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降世








尽管自己的丈夫被别人称为“约瑟夫”,但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圣母玛利亚”,帕姆感到很惊讶,甚至连她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神奇的梦境——


她在梦中感觉到自己好象躺在一片云上,非常舒坦,上下左右都是层层的白云和无尽的蓝天,灿烂的阳光,从上层的云缝里透出,染出一片片五彩斑斓,折射出一道道七色虹光。


“是仙境,还是天堂?”……


正当帕姆想坐直身子看一看周围的环境,但是腹部的疼痛让她无法坐起来,这时一个身穿白褂袍,头顶光圈,眉清目秀的女神飘到她面前,用她手中的魔棒在帕姆的腹部前空划了一圈,并微笑地对帕姆说:“您的孩子将在今天降世,这是你的第三个孩子吧,他必定是个男孩,并且将接过上帝赋予他的时代使命,他,将来必定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神话。”


帕姆还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正用那迷惑的眼光望着那位女神,那位女神却早已拖动着她的白色长褂,飘然而去……


迷迷糊糊的,帕姆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回想起梦中的情境,不解那是虚是幻,还是乔渴望那个是儿子还有望子成龙的心态变成脑电波摄入她的脑袋,梦境既和现实那么接近,又距真实那么遥远……


这时,乔——她的丈夫 ,孩子的父亲,走了进来,帮帕姆拉开了窗帘——噢,这是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盛夏的骄阳还舍不得退位,秋风却已经蠢蠢欲动,在煽动着落叶起舞,帕姆凝视着外面延伸着的乡间小路,陷入了无限的遐思……


“乔,把日历拿过来让我看看。”

“来了!”乔给帕姆端来了日历。

“会是今天吗?”——这天,正好是1978年8月23日,同时,也是帕姆怀孕十个月的日子。


忽然,一阵晕眩,一阵刺痛,一阵忙乱,当帕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推进产房里候产了。


费城第一公立医院里人头攒动,在产房外面的过道里,乔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大女儿沙莉亚在拉着他的衣角,示意者她需要糖果。乔看了看沙莉亚,掏给了她一小块糖。这个可爱的女儿,还有他们的沙亚都继承了他们母亲的优点,但是乔的内心一直渴望的是,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他的篮球事业,可以让他亲手培育成为一代巨星,可以帮助他抹去自己“只会作秀,不会比赛”的断言。


乔陷入了他那美好的沉思,在计划着给自己的儿子接受怎样的教育,如何瞒着帕姆给他传授篮球的技术和知识,如何给他一流的教育,如何把他送进NBA的殿堂,如何给他选择一支优秀的球队,如何让他获得总冠军戒指,如何……


也许是上天眷顾这位可怜的爸爸吧,产房的门很快就被打开了,身穿白褂的护士从产房走了出来,大喊:“谁是布莱恩特先生?”


乔从深思中回过神来,穿越过人群,大声嚷:“我是,我就是!”虽然是第三次接到妻子分娩的喜报,但是,这次似乎分外激动。


“恭喜您,是一位公子,请到育婴室登记。”


乔的心头一阵颤动,一阵狂喜,刚才的所想,不再是计划日志里面的事情了。


乔立刻冲进了育婴室,捧起了被他视为瑰宝的孩子,紧闭的眼睑遮不住他那俊秀的眼,棕黑色的皮肤证明着他将有健康的体魄,那一生响亮的初啼仿佛是“飞鸿响远音”俊秀的脸蛋,结实的手,在乔的眼中,那简直是一代巨星的雏形,一切都难掩乔对这个孩子的钟爱。


刚刚苏醒过来的帕姆也被推进了育婴室,她有气无力地问:“乔,是个男孩子吗?”“是的。终于盼来了一个男孩子了。”


男孩子……帕姆不禁回想起那个梦境,“ 预言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现实,剩下的那一切都会是真的吗?”


















第二章•命名









一个星期以后,乔把帕姆和他们的儿子都从医院里接了回家,但是乔看见了自己刚出生的宝贝儿子却一点劲都提不起来。不是因为在新球季力又要四处奔波劳碌而无法天天看见儿子,也不是因为前途未卜而担心会否迁往另外一个城市。嘿,这个愁眉苦脸的老爸正在为儿子的大名而犯愁呢!


