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圣洛攻防血战

美军第一集团军在第七和第八军的战线内,遭遇德军顽强的节节抵抗,克服不利进攻的树笆地形,逐步推进。美军在7月初已经拥有四个军,东部的两个军承担着中央突破、夺取圣洛的任务。

第19军被部署在圣洛的正北方,由科莱特将军指挥,手下有三个师,登陆奥马哈的第29师,师长格哈特将军,豪布斯将军的第30师,和新近到达的第35师,得到第三坦克师的支持。该军旁边的第五军,曾经是美军的尖刀部队,拥有美军王牌第一师和第二师,并曾直扑德军的薄弱地段科芒,赶走德军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派到那里的侦察小队。之后受到第101空降师在卡伦坦保卫战的影响,又落入与德军方克将军手下的弱旅第47装甲军真真假假的周旋中,止步不前,精锐的第一、第二师也投入到为时颇长的训练中,至此时才再次发动进攻。

第19军于7月7日开始向圣洛挺进,当日也是科林斯将军的第七军向南大举进攻之日。第29师曾经在首次向南推进时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德军防线,距离圣洛不到八公里,却停下来休整和设防。当他们再次开拔时,德军的352师已经得到海恩斯战斗群和部分第三伞兵师的增援,不再孤立无助。由于德军抵抗力量薄弱,美军第29师一度前进了七八英里的距离,进展意外地顺利,似乎很快就会冲到圣洛,之后却停顿下来,每前进一步都无比困难。

第五军得到第二坦克师的支持,南下夺取192高地,而德军第三伞兵师的一个营被派往192高地驻防。此时在诺曼底战区的西部,德军第七集团军的两个军守住防线,即一直在这里的第84军,和新近赶到的第二伞兵军,军长曼德尔将军。他手下的部队实际上被分散到各地,多是战斗群和被打残而不得恢复的部队,疲于防守,无力进攻。海恩斯战斗群抵达诺曼底后已经驻防了一个月的时间,是重镇圣洛的主要守卫部队。它能够维持下去,主要依靠的是吸收那些被打散德军部队的散兵,而不是新到的整编制部队。海恩斯上校所属的第275师,也被拆散调派到各处防地。海恩斯战斗群的右翼是第352师的战斗群,已经很难称它为一个完整的师了,到7月份时,约有2000名兵员,来自各个其它部队的残部,其中包括一个小战斗群,原是坎特纳上校的第266师第987团,现在只有几百人,相当于一个加强连。这个小战斗群和海恩斯战斗群一起,守卫着圣洛以北的重要据点蓬埃贝尔。

鉴于海恩斯战斗群的实力太弱,在面对美军第19军时,被迫在陶特—维尔运河南岸留下大片的空旷无人区,仅仅偶尔派人前去巡逻一下,接近于不设防,而运河又非常狭窄,最多10米宽,美军无论是白天或晚上都能轻易跨越。海恩斯战斗群实际上并不想坚守这条薄弱防线,而把重心放在南部的高地上。这也是第29师和第30师一旦启动,初期攻势获得显著进展的主要原因。

第19军部署了八个炮兵营,开始火力压制,然后步兵横渡狭窄的运河,开始向圣洛挺进。第30师在7月7日第一天,前进了几英里,伤亡限于一两百人。它先向西移动,踏上科坦廷—蓬埃贝尔公路,再转向南。这是一条直南直北的公路,相当宽阔,到了蓬埃贝尔再稍微向左转,就是指向圣洛的大路。在美军攻到圣洛之前,他们必须经过91高地和蓬埃贝尔。第30师和部分第29师把海恩斯战斗群步步逼退,迫使他们撤向圣洛方向,经过南北方向的公路,他们向圣洛的推进,看来是不可阻挡的了。

第七集团军已经无法提供支援,只有求助于B集团军群。隆美尔调派教导装甲师前往美军战线救急。这并非是敌方攻势下的临时之举,而是隆美尔在平衡东西两线的形势后采取的对应措施。在英军连续发动的大规模地面战役之后,出现一个短期缓和局面,教导装甲师被撤到比较稳定的科芒后方休整,补充兵员武器,由从法国/西班牙边境赶来的第276师接替。教导装甲师这支整个集团军群的预备队,此时正好用在支援西线的目的。

