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毕业前让我抱抱你

毕业前让我抱抱你


序:如果你喜欢《大话西游》,喜欢《第一次亲密接触》,并且留恋校园里的美好时光,那么请你看下去

~~~~~~~~~~~~~~~~~~~~~~~~~~~~

第一章


如果我有月光宝盒,就能回到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我有月光宝盒吗?..没有。

所以,我无法再回到你身旁。


如果我有翅膀,我要飞到北京来看你。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我也许再也见不到你。


如果把整个校园的自来水抽出来,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

校园里的自来水抽得干吗?..就算可以我也不答应。

所以,是的。我不再爱你...


我是一个忠实的《大话西游》加《第一次亲密》的拥趸,一般“西游迷”或者“亲密迷”的境界也不过是台词朗朗上口;再过分者可以把一些经典台词倒背如流,而我超越了以上2种境界,我是融会贯通,灵活应用……总之,即使不是青出于蓝,也是自立门户。

以上是我在bbs的plan,如今《大话西游》和《第一次亲密》均被各大高校奉为经典保留节目,在我们这个工科院校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本来传统的三门大学必修课:逃课、不及格、谈恋爱,如今已改为5门,就是增加了看《大话》和《亲密》之故。

bbs上也是不乏《大话》和《亲密》的喜爱者,所以我总能找到知音来,讨论一番。这也难怪,我们这个bbs是在校园网,为我们这个大学拥有。和“水木清华”相象,只是人气上的区别而已。


今天我如往常一样来到教研室,打开机器,轻车熟驾地打开telnet,连上bbs,进站后,我直接进了个人plan的设置,打上这段我在寝室过来的路上刚刚改编的台词。修改完毕,我重重地吐了口气,自语到:“是的,我不再爱你”……

突然,一个叫sprite的发了个message:“可乐你好,我是雪碧:)”,我的ID是cocacola,sprite是雪碧的意思,这家伙到和我对上了。


“你爱喝雪碧?”我问道。

“是啊,你呢?”

“我一般喝可乐兑雪碧,呵呵”打道这,我又喝了口路上端来的“可乐兑雪碧”


“你是毕业生?”。

我楞了下,回到:“是的,我大四,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呢称呗”他说到。

我的呢称前几天改成“毕业前让我抱抱你”,非常的煽情,引的无数mm和dd来骚扰我。

我沉吟片刻,仰头靠在椅子后背上,使劲地伸了个懒腰。是啊,我大四了,大四下期的生活就象这个懒腰一样,松散,懒洋洋并透着快被扫地出门的无奈。这学期所有的任务对于我们这些电子类院系就剩下“毕业设计”一样。该考上研的都考上了,找工作基本都在上半期搞定,毕竟沾这个行业发展迅速的光,混碗饭吃不成问题。一切都高枕无忧,只剩下在最后的学期内做个“课题设计”,并据此再拼凑出一篇洋洋洒洒的数万字毕业论文,一切都不是难事。一切的一切都象部义无返顾地的火车,按部就班的向着我们的下一站——毕业前行。


“毕业前,我想抱抱所有我认识的人”这句话我没打出来,我问到:“怎么,你大几?”,边说我边到user区环顾四方,找到这个叫sprite的家伙——sprite(最后一口的雪碧),名字蛮有个性的。

“最后一口的雪碧,当然我也是毕业生喽:)”,看到他打的笑脸,我仿佛看到他的笑意。是了,我真笨,看名字是该反映过来,不过看看ip地址,怎么好象在北京?

“你在北京?”我问道。

“我在北京联系了单位做毕业设计,回学校bbs玩玩,怎么?不欢迎?”


大肆下期,有接近一半的毕业生去校外联系好的公司做毕业设计。一方面学校的教研室和师资力量有限,就那么几个导师,带的研究生都不少,再带我们本科生根本就是消化不了。所以出去到公司做毕业设计,对学校有好处,对公司来说也是找来廉价劳动力,学生而言可以尽快熟悉工作环境,并且有点报酬拿也是不错的。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是个“三赢”的局面。当然,还有一半人象我,喜欢过学校里的逍遥日子,进了教研室,帮导师做个小项目。


“欢迎欢迎,朋友,这里的女孩虽然说不上清秀美丽,可是也别有一番风味”,我又引自一句《大话西游》台词,以往有外校的朋友来到我们学校bbs,我们总是打出这句欢迎词。当然,首创这句话的是“大嘴”,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盘着脚聚精会神chating的“大嘴”,心想我跟大嘴是快毕业了,但是我们创造的台词却会借助网络这个大舞台流传下去……


“帮主,你品位太差了吧”这个“雪碧”毫不逊色,看来也是个铁杆“大话迷”


“这位英雄说的是:我们学校女生连一番风味也谈不上”,我突然想起了痞子菜的警句“自古红颜多薄命,成功女生万万岁”,据说这条定理放到各大工科院校,屡试不爽。已有改为“工科女生万万岁”之趋势。不过看在我受过多年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熏陶的份上,我还是实事求是地认为在我们学校不能否认那种薄命美女的存在,只是太过于凤毛麟角,鲜花淹没于绿叶的汪洋大海之中。


“你对我们学校女生有什么印象?”


