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在澳洲买下一个“浙江”

4月19日早间,A股上市企业“大康牧业”发布公告称,其已完成与澳大利亚Kidman公司的《要约收购实施协议》,以3.7亿澳元的对价获得该公司80%的股权。Kidman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牧场,是世界上最大的牧场,跨越五个州,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的1.3%,约等于一个浙江省。

4月19日早间,大康牧业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4月18日与澳大利亚Kidman公司、大康澳洲公司、澳大利亚农资公司ARC、以及联合收购方中房置业,五方人马共同签署了《要约收购实施协议》。

该协议规定,大康牧业将连同中房置业,通过共同设立的大康澳洲(大康牧业持股51%,中房置业持股49%)以3.7亿澳元(折合美元2.88亿)的价格收购Kidman公司80%的股权,Kidman公司另外20%的股权由澳大利亚农资公司ARC收购。

大手笔:在澳大利亚买下一个“浙江”

Kidman是澳洲最负盛名的高端肉牛企业,主营肉牛生产和销售,坐拥全澳面积最大的牧场,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6300万澳元,净利润2400万澳元,被冠以“悉尼牛王”的名号。

Kidman牧场的占地面积约为10.1万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牧场,跨越五个州,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的1.3%,约等于一个浙江省。

中资在澳洲买下一个“浙江”


占澳大利亚国土面积1.3%牧场面积约等于一个浙江省的大小

在这样辽阔的牧场上,总共生活着18.5万头优质肉牛,相当于每头牛拥有超过半平方公里公里的“领地”。

Kidman牧场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雨季洪水冲刷所形成的冲积平原上水草丰美,在此喂养的肉牛品质优良,一直以来都是出口日本、美国、以及东南亚等地的佳品。

鹏欣集团:中资“大手笔”背后的业界翘楚

此次中资收购的主体是湖南大康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其于去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在大康牧业的背后,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矿产实业、现代农业和股权投资等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鹏欣集团。

鹏欣集团是一家买壳的上市公司,以前叫中科合成,后来改名叫鹏欣集团,主要做矿业和金矿,在南非和刚果有矿区。鹏欣集团总共控股了四家上市公司,包括A股上市的大康牧业,以做资源和矿业为主的鹏欣资源,以及做大环保的国中水务,另外还有一家香港控股的上市公司。

近几年在业内风生水起的鹏欣集团在并购领域有着十分引人注目的成绩,包括去年收购了全球第五大做大宗商品交易的集团公司,这家集团一年的销售额有100亿美元。与其相比,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鹏欣集团的体量与之并不在一个级别。

但鹏欣集团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并利用整个行业周期上的机会进行了战略入股投资,再借助巧妙的法律和投资架构,将这家公司拿下,并实现了完全有机的融合。

此外,之前依托大康牧业而收购新西兰一家知名牧场的案子也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关注,收获了一片好评。

跨境并购:很诱人,但真的不容易

4月13日上午,在由投中信息主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上,鹏欣集团首席投资官洪涛作为嘉宾对大康牧业收购Kidman的一跨境并购案进行了说明和解读。

洪涛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非常适合进行农业生产的地方。就Kidman牧场而言,在此进行肉牛养殖和牛肉生产的成本非常低。而相比之下,中国饲养奶牛、猪和肉牛等所花费的成本就非常之大,因为合适的牧场很少也很小,而饲料的价格又很高昂。

Kidman牧场饲养的肉牛在初期育肥以后,沿着雨季的洪水冲积平原,一路从达尔文往东南和悉尼的方向走下去,牛一路可以从两百公斤吃到五六百公斤,草非常的肥沃。这样喂养的牛都是草饲牛,只要再加一些谷饲,就可以保证所产的牛肉都拥有非常优秀的质量。

Kidman这个项目对鹏欣集团以及大康牧业来说,基本上是用净资产的价格来收购一个面积和浙江省差不多的牧场,这种机会只有在海外才会有,在中国是无法想象一家上市公司永久拥有1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

收购澳洲牧场虽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其中的障碍和波折却险些让这个诱人的项目“夭折”。

