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移民:人类迁徙的故事(转自求是杂志)

大移民:人类迁徙的故事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人类往往不会总是呆在一个地方,而是要进行大规模的迁徙。从史前时代的游牧部落,到当今席卷世界的移民浪潮,人类迁徙的脚步从来就没有停止。人类不断的迁徙,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人类自身。西班牙的《趣味》杂志为我们介绍了人类历史上一些大规模迁移的情况。

史前人类:自由的征程

当人类的老祖先——类人猿的足迹在非洲大陆上出现的时候起,人类就从此迈出了扩张的步伐。在遥远的史前时代,游牧还有居无定所,对原始人类来说本来就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大约在170万年前,人类历史上最早的迁徙者——东非直立人,开始了他们的旅程。借助着良好的气候条件,他们来到了亚洲,并在这里建立新的家园。之后,为了寻找到更好的适合打猎的地方,史前人类们源源不断地奔向他们可以到达的世界各地。大约在70万年前,欧洲大陆上也出现了人类的身影,我们称他们为“前人”。在占据了非洲和欧亚大陆后,人类漫游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

大约在一万五千年以前,人类又来到了美洲大陆,这时候的人类已经进化成现代人的样子,我们称之为“智人”。生活在亚洲的“智人”走过寒冷的西伯利亚极地,又穿过白令海峡,最后登上美洲大陆。这种观点被现在的人类学家普遍接受,相对于其他理论,这种理论有更大的可能性,因为当时随着冰川期来临,寒冷的天气使海水结冰,亚洲的西伯利亚和北美的阿拉斯加被连成一块,步行就可以在两块大陆间来回穿越。

进入新石器时代,农业革命促进了发展,一些部落开始在小亚细亚和地中海流域定居下来,这里也成为了人类最初文明的中心之一,当然人类的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在同一时期,一些来自印度、西伯利亚草原、高加索山脉还有丹麦的部落都迁移到了欧洲,并在这里住下,他们使用相同的印欧语系语言。慢慢地,这些部落的居民从捕猎和搜集果实转变成为从事农业生产,这样的转变促进了人口的增长,结果新的迁移又开始了。

殖民者:奔向希望之乡

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此后,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开始在美洲抢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并在新大陆上建立了幅员辽阔的殖民地,并由此开始了一个大规模的移民时代,源源不断的殖民者从欧洲涌向这里。在殖民者眼里,美洲就像是《圣经》里描述的“希望之乡”。这里有广阔的土地,丰富的资源,并且人烟稀少,这一切对殖民者都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欧洲移民迁徙目的很简单,他们大都怀着发财的梦想,或者仅仅就是盼望过上更好的生活,同时也希望远离战争,而技术的发展使人们远渡重洋来到新发现的殖民地成为现实。欧洲的一些国家,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英国、荷兰、比利时、德国等开始将自己的势力向外扩张,在政府和商业公司的运作下,大批欧洲居民来到非洲、亚洲,还有美洲。

殖民者的到来对美洲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中美及南美的古老文化基本上被摧毁,而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带来的疾病也导致了美洲人口的减少。其实在欧洲国家之间也有频繁的人口流动,从南部的意大利、西班牙往北部的法国、英国,从东部的俄罗斯、波兰奔赴西部的德国,不过大部分迁移者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大西洋对岸。据估计,在1800年至1940年间,有55万欧洲人漂洋过海来到美洲,其中35万人就此在那里定居下来。亚洲也有移民迁徙到美洲,比较多的是日本人到巴西,中国人到美国。不过相比而言,在亚洲,各个临近国家间的移民更为频繁,大约1400万中国人离开故乡,来到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

逃难者:被迫的旅行

在某些时期,饥荒、战乱、社会动荡都会促使人口的大规模流动,而这样的迁徙往往并不是出于人们本身的意愿。有人要逃离饥荒,有人被当作奴隶贩卖,还有的人因为种族、政治和宗教的原因遭到迫害,不得不到其他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无论是犹太人、巴勒斯坦人、亚美尼亚人、希腊人、爱尔兰人,还是非洲大陆上的土著黑人,在他们的历史上,都有某一段时期是被迫在地球上流浪的。

在16至19世纪,大约有1200万奴隶从非洲被贩卖出去。奴隶贸易造成的后果就是,非洲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块大陆上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劳动力,而美洲大陆上的人口结构却发生了变化,今天在美洲的人口中,黑人占据了非常重要的部分,尤其是在美国、巴西还有一些中美洲国家。

