴随着大框架之下的合作,冲突与摩擦从未间断。一些中国人一直在担心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我“和平演变”,“颜色革命”,“亡我之心不死”,而中国的“韬光养晦”也早已被西方的一些“中国通”做了另类解读,他们将“韬光养晦”和中国的历史典故“卧薪尝胆”联系起来,提醒他们的决策者防范中国。实际上,相互防范是客观存在的,相比中国而言,美日等国对中国的态度更加咄咄逼人。中国发起的亚投行对美国日本是开放的,他们偏偏不参加,对“一带一路”也是冷眼相待,而美国主导的TPP却挖空心思的对中国设置障碍,东亚一体化进程已经在美国明里暗里的阻扰和日本大踏步的倒退之中被迫中断。

大国博弈是现实,互不信任也是明摆着的,既然缺乏足够的互信,“阴谋”也就在所难免,至少在博弈双方的“谋士”心中挥之不去,并在战役战术层面影响他们的“主公”。但是,在战略层面上,大国博弈最终取胜的法宝靠的是“阳谋”,而非“阴谋”!尤其是在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的现代社会更是如此。

在中美之间大国博弈的斗法中,美国张扬的“阳谋”是“人权”,而中国更强调国家“主权”,这是由攻守形势决定的。日本积极开展“价值观外交”企图孤立中国的意图非常明显,在G7峰会上日美积极配合,企图在“人权”概念之外的“国际法”领域再给中国以重创,这的确是值得高度警惕的。

中国的应对之策只能是“得道多助”,力争占领人类道义的高地。在二战期间,中国有幸站在了国际反法西斯战线的阵营中,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笑到了最后。对于那段历史,某些日本右翼分子怀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特意强调当年的日本是败给了美国的原子弹,而不是败给了中国。我建议中国的“愤青”们大可不必与日本右翼一争高下,一些人忘记了战争泥潭的噩梦,只要承认“得道多助”的历史规律就可以了。二战之后,中国又经历了复杂多变的冷战博弈,在美苏中“三国演义”中成功突围,避免了被孤立被扼杀的厄运。苏联解体后,面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突然发现有再次被孤立的危险。二十多年来,中国的外交策略总体上是开放的、谦虚低调的、积极融入世界的,但由于实力的差距,由于攻守移势的大背景,也难免在一些具体问题上进退失据,陷入被动。

长期以来,人权问题一直是中美两国关系紧张的根源之一。中国很长时间认为人权是资产阶级虚伪的概念,一直拒绝接受外界对其人权纪录的批评。苏联解体后,中美人权斗争加剧,中国开始重视这一问题,到2004年终于“人权入宪”,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修正的宪法。其实,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承认在人权问题上和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发达国家不也是那么走过来的吗?美国从法律上消除种族歧视不过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麦卡锡时代对共产党人和其他异见人士的政治迫害相去今天也并不甚远。美国今天依然存在诸多人权问题,现在中国不仅接受了“人权”的概念,而且学会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揭露批评美国的人权问题。人权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中美两国相互揭短未必就是坏事,只是要多一点儿善意,才更有利于大家进步。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是从专制国家进化来的,尤其是一些成功的后发国家和地区,如德国、日本、“四小龙”,它们都是在集权时代实现经济起飞,随之又成功的转型(或正在转型)为民主政治实体的,这其中似乎昭示着某种必然的历史路径。中国应该自信,“知耻而后勇”,要通过不断改革自我完善,这才是应有的“道路自信”。

在南海问题上,我们总是不厌其烦地重申,南海的自由航行权从来不是问题,以后也不会有问题,中国只是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岛礁上进行了必要的建设,中国愿意和相关国家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主权争端。但为什么总是不能赢得相关各国以及一些域外大国的理解?大家都在做怎样的盘算?这让我想起一些老话:“国家利益大于一切”,“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些话让人感觉各个国家都是“唯利是图”似的,似乎比“小人”还“小人”。有些国家行为也确实如此。记得多年前日本煞费苦心的将“冲之鸟礁”人为地造成“冲之鸟岛”,并以此为依据主张47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和约25万平方公里的外大陆架,为多国所指责。现在中国也要造岛了,日本却忘了“冲之鸟礁”那档子事,美国也不像以前那样淡定了,完全是双重标准嘛!要解开这样的结,就要有话好好说。人工造岛造就造了,至于人工岛能不能拥有自然岛那样的权利,现有的国际法怎么说?大家对国际法的解读存在怎样的差异?或许如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James Holmes所担心的,“随着时间推移,通过建造人工岛的方式来伸张领土诉求将成为国际惯例,甚至有可能受到国际法认可,那正中了中国的下怀”?还有中国人坚持的“九段线”,大家又怎么看?凡此种种,可见南海问题有多么的复杂。中国在南海权益争端中,当然要尽力实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但更要站稳道义的高地,争取多数国家的理解和同情,避免陷入“失道寡助”的陷阱,只有这样才符合我们更为根本的长远利益。

美国巧妙利用了周边各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企图孤立中国,联手在外交上迫使中国放弃挑战旧秩序。其实,中国除了和少数国家存在少量主权争议,和多数国家并无利害冲突,反而一直是世界经济的发动机。中国也一再强调无意挑战现有秩序。中国需要战略定力,让事实说话,时间会对中国有利。美国是中国的战略对手,但不是敌人,看起来“恶狠狠”的日本也不应是我们的敌人,日本面对中国的强大不过是有点焦虑罢了,和中国对抗将是日本的噩梦。

尽管大国博弈波诡云谲,近来更似乎是黑云压顶,但和平与发展的大趋势断然不会改变。这是由于时代的特点、各国的根本利益、文明理念的进步等因素决定的。大国之间经济的深度交融,大国之间刚性冲突的严重后果,现代战争极高的战争成本,都决定了必须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而不是相反。现在中美斗法更像是掰手腕扛膀子,真打架必然两败俱伤。早在2005年,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就将中美关系定位为“利益攸关方”,至今看来仍很切合实际。中国提出“新型大国关系”新概念,不管中美两国的理解有何差异,21世纪的中美关系必须避免大国对抗和零和博弈的历史覆辙,这是两国必须做出的理性选择。如果说斗争不可避免,合作更是必须,既斗争又合作,“求同存异、扩大共识、增进互信”,这些老调子还是要弹下去。习总曾经说过“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或许被一些人暗自窃笑为“同床异梦”,那是因为站的不够高,看得不够远,被眼前的风浪遮蔽了视线而已。中国梦不仅应该和美国梦是想通的,而且更应该和人类梦相一致,中国有志于和世界各国共创人类美好的未来,这应该是中国国际战略的“大阳谋”,有了这样的“大阳谋”,我们就会立于不败之地,任何阴谋诡计都只能是见不得阳光的小伎俩,最终会烟消云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