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八路军为何个个会说日语?(转帖)

著名军史作家、旅日著名军史作家萨苏,又推出新作《尊严不是无代价的:从日本史料揭秘中国抗战》。作为广受好评的《国破山河在》一书的续作,本书秉承了作者一贯的写作风格和立场,以发掘出的日方资料和国内记载相互考证,力求使更多历史细节得以重现。

在描写敌后抗战的文艺作品中,时常出现八路军讲日语的情节。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八路军,是怎样熟练掌握日语,以至冒充日本兵都不会被发现呢?从敌后武工队出身的老战士那里,作者找到了答案。

1.学不好的,都牺牲了 大家可能会对文艺作品中的一种描述产生怀疑,那就是八路军居然能冒充日本兵。这是因为,其实日语是一门不容易吃透的语言,它的发音、变格等微妙之处极多,不是真正的日本人很难说得天衣无缝。

即便是在日本呆了十几年的中国人,开口说话,不用3句,对面的日本人就会恭维起来您的日语说得好极了!言外之意是,你讲得再流利也能听出是外国人。

在上世纪30年代,精通日语的人更少,连鲁迅这样号称日语流利的,今天看他的日文信件,都有惨不忍睹之感。

既然如此,在连高小学生都当知识分子看待的八路军里,谁能有那么好的日语水平,冒充日本兵都不被发现呢?

然而,和当年在冀中做过敌工工作的老八路朱占海谈起来,老人却告诉我,冒充鬼子这种事一点儿也不稀奇。

他当时在任丘等地活动,敌工部的人经常把鬼子的电话一掐,连上话机就跟敌人讲话套情报,也确实有武工队员化装成日军活动过。

怎么学的?反战同盟的日本八路教的呗。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难学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时我刚到日本不久,若是从他那儿学到什么日语速成法,可是不得了的收获。

你们现在学不到我们那个水平。老爷子摇头。为什么?难道我们还学不过您一个高小毕业的?这后半句话,我没敢讲出来。你们学不好,就是少挣俩钱儿。我们学不好的,都牺牲了。

他说,当时装成日军,主要是吓唬伪军的,碰上鬼子多半是意外遭遇。八路学日语的时候,很多人连日文字母有多少个都不知道,纯粹是硬背下来的。也就是固定的一些句子能以假乱真,以外的多半一窍不通。

比如,鬼子要问你是哪个部队的,八路把旅团、大队、军衔说得极流利,问老家是哪儿的,也能对答如流,连村里有个菩萨庙都能说出来。鬼子要是问喜欢吃生鲷鱼还是烤鱿鱼,那就全完了。

倒是没有鬼子问这样的问题,朱老说,他们的性子是一根筋。那万一有哪个鬼子特别,这么问呢?那还用多说吗?掏枪就打呗,大不了一个换一个!老人笑答。

2.用八路式日语喊话很有效 虽然当时要求每个八路军都要会57句日语,但多数人,如果不是做敌工工作的,日语的水平确实很一般。

1944年后开始局部反攻,经常出现围住鬼子炮楼用日语喊话的情景,一时间南腔北调

敌工部的同志经常抱着脑袋哀叹,说这些唐山味儿的冀东日本话,保定味儿的冀中日本话,只怕炮楼里面的鬼子和伪军没一个能听明白。

那还喊什么呢?我有些不解。 老人答曰,话不能这样讲。事后从俘虏那儿知道,用这种变了调的八路式日语喊话,与正规的日本八路来喊话,效果竟然差不多。

原来,鬼子炮楼里,一听到正宗的日本人在下面喊话宣传,指挥官就会大骂反贼,并勒令射击,用枪炮声压住对面的喊话,宣传的内容也就听不到了。而如果是中国八路说日本话,日军指挥官总是听不懂,不知道对方在喊什么,往往也就不会射击,听之任之。日本人好认死理,越是听不明白越要听,使劲儿琢磨八路在喊什么。

有时候还真让他们给琢磨明白了,还要彼此交流一番。于是八路的宣传效果,也就达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这种事。但比例没这么高。