19世纪的爱尔兰,土豆是当时人们的主要食物,供给的来源几乎完全依靠农业生产,于是当疫病影响到土豆的生长时,人们的生存便会遇到严重的危机。在1845年的时候情况最为严重,一种霜霉病基本摧毁了土豆的种植,结果在当时有超过100万人由于没有足够的粮食而死亡。在1846年至1850年间,由于大饥荒的影响,爱尔兰岛上有200万人被迫逃离,去了英国和美国,当时的爱尔兰总共有700万人口。同一时期,在欧洲大陆上其他以土豆为主要粮食的国家,如德国、俄罗斯、波兰,也发生了大规模的人口流动。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目前在世界上大约有7.5亿至8亿人口受到饥荒的影响,大部分是在非洲,那里时常会发生大规模的人口迁移,目的地多是向临近的国家,当然他们中也会有幸运儿,利用这个机会去了欧盟国家、澳大利亚或是美国。战争、政治和宗教也是迫使人口大量流动的原因。

进入20世纪,在欧洲大陆上,战争以及国家的兴衰还有政权的更迭使得约4500万人被迫迁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欧洲有800万人受到影响,开始逃难的历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这个数字上升到3000万。在二战中,德国纳粹强迫近1200万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民来到德国,从事劳动生产,其中有波兰人、俄罗斯人、法国人、比利时人、荷兰人等。此后,数以万计的犹太人因为遭到迫害,不得不离开欧洲去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在亚洲,被迫迁移的情况也很普遍。1947年,在印度次大陆上两个新的国家分别宣布独立,就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印度是信奉印度教的国家,而巴基斯坦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由于宗教关系,有1600万人进行了迁移。

近年来,持续不断的地区冲突也引发了人口的大量流动。在南斯拉夫战争中,有400万人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在非洲,频繁的内战使得在塞拉里昂、坦桑尼亚、几内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家都聚集着大批的难民。在哥伦比亚,因为时有发生的恐怖暴力活动,100万农民不得不移居到别的地方。此外,在阿富汗、伊朗以及车臣等动荡地区,都有无家可归四处游荡的难民。

移民和劳工:新世纪的流浪者

当新千年来临的时候,全球化的浪潮席卷了整个世界,人类的技术和经济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同时,全球化也加大了地域间发展的不平衡。人口的迁徙和流动使更多地方具有文化多样性的特征。如今人们迁徙更多的是为了找到工作或者更好的发展机会,这一点同14世纪欧洲人去美洲的情况有些类似。不过对于大部分移民者来说,迁移也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即便是迁移到了美国。移民者来到新的地方生活和工作,对于接纳他们的国家也有非常的意义。

今天,全球范围内的劳工输出涉及到超过1.35亿人口,接近世界总人数的2.3%,他们的重要性也显而易见。在科威特,本国劳动力只有17.6万,其他都是从国外引进。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着35万外籍劳工,占新加坡总劳动人口的20%。美国每年引进约150万外国人,在美国居住着3500万外国移民。社会学家、同时也是研究移民问题的专家桑德拉·希尔·阿劳霍指出,为了保证国家的稳定发展,西方发达国家需要吸引外国劳动力的进入。2000年联合国公布的一份关于人口流动问题的报告也提出,到2050年,为了保证能有稳定的适龄劳动力人口,欧盟国家每年需要160万外国移民。发达国家始终是移民者的首选,在发达国家或者地区,每十人中有一人是外来的移民,而在发展中国家,这个数字是七十分之一。世界上大部分移民者居住在欧洲,有5600万,紧接着是亚洲5000万以及北美4000万。为阻止过多人口的涌入,一些国家制定了严格的法律对移民进行管理。在1976年,只有少数国家采用法律手段阻止移民活动。

到了2001年,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世界上已有一半的国家运用法律控制不断增长的人口进入。不过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阿劳霍在他的著作《移民、冲突和全球化》中指出,一旦人口的流动受到阻碍,“偷渡现象就会增加,贩卖人口也成为可能”。现在偷渡已经成为一笔令人震惊的生意,每年产生的利润高达70亿欧元。在全球范围内,人口的大量流动对经济和社会的冲击是不容置疑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冲击会越发明显。人口迁移和经济发展这两者间有着紧密的联系,对于我们这个时代,这是两个重大的挑战。

解读人类迁徙的传奇故事(热点书评)

蓝文涓 喻灿

现代人类的祖先为什么会在非洲、他们是如何走向世界各地的?日前由东方出版社出版的科普力作———《出非洲记》将把你带进一个真实、神奇、美妙的“人类旅程”世界。作者斯宾塞·韦尔斯,是美国著名的人类生理学科学家兼作家。在这本书里作者从人类进化的视角,描述了人类祖先的真正起源和迁徙的历史。