此时,一个电话拨进了他家,来电的正是他在球队的队友,沙朗,“嘿,乔,恭喜你刚刚获得了一个儿子啊!”“嗯,谢谢了,不过现在我在愁的倒是我儿子该叫什么名字,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一周了。”“别犯愁了,先下馆子吃上一顿再说,当哥们的,一来当作是给你贺一贺,二来就当作是给你一些灵感吧!”“好呀,难得你这小子今天这么慷慨,还给老子出点子,那我就不客气咯!”“那就今晚六点,在老地方等吧,最好携眷出席。不过在此声明,我可没有说过要我掏腰包哦!”


乔带上了帕姆,而把儿子和两个女儿留在家里,让自己的母亲和帕特森太太照看着,夫妻俩则来到了乔和沙朗在电话里所说的老地方--汉森日式牛排店,这里也是帕姆和乔经常光顾的餐厅。在灯光的映照下,小店并不显得十分热闹,而队友沙朗早就坐在在近门口的一张餐桌前等待他们了。乔跟店主人汉森寒暄了几句以后,就径直走到了沙朗的桌子旁,在沙朗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了。


“看样子,老乔还是没有什么灵感吧!”

“对啊,你有什么好主意不?”

“你是不是有两个女儿,一个叫沙亚,另外一个叫莎莉亚?”

“是的,不过她们两个和我儿子的名字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这你不会不明白吧,你的女儿都是Sha字头的,你的儿子也最好是Sha字头的,嗯,我想到了一个,Sharon怎么样?”

“Sharon...Sharon....这名字还不错,但是读起来怎么就怪怪的?……小子你坏呀!居然用你的名字给俺儿子命名?”

“怎么了,不是很好吗?朗朗上口又有大将之凤!”

“我晕啊,还翘起尾巴来了,我说啊,我得匠心独运,给我的儿子来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好让人们能够记住!”

“你还奢望你的儿子将来能够出人头地,名扬天下?”

“这不是奢望,这是必然!好了,还是先别想这头疼的问题吧,来点什么吃的呢?”


“两位大明星,来点什么吗?”汉森拿着一本记菜本来到了桌子前。

“给我来碗乌冬面,再加一个铁板牛扒,还要一杯冰冻的青森和酒。布莱恩特夫人,需要点什么吗?”看来,沙朗是这里最饿的人。

“我嘛,就光要一个北海道套餐好了。”

“乔,你要点什么?噢!你在愣些啥呢?”沙朗不忙关心下他的队友,但是这时候,乔显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餐桌上……


只见乔端详着他那张熟悉得可以倒背如流的菜单,用呆滞而又炯炯发光的眼神盯着这张薄纸,显然已经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了。“乔,快点点菜啊,不是一想到自己要掏腰包的就犹豫那么久吧?乔!”

“K…Ko…Kobe!”乔用颤抖而有激动的声音说着。“是神户牛柳吧!”汉森先生最快反应过来。“Kobe,对,就是Kobe!”乔斩钉截铁地说。“还要点些什么吗?”这次沙朗接过话柄了,“我看他呐,肯定是还沉浸在喜获麟儿的喜悦之中吧,都快被淹死了!”“呵呵,看着他那幸福的样子,想必不用吃都饱了……”


“嫂子啊。老乔是欣喜过度还是忧愁过度呢,今晚怎么看起来怪怪的?”“看他那副德行,估计又在给他的儿子描绘未来的蓝图,正乐得吃不下饭呢!真是的,还是八字没有一撇呢!”

这时乔突然蹦出了一句话:“不,我已经有灵感了!”乔的眼神不容置疑,充满希冀和坚毅,但是话锋又突然一转,说:“你们给我点了什么?”“你最爱的神户牛柳啊,不是你自己点的吗?”“哦,是这样吗?”乔转过身去,大声嚷“汉森,给我追加一记大阪回香豆!”


“对了乔,不是说有灵感了吗?孩子叫什么名字?告诉咱们吧!”

“咳咳,这里人多,不方便说……”

“Hoho,还故做神秘呢!”