在紧急补充弹药燃油后,教导装甲师接到隆美尔的命令,开往圣洛防线。虽然该师曾经派出小股部队支援德军步兵抵抗美军,这次却是他们第一次整体离开东部和卡昂战线,出现在西部战线上。教导装甲师的全体车辆要横过美军第一师的地域,避过美军的情报侦察,以及空袭轰炸,困难程度并不低,所以教导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要夜间行进,以及绕路迂回。

在他们赶到圣洛之前,隆美尔又命令已在西部战线的党卫军第二装甲师,派出一部分部队赶往圣洛的西侧和西北侧,暂时堵上漏洞,以待教导师的到来。为了达到迷惑拖延美军的目的,这些部队必须发起像模像样的进攻,以吸引美军的注意力。

此时在渡河区南部和公路上,布满了美军部队和车辆,主要是第19军的步兵部队,而布莱德利将军为了抢时间和加强美军的冲击力,下令第三坦克师也向前推进,无意之中挤进到庞大的行军队列,紧跟在第29师后面。作为集团军预备队,华生将军指挥下的第三坦克师拥有232辆作战坦克和159辆轻型坦克,外加几百辆卡车和其它车辆,是个非常庞大的装甲力量,仅仅B坦克团的车队就绵延20英里长,第三坦克师一旦开动,必然造成难以预计的交通堵塞。

布莱德利将军没有考虑到地面行军的实际困难,过早投入第三坦克师,造成了这一地区空前的大塞车。所有部队和车辆都急于开上这条重要的南北公路,以图一路杀到圣洛。第三坦克师的车辆行进太快,插进了第30师的步兵行列,混在一起,双方的行进速度都降了下来。第30师在步兵队伍之外,拥有自己的装甲车队,大致一个步兵团附带一个装甲营,包括半履带车、吉普车、运输车辆和轻型侦察坦克等。如此一来,公路上和道路上的车辆数量大为增加。道路狭窄的情况下,车人拥挤不堪,错不开车,官兵互相对骂,大家都动弹不得。

第30师的霍布斯将军对第三坦克师的B团突然闯到本师的地带深表不满,尤其是履带坦克并不适于在这些地带快速行驶,只会拖慢行军速度,在下雨的情况下,甚至会陷入泥泞。行进速度越慢,后方堵塞的车辆越多,导致两个师的队伍都停步不前。在此情况下,华生将军命令部分坦克离开道路,进入开阔地,进行越野行驶,以避开狭窄拥塞的道路。这样一来,美军坦克被迫要克服诺曼底的典型地形,沟渠,大树、树笆等各种天然障碍,以及松软地面带来的困难,并未明显加快行进速度。最后,第三坦克师B团在当天只向前推进了一点五英里。

第30师和第三坦克师的指挥官不得不举行一次面谈来解决问题,霍布斯和华生将军各自倾诉不满,最后也没有拿出解决办法。不巧躺在病床上的军长克勒特将军,勉强出来协调双方的分歧。最后B团的坦克和部队被置于第30师的指挥之下,反过来,美军坦克享有路上的优先权,赶在步兵的前面。这些改变和协调要在第二天生效,第30师的步兵必须让开大路,甚至为了让路而延伸到更为偏西的地带。第三坦克师的部队总算进入到正常的行驶推进速度。

此时的第一集团军又把瑟堡战役后休整的第九步兵师调了上来,部署在第30师的西侧。布莱德利将军此举部分地是为了给登陆美军腾出更多地方,因为此时在美国本土和英国,已有40多个成编制的美军师在等待他们抵达西欧参战的轮次,但美军在诺曼底占领地域有限,他们在登陆安排和部署安置这些庞大部队上,颇费周折。第9师的到来,无意中填补了第19军和第七军之间的空隙,加强抵抗德军反击的力量。军长克莱特临战突患肾感染,卧床不起,直到7月17日才爬得起来,也就无法发布作战命令,只能依靠手下各部指挥官去自行解决。所以在美军突破、德军增援未到的最佳时刻,他们陷入自己造成的交通堵塞,丢掉了时间优势。

在美军忙于应付沟通交通问题时,德军的小规模局部反击终于来了。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的特遣分队按照隆美尔的命令,向东急行,赶到了向第30师发起袭击的位置。由于美军的注意力都在打击南部的海恩斯战斗群上面,第二装甲师在北边的偷袭出乎美军的意料之外。他们的实力其实微不足道,只有一个工兵营和几辆四型坦克,面对着至少是已经渡河的第30师的六个营,以及随后第三坦克师的部队。他们冲到这个地区、深入敌后的唯一目的,就是拖延美军的推进,为教导装甲师的到来赢得时间。