当然,这仅仅是作者的一家之言。但我们不妨把它作为一本神奇、有趣、极富阅读价值的“指南针”来欣赏。

这本书是关于人类的起源,更准确地说,是关于人类作为一个独特的物种在大地之上的旅程:从人类的发源地非洲到地球的遥远角落,从最早的生命迹象到充分进化的现代人等。作者韦尔斯结合考古学、气候学和人类漫游的足迹,对人种的进化、分布历程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追踪和描述。在人类远祖走出非洲、走向世界各地的波澜壮阔的迁徙图景中,作者给读者展现了地中海沿岸的肥沃土地、北极圈内的万里冰封、美洲大陆的神秘莫测、人类祖先们的力量与智慧、困境与抗争,告诉读者人类为什么会分布全球各地、为什么会有体形、外貌、肤色的区别。

这同样可以说是一本精彩的科普读物。韦尔斯博士以知识分子的立场,讲述了一个鲜明独到、颇具前瞻性的事实:人类家族之树的根或者说距离我们最近的共同祖先在非洲,今天分布在七大洲上的不同民族都是由现代人类祖先从非洲迁徙而来的。人类迁徙的大量研究结果证明,人种并没有优劣之分,人类具有共同的生物属性。这就告诉所有人一个有趣的故事:我们拥有共同的根,人生而平等。对于当今世界上那些坚持种族歧视的顽固的种族主义者,这无疑是科学理论武器最有力的鞭鞑和抨击。

“这是一部人类的史诗……韦尔斯以清晰迷人的语言追踪了史前历史,他将其复杂的人类迁徙问题讲述得如此优美,这在科学家中实属罕见。”美国《时代周刊》对该书作了这样的评价。作者文笔优美流畅,没有空洞的说教、艰涩的术语、枯燥的理论,朴实生动宛若与读者促膝聊天、串讲故事,作者引经据典全都通俗易懂,疑难之处辅以丰富翔实的细节,文中配有逼真的图片和形象的图解,将这本专业性较强的科普著作描绘得妙趣横生、充满想象力,比起文学作品来毫不逊色。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迁徙:中国在路上

世界上,未曾有哪一个国家的城市人口能够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净增4亿人;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迁徙。这个规模远远超过了全欧洲1820年-1920年整整100年间的移民规模。而这样的迁徙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还远没有结束。

马克思说,一切人口现象都由经济发展决定。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同样由经济发展所决定。

从世界发展史上看,每一国经济的起飞都伴随着大量人口的迁移。譬如,一战期间的美国,大量的外国移民进入美国,与此同时,美国本土也有大规模的人口西进,成为美国战后经济增长主动力之一。而在一战前,北美、澳洲持续百年、规模宏大的移民潮,更是伴随着整个工业化进程。

中国改革开发放以来,与工业化飞速前进相伴的同样是前所未有的城市化速度。“中国从1.73亿城市人口起步,到现在为止,城市人口已经增加到5.7亿人,也就是说,不到30年,确切地说,只有28年,城市人口就增加了4亿人,而且绝大多数是农村人口进入到城市中来。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城市人口能够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净增4亿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说。

近30年来,中国确实是世界上城镇人口增长率最快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的数据,1975年到2003年,发展中国家城市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为3.6%,世界平均增长率为2.5%,中国则为4.1%。胡鞍钢估计,2010年前后,中国城市化率将超过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到2030年将达到60.5%,高出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3.4个百分点。

近30年来,人们从农村迁徙到城市,从落后的城市迁徙到发达的城市,从中国迁徙到外国,然后再回归……个体为了摆脱贫穷和落后,为了追寻理想和幸福的生活,为了寻求利益的最大化,像候鸟一样四处迁徙。由此而形成的大规模的群体迁徙,又成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致使这片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土地在30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有迁徙自由的年代

然而,在不太遥远的30年前,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我们并没有迁徙的自由。

1949年建国后,中国政府采取了优先发展重工业的战略,农业成为重工业所需资本的积累来源,而资金从农业到重工业的转移是以压低农产品的价格实现的,从而造成了上世纪50年代后期的粮食短缺。

在此情形下,政府采取对农产品统一收购和定量供应的办法来保证工业和城市对农产品的需求。不用说,这是以严格控制每个城市的人口数量,限制人口迁移率为前提的。

1956年12月,国务院发布了“限制农民盲目流动”的指示。

1958年1月9日,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户籍管理条例》,《条例》否定了公民的自由迁徙和居住权。