难缠的外审委员会和麻烦不断的政府

鹏欣集团的此次收购因为澳洲政府的介入而“一波三折”。

洪涛说:“这次在澳洲碰到的OIO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民营企业走出去之前要有足够的认识和充分的准备,还有公关公司的帮助。现在对于像澳洲的资产、地产、牧场等项目的收购,国家在其中的影响越来越大。”

去年,大康牧业收购Kidman的项目被澳洲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驳回,原因是这块土地实在太大,正好和它的国防DOD武器实验基地有一部分重合。

后来,大康牧业做了相应的调整,引入了一家专门做养老金的公司,通过这样的方式避开了政府的疑问和障碍。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认知中,国有企业“走出去”的时候往往会碰到政府层面的障碍,但事实上,中国的民营企业也会碰到来自政府层面的阻挠,必须要熟悉各个国家的政策和政府的关系,并对当地政府的政策进行灵活地应用。

澳洲有一个对外审核委员会,和新西兰的OIO以及美国的海外投资委员会一样,都承担了对海外投资的最终审核,并给政府提供意见。

说到澳洲政府,洪涛打趣说:“我在澳洲这一年多体会很深,澳洲政府这五年来换了五任,还有很多内斗,和我们《纸牌屋》里面看到的一模一样。”

去年他在澳洲做完尽职调查,开始通过公关公司做政府的游说,正好一个刚上任的领导人被党内罢免,又一个新的领导人上任。他们在去国会和政府智囊团交流的时候,是全世界第一个和这届新政府打交道的海外投资团队。

国内:有利有弊的并购基金和严格的法律规定

针对目前许多上市公司和并购基金合作的现象,洪涛认为双方是彼此利用的关系。

一方面,海外并购的流程和审批手续非常的麻烦,所要花费的时间也非常长,上市公司需要并购基金冲在前面把项目先收下来。另一方面,限于我国对于上市公司海外并购的严格限制和约束,并购基金需要在收购的过程中充当“白手套”的作用,帮上市公司去做一些它不能做的事情。

从私募基金的角度来看,它其实是愿意和上市公司合作的,因为有上市公司的实体在后面,它将来的退回会有保障。

但和并购基金合作也为上市公司带来了一些弊端。整个收购的流程繁琐而又复杂,收购基金对于投资回报率的要求很高,但因为按照法律规定,上市公司的股东会、董事会做出决策有着严格的流程要求,所以如果对价不合理的话,股东会董事会不予通过会让收购项目陷入停滞或者僵局。

此外,上市公司和并购基金合作也是有风险的。因为收购基金视上市公司为专业人士,所以并购的很多内容包括不应由上市公司来做的尽职调查都交由上市公司去做,而如果上市公司没有细致耐心的一项一项做好,那么其中的风险就会营运而生。

中企海外并购遭当地政府阻挠已是“家常便饭”

据报道,今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以及并购的节奏空前加快,据彭博社汇总的数据,中国企业今年以来截至3月底,已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规模达1130亿美元,不仅超过2014年全年而且接近去年创纪录的1210亿美元水平。普华永道预计,中国海外并购交易未来几年将会保持50%的增长。

在此背景之下,大康牧业收购Kidman遭政府阻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2014年,万达买下马德里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就改建问题与马德里市政府展开了长达两年的拉锯战,万达想要对大厦进行拆除重建,但马德里市政府要求保留正面和侧立面。本月12日,一封遭到泄密的马德里市政府信函显示,该市最终向万达集团让步,同意后者拆除重建这一马德里地标。

由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投资开发建设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于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斯时正式动工建设,是斯里兰卡迄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去年3月,新上台的斯里兰卡政府叫停,今年3月9日,斯里兰卡内阁批准了斯中央环境局呈递的港口城项目增补环评报告,并决定将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投资开发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协议延长6个月。

中国与哥斯达黎加建交时承诺协助哥斯达黎加政府更新并扩建莫因陈旧的炼油厂,并与中石油旗下的中油国际成立“Soresco中哥重建公司”展开合作。后因哥方政府宣称此项目未通过审计,双方磋商多次未见成效而长期搁浅。本月15日,哥斯达黎加国家石油公司(Recope),Recope决定按双边协议框架规定终止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设立合资企业“Soresco中哥重建公司”的合作。(文/吴娅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