德军在7月9日中午发起进攻,正好迷雾天气不利于美军战机前来攻击地面敌人目标。在德军冲到南北主干公路之前,他们面对的是第30师派出到最西部的第120团,恰好挡在德军前面,其后是第117团。德军在美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随冲随打,尽力在敌方地区内制造混乱。美军第743坦克营遭受直接打击,损失了二连的几辆坦克。位于最前沿的第二营营长负伤,该营退向稍后地带的第一营,令第120团指挥部一时认为他们被德军包围了。

第19军拉响了警报,上下共同应对来自西面的德军侧翼攻击。这时发生了类似于卡伦坦一战的情况。一些美军紧急报告声称有50多辆德军坦克正在沿着公路大举北上,已经听到双方坦克交火的炮声。这一报告所涉及的,其实来自紧张局势下美军内部不同部队之间的误击。第三坦克师的前锋“Y”部队,按照华生将军的命令,越野行驶,赶在步兵前面到达南北公路上。此时该部队的指挥官却迷失了方向,原本应该上公路后向左转,向南驱驰,结果他们却向右转,往北开去。第30师的南下部队,已经接到德军坦克攻击本师部队的消息,德军反击正在展开,因此精神高度紧张,前方部队在路边部署足够火力,加上一个反坦克车连,准备应对德军坦克的冲击。正在此时,美军士兵在雨中看到一个坦克纵队向他们急驶而来,不免紧急动员起来,预备开火。由于北上的坦克纵队没有反应,步兵部队随后开火,击毁击停领头的坦克,第三坦克师的“Y”部队自然开火回击。双方最后意识到那些坦克是谢尔曼坦克,其它也是美式武器,通过信号联络才停止开火,重新整顿,“Y”部队的坦克扭转车头,再返向南方挺进。

但是这一在美军坦克和反坦克部队之间的短暂交火,被当作德军坦克纵队反攻的消息传了上去。第一集团军对此十分重视,加上克莱特将军因病不能视事,所以如果德军一旦反攻成功,第19军的地位会变得比较危险。为此,第30师的120团全力以赴地对付当地德军,第117团的第三营从东向西调动,以图包夹德军。第30师、第三坦克师和第19军的炮兵部队开始向设想的德军地段大肆轰击,把德军有限的火炮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在德军继续追打美军第二营时,第743坦克营的火力击毁了德军的参战坦克,加上步兵力量的抵抗,迫使德军后退,退到比较安全的距离之外。德军工兵营长不甘心,重新组织兵力之后,再次杀回到战场上,给美军又一个措手不及。在美军部队的包围之下,他们毫无所获,再次溃退,完成了拖延时间、骚扰美军的任务,只得于7月10日退出战场,同海恩斯战斗群和党卫军第17师汇合,加入守卫圣洛的战斗。

美军此时已经在圣洛北方厚集兵力,除了第30师外,临时调动的第9师在艾迪将军的指挥下,来到战场北边,支援第120团,整个师也进入到第30师的右侧,两师联手齐头并进,再辅以第三坦克师的A团和第113骑兵队,令德军无空可钻。布莱德利将军向前线大举调兵,刚刚登陆的第35师补上了第30师留下的地带,然后插入到第29和30师之间。此时的第19军,已经是三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师的大军编制了,不必再畏惧德军的反击,更何况是这一营级单位发起的反击。

德军特遣分队争取来的时间,正好是教导装甲师向西移动所需要的时间。由于这是一个全师整体调动,可能不会再回到卡昂战线,所有该师所有附属单位都在搬迁之列,运输量很大。贝尔林将军率领作战部队的两个团前行,在雨天掩护和夜间行驶条件下,先头部队经过两天的艰难急行军,于7月9日抵达圣洛附近,进入蓬埃贝尔,同第352师和第三伞兵师接上头,而后续车队一直绵延到他们出发的科芒地区。到达这里的教导师作战部队,约5000余人。

