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月2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介绍2016年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

在回答“有人认为中国缓解跨境资本流动最大的帮手就是美联储主席耶伦,您怎么看待未来美联储加息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时王春英表示,历次美联储加息周期对国际资本流动,尤其是对新兴市场跨境资金流动影响并不是完全一样的。3月以来,人民币汇率也趋向基本稳定,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回归经济基本面,外汇收支更加平衡、更加稳定。

外汇局答“中国缓解资本流动最大帮手是美联储主席”

美联储主席耶伦

王春英表示,当前我国既定的经济金融政策完全可以逐步适应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保持国内经济金融稳定运行,继续协调推进相关改革,继续加强外汇业务的真实性、合规性审核要求,依法打击非法骗汇、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活动等。

以下是问答全文:

中国日报记者:我们知道去年12月美联储正式启动了加息的进程,最近美联储主席也释放了一些观点,有一种观点认为对中国缓解跨境资本流动最大的帮手就是美联储主席耶伦,您怎么看待未来美联储加息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谢谢!

王春英:非常感谢你的问题。近两年,从美联储退出QE到启动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一直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今天,我想继续和大家交流几个观点:

第一,美联储加息是影响国际资本流动的重要因素,但我们也一直强调要客观看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历次美联储加息周期对国际资本流动,尤其是对新兴市场跨境资金流动影响并不是完全一样的。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元主要经历了三轮加息周期,并且通常伴随着美元汇率的走高。其中,90年代中期和90年代末的两次加息确实触发了部分新兴经济体的问题,但一些经济体包括中国都经受住了相关冲击;第三轮也就是2004年至2006年的美联储加息并没有导致国际资本从新兴市场撤出,相反,大多数新兴经济体受益于经济持续向好,主要表现为跨境资金流入。所以,良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是抵御外部冲击的根本保障。

第二,从本轮美联储首次加息以来的实际情况看,短期内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有影响,但没有改变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的格局。去年12月份美联储首次加息后,市场十分关注今年美联储的加息频率和力度,美元指数维持强势,市场避险情绪较高,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新兴市场货币和人民币汇率承压,那段时间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加大。

但3月份以来,市场对美元加息路径的判断更加清晰,普遍认为美联储加息进程会相对缓慢,并且美联储也会关注全球金融市场对其经济的影响。受上述因素影响,市场避险情绪减弱,美元指数回落,2、3月份美元指数累计贬值超过5%,新兴市场货币快速反弹,JP摩根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反弹超过6%,人民币汇率也趋向基本稳定,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回归经济基本面,外汇收支更加平衡、更加稳定。

同时,我国相对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可以保障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在中长期保持基本稳定。我国经济在全球范围内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比较突出的,可以更好地应对美联储加息的影响。比如,经济仍保持较快增长,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坚定深化改革与经济转型;经常账户持续顺差,外汇储备规模较大,外债偿付风险也在不断降低;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失业率维持较低水平,社会政治大局稳定等。

第三,当前我国既定的经济金融政策完全可以逐步适应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正常化。一是保持国内经济金融稳定运行。继续通过深化改革来释放政策红利,保持市场对经济发展前景的期待,提高市场对我国经济新常态的接受和认可程度,及时有效处理有关风险事件。二是继续协调推进相关改革。稳妥、有序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构建跨境融资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防范相关风险;推进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增加外汇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三是继续加强外汇业务的真实性、合规性审核要求,依法打击非法骗汇、地下钱庄等非法金融活动,进一步提升和完善外汇管理的有效性,维护良性的市场秩序。同时,进一步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不断完善相关应对预案,做到未雨绸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