困扰乔一周的难题似乎得以解决了,心情闲适了不少,在餐桌前有说有笑,聊得起劲呢!他们从球队的战术问题,谈到了橄榄球三国赛,后来又扯到了今天欧洲篮球邀请赛上,有一位赛艇舵手在比赛休息时间上场参加娱乐游戏,投中了中场的三分……


餐后,三人一起步行到乔的家中。乔的家是一座别墅,就在汉森日式牛排店前的那条斜坡上行50米,然后拐进另一条蜿蜒的小路,前行20米,就可以看见“布莱恩特宅”的牌匾。,这一路上,只有沙朗和帕姆在搭聊着,而乔似乎又陷入了沉思……不过踏进家里,听见了孩子响亮的啼哭,乔又提起劲来,显然,他已经为授予他的孩子一个响亮的名字作好准备。


乔的母亲看见儿子回来了,很欣喜地说:“回来啦?斯科特教练刚刚来过看孩子,现在他在客厅等待着你!”“哦,他也来了啊,还好不是一大群记者……”不过也许在乔的心中,这件事情足以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了。“嗯,还有,帕姆把沙朗待到客厅。妈,把孩子抱下来,如果莎亚和莎莉亚没有睡觉的话,也把她们带下来吧。我有重要事情宣布。”


经过一阵有条不紊的准备,8:20,乔西装革履地出现在客厅,他站在客厅的中央,清了清嗓子,隆重地宣布:“感谢上帝赐予我这优秀的儿子,受到恩德的感召,我决定将孩子命名为Kobe Bean Bryant Cox!”


“Kobe?那不是你最喜欢吃的牛扒吗?”沙朗问。“是的,在餐厅的那一段时间的确给了我不少的灵感,我决定用我最爱的东西给我最爱的儿子命名。”


“原来如此啊,那么Bean一定就是大阪回香豆。但是Cox是……?”“Bean即是他祖父的名字,同时也是你所理解的那个意思,Cox嘛……你还记得我们在餐厅谈到的的赛艇舵手吗?(赛艇舵手的英文是Cox)我渴望我的儿子有百步穿杨的能力,同时,这也是他外祖父的名字……”


来宾们都恍然大悟,但是不知道她们又是否感受到,这位望子成龙的慈父,给自己的孩子投入的爱?



















第三章·Roadrunner









光阴似箭,小科比慢慢长大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三岁,而乔也开始了他对儿子开展的育苗计划。他认为,一个巨星应该从娃娃抓起,所幸的是,科比得到了乔的遗传基因,加上给自己儿子的耳濡目染,科比似乎自小就和篮球结下不解之缘,加之科比的体型良好,这看在乔的眼里,都是一个明日巨星的天赋。


这天,小科比端坐在电视机前,收看他最爱的电视卡通片――Roadrunner,(个人一般将其翻译成“征途者”),和邻家那些追求兔巴哥的男孩相比,喜欢这部励志卡通的科比则比其他同年人多了一份孤傲,一份刚毅。


“黑豆,吃饭啦!”这是科比奶奶的声音。显然,小科比对于晚饭是不为所动,正在迷恋他的卡通片呢!奶奶没有办法,只好把饭端到科比的旁边,说:“别看电视啦,吃饭!”小科比还是摇摇头,他指着旁边的地板,示意把饭放在那里,一边伸手去调节电视的频道,他吮着手指头,扭过头来对奶奶说:“奶奶,今天爸爸会出现在电视上的!”


奶奶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摇摇头,去照料其他的孩子去了,而科比则专心致志地守在电视机前,他知道,爸爸在那个叫波特兰的地方打球,他知道。今天爸爸的球队会对战犹他爵士,就在电视上稍候播出,每次有爸爸上电视,科比总是固执地守在电视机前三个小时,尽管,乔露面的时间可能只有三分钟。


可怜的只是奶奶给他准备的晚餐,小科比连正眼都没有瞧一下。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电视机的屏幕上,时而定睛注视球员的运球技巧,时而赞叹球星们百步穿杨的投篮绝技,时而深为那些力拔千钧的扣篮而折服,时而为父亲的亮相而手舞足蹈。多少个废餐忘食的夜晚,也比就这样子守在电视机前渡过,不论有爸爸的比赛还是没有爸爸的比赛,而此时此刻,篮球已经贯穿了他的生命,流进了他的血液,成为他他的精神食粮。


“终有一天,我会像他们一样,像我爸爸一样。”三岁的科比暗下决心。


一年多以后,还是在那台电视机前,小科比身穿快船的球衣,在电视机前做最忠实的观众。这一天,76人将在主场迎战洛杉矶快船。小科比分外的开心,因为不久以后,他爸爸就可以从电视机里走到他跟前,把他抱起来。


“看,那是乔•布莱恩特!他面对着防守球员,不忙耍上几段胯下运球。看,他动了,他先是像左突破了一下,但那只是虚晃,立马转身向右突破,对方被他骗过去了,噢,跳投,命中两分!”小科比几乎和电视机里的解说员同步,不,他的话语里多出了几分虔诚。


