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绝唱----小析文天祥、邓剡《酹江月》词

              酹江月      驿中言别友人   

                                    邓剡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借世间英物。

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壁。

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雪!

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

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

睨柱吞赢,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

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

 

 

        酹江月       和友《驿中言别》

                               文天祥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

风雨牢愁无著处,那更寒虫四壁。

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堪笑一叶飘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

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

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

 

 

公元1279年,南宋最后的抵抗以文天祥的被俘和张世杰在崖山的全军覆没而宣告终结。元朝终于统一了中国。

文天祥被押解北上,路过金陵时,在驿馆遇到了因病留下医治的战友邓剡,两人都为宋的灭亡而深感悲痛,文天祥要继续被押解北行前,邓剡就做了一首《驿中言别友人》来寄托离别之情,同时抒发对国家的哀痛。文天祥也做了一首词来唱和。

邓剡,字光荐,本来在以张世杰、陆秀夫为代表的反抗势力中任职,在张世杰兵败崖山、陆秀夫抱幼帝投海时,他也同当时大多数文官一样打算投海殉国,但幸运的是,邓剡却被元朝的元帅张弘范的部将救起,免于一死。

 

邓剡所做的这首《驿中言别友人》以《酹江月》为词牌,其实这个《酹江月》就是《念奴娇》。《念奴娇》这个词牌名本身来源于唐朝天宝年间一位宫廷歌女的名字:念奴,这样的词牌似乎与大声镗踏的豪放词风格不匹配。自从苏轼那首《念奴娇  赤壁怀古》传遍天下后,后人用《念奴娇》这个词牌来抒发奔放豪迈的感情的时候,多半都以苏轼词的首句或末句为词牌名,所以苏轼之后,《念奴娇》又名《大江东去》或《酹江月》。

邓剡此时的心境,有失落,有无奈,也有悲伤与沉痛,所以我们不难理解他为何以《酹江月》为词牌了。

大家都读过苏轼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不难发现,邓剡的这首《驿中言别友人》所用的韵脚与《赤壁怀古》的韵脚是完全相同的。

而文天祥的和词的韵脚也与邓剡的词完全相同,不能不感叹他们文采的卓越!

 

这两首词用典较多,在下不顾鄙陋,姑且试着说明一下吧。

首句“水天空阔,恨东风,不借世间英物”是在暗用周瑜借东风大破曹军的典故,悲叹宋朝的灭亡没有能逆转。

“铜雀春情”:曹操曾在邺城修建了铜雀台,晚唐杜牧《赤壁》诗云: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邓剡用此典,指宋朝灭亡后嫔妃尽被元军所虏,既有亡国之痛,又有对那些弱女子悲惨命运的同情。

“金人秋泪”:汉武帝曾经造铜人像承露盘,称铜仙或金人。魏明帝(曹睿)命人拆盘,想将之移置于洛阳前殿。传说盘被拆下后,金人潸然泪下。邓剡用此典,感叹南宋国器被劫、九鼎倾覆。

“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杰”:《晋书  张华传》载:斗牛二星之间常有紫气,因为斗牛二星分野在吴、楚之间,张华命令雷焕前往寻找,结果在江西丰城牢狱的屋基下发掘出宝剑一双,一曰“龙泉”,一曰“太阿”。邓剡在此以宝剑比喻军队,为宋军没能阻挡元军而感到惋惜。

我个人觉得,这个“奇杰”似乎是暗指那位为宋朝奋战到最后一刻的大将张世杰,这句“斗牛空认奇杰”也许还有对张世杰在崖山之战中的指挥失误的含蓄的批评。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发”,这是邓剡在对他跟随张世杰、陆秀夫一起在“海上朝廷”漂泊辗转的战斗生涯的回顾。

“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此句有的书上认为“鸥盟”即“与鸥鸟为盟”,比喻隐居的生活。我个人觉得邓剡此时作为元军的阶下囚,将此句解为“隐居”好象不妥。

另外有的说法是“鸥盟”是指他与文天祥友谊,因此这句“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灭”是他对文天祥斗争的失败所表达的一种慰籍和劝导,此解似乎可行。

“睨柱吞赢”:是指的蔺相如在秦王殿上拼死抗暴的壮举,也许是在赞扬文天祥1275年临安陷落时在元军伯颜的帅帐中大义凛然的表现。

“回旗走懿”:是《三国志  蜀志》所载的“死诸葛走生仲达(司马懿)的故事。

“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月”,纵观邓剡全词,风格沉郁而悲壮,充满了对国家灭亡的伤感。

 

但文天祥的回答却是豪迈而响亮的。

“乾坤能大,算蛟龙,元不是池中物”,首句就气度非凡,充满着那种誓要斗争到底的气魄!

“风雨牢愁无著处,那更寒虫四壁”,对自己所受的牢狱之苦一笔代过。

“横槊题诗,登楼作赋,万事空中雪”,分别是运用曹操和王粲的典故。“万事空中雪”乍一看来,仿佛是在咏叹:人间世事、英雄业绩,都会象空中飞舞的白雪一样飘然而逝。其实不然。

因为接下来,文天祥充满信心地说道:“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

文天祥这几句的所表达意思,就是:失败与挫折都是不可避免的,但不要放弃继续斗争的希望!

“堪笑一叶飘零,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

1275年,文天祥作为使者前往元营,因为他坚决拒绝元军要南宋立即投降的要求,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拼死抵抗元军的威胁,结果被元军主帅伯颜视为南宋抵抗力量的中坚而遭到扣留。

南宋朝廷投降以后,文天祥同南宋皇室与投降的官员一起被押解向元大都。在行经淮河边的城市镇江时戏剧性地逃脱了元军的监禁,从而开始了他发动广大人民抗击元军的斗争历程。

而此时(1279年),文天祥再次被元军所俘虏,又一次来到淮河边上,“重来淮水”。如果是普通的人,通常都会对这样的情景感到沮丧和绝望,但文天祥却“堪笑一叶飘零”,对自己艰苦卓绝的漂泊斗争生涯一笑置之,“重来淮水,正凉风新发”,丝毫没有失落与沮丧的情绪,还仿佛故地重游般地在船舷上吹着江风,坚强乐观的形象跃然纸上。

“镜里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此句是文天祥直抒胸臆,表明自己对故国忠贞不二的决心,与他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名句并耀千古!

“去去龙沙”,“龙沙”就是指的大漠,这里代指蒙古元朝的根据地。

“去去龙沙,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抒发了他临行前对祖国大好河山深刻的眷念之情。

而最后一句“故人应念,杜鹃枝上残月”,是化用了一个神话故事,暗示自己并不抱任何生还的希望,但就算是死了,灵魂也要化作杜鹃归来!

 

文丞相此词,意境博大、深沉真挚,诵之令人热血沸腾、奋发向上,当为千古绝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