第七集团军的豪瑟将军已到64岁的年龄,在一次大战中失去一只眼睛,于1932年就以中将军衔退役,之后重返军队,加入党卫军,负责培训装甲部队。豪瑟将军在6月间率领党卫军第二装甲军,从俄国长途跋涉来到诺曼底,加入隆美尔指挥的反攻。第七集团军司令多曼将军因心脏病去世后,豪瑟将军获得希特勒的任命,出任司令,并升为上将,成为第一位指挥集团军的党卫军将领。豪瑟将军对获得提升感到高兴,却从此失去了指挥装甲部队的机会,在西部战线纠缠于那些步兵和伞兵部队,坐困破裂的防线,极难有成就感。所以他对教导装甲师这样一支名副其实的精锐装甲力量来到圣洛,非常欢迎,特意从勒芒的总部来到圣洛面见贝尔林将军。

教导装甲师进入蓬埃贝尔后,它的东北方是美军第二和第29师,尚未展开攻势,所以他的首要任务是阻止美军第19军直攻圣洛。贝尔林把他的部队分为两条反击路线,第902团的两个营和一个坦克营从蓬埃贝尔出击,沿南北大路袭击南下的美军,争取切割美军的第29和30师,攻到维尔河西岸。另外一支队伍被调派到更为偏西的路线,由901团屏障第902团,攻到勒代泽尔。两支队伍预期在维尔河北方的圣让德代埃汇合。贝尔林将军对美军第三坦克师和第九师的情况一无所知,从而使对他这两个团能够突击多远,抱有过高的期望,更何况这些部队中的一部分还要分出去支援海恩斯战斗群。

7月11日凌晨,德军开始直冲美军阵地,在没有美军战机骚扰的情况下,以小分队的方式杀进了当地美军的防地,一些德军绕到敌人后方,威胁到团部师部,甚至后方的炮兵阵地。第9师师长艾迪将军在睡梦中被枪炮声惊醒,问参谋人员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人能答。第19军收到的情报是教导装甲师在圣洛防线固守,而不是发动反击。

古特曼上校的第902团主攻蓬埃贝尔北方,动用了师中的四型和豹式坦克,面对着第30师的119团。在不得已分兵两队的情况下,每支队伍只剩下一个营的实力,但是仍然在初期突破了美军第二和第三营的防线。第902团最后抵达巴埃斯,离卡维尼还远,又遇到美军第一营。德军的这个加强营冲到这里,再也无力向前,只得在原地巩固阵地,被周围吃了一惊后恢复过来的美军包围起来。第902团的左路分队同样在冲刺一段距离后停顿下来,在罗切尔和万茨附近撞上正试图南下的美军第三坦克师的B团。那里同时也是第120团全团的防地,在党卫军特遣分队的突袭后,早已提高警惕和防备程度,所以能够更为有序地应付这支营级规模的德军。

在更为偏西的地带,绍泽上校的第901团直取勒代泽尔,先撞上美军第九师,惊醒了艾迪将军,接近其师炮兵指挥部,然后又碰上第30师,继续沿着勒代泽尔路推进。德军一部分道前进,预计在查理曼村那里再右转到南北主干道上。这些分路奇袭行动确实突破了美军前沿阵地,打掉第九师第47团三营营部。他们继续前进,直到同第一营正面相对,被三面包围起来,第一营附属的反坦克部队也把德军所带的11辆坦克消灭得差不多了。在这些美军后面,第60团一部和第113骑兵队正在前来增援,所以这部分德军再继续前进是毫无可能了。

绍泽上校自己率领的两个反坦克炮连,也在勒代泽尔路上,为其它德军提供掩护。第九师的第39团预先在公路两旁设置了防御工事,但是德军突破了美军第一营的防线,打散两个营的美军,拿下了勒代泽尔。绍泽上校向贝尔林将军报告了这些战场进展后,继续推进,遇到另外一个美军营的阻挡。绍泽手下的部队利用周围树笆地带的复杂地形,摸过了美军防线,从美军前沿地点穿透了两公里多的距离,是德军突进最远的部队。

当地美军享有装甲和步兵的数量优势,同时军和师属的大量火炮压制住德军的进攻,美军战机也在天气转好时出来执行例常巡航攻击任务,令教导师的地面部队吃了不少苦头。美军新近装备的M-10坦克歼击车,开始压过德军的豹式,部队中的反坦克力量有明显增强,所以教导师在这次反击中损失了不少豹式。总体而言,教导装甲师在这次有限反击中,最远只能打到两英里左右,不到计划距离的一半,而且连不成片,突破后各个部队也只能各自为战,象其它德军部队一样,陷入被动防守状态。

