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南沙岛礁建设报告:

再不有效控制就真的晚了作者:叶强 时间:2016年4月12日

1982年,一支由约60人组成的阿根廷部队在英、阿争议的马尔维纳斯/福克兰群岛中的南乔治亚岛登陆,英国外交部立即指责这一行为是“入侵”,并派遣海空军行使自卫权。

在今日南海地区,中国也在面临和当年英国一样的状况。为维护南海有关岛礁上代表中国国家主权的驻岛人员和设施的安全,在某些国家制造南海紧张局势的情况下,中方正相应地增强军事防御力量。

正如中国外长王毅所言,“中国在自己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这是国际法赋予的自保权和自卫权”。然而,在争取这种正当权益的同时,却要同时经历三大考验:被扣军事化大帽子、在争端中维护有效控制被施压,以及国际仲裁被借题发挥。

扣军事化的帽子之前,美国先迫使中国进行防御

二、中国管控下的南海岛礁武器装备部署完全符合国际法。

南沙岛礁建设报告: 再不有效控制就真的晚了(转自凤凰网国际智库)

2016年3月,南海舰队歼11战机大出动,实弹演练对海攻击。

1、在主张主权的领土行使自卫权,是国际法赋予主权国家的基本权利。

国际海洋法体系中没有任何规则禁止一个主权国家在海上从事军事活动,更没有任何国际法规则禁止一个国家对主张主权的领土行使自卫权,即使该领土归属存在争议。

相反,《联合国宪章》第51条明确赋予了国家拥有自卫权:“联合国任何会员国受到武力攻击时……本《宪章》不得被认为禁止行使单独或集体自卫之自然权利。”显然,这里的“武力攻击”并非被限制在针对一国非争议的领土,而是包括了该国自然人、法人以及其他实体,只要上述主体在法律地位上能够代表主权国家,并且不在他国领土范围内。这是因为,“属地”与“属人”共同构成主权国家行使管辖权的基础。

2、美国渲染所谓南海“军事化”,从而企图钳制中国在南海行使合法自卫权,是“贼喊捉贼”的伎俩。“军事化”并非一个能够通过法律解释进行准确界定的法律术语,而仅是一个政治词汇。中国领导人访美时的“非军事化”表态是一项政治意愿,并非设定法律义务。

政治意愿的实现并不能像法律义务那样单方面履行,必须得到有关各方的共同响应和善意遵守。事实表明,美国在南海地区的军事行动,才是推动南海局势复杂化,并迫使中国在本国领土部署军事防御力量的主要因素。为了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军计划将60%的舰机部署到亚太地区;美菲《共同防御条约》、《加强国防合作协议》等军事同盟条约,使南海争端他方获得美军袒护而有恃无恐;美军在南海强推“航行自由计划”,多次派遣攻击型舰艇在中国扩建岛礁附近水域航行,派遣战略轰炸机在中国驻守岛礁空域低空抵近飞越;近期,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也进入南海巡航。南海“军事化”这顶帽子应该扣在谁的头上是显而易见的。美国故意制造政治话语,以国际法为幌子,混淆视听。

岛礁建设在本质上,是有计划地加强对南沙群岛有效控制

三、即使存在领土归属争议,南沙岛礁建设也不违背中国应承担的国际义务。

从中国的角度看,南沙群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他国侵占均系非法。但这并不妨碍争端的客观存在。“南海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妥善解决”是中国外交的一贯立场。对此,针对中国外交部今年2月22日指出的“中国在南海自己的领土上(此处指西沙永兴岛——作者注)部署必要的国土防卫设施,与美国在夏威夷布防没有任何本质上的不同”,美国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及国务院副发言人唐纳均反驳称,“夏威夷属于美国50个州之一,美国没有就夏威夷主权归属与他国存在争议”。[i]从专业角度看,美方的这一看法令人怀疑——且不论西沙群岛领土归属根本不存在争议——即使中国未来在南沙部署防卫设施,也是符合当代国际法的。

对于存在争端的领土,当事方确在国际法上承担一些特殊义务。这些义务包括两类:一是一般国际法下的义务,即《联合国宪章》第2条第3款关于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义务、第33条第1款关于通过和平方法避免争端危及国际和平与安全之维持的义务、以及国际司法实践确立的在国际司法过程中当事方不扩大争端的义务;二是《海洋法公约》下的克制义务,即《公约》第74条第3款和第83条第3款确立的海洋划界争议有关当事国在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划界协议达成前,不得危害或阻碍最终协议的达成。

1、有效管辖规则是国际法下确定争议领土归属的基本依据。

国际实践并不认为争端当事国单方面加强管辖的行为属于违背国际义务。相反,国际司法和仲裁实践中形成了一套具有层级结构的判例法规则,即条约优先适用、再考虑“保持占有”原则和“有效控制”原则。