乔很争气地为球队贡献了胜利,并且取得12分2个篮板3次助攻的数据,想到要回家,乔总是分外地卖力,记得上次吃了败仗回家,便被儿子拧着耳朵,数落了一顿,而今天,乔一踏进家门,便露出了皎洁的微笑,张开了他温暖的双臂。


“爸爸!”小科比看见了爸爸,立马飞奔过去,扑了一个满怀,“爸你今天实在是太棒了‘看,那是乔•布莱恩特!他面对着防守球员,不忙耍上几段胯下运球。看,他动了,他先是像左突破了一下,但那只是虚晃,立马转身向右突破,对方被他骗过去了,噢,跳投,命中两分!’你知道吗,评论员当时就是这样说的!”科比兴致勃勃地重复那一段对白,并且还一边模仿当时的动作。


“好孩子,你可以告诉爸爸,你最喜欢的是什么球队吗?”“爸爸的球队很不错,那个头发白白的教练也很棒,但是我更喜欢和爸爸的球队同一个城市的另一支球队,就是那支历史悠久的湖人队!”“那么凯尔特人呢?”“我并不是很喜欢麻省的那一支球队,他们的进攻没有湖人那么好看。我喜欢湖人,喜欢他们行云流水的进攻,还有那里一代代的巨星!如果我将来长大了,我也希望可以到那里打球!”


四岁半的科比第一次倾吐出他的理想,乔看着儿子天真的脸,瞧着儿子那副兴致勃勃的劲头,丝毫没有责怪他并不最爱自己的球队的意思,相反地,他也为自己儿子的“雄心壮志”而骄傲。


“妈妈,妈妈,我回来了!”六岁的科比抱着他的小号篮球,满头大汗地跑进屋子。帕姆立刻给了他一杯水,并给他擦了擦汗。“看你玩得起劲,全身都湿了,快,喝杯水,喘口气,爸爸回来了,就在起居室等你呢!”


“爸爸?”科比兴奋地朝起居室望去,“爸爸真的回来了呀!”科比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奔到乔所坐的沙发旁边,一屁股就坐了下去,眨了眨眼睛,问:“爸爸怎么回来了?今天似乎没有火箭对76人的比赛啊!”乔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摸摸儿子的脸,惭愧地说:“乖儿子,我现在不能在NBA里面继续打球了,我们也要暂时地离开费城,离开美国。”“为什么?为什么!”小科比像个要求得不到满足的泄气孩子那样,不能够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我今天才认识了一位打球很棒的哥哥,还打算上他在上的那所小学呢!爸爸,爸爸,怎么会这个样子?”“对不起了儿子,是爸爸不中用,被球队解雇了,但是我们会去意大利,我也会在那里继续我的篮球生涯的……”乔不再说下去,只是悔咎地托着腮,而小科比也选择了沉默,两父子都陷入了巨大的沮丧之中。


不久,小科比不再沉默了,他摇了摇乔的胳膊说:“爸爸,照你这么说,那个国家也会有篮球,也会有像我一样喜欢篮球的孩子咯?”乔看见自己的儿子不再陷入悲伤之中,自己也释然了,“当然也有啦,篮球是项全球性,很受欢迎的活动嘛,你在那里也一定会找到打篮球的伙伴的!而且终有一天,等我退役了,也就是大概你要上高中的时候,我们还会回来这里的!”


“好的!”科比已经转忧为喜,“我去到那里,也要刻苦学习篮球本领,将来有一天,我会回来这里,像爸爸一样当一个巨星的!”


乔会心地笑了,没有篮球可以吸引他的儿子了。乔在他篮球生涯里辗转,而科比,这时追求梦想路上的Roadrunner。
















第四章·离愁








科比很不情愿地收拾他的一大堆行李--其中在里面装得最多的是关于篮球的各种各样的纪念品,其次才是衣服,而衣服当中又以篮球球衣居多。他要暂别这个城市了,他舍不得那丛将红未红的初秋枫叶,他舍不得门外那株高大的梧桐树,他舍不得街心公园那矮小的球架,他舍不得那台15寸电视机……一切都即将挥手告别了,科比陷入了无限的怅惘之中……