当日傍晚,贝尔林将军改变了主意,不再延续反击,被迫下令手下部队从目前的突破位置往回撤。教导师从此加入圣洛战线的保卫战,它的第902团残部加入了海恩斯战斗群,第901团残部从勒代泽尔撤离后,部署在新近抵达的第15伞兵团的右翼。德军损失了30多辆坦克,伤亡数百人,而美军第30师一个师就遭受了这么多人的伤亡。教导师以半个师的力量,实际上是无法击破第19军的防线的,只从坦克数量算,已经完全不是美军第三坦克师的平等对手。教导师来到圣洛战线,并没有达到反击到维尔河北方的目的,却在美军第19军的庞大攻势下,拖慢美军的脚步,争取到时间,在7月中旬稳固西部中路千疮百孔的防线。隆美尔紧急分配兵力和调动部队,以及牺牲教导师的部分装甲力量,暂时避免出现防线崩溃的局面。

美军第一集团军还有一张牌可打,就是中路圣洛战线左侧,由第五军发起的攻势,最终目标也是圣洛。在第19军直攻圣洛、逼退教导装甲师的同时,第五军在7月11日开始推进,试图用第二师拿下192高地。

192高地在平坦的树笆地带占据着一个独有的制高点,对临海地区的美军造成一定威胁,德军在高地上的驻军,能够在晴天时观察到远在奥马哈海滩上美军的活动,使向圣洛挺进的美军都在监视之下,除非他们隐藏在树笆丛林中不动。反过来,德军在这个高地上的观察哨或者炮兵阵地,必然招来美军强大炮火轰击,这个约一平方英里的高地对炮兵来说,是个极好的密集饱和轰炸的目标。192高地对德军的意义,同树笆相似,是为了以地形特点抵抗阻碍美军向圣洛的进军。

美军第二师必须经过这一高地,第五军给它的命令也是拿下高地,再谈其它。第29师位于第二师的右翼,准备拿下马丁维尔,使第二师可以专心对付192高地。第二师先占据了山脚下的地段,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他们的对手是德军第三伞兵师的第九团,德军和美军之间保持着几十米的距离,暂时互不干扰。第二师做了长期细致的准备工作,协调步兵、坦克和火炮的配合,而且训练士兵适应山地作战的要求。步兵联络方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每个班都有同炮兵联络的器械,而通过与坦克相连的电话线,他们能够保持同坦克部队的实时联络。美军侦察机对192高地反复进行航空拍照,熟悉地形和探查每个德军阵地的位置和武器配备。这次作战也是美军在诺曼底战役中首次使用“犀牛”坦克的机会,用焊在谢尔曼坦克上钢叉铲开一直困扰美军的树笆,为步兵开道。第二师专注于拿下192高地,万事俱备。

德军第三伞兵师师长施姆夫被曼德尔将军派来防守圣洛战线的这个东部防线,这是一个在诺曼底登陆前设立的整编师,全员16000人。他们在6月份挡住了美军第二师的进攻,当时实力可观,此时已无法相比,在与第二师和第29师的反复交战摩擦中不断减员,而防地一直延伸到科芒地区,宽达15英里,美军第二师的辖地只有两三英里。所以被派到192高地的是第九团的第三营而已,另外一个营前往旁边的122高地驻防,面对着美军第29师的全力进攻。在美军发起进攻之前,这两个营守卫的高地,为教导装甲师从科芒开往圣洛增援,提供了安全屏障。

美军第二师原定于7月8日攻打192高地,因精密准备工作拖延了几天,到11日早上才全面展开。第二师、第三坦克师、第一师和第五军的炮兵部队开始了对192高地的密集轰击,来自各个坦克歼击车营、两个大口径迫击炮部队和第741坦克营的火炮也加入轰击,当天一共向高地发射了25000发炮弹,加上无数迫击炮弹和飞机炸弹,总共高爆弹药量达到45吨。美军空中炮兵校准机上的观察员形容,被炮火反复耕耘搅和的高地,看起来象个被蛀虫咬烂的白色毯子。与此相对,德军用各种口径的迫击炮进行反击,最大口径120毫米,加上一些88毫米炮,提供有限的火力支援。