渚碧礁是1988年后中国海军收复,并设立第一代高脚屋。渚碧礁作为中国在南沙群岛最北端的前哨站,位置与军事意义重要。[/i]

[i]南沙岛礁建设报告: 再不有效控制就真的晚了(转自凤凰网国际智库)

图为2015年12月渚碧礁卫星图,一艘中国海警船正在巡航警戒。

南海争端各方之间尚未达成一项条约解决领土归属及海域划界争议,因此并无条约规则可资适用。“保持占有”原则是指在非殖民化过程中,新独立国家应继承殖民当局设立的行政管理边界。作为美国殖民地,菲律宾的疆界是由1898 年《巴黎条约》、1900 年《华盛顿条约》和1930 年《英美条约》确定的,其西部边界从未超过东经118°。而菲律宾大肆侵占东经118 °以西的南海岛礁,严重违背“保持占有”原则。

越南曾长期作为法国殖民地。按照法国确定的领土边界,在1974 年以前,越南政府一直承认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但1974 年以后,越南大肆侵占南沙岛礁,不仅违背自身承诺,也严重违反了“保持占有”原则。南海周边其他国家在殖民地时期的领土范围也从未曾到达南海岛礁,且在历史上相当长一段时期均承认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i]在争端他方违背国际法侵占中国南海诸岛的情况下,中国只能尽早在“有效控制”原则方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国际法院在1933年“东格陵兰法律地位案”中指出了“有效控制”原则包含两个条件:持续实施控制行为的意愿和实际展示控制目的的行为。就前者而言,要求当事国以国家名义表达对相关领土进行占领的意愿;就后者而言,要求国家对相关领土实施和平的、实际的、充分的和持续的控制。

如果说,中国设立三沙市是通过立法和行政措施强化,对南海诸岛进行有效管理的国家意志,那么此次岛礁建设在本质上是中国有计划、有步骤地加强对南沙群岛有效控制的重要措施,是根据一般国际法实施与中国当前综合国力和实际管辖能力相称的有效管理活动,因此是正当的、合法的。

连菲律宾状告中都不敢涉及的问题,被借题发挥

2、南沙岛礁建设并未对正在进行的司法或仲裁程序造成妨碍。

早在1939年,常设国际法院明确指出,对于正在审理或正在申请仲裁的国际争端,当事方应采取克制措施,履行不予加重或扩大争端的义务。这有利于保护国际司法或仲裁过程的完整性。当前,一些国家认为,中国在菲律宾将有关南海争议提交国际仲裁后开展岛礁建设,违背了仲裁程序开始后应承担的克制义务。然而,这种看法混淆了该义务的法理内涵。

南沙岛礁建设报告: 再不有效控制就真的晚了(转自凤凰网国际智库)

美国和菲律宾2016年度“肩并肩”联合军演于4月4日正式拉开帷幕。

菲律宾于2013年1月22日启动仲裁程序、提交《仲裁通知》中所列举的“权利主张”和“救济请求”、于2014年3月30日提交《诉状》中所列举的“诉讼请求”、以及于2015年11月30日庭审中提出的“最终诉求”,均未要求仲裁庭裁决中国岛礁建设和装备部署行为的合法性问题。相反,菲律宾一再声称,其仲裁诉求不涉及任何领土归属或主权问题。因为菲方很清楚,一旦其诉求涉及领土主权或军事活动,都会被排除在仲裁庭管辖权范围之外,故而才会对诉求进行小心翼翼地“包装”。

菲方已经如此清晰地表明,岛礁领土问题根本不是仲裁的对象,但却仍有某些国家借题发挥,指责中国因岛礁建设而妨碍仲裁程序、违背克制义务。

3、中国岛礁建设没有对南海海域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划界造成任何障碍。

如前文所言,《公约》只对缔约国的海洋权利义务作出规范,并不支配陆地领土归属问题。也就是说,《公约》下的克制义务仅仅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框架下具有效力。中国岛礁建设并不妨碍任何海域划界进程。相反,中国一直在推动与东盟国家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这一划界前的临时安排,并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中越设立海上共同开发磋商工作组,稳步推进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划界谈判,并于去年年底启动了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共同考察;近年来,中国还多次向菲律宾提出建立“中菲海上问题定期磋商机制”以及重启“中菲建立信任措施磋商机制”的建议,但一直未获菲方答复。

南海岛礁建设报告索引

(一)序言: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建设与美国闯阵 http://pit.ifeng.com/dacankao/nanshadaojiao/1.shtml

(二)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各国南海军力对比 http://pit.ifeng.com/dacankao/meijunyoushi/1.shtml http://pit.ifeng.com/dacankao/haozhuangbei/1.shtml

(三)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建设的法理正当性 http://pit.ifeng.com/dacankao/kuodaosanli/1.shtml

(四)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外界有关岛礁扩建后的军事功能评述

(五)南沙岛礁建设报告:岛礁军事防御功能的兵棋推演[/i][/i]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