问我们学校的女生?对于我们班女生我很少打交道,谈不上什么好感,平日总是点头之缘,当然最深刻的认识还是来自考试前,每次考试我总是点头哈腰地跟女生借笔记复印,女生的笔记抄的条理工整,考试前成为不听课的男生逢凶化吉的法宝。所以,想想四年来,跟她们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你好”、“借我笔记看看”、“谢谢,再见”。不仅是我,班里很多男生跟女生都搭不上话,比如“大嘴”侃国际时事可以侃2钟头不带打“滕”,但是他居然有一次在去往澡堂的路上和迎面从澡堂归来的自班女生没话找话的搭了句“今儿人多吗?”……


形容我们学校的女生还可以借用大嘴的话,大嘴发明了男生中广为传诵的三分定理,就是把女孩分为三类:“1/3学习牲口,1/3自大狂,还有1/3没特长”想想看,每年的奖学金居然被人口比例只占1/6的女同胞包了大半我就不爽。当然,奖学金是注定与我无缘,但是男生得了money,起码我可以改善几天伙食。至于那1/3自大狂指的就是在我们这种恶劣环境下相对有几分姿色的女孩,鉴于大学里小资产情调的蔓延,以及学校男女比例的残酷现实,使得那些稍有姿色的mm成了“众矢之的”。


在我们学校,一届一届相传下一个“估计情敌”的办法:如果你喜欢的女孩五官端正、发育正常那把你的情敌召集到一块,可以打场篮球……如果在此基础上又有诸如人面桃花的容貌或者小鸟依人的性格再或者波涛汹涌的身材那肯定是场足球对抗赛……如果很不幸你的心仪对象是诸如外语系花级水平,那你和竞争对手可以毫无疑问地举办足球联赛了,并且是带升降级的联赛……


是啊,就是在如此恶劣的大环境下,培养了那1/3稍有姿色的mm无比骄傲和自大的情绪,而男生们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前仆后继,更是纵容和娇惯这帮自我感觉良好的mm。所有这1/3是的的确确的自大狂。

剩下1/3“没特长”就更好理解了,什么特长都没有。


我把这些想到的话滔滔不绝地灌输给这位“雪碧”,他发出“啊”“哦”“原来这样”。最后他说:“喂,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女孩,你这么评价我们,我本该生气的”


呵呵,露出马脚了。其实,我早就猜测这个雪碧是个mm。首先看她的资料:上站快100次,却一篇文章也没发。其次,看她回消息的节奏,可以判断打字速度不快。第三条,对于我们男生中对女生的评价好象闻所未闻,从这条就几乎可以判断是mm嘛。“sorry,我实话实说,你生气了?”


“xixi,不生气,本姑娘生气了岂非正中你下怀?~_~”她居然还打了一个笑脸。“再说了,是您帮主品位差,不是我们女生的问题,我有什么好跟你争的?”

我稍微感到一点意外,按道理女生听到男生的这种评价该是极其不服气的,我咽了半天吐沫星子准备和她唇枪舌战大干一番,岂料却闻不到一点硝烟。


“走吧,快11点了”,大嘴催我了,我跟这个叫雪碧的道了声“白”,下线了。


“还是去老地方?”我问大嘴。“sure”,我和大嘴每次下了网,都要去学校东院吃烧烤,11点正是学校夜生活的高潮,而学校东院吃烧烤的地方则是见证高潮的场所。那些下自习的、跑完圈的、还有看完晚场电影的恋人们都聚到东院,吃着各种夜宵:烧烤、麻辣烫、面条、混沌、饺子、沙锅米线……而其中最红火的就是这几家兼卖烧烤和麻辣烫的小店。店里的位子根本坐不下,还靠着学校旁一条名叫沙河的臭水沟摆了一溜桌子,我和大嘴拣了张看着尽可能干净的桌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羊肉、牛肉、排骨、香肠、素的有藕、茄子、冬瓜、平菇、木耳。此外,我一如既往的要了“可乐兑雪碧”,大嘴要了啤酒。


我望着远处——学校内的灯火分明的的宿舍楼发了会呆,不知怎么的,大肆下期一种离别的情绪总是悄悄地笼罩着我,我总是望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校园景物发楞。我望的楼是我们学校唯一的一座女生楼,它坐落在学校宿舍区的东边,正挨着热闹的东院。突然,刚刚的万家灯火变为漆黑,并传来几声女音尖叫……

“11点了”大嘴说道,是的,刚刚到了宿舍的熄灯时间,不用说我也知道11点整。

我和大嘴相故无语地吃喝,说无语到不是假模假式的真的惆怅到相对无言的地步,而是因为我们——太饿了。

自打大肆下期,我们男生作息几乎无一例外的改成一觉睡到中午12点,1点,然后赶着2点吃比午饭时间晚但可以称之为早饭的东西,然后就是泡教研室,写写程序,剩下的时间就是猛泡bbs。当然,也有人不去教研室,躲在寝室里联机。所以到了11点夜宵,我们总是饥饿难耐……

狼吞虎咽的吃完我们的晚餐,我们顺着东院往回溜达,过了东院桥,进了校门,就是女生楼。女生楼门口那些怨男怨女们都本能地开始最后地接吻,我说“11点半”了,大嘴说“是啊”,11点半是女生楼锁门的时间。每逢此时,女生楼那劳模般的老太太都要撞门表示要锁门,然后门口那些恋人们就会条件反射的拥抱kiss。呵呵,说条件反射可毫不夸张。以前我也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在这里吻“她”,但是现在过了这么久,我还会本能地舔舔下嘴唇……

想到这,我望了眼她寝室的窗户,一片漆黑……


我和大嘴一路沿着校园的小路走到我们的宿舍楼前,上了楼,看到“伟哥”坐在过道里抱着吉他弹着一首老歌“青春的花开花谢……”,门口有点风,我没喝酒,但突然觉得有些微醉,跟大嘴要了根“七星”,我静静地坐在“伟哥”旁边,边抽烟边心里和着“青春”的旋律。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