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下面引用的不是八路军小寨村伏击的场景,而是1937年9月22-30日,平型战役的关口前线,日军记录的战场惨景和晋军的战法。此种“尸山血河”的描写多见于国军担当的第一线正面战场,也是日军所以能至今铭记“平型关口”这四个单词的理由。

一一五师,可曾进入平型关正面战场?

图1 国军使用的1/50000地图,1930高地(白圈处)标为1886.4。可确认附近有复数高地。

“守敌仗天险,赌荣誉死守平型关,团城口。如团城口南1930高地(国军地图标1886.4高地),敌反复五回逆袭,每次以数百新手猛攻夺还,为彼我争夺之要点。战场一带呈修罗鬼域,尸山血河之状惨不忍睹。视敌战法,皆先集中迫击炮火对我第一线阵地压制射击,掩护手榴弹部队近。接之以照明弹侦查我阵地后,从相当远距离处开始投弹构成掩护弹幕。之后是夜袭部队主力的突击,进入有效投掷距离之敌,间不容发接连猛投榴弹,在我方退避之瞬间一举突入阵地占领之。其攻击多在日暮之后或黎明之前。当初,吹喇叭执火炬明攻,失利后渐行巧妙,夜间头顶毛毯等隐蔽物以匍匐姿态接近…[1]。”

此记录是日军对平型关战役中1930高地攻防的描写。称此地曾先后五次易手。类似记录在《晋阳日报》1937年10月15日号载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 《我军从雁门关及平型关方面阵地退却原因》一文中也可见到。文曰 :

“此役中最激烈之战斗为三个高地之争夺。一是处东跑池的1886.4高地。第八十四师高桂滋部第一回夺回后,第八路军林师又一回夺回,后七十三师夺还一回,独立第八旅夺还一回,七十二师弟二〇八旅夺还一回。二是西跑池南高地,七十二师二〇八旅曾三回夺还。该部由于屡屡用于高地争夺,损失惨重,现仅存200余名(后略)”[2]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第二回夺还者为林彪的八路军一一五师。情报来源何处?阎锡山部并未到现场监视。占领与否,全靠部队自行申报。1937年9月26日 《朱德、彭德怀致蒋介石寢寅密电》中称“一一五师有(廿五)日八时进行战斗,至廿四时止尚在激战中,将平型关以北东跑池、辛庄、关沟及一八八六点标地完全攻占”[3]。此朱德、彭德怀的申报,应是阎锡山掌握八路军战果的唯一根据。对国军“报告”,当然不免有夸张,宣传之嫌。比如文中出现的“ 攻占关沟村”,虽此地是日午后被八路军包围,但并未能攻克。攻为真,占属虚。相反,进军东跑池村和1930高地,似乎不是谎称。根据可见当时一一五师宣传部长萧向荣《战地日记,火线上的写实》中的记载。此资料可贵处在是当时的日记,1938年已出版。其可信度当然比聂帅等人老后的回忆谈要高得多。日记中记载,9月25日小寨村伏击成功(平型关大捷)后,

“ 队伍没有停留的,已经走得很远了,沿着西北向去的马路,沿着马路北面的高山,继续向东跑池前进--那里是友军出击的一个目标。大约有二千左右的鬼子兵,占领着村庄,占领村庄东北的高山,向我平型关一带的阵地进攻。早晨,战斗还没有开始之前,我们就已经有一个队伍,从关沟方面打出去,此刻已经是下半天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见友军的动作,未能得到适时的配合,所以那里还没有解决战斗。直到黄昏时候,当主力全部转到这个地方来时,终于夺取了敌人所占领的高山,把村庄里的敌人,完全放在包围之中,获得了最后决定胜负之权”[4]

从时间(25日黄昏),方向(老爷庙战场的西北),作战顺序(大捷,追击,前进)来看,这里出现的“东跑池东北的高山 ”无疑即是1930高地。所以一一五师占领1930高地之报告可信以为真。时间应是在9月25日,小寨村伏击战后。随着老爷庙战场日军汽车部队的败退(至关沟村,15:00集结完毕),一一五师一部乘胜追击至三浦部队后勤基地的关沟村前,和东跑池村一带的激战之地。“黄昏”时分,进入1930高地某山头。

不过此时,1930高地是否有日军把守,还是一个疑问。按攻克、并坚守此高地的日军尾家(刢)大队(步兵第11联队第一大队)记录,该部队于9月23日夜,第一次占领此高地,24日中坚守阵地。失守后,9月25日晨血战夺回。后接到“进军大营镇”之命令,放弃高地下山进入鹞子涧村(高地西约4公里)外一带。记录内容如下:

“九月二十五日 午前三時接出発命令。大雨一直不停。寒気沁骨。边打滑边行軍。先集結部队,小休後向大営鎮出発。行进到下方可见的部落(鵠子溝)时,得到干面包补给”(坂口幸敏(第一MG)日記)[5]。

另外,尾家部队中的《歩兵第11連隊第3中隊陣中日誌》记载

“25日午前4時,中隊实施敢死夜袭占领1930高地。此突击中,千田忠以下13名战死,准尉貞井春雄以下9名負傷。所剩兵员为宮内軍曹以下92名(已无将校指挥)。9月25日「第一大隊集結を完了,向大営鎮开始前进」。大隊于午後五時出发,至鵠子涧村接受 2日携帯口糧的补给”。[6]

两种史料,记录的时间上多少有点出入。前者是个人日记,后者是中队日志,应以后者为准。此两个不同记录,指出的是一个事实。即25日午后,日军为了进军大营镇,放弃了1930高地。从后者记录中可确认,第十一联队9月23日夜首次占了领高地。一旦失守后,9月25日凌晨4时第二回夺回。9月25日,接到进军大营镇命令后与大队汇合后下山,午后五时进军开始。所以“黄昏”时分,一一五师进入1930高地若是事实的话,该地也已不会有强敌存在。

一一五师,可曾进入平型关正面战场?

