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揭秘南沙巡航那些事:需提防越军蛙人埋水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姚海涛(右二)在南沙巡航(资料图)一天晚上,我正在值班,突然看到远处火光一闪,极像正在发射的导弹,想起前几天越军飞机曾低空飞越我方舰艇,我便迅速冲向战位,做好了与敌人真刀真枪干一场的准备。与此同时,舰上也拉响了一级战斗警报,战事一触即发。所幸,预想的爆炸声并未响起,只是一场虚惊。但自那天起,全体舰员巡航时更是高度戒备、一丝不苟。如果说,这样的工作模式我已渐渐地习惯,那真正让我头疼的就是用水和饮食问题。那时舰上还没有海水淡化装置,每人每天早晚各发一茶缸水洗漱。南中国海湿热,我们穿着大裤衩和圆领短袖T恤,整天还都是汗津津的。这种情况下,洗澡对于我们来说太奢侈了,每次循环用的空调水就成了最金贵的东西,可以供我们简单地冲个澡。舰上新鲜蔬菜有限,午餐肉、水果、蔬菜的罐头倒是一发就是几箱,但这些总吃也腻了。巡航时舰艇远离大陆,娱乐活动少之又少,更何况那个年代,没有卫星电视,没有电脑,连收音机也收不到一点信号。日子虽然枯燥,但我们还是给自己找到了乐子。每次休息时,我就会撸起袖子,端出棋盘,与同舱室的观通长尽情“厮杀”一番,一旦运气不佳输了一局,我就会捧起棋谱苦心钻研,与他相约再战。就这样周而复始,我们两个“半吊子”竟也把围棋下得有模有样了。转眼就到了炽热的7月,归期渐渐临近,遥望着永暑礁、赤瓜礁、华阳礁上一天天完善的高脚屋,我的心里乐开了花。那是最后一次回亚龙湾补给,再有几天,我就能回大连了。那天,舰艇刚靠上码头,我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收发室,拿到了女友写给我的信,“分手”这个字眼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眼前。那几天,我很难过,可意志并未就此消沉,因为我知道中国海军的路很长,自己肩上的担子也很重,我一定会遇上“懂海军”的另一半。1988年8月,我结束了5个多月的巡航生活,南沙也成了我心底最亲切的地方。如今已是大校军官的我每次带领学员出海实习时,只要经过九章群礁那片海域,我都会自豪地告诉学生那段巡航的故事……(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姚海涛/口述 吕晓琳 李宁/整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