从费城到意大利的上空,小科比没有合上过眼,不是因为兴奋,是他在浏览过去的许多人和事。比如说,就像理解他儿子一样理解孙子的奶奶,科比辜负她太多的晚餐了,给她留下的最后的叮咛,也只是教奶奶别忘了把NBA的视频寄往意大利;比如说刚刚认识的哪位比他年长三岁,并不比科比高出多少,但是球技出众的瘦削男孩,(各位不妨把这位角色人物当做以小艾为原型创作)科比没有办法再和他上同一所小学了,还有那些被他耍得团团转的斗牛伙伴们,现在都没有了“头”……想到这里,科比又开始落寞了,但是也给他未来在意大利的生活增添了希冀,他希在那一片土地上可以追寻昔日的影子……


刚下飞机,科比一家五口便领略到了亚平宁风情,罗马的庄严,米兰的狂热,都灵的喧闹,热那亚的神秘,佛罗伦萨的幽寂……各种元素共冶一炉,和美国文化迥然相异,就是这个幽帘后的过度,即将成为科比的新家,继续完成他的梦。


但渐渐地,科比失落了,欧洲人不会在篮球馆里面过夜,熬过三个加时还嫌不够爽;欧洲街头上秀“唱念打做”的人们,永远都只是身穿足球队服的,欧洲的电视台宁可把国际米兰和AC米兰的比赛重播三次,也不相信转播一场NBA比赛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欧洲的酒吧门前可能飘摇着乙级足球俱乐部的队旗,但是却不可能找到NBA豪门的队徽……


这,或许是足球人的天堂,但,决不是篮球手的地方――小科比对意大利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


科比来到意大利以后,收看到的第一条关于NBA的新闻,就是掩盖在大量足球转会消息下的NBA选秀,1984年的选秀,地球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来自北卡来罗纳大学的小伙子失去了状元的头衔,只获得了探花,但是却赢得了所有人的期待,科比幻想着某一天,也许自己会成为状元,也许自己只能拿一个不算前的顺位……但科比不知道,这一次选秀就是他的神话的序曲,并且,创造了一个上帝。


一眨眼又晃去了半个月,科比渐渐地适应了在意大利的生活,他学会了在窗明几净的咖啡馆内听着那些狂热球迷聊足球,他学会了几句叽哩咕噜的意大利语,他学会了和当地的小孩一起在街上追赶着皮球,他开始学着用他比同龄人高大壮实的身躯去挑战达阵,他开始看那些一直认为是“无聊”的兔巴哥,他开始渐渐地从以前的日子里抽离……


这一天清晨,阳光明媚,窗外的百灵鸟在吱吱喳喳地唱着他们的歌,科比被这悦耳的歌声所吸引了,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仰望这窗外那湛蓝的天空,他开始期待和遐思,在他6岁生日的今天,会得到些什么?


楼下叮叮当当地,不知道在敲打着什么,科比循声走到楼下,一直走到了家里的后院,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他家的后院,树立起一座标准的篮球架,一座崭新的,完全属于他自己的标准篮球架。


“来孩子,生日快乐。”乔微笑着对儿子说,“看看这个礼物你喜欢不?”科比亲了亲父亲的脸颊,兴奋地说:“爸爸,你实在太伟大了,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你先不用管,总之这个篮球架以后就永远属于我的孩子你了,怎么样,喜欢吧?”“当然喜欢咯,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美妙的礼物,实在太谢谢你了爸爸!”


“让你高兴的事情这里还有呢!”帕姆从室内走了出来,背后似乎藏着点什么东西,“瞧!这是一个真正的篮球,你梦寐以求的标准篮球。”帕姆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移出了一个篮球,美国斯伯丁的标准篮球,喷涂着金边,上面凹进去,写着“NBA比赛专用篮球”


“哇,太棒了,我简直意想不到啊!”科比兴奋得喘不过气来“这,这我企盼了多久!爸爸妈妈,快看我打球的姿势,标准不?”科比一边说,一边运起球来。


“嗯,不错,今天似乎是你来到意大利以后最快乐的一天吧,以后不允许因为没有篮球而郁闷咯!”“可是,我还没有伙伴呢!”“爸爸当你的伙伴怎么样?”“现在还不行,或许以后有一天,爸爸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呢!”“呵呵!”两父子齐声笑了。


科比今天简直兴奋地睡不着觉,他一直抱着篮球,仰望这天花板,一种难以述说的情愫在他的心头荡漾,他找到了失去了很久的心肝宝贝,他找到了这一辈子自己魂牵梦萦的东西,他找到了他一生中都要坚守的信念。


意大利的海风原来是可以那么地温爽,意大利的阳光原来可以那么温暖,他在这光辉中,看见了未来划过他人生边际的那一道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