至此,迁徙需要学校录取证明,或单位录用证明,或迁入地的准许迁入证明。而在很长时间内,这“三证”基本是不可能获得的。

在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下,上个世纪整个60、70年代自动流动的人口几乎没有。那个时候,城市生活柴米油盐都是凭户口凭票证供应的,没有票证,意味着无法生存。

改革开放后,实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根本上解决了我国农产品短缺问题,同时私营企业、乡镇企业的大量涌现及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需要劳动力的流动,政府才开始放松了对人口迁移的控制。

1984年有一个文件,文件本身没有很高规格,但在迁徙历史上意义重大。那是国务院的一个通知——“关于农民进入集镇落户问题的通知”,条件是“自带口粮”。仍然不希望农民进入城市,但是城市在对农民封闭20年后,终于又打开了一条缝。

义无反顾地奔向城市,奔向文明

在这大规模的流动人口中,大部分是从农村迁徙到城市的农民。

他们大多迁往较发达的南方东部城市,长三角经济圈、珠三角经济圈,以及环渤海经济圈的都市,主要分布在深圳、上海和北京;他们主要聚集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多从并不体面的体力劳动开始——但也绝对是这个城市不可或缺的岗位。

他们也有理想和激情,最小的理想可能是赚点钱回家乡去盖个房子,取个老婆;有的则梦想着有一天如同是穷乡僻壤走出来的黄俊钦、黄光裕兄弟那样成为中国的首富。当然,这个城市也给予他们实现理想的机会。同是草根出身的中国第一商帮——浙商提供了最激动人心的案例。

上世纪80年代初的内地小镇,随便走过一条小巷,总能听到“铮—铮—铮”的弹棉花的声音;也常能看见修鞋的小铺子里,鞋匠们正叮叮当当地敲打着手中的鞋;各式发廊里,青年男女热情地招呼你进去理发。无论是弹棉花的、修皮鞋的,还是开发廊的,大多操着浙江口音的普通话。“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浙商”。在浙江人集中生活和做生意的地方,还形成了既有一定生活情感的沟通交流又有生产经营的分工协作以及广泛社会联系的“浙江村”,如北京“浙江村”、西安“浙江村”、重庆“浙江村”……

20年后,他们创造出让中国甚至世界刮目的巨大财富。

当然,更多的进城务工者依然寂寂无闻,他们挣着比在家乡务农多一点的工资,忍受着背井离乡的孤苦,享受不到户籍背后所隐藏的各种社会公共福利的权利……

但显然这一切都无法阻挡他们义无反顾地奔向城市,并希望他们的后代也一并留在城市,享受现代化的文明。正是他们这种朴素的执著,推动着社会变革的决心以及城市化的进程。“第一步,农村人口在城市实现就业。第二步,农民工的工资不要太低,不要拖欠,劳动权益能够有所保障。第三步,农民工要能够同样享受社会公共服务,与城里人一样,有同样的社会养老保险,小孩子能同样上学。第四步,农民工进入城市后,也能参加社会活动,他们的想法也要能在政策上体现。不能是城市人定政策,损害农民工利益。最后,要让他们能够在城市定居下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崔传义认为,中国现在的城市化进程才只是实现了第一步。

或者为理想,或者为自由,或者为更多的发展机会

1985年,当伍继延以学者的身份第一次从北京到改革开放最前沿的窗口——深圳考察的时候,内地与特区的巨大差距让他震惊。“这个地方的人,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跟传统完全不同。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他们的十分之一,什么单位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有选择的自由,而我也有这个能力。”之前以及之后无数的知识青年与伍继延一样都渴望到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线去,他们或者奔赴深圳,或者奔赴海南;或者为理想,或者为自由。

在一本叫《海南十年反思》的书中,作者如此回忆当年“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盛况:海南建省办大特区的消息一出,大量的人才便向海南涌来,“十万人才下海南”这句话是对当时各路人马奔海南的一个形象的比喻。号称十万,其实,远远超过十万,仅海南省负责人才引进的机构——海南省人才交流中心库存的人才档案就有十八万之多。

这些人有知识有能力有激情,年轻进取又富有开拓精神;他们代表改革,代表未来。

那些更发达的城市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机会,以及更自由的空间。而他们也在推动着那些城市的发展,快一些再快一些。在此过程中,他们成为了社会的主体甚至是精英,至少也是类似城市之间相互竞争的人才。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在深圳和海南之后,可供伍继延们选择的城市越来越多。这些人在不同城市间频繁迁徙,成就了那些城市的包容与多元,同时也加剧了城市间的竞争。