一个县里,也就出一两个这样的人。

有些人平时就是戏班、票友之类的出身,对模仿和口技甚是在行。

我老家有个人是村里戏班子的主角,唱戏的出身。住在鬼子据点附近,平日里看鬼子操练看惯了,对鬼子的神态、动作模仿的很像。他在声音方面有天赋,模仿能力很强,记性也很好。鬼子训练时的训话,他完全是当口技学动物叫声一样,一大段一大段的模仿下来的,当然语气、口音和神态也都带着原貌。经过人指点他也大体上知道这一大段日语是什么意思。再后来,被八路军县大队招去,经常化妆成鬼子军官。有一次,县大队扮成鬼子,他扮作鬼子军官,把某据点伪军诱出缴械。

这种人,占的比例很少,但是有。

学不好的都牺牲了,剩下的都是学好的,那条件下学得好的都不是一般人

可以参考前段时间北美崔哥的博客:

“在美丽的加利佛尼亚州,中国小留学生因为打了同学,被美国法院以绑架、折磨、殴打和羞辱罪判刑,翟芸瑶(女)被判入狱13年、章鑫磊(男)被判入狱6年、杨玉菡(女)被判入狱10年。代理他们的律师是北美崔哥的朋友邓洪。


邓律师告诉我,章鑫磊第一次出庭都需要翻译。“这孩子来美三四年了,还不会说英文。可是,入狱不到半年,他已经不再需要翻译,英语呱呱的彻底过关了。”

崔哥总结: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学外语必须封闭式训练,全世界再没有比美国监狱更好的封闭式教学了。”

斋藤邦雄,1941年入伍,原日军第63师团(代号“阵部队”)机枪射手,曾在华北与八路军为主的中国抗日力量作战多年,后转入东北关东军序列,战争结束时被苏军缴械。战后回到日本的斋藤写下了多部著作,描述在军队所经历的种种情形。其中,《陆军步兵漫话物语》记述了从日本老太太咬“皇军”到被捕的八路军侦察员土遁脱逃等种种事情,既描述了中国军民机智英勇的抵抗,又辛辣地表现了日军中的残暴愚蠢、内部欺压等现象,并配有斋藤自画的漫画插图,在日本销量达40万册,影响很大。回复:中国八路军为何个个会说日语?(转帖)

上面就是讲八路武工队冒充宪兵混入鬼子碉堡,将鬼子集合缴械的故事。




其实,萨苏先生的讲的关于“八路”会讲日语的故事,没有必要去怀疑,很多人只要到了特定的环境里,逼也逼得你去学习语言,我遇过一口地道胶东口音的美国人,只听声音,你是分辨不出来的,他是在青岛做外教时跟当地人学会的,我的一个亲戚前年出国了,今年过年回来,我发现这个老太太居然会讲英语了,还有俚语的口音,比我老婆6级英语的水平还高。

质疑土八路是否会日语,和质疑土八路有没有抗日没有多大的区别,因为当下好多人都认可了土八路是“游而不击”“下山摘桃子”的理论,认为小大小闹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只有“大规模的会战”才可以创造大的战果。这个理论迎合了当先很多人急于成功,做大事,挣大钱,走捷径的心理,自己不成功是缺少帮扶,缺少机会,缺少资金,只看到别人成功后的潇洒,不愿看到别人创业的艰辛。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从一点一滴的小事情坐起,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成功呢?

很多成功的商人,也是从小生意做起的,就算今天的马云,20年前还为20万贷款发愁呢,何来援助,何来大生意?土八路能从4万发展到100万,就是人家努力的结果,当兵吃粮,没有地盘,哪有供给,敌后就那么大的地方,鬼子要吃粮,皇协军要吃粮,八路也要吃粮,老百姓要给谁?如果八路不抗日,鬼子要皇协军何用?国军跟皇协军岂不要打大仗了?哪个老板愿意养闲人?铁血都上市了,试问蒋老板能养多少人?

萨苏能从日本老兵的只言片语里了解到很多抗战的信息,从侧面也可以看出谁是日本兵眼里的的“真正对手”,战后,日本拍摄了很多反应中国战场的片子,《赤色天使》,《愚蠢连队》等,里面的对手也是土八路,难道日本在可以讨好中共吗?日本是个很尊崇强者的民族,谁打疼了他,他反倒尊敬谁,萨苏先生也在有意识的揭示这个内容---------《国破山河》和《尊严不是无代价的》。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