美军步兵开始爬上山脊,遭遇到德军机枪扫射,进入到逐块逐地的争夺战中。美军坦克也艰难地爬上山路,在行进中被德军打掉几辆,被迫向后退到安全距离,然后寻找另一条路。这就把步兵晾在前沿,在德军扫射下向前爬行,一个个地清除德军在树笆后的据点,接近高地的最高点。零散的德军退到山上的小村克娄维尔,聚在一起,汇集了约一个连的兵力,重新部署,在村中房屋中同美军的第38团第一和第二营作战。一营一连在几个小时的战斗中失去战斗力,三连转向进攻侧翼,营长米尔德伦中校被迫把二连拿上去,用全营的力量夺取这个小村子。美军第三连突破了德军左侧,第23团冲到德军的右侧,把德国伞兵包围起来。他们的营长最后下令撤退,退出村子,退下高地,撤离到圣洛公路南边,德军失去了192高地。

但在高地东侧,还有部分德军在顽强抵抗第23团,在一条路上的低洼地设下埋伏,袭击了一个排的美军,造成惨重杀伤,日后美军把这段路称为“紫心奖章路”。美军第23团的后续部队将该地包围,最后用坦克炮火把德军据点直接轰平。

192高地丢掉后,伞兵师和军决定撤出部队,不愿把伞兵们都浪费在无望的阵地防守上。美军在中午之后拿到高地和周围的山地,所有伞兵都撤走了。第38团的第二营冲到圣洛—贝耶公路上的卡尔瓦尔,成为当日美军抵达公路的唯一部队。他们的前面没有德军阻挡,却停顿在那里等待新的命令,没有利用宝贵的机会自行继续突破。

第二师在当日伤亡500余人,按原定计划拿下192高地,次日又控制了公路两侧,进展令人满意。第二师在这一战役中,预先密集训练,提升部队实战能力,加上步炮坦协同,都成为日后美军作战方式的典范,被编入美军教材。

第二师完成既定任务后,仍然离圣洛城有相当距离,之后由格哈特将军的第29师在第二师的西侧进攻马丁维尔峡谷,担当攻取圣洛的主力。第29师自登陆以来就不断承担大大小小的作战任务,师长格哈特富有野心,把主要事务交给能干的副师长科塔将军,自己经常乘坐专门改制的吉普车到各处视察,甚至到前线加入小部队的行动,但是他不顾伤亡的倾向让不少29师官兵对他心怀不满,辛辣无比地讽刺说,格哈特将军实际上是个指挥着三个师的军长,一个师在前线,一个师在军医院里,还有一个师被掩埋在墓地地下。

第29师在登陆之后的一个星期内,就遭受了2500人的伤亡,失去了第175团团长古德上校,被德军俘虏。在6月中,冒进的第29师已经挺进到离圣洛几英里的地方,被德军挡住,第352师的一个营在108高地阻击美军的116团,6月18日激战一天后双方各自休整。第29师在那里的伤亡包括来自本方“台风”战机的误炸,击毙击伤20多人。正在忙于部署瑟堡战役的布莱德利将军亲自下令第29师原地待命,之后给它补充了大量兵员。

在7月初向圣洛的进军中,第29和第二师并行前进,各自分到不足三英里宽的阵线。这是因为第一集团军把所属部队尽量排到前线上,从第29师防地到西边海岸线,依次排列着第35、30、9、83、4、90、8和79师,每个师的战线在三四英里宽,部队密集部署,令美军都不容易找到排列成百上千门大炮的地方。

在狭窄的地域内,第29师把第115和116团放在进攻位置上,为了这个攻势特别配属了两个坦克营和13个炮兵营。在开战之前,美军和德军两方同意,按照交战规则,处理在先前交火中遗弃在无人区内的士兵尸体,由红十字会和医护兵进行。

第29师对面约一个营的德军伞兵,顶住了美军第一营的进攻,最后还是被强行打开了一条通路,第115团当日攻到了鲁泽恩附近,进入山丘峡谷地带,陷入分外胶着的游击伏击战。第29师在7月11和12日两天的战斗后,大约前进了半英里,离马丁维尔还远。第116团然后跨过了圣洛—贝耶公路,却在南方德军炮击之下未能沿着这条大路直奔圣洛。第29师随后折返北方,继续尝试拿下马丁维尔。

这些伞兵得不到像样的支援,他们左翼的第352师残部面对着美军第30和35两个师,在三天之内打退了美军40多次进攻,最后剩下约一个营的部队,附属的第353师战斗群剩下一个连。美军第35师在7月16日成功拿下122高地,但德军残部迅速撤退,美军跟进不及,未能围歼德军守军。