城市间的竞争到底是人才的竞争。

出国:世界的迁徙

跨国界迁徙,会使国家某些最优秀的人才流失,同样也会使国家某些最优秀的人才回归。后一种情况正在中国发生,并远没有结束。

1978年底,当首批中国留学生赴美的消息见之报端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这一事件所具有的历史意义。

而国门就这样打开了,一场以留学之名进行的迁徙拉开了帷幕。中国年轻人有机会在醒来之后张望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的命运因为留学得以改变。“在不同的文化冲击中和不同社会环境的冲击下,他们每个人的思想都会有一种生活在中国社会里所无法产生的变化。这一代中国留学生,如同他们的前辈一样,从各自交织着欢乐和辛酸的留学经历中,学到的日后带回中国的,将不仅仅是科学知识、先进技术和异国文化,其中一定也会包括许多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念和不同的生活方式。”十二年前,钱宁在写《留学美国》的时候这样预测。可惜那时候,选择回国的留学生并不多。

当世界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中国这个正在变得强大的经济体的时候,“海归潮”才真正兴起,2002年,成为“海归潮”的第一个高峰年。从2002年春天到2003年秋天这18个月里,有16510个留学生来到中关村访问,其中有3800人留了下来,比过去20年的“海归”加在一起还要多。他们每天注册两家公司,把留学生企业总数增加到1785家。

“对一代中国留学生来说,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而这种变化,对中国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钱宁在写那本书的时候一直在问。

答案在进入21世纪之后逐渐揭晓。李彦宏、邓中翰、周云帆、张朝阳……已经迁徙归来的那些正在书写着数字化时代的财富神话。著名作家凌志军说,在21世纪开始的几年,是海归拯救了处于互联网寒冬的中关村。这是我们国家的幸运。他还断言:未来三五十年,中国一定是海归的天下,各行各业的杰出人物都将是海归。

“海归潮”远没有结束。“人类是从候鸟进化而来的,所以渴望迁徙;人类也是从植物演变而来的,最终要叶落归根。”

尽管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世界变得越来越扁平,这些人还会像地球村的公民一样不停地在世界迁徙,但他们都知道,这里有需要他们改变的国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以百石之力射飘叶
人类也许从来没有经历过从非洲迁移到全球各个地区的行为,人类各个地区的人种都是原生的本土化的人种!
同意!从中国的考古证据看,至少我们的祖先肯定不是从非洲迁徙来的,看后代智商的巨大差异也能看出来。

6楼ljkchy

还在鼓吹“人类非洲起源论”?去看看河北泥河湾吧。

人类也许从来没有经历过从非洲迁移到全球各个地区的行为,人类各个地区的人种都是原生的本土化的人种!

等犹太资本衰落后,我很想重新了解一下人类发展的真实情况,为何不敢本着科学的精神正视中国的考古证据?顺便给命名中华曙猿的科学家点个赞!



中华曙猿(学名:Eosimias sinensis)生活于始新世中期,是一类体形很小的灵长类。中华曙猿是已知的高级灵长类动物中最早的一种。它是我国著名的古人类学家林一璞、齐陶等人在江苏溧阳上黄镇发现的。,属类人猿亚目曙猿科的曙猿属,也是已知的高级灵长类动物中最早的一种。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


中华曙猿的化石材料仅仅是一块带有三颗牙齿的右下颌骨残段以及一些零散的牙齿等,但是,它的时代为4500万年前的中始新世中期,比法尤姆的高等灵长类早了将近1000万年;它向人们暗示,高等灵长类的起源地更可能是在东方、在中国。所谓"曙猿",意思就是"类人猿亚目黎明时的曙光"。






元谋人牙齿化石是1965年"五一"节在云南元谋县上那蚌村发现的,元谋县被誉为"元谋人的故乡"。1976年根据古地磁学方法测定,生活在距今约一百七十万年。

在约在100万年以前,云南元谋一带,榛莽丛生,森森郁郁,是一片亚热带的草原和森林,先有枝角鹿、爪蹄兽等第3纪残存的动物在这里生存繁衍。再往后推移一段时间,则是桑氏鬣狗、云南马、山西轴鹿等早更新世的动物出现在这片草原和森林。它们大多数都是食草类野兽。为了生活下去,元谋人便使用粗陋的石器捕猎它们。根据出士的两枚牙齿、石器、炭屑,以及其后在同一地点的同一层位中,发掘出少量石制品、大量的炭屑和哺乳动物化石,证明他们是能制造工具和使用火的原始人类。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