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读了鲍盛钢的《中国崛起的战略思考和选择》一文,感觉观点有失偏颇,有鼓吹美国、误导国人之嫌。文章论述了“韬光养晦还是进攻主义?经济强国还是军事强国?拥抱美国还是中美对抗?核心利益还是共同利益?”等四个问题,本文现逐一驳斥。

关于“韬光养晦还是进攻主义?”,作者指出“实际上它(孤立主义政策)是一种自我保护政策,首先它使美国避开了欧洲列强的注意和对之发展崛起的警惕;其次使美国可以避开欧洲的纷争和战争,避免力量的消耗,这样就为美国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并把邓小平的“韬光养晦”与美国的“孤立主义”相提并论,很明显,作者意在提醒中国不要与霸权国家(主要指美国)对抗,但问题是中国已不具备“光荣孤立、韬光养晦”的国际环境,在美国的持续打压下,可能许多时候不得不与美国对抗。

让我们先来回顾美国的崛起历程。20世纪初,美国经济实力已跃居世界第一,其实早已引起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国的关注,但由于其特殊的地缘战略优势使其免受英国的干扰和打压。众所周知,美国的地缘战略优势包括两洋庇护、周边无强国、周边关系简单、幅员辽阔等四个方面,因此,美国不仅可以远离世界其他强权的干扰,而且由于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无需像德国那样急需掠夺殖民地,这也使得美国与其他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相对缓和,可以超然的采取孤立主义政策,专心发展经济。而德国虽然与美国同为崛起大国,但德国地缘环境远比美国恶劣,首先德国位于群雄并起的欧洲内陆,比邻英国,受大国牵制的力度和英国关注的程度要远远高于美国,根据“远交近攻”的原则,英国可能更倾向于把德国作为头号敌人打压。其次,德国面积狭小,经济基础雄厚但受资源和市场的制约较多,因此迫切需要开拓殖民地发展经济壮大自己,这必然与已经将殖民地瓜分殆尽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如英、法、俄等国发生激烈冲突,这也是英国全力打压德国的重要原因。因此,特殊的地缘战略优势使美国在崛起过程中不仅没有成为英国的头号敌人,反而是英国抑制欧洲列强时需要借助的力量,这在客观上为美国采取孤立主义政策、拥抱英国提供了可能,但该政策对于当今中国不可复制。因为金融危机后,中国加速崛起的势头日益明显,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可能性日益增强,与美国的战略矛盾日益加深,美国早已把孤立抹黑、围堵打压、牵制防范中国作为既定国策,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还幻想“光荣孤立”,无异于痴人说梦、自缚手脚。另外,中国周边国家众多,大国、强国林立,局势本就复杂多变,而且国家尚未统一、领土领海争端尚未解决,因此,美国会插手亚洲事务,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恶化中国周边环境,迟滞中国崛起步伐,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埋头发展显然已无可能。近期,南海局势风云突变再次说明这一点。面对美国打压,如果我们只会忍辱负重、忍让退缩、委曲求全,必将丧权辱国,只有奋起反抗才是唯一出路,但并不意味着处处争锋,关键是要独立自主、敢于斗争、有所作为、积极主动的营造有利的安全态势。

关于“经济强国还是军事强国?”,作者提出“美国把重点放在经济发展上,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机会,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又成为欧洲民主国家的兵工厂,最后成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对此,中国的崛起也应切记重点在经济,通过贸易,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寻求全球合作以及互利共赢,而不是重点考虑传统的军事安全问题”。作者讲的是事实,但在类比推理时,又忘记了中美地缘战略和时代的差异。因为两洋庇护、远离强权、周边全是小国弱国,因此,美国基本无需考虑国家安全,只需发展经济。而中国周边大国林立,领土领海争端、国家统一等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如果忽视国防建设,不仅不利于问题解决,反倒有可能在与邻国争端中处于下风,甚至丧失已取得的经济成果。我们不能忘记,1840年鸦片战争前,中国GDP占全球的33%,可仍旧没有改变被殖民的命运,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一次次被掠夺,成为侵略者随意享用的大餐,同时也刺激了更多的侵略者加入侵华行列;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前,中国GDP也是日本数倍,但也没有改变战败求和、割地赔款的下场;改革开放之初,我们一度忽视国防建设,军事实力相对下滑,因此“银河号”、炸馆、美国航母现身台海、南海撞机等屈辱事件屡屡发生,虽然群情振奋、心有不甘,但无奈实力不济,我们只得息事宁人。因此,保持经济与军事协调发展才是正确选择,如果只重视经济,不重视军事,我们将失去发展经济所需要的安全环境,劳动成果还可能被他人掠夺。

关于“拥抱美国还是中美对抗?”,作者提出“英国是美国崛起中的天敌,但美国选择了与英国合作,抗衡欧洲其他列强,最后在二战后,不费一枪一弹代替英国,成为全球体系的主导者”,“因为中国的战略目标不是老大或老二,而是发展,而发展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个相对和平的外交环境”,所以“中国需要与美国合作”,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如前文所讲,英国没有打压美国,美国选择与英国合作只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英国把德国定为头号敌人,如果德国与美国位置互换或德国位于拉美,那么即使同宗同源,英国也不可能对美国那么仁慈,美国也不会顺利崛起。美国崛起绝非英国恩赐,其实也是美英斗争的结果。只不过,英国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实力已远不及美国,因此斗争并不像英德以及后来的美苏那么激烈,但也绝非砖家鼓吹的“禅让”。反观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后,对有可能挑战其霸权的国家向来毫不手软,搞垮苏联、打压日本、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围困欧盟,不仅不遗余力而且连连得手。本世纪初,正当美国搞掂欧盟、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志得意满、磨刀霍霍准备向中国下手之际,半路上杀出“本·拉登”,迫使美国把战略重点转移到全球“反恐”,这才给中国提供了近10年的战略机遇期。如今,随着中国加速崛起,对世界秩序的冲击势必加大,中美战略矛盾势必加深,因此,美国急于从反恐战争中脱身,再次将战略重心东移、并把中国作为头号敌人全力打压,危害中国的事件势必增多,在这种情况下,拥抱美国无异于自废武功、自取其辱,既没有效果,人民群众也绝不会答应!

关于“核心利益还是共同利益?”,作者提出“凡崛起大国,随着国力上升,必提出自己的核心利益,要求改变原有的体系,要求更多的阳光下的土地,这自然就导致矛盾,冲突和战争。对此,美国在崛起过程中,反其道而行之,更多地倡导共同利益,如一战后美国提出十四点建议,以此作为全球体系的基础;二战后又倡导建立联合国”。作者又拿美国作为榜样,提醒中国要“多倡导共同利益”。但实际上,美国倡导的共同利益基本上都是建立在损害殖民国家利益的基础上,美国从不拿自己的核心利益作为共同利益与他人分享,这是美国想拓展国家利益、但实力弱小、不敢轻易损害其他大国既得利益的情况下提出来的。事实证明,如果拥有超强实力,美国在乎的是独霸利益,不容他人分享共同利益!反观中国,在事关领土主权的问题上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在核心利益上的让步不可谓不大,但在现实面前屡屡受挫,不仅共同利益没有保证,核心利益也被侵蚀。因此,美国所谓的“倡导共同利益”,对现今中国没有多少借鉴意义。

总之,鲍盛钢的《中国崛起的战略思考和选择》充满了对历史的歪曲和对美国的吹捧,我们有必要实事求是地分析美国的崛起过程,切不可人云亦云、为他人所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