第29师继续向马丁维尔推进,被残余伞兵利用山岭地形,死缠烂打,举步维艰,一天内只能前进三数百米的距离,前锋第115团在五天之内,一共推进了约一英里,算不上突破。

就在第29师和第19军感到失望、有意停顿之时,出现了转机。德军第七集团军决定在美军两个军的攻势面前,从圣洛战线后撤,豪瑟和曼德尔将军在即将失去122高地时,看不到继续作战的意义,顶住对方五个师的负担太过沉重,自己一方很难再找到成规模的增援部队。此外,圣洛本身并不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四面环山,位于低地,不易防守,已基本上是座空城。圣洛之南仍然遍布着类似的树笆地形,一直延续到阿夫郎什,可用于继续防守。圣洛对美国人则非常重要,这将是他们登陆后夺取的第一大城,象征意义更大。

急于缩短战线的豪瑟将军从隆美尔那里得到含义模糊的指示,在不违背希特勒死守命令的同时,尽一切可能建立后方的主要防线,意味着在圣洛必失的情况下进行大撤退或转移。隆美尔此时正在考虑退出诺曼底和西线停火的选择,所以对圣洛一城的得失,并不太过在意。

自7月15日夜晚起,德军就陆续分批进行南向撤退,放弃了曾经血战的那些山岭。第29师的格哈特将军感到有些不对头,他们派出的侦察队没有遇到反击,突然得以越过不设防的地带。第29师紧急动员起来,于次日凌晨发起进攻,进入德军防地。在大部队撤离的情况下,各处仍然留下一些分散的德军小部队,骚扰美军。其中一些德军截住了抵达马德雷恩村的第29师两个前锋营,切断他们同后续部队的联系。这两个被围住的营就地设防固守,不断接收后方拼死输送上来的弹药给养,甚至补充兵员,才得以坚持下去。第29师最终清除了残余德军的骚扰阻击,但受制于解救这两个营的火急使命,第29师之后只前进了十几米的距离。

到了7月18日,第29师逼近了圣洛城,城里剩下的是后勤单位和散兵游勇,根本不具备抵抗美军的实力。格哈特将军在进城前一刻,派出由大量装甲车辆组成的“C”特遣队纵队,由科塔将军率领,示威性地驱驶进城,其中一辆吉普车上载着第116团第三营营长豪伊少校的尸体,裹着美国国旗。豪伊少校在17日的战斗中阵亡,但他并不是第29师阵亡的最高军衔军官,特里中校也是在当天阵亡的,但是因为格哈特将军事前亲口鼓励豪伊少校,承诺要看着他打进圣洛,所以此时格哈特将军把他当作胜利的象征,送到城里的一个方便地点,供人吊祭景仰。美军主力在特遣队之后,于7月19日进入圣洛,结束了第五军和第19军长达十二天的苦战。美军进城之际,德军开始炮火回击圣洛,击伤入城的科塔将军,迫使他在医院里呆了一周多的时间。

美军第一集团军在登陆后用了44天的时间才打到20英里之外的圣洛,完成占领任务,而从7月2日美军转向南方作战时的前线地带算起,到圣洛只有三英里的距离。第30师伤亡近4000人,第9师伤亡2500人。偏西的第90师的步兵连遭受了100%的补充率,即全由新来的补充兵组成,而军官补充率更达150%,非常惊人,等于是彻底地被一个新编师替换了。第29师的步兵伤亡同样惊人,相当于每个登陆时的步兵,此时都已不在队伍里了,所以在拿下圣洛后,第29师立即被调到后方全面休整,没有参加下一个重大战役,由第35师替换。第九师也因损失惨重,被第一集团军调往后方。

在德军方面,他们所受损失令不少战斗单位都无力再战。即使第352师战斗群尽力吸纳残兵散兵,它最后也只剩下800余人,得到来自参谋总部的命令,总算被调离前线。海恩斯战斗群也落到相当于一个连的地步。伞兵部队还算编制齐整,第二伞兵军在圣洛附近及时撤退,减少了不必要的损失。在德军西部战线的两个军,第84军和第二伞兵军,已被打散打乱,只是尚未溃不成军,勉强执行着守卫西部战线的不可能的任务,他们在丢掉圣洛时所能得到的增援,不过是第30机动旅和第12突击炮旅而已,聊胜于无。德军美军两方的浴血奋战,换来的是几公里深度的战线变动。

美军在维尔河附近陷入的大塞车,原始照片见美军官方战史,Breakout and Pursuit, 1960,第108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