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日与一位在欧洲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先生吃饭,聊起了关于中国人喜欢“自黑”的问题。所谓“自黑”,就是别人还没说你不好,没“黑”你,你倒自己先给自己贴上“黑”标签,把自己贬损到一定地步了。先生和我一致认为,这和美国人是恰好相反的。在我们接触到的许多美国人当中,充斥着这样一种思维模式:无论我的理论是否正确,我一定会坚信自己是对的,然后说服你也相信。

先且不说“自黑”的事。先生讲起,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他与一些朋友在德国的一间餐厅吃饭聊天,两位德国男士开餐伊始便大谈特谈起了中国人的“坏习性”,比如喜欢大声喧哗、不讲卫生、喝汤出声等等,陈词滥调不过如此。

于是先生不高兴了,说了几句话,让两位德国友人非常尴尬又无处辩驳。先生说,我在欧洲生活这么多年,也会不时听到你们在各种场合“大呼小叫”,比如在啤酒屋,我没说错吧?你们说中国人不讲卫生吗?你们大错特错了。我看不少欧洲的洗手间也并没有多么干净,中国人进去了,发现很脏,不想用了,于是再出来,你们就说是中国人弄脏的,这就不合适了吧?再说喝汤出声的问题,这明显是文化习惯问题,跟素质有什么关系呢?你们平时不喝热东西,而中国人习惯了,出声地喝汤不过是在给汤降温。再者说,在中国人的文化习俗里,若在朋友家做客,大口喝下主人做得热腾腾的汤,再顺势表示一下对主人的赞美,这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和谐场面。一时间,德国朋友哑然失色。

这是长久以来外国人对中国人的不良印象。别说过去,即便如今,我们还能经常在报纸上看到外国人以为中国目前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多年不洗一次澡,住得都是低矮平房之类的新闻报道(我记得说这话的外国人好像还是个外交官)。事实上,看到这些报道,比起忿起辩驳,我更为这些人的无知感到遗憾。

你们是否发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现象?随着中国人出境游频率的增多,我们对外界世界的认知越来越丰富了,我们确实看到了他国的文明和发展,但也会不时地在心里犯嘀咕:他们不是也会闯红灯吗?他们不是也会乱扔垃圾吗?外国的蔬菜水果比我们贵多啦,普通人的生活质量也与我们没太大差异呀?

记得我第一次去欧洲旅游的那天早上,醒来后发现有头发有一缕翘起来了,怎么也压不下去。当时我忐忑不安的鼓捣了快半个小时,不怕被笑话,当时我是真的觉得,欧洲人的衣着一定很光鲜,我生怕我这土里土气的人丢了国人的脸呢!

而不少外国人在来中国之后,心里嘀咕的却往往是:为什么他们的高铁这么快?为什么他们的食物这么好吃?为什么他们的高楼大厦比我们还多呢?

现在把话题转向中国人喜欢“自黑”上来。你们想想看吧,我们给自己创造了多少个机会去“自黑”。所谓的“中国式过马路”,是中国特有的吗?为什么我们会自造这样的词语呢?这让我感到难过。我的硬盘里如今还保留着拍到的欧洲人大大方方闯红灯的照片。“不敢扶人怕讹钱”,这难道是中国社会的普遍现象吗?偏执地想象一下,你在工作上的“仇敌”有一天心脏病发躺倒在地,你路过了,难道会视而不见得走开吗?还有抱怨中国应试制度扼杀孩子想象力的,后来你们也看到了吧,在前段时间热炒的对比中英教育的新闻报道中,我们的教育模式不是反而占了上风吗?

中国人自古以来崇尚谦逊,自嘲便成为了谦逊的衍生品。但不得不说的是,我们一定不能把“自嘲”与“自黑”混为一谈。因为自嘲中带着自信,而自黑中往往带着自卑。如今的中国人,有理由继续谦逊学习,但再没理由卑躬屈膝,仰视那些以往的“幻觉”了。就像先生对一位美国友人所讲的一样,你总喜欢说两党制好,那么我们在美国建一个共产党,轮流执政,你干不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