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吃三文鱼是在日本, 1987年。 在鱼米之乡长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餐桌上用生鱼做佳肴,感觉空空的。那一年,我是名副其实的小字辈,很乖,领导说吃就吃,况且是在日本东京的高档餐馆,应该是放心食物。 我们出国团组一行五人,邀请了在日本常驻的同事入席,大家圈着腿,围坐在矮矮的餐桌边,吃得很安心很欢。大盘端上的生鱼片有头有尾,光看头尾的话还会被误认是活鱼。 日本小姐身着漂亮的和服,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我们,常驻日本的同事中有人不时地调侃也没有激怒年轻漂亮的日本女服务员。 那个时候没有听说过三文鱼是养生食品,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日本是挪威三文鱼的消费市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2007年上半年,当时的挪威首相是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先生, 在北京的一超市“推销”三文鱼。中国的媒体有关三文鱼的养生道理如洪水泛滥,势不可挡。

三文鱼常年生活在海洋中,只在产卵的时候游到内河。挪威的三文鱼与美洲的三文鱼的区别在于,美洲的三文鱼产卵后死在内河,而挪威的三文鱼产卵后活着回归大海。

这两年才得知,挪威出口的三文鱼全是养殖的,不时地爆出养殖的三文鱼中有逃跑的三文鱼,并且媒体大肆渲染三文鱼携带有寄生虫。因此,官方已经接二连三的,斥巨资, 在野生三文鱼产卵的几条大的内河倾泻鱼藤酮,杀死所有前来产卵的野生三文鱼,美其名是消灭三文鱼身上的寄生虫。

这两年,中国限制了挪威的三文鱼进口,挪威官方通过侨居挪威的一华人女士Zhongying Kristoffersen打开了中国的养生市场,用Lion Healthcare Europe AS公司的名义向中国出口养殖三文鱼的鱼蛋白营养产品。 这位华人女士趾高气扬的对挪威媒体和挪威国民说,神速打开中国市场的成功归功于她是中国人。2015年11月8日,挪威媒体透露,中国的购买合同达三千万挪威克朗,并且已经开始大量的运输到中国了, 购买方为中国的一大型制药公司,遍布中国十三个城市,覆盖着超过3000家医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