图2 10万分之一的平型关地图中的1930高地。此和日军使用的地图类似(标为1980)

还有一点需要确认的是日军使用的十万分之一军用地图,为盗测本,质量极低,只标志着1930和“三角山”两个夹本道关口两侧的高地(参考图2,此图应为日军盗测的模本)。实际上仅“三角山”一处,就有 有a-d五个小山头(见日军作战图写生),本道西北的数个高地群,也都被日军笼统地称为“1930”高地,可以确定,尾家大队攻打的是真的1930(1886.4)高地,理由是和团城口,鹞子涧村的地理关系描写,而四十二联队折田大队坚守的“1930”(此文最初介绍的内容),应是最南端西跑池,小西沟附近的高地,即阎锡山文中称的“西跑池南高地,七十二师二〇八旅曾三回夺还”。而平岩大队第九中队27日以后占领的1930高地,则应是关口西邻近的某山头。

前载萧向荣日记中称日军的大营镇进军为东跑池之敌,向着友军的方向“突围”。“突围”是萧向荣对日军行军出发的曲解,而“友军方向”指的应是晋军后方的鹞子涧,齐城村,大营镇方向。实际上,此晋军大规模反攻中的“大营镇进军”命令,是辻政信参谋的错误判断和强行指挥。24日晨到达1930高地的尾家大队第三中队的归队伤病中平义光称:

“ 此时侦查机的情報为‘敵部队大挙向太原方面退却’,我部隊受命今夜(25日)下山,向1930高地眼下可见的大営鎮進撃。我用望眼鏡向大営鎮方向一望,敌军哪里是在退却?正沿着大営鎮通向1930高地的阔路,黑压压地像蟻群一样向前线蠕动。从1930高地俯视,不管是左面的山头,右面的山头,稜線上都可见着黒色披肩似乎是指揮官的人影,挥动着指揮刀,督促大部队向山顶前进。此光景和我军情報完全相反!使我惊恐不已”。[7] 如此,放弃高地的大营镇进击部队,刚行进到山下鹞子涧村附近即被前来的晋军团团包围,隐身于半山凹地,终日不得动身。孤立了近三天之久后弹尽粮绝。28日,尾家少佐不得不腰缠军旗,悲壮地激励部下准备决死突围[8]。从此记录看,一一五师进入1930高地时,阵地已被日军主动放弃,并不会有大规模战斗。但不排除此时仍有小股守备队,或照顾伤兵的残留人员。八路军进入1930高地时,若真受到抵抗,应是一一五师在平型关大捷中遇到的最艰难的时光。因为那里的出现的守军(若是有的话)才是真正的正规部队。而在今天的宣传中,我们听到的仅仅是老爷庙的激战,而不是1930高地的死斗。

被过度渲染的老爷庙激战中的“强敌”,按日军记载,不过是一位37岁的后备役伍长(森川仪三郎,火线分队长),带着一挺轻机枪和他的十几名多为初战经验的汽车兵[9]。当然不会发生电影镜头,绘画中出现的那样满山遍野的大规模血战肉搏场面。

不管一一五师是否在1930高地进入过血战,至少从以上资料判断,八路军并不是在伏击战成功后立刻撤走。至少追击前进,占领了东跑池附近某高地。并维持战果达一夜之久。直到次日得知日军主力将要来援时,才“决定避免正面决战,……撤出战斗,准备休息” [b][10][/b]。于27日后回到平型关东南20公里处的冉庄休整

平型关战役结束于八路军撤退后第4天的9月30日。在日军的反攻,两面夹击下国军最终败北。最激烈,精彩的场面发生在115师在冉庄观火的9月28日。此日被晋军包围的三浦敏事少将的前线各部队弹尽粮绝,已处于濒死的前夕。仅差一步时,日军的两支援军部队相继到达,且繁峙,代县后路被越过茹越口的关东军篠原兵团切断,导致国军前功尽弃。9月30日凌晨,晋军在大雨后放弃所有阵地,退向五台山方面…。

“八路老弟,别着急分大衣,为何不先来拉兄弟一把?……”一一五师,可曾进入平型关正面战场?


[1] 《歩兵第42連隊 平型関口附近に於ける戦闘詳報》JACAR:Ref.C11111234700,453页。

[2] 《篠原支隊(2D15iB)戦闘詳報》[译文]Ref.C11111338100. 59/65. 1661页。

[3] 《第十八集团军平型关战役电文选编》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4] 萧向荣《战地日记 火线上的写实》之初书店、1938年。

[5] 『歩兵第十一聯隊史』鯉十一会、一九九三年、218页。

[6] 「歩兵第11聯隊第3中隊陣中日誌」JACAR:REF.C11111177100.

[7] 『歩兵第十一聯隊史』鯉十一会、一九九三年、221页。

[8] 『歩兵第十一聯隊史』鯉十一会、一九九三年、216页。

[9] 参考忠勇顕彰会編《支那事变忠勇列传》第3卷,1938年,165页。

[10]王紫峰《战争年代的日记》中国文史,1986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