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肝救嫂求婚终成眷属

车行外地,无线情牵。网上偶阅此贴,感人肺腑。故转来与众友分享共勉!

**********************************************

黄菊1975年出生在安徽省舒城县千人桥镇。1997年10月1日,黄菊和在镇上打工的苏锐喜结良缘。

苏锐家在安徽岳西县治溪镇农村,父亲早逝,母亲卧病在床,下面还有三个弟弟,二弟和三弟在外打工,最小的弟弟苏岩14岁,在老家上中学。1999年春天,黄菊生了一个大胖儿子,为这个家庭增添了一份快乐。

婚后,苏锐到县城一家木材公司打工。1999年12月的一个周末,苏锐在下班后因为天黑大意,被一辆外地大卡车迎面撞上。重伤的苏锐被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没过多久,婆婆也因丧子之痛撒手人寰。连失两位亲人的黄菊几近崩溃。

三个弟弟送走大哥、母亲,却无法安慰可怜的嫂子。他们表示,如果嫂子愿意回娘家或再嫁,他们都没有异议。黄菊摇摇头说:“你们对嫂子的敬重我心里有数,但我不会离开你们。”

2001年8月的一天,苏岩考上了苏州大学。黄菊咬咬牙把自己结婚时置办的电视和娘家陪嫁的首饰等物件悄悄便宜卖了,又回娘家向亲朋好友借了一些钱,终于凑够了苏岩上学的费用。

2002年秋,日本一家服装公司到治溪镇来招女工。缝纫技术娴熟的黄菊一下子就被招聘人员看中了,当即让她签订三年的协议。黄菊寻思在日本打工一个月可以挣几千元人民币,只要自己在日本苦上三年,三个兄弟的日子肯定会好过得多。11月6日,黄菊将哭着不愿和她分开的儿子托付给母亲,和老家的几十名姐妹一起出发前往日本务工。黄菊对自己很抠,但对苏岩兄弟三个却很大方。除了承担苏岩上大学的学费,每个月领到工资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首先给苏岩汇去500元人民币作为生活费。2003年底,在合肥打工的二弟苏春找到了女朋友准备结婚,黄菊将3万元人民币汇到了二弟的手中。不久,三弟苏雨也准备结婚成家,黄菊也寄去了3万元钱。靠着嫂子资助的这笔钱,苏春和苏雨不仅办了一个体面的婚礼,婚后,二弟苏春还在合肥一个商场租了柜台卖服装,和妻子做起了生意,日子颇有起色。

黄菊在日本转眼就度过了两年的时间。黄菊学会了日语,在同去的女工中还第一个学会了电脑打字和上网。她给苏岩的一封电子邮件这样写道:“小岩:在学校还好吗?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很想念家……这里的风景挺漂亮的,樱花节的时候,到处飘的都是粉红或洁白的花瓣,很美……在学校里,你要好好学习,不要考虑学费的事……”苏岩把嫂子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久久地回味着,之后,他给黄菊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嫂子:家里一切安好,小侄子非常健康。来年樱花节务必在树下留影,寄我一张……”

2005年4月的中旬,黄菊寄给了苏岩一张在樱花树下的照片:“再过半年,我就要回国了。你两个哥哥都已经结婚成家,嫂子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等我回国后,下一个就为你操办婚礼,你快要毕业了,要抓紧找女朋友哟。只要有嫂子在,将来,咱们家里的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看到嫂子的这封信,苏岩的眼睛湿润了。苏岩痴痴地盯着照片上优雅善良的嫂子,心里忽然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2005年7月,苏岩大学毕业,在合肥富德科技有限公司找到工作。

2005年10月1日,苏岩终于等来了嫂子回国的消息。

在二哥家住了两天后,苏岩陪着嫂子回到了老家。回到家里,6岁的儿子已不认识母亲了,黄菊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哭个不停。一旁的苏岩给黄菊递上毛巾,说:“嫂子,一切都好了。以后就让我挣钱养活你和小侄子吧。”黄菊听到他这番愣头愣脑的话,心里一阵慌乱。

黄菊来到合肥,盘算着在日本打工余下的10多万元,和三兄弟一起办一个小型的食品加工厂。

2005年11月1日,黄菊感到肋间一阵剧烈的疼痛。苏岩发现了黄菊的异常,立刻带她到医院去做检查。医院确诊她已经到肝硬化晚期,如果不换肝,存活期超不过半年。

做换肝手术大约需要25万元钱。第二天,苏岩就赶回了老家。奔波了一个星期,筹借了4万多元钱。二哥和二嫂拿出做生意的7万多元积蓄,三哥三嫂也找亲戚朋友借来了3万多元,加上嫂子带回的10多万元钱,做手术的费用差不多已经够了。凑够钱后,三兄弟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把实情告诉嫂子。

虽然凑够了手术费,又一个难题横亘在三兄弟的面前。原先医院为她联系好的两例肝脏供体,经过检查,都与她配型不符。医生说,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肝源,那就只好在亲属之间寻找供体了。苏春和苏雨商量一番后,双双找到医生,表示愿捐肝给嫂子,让医生抽血化验。但经检查,兄弟俩与黄菊的血型不符。

奔波了一天回到医院后,当得知嫂子可以选择活体肝进行移植后,苏岩忽然眼睛一亮,他当即找到丁林医生说:“丁医生,请查我的肝!如果合适,我愿意给嫂子捐肝。” 虽然没有抱什么希望,但在苏岩的坚持下,医生还是对他做了检查化验。17日上午,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两人的各项配型指标非常吻合。

怕嫂子不同意自己为她捐肝,苏岩叮嘱医生和哥哥对黄菊保密。但得知找到了合适的供体后,黄菊又反悔了。她说:“这病我知道,是没救的。倒不如将这笔钱省下来,你们兄弟齐心协力做点生意,只要你们日后能过上好日子,能把小侄子抚养成人,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苏岩泣不成声,他一下子跪在黄菊面前:“嫂子,你要不答应治疗,我就一直跪在你面前!”这时,门开了,二弟、三弟也进来齐齐跪在嫂子面前说:“嫂子,我们一定要救你。你不要悲观,医生说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看到三个铮铮男子汉跪在自己面前,黄菊怎么也控制不了夺眶而出的眼泪……

2005年11月20日,医院手术室医护人员开始对这次手术进行最后的准备。此次手术共分为两个手术组,同时进行两台手术。一台是为苏岩进行的取肝手术,另一台是为黄菊进行的切除病肝及换肝手术。

手术效果之好出乎医生的预料。

在黄菊度过了危险期的第二天,苏岩穿上了嫂子从日本给他买回的西服,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来到黄菊的床前。见黄菊一脸严肃,苏岩小心地问道:“嫂子,哪里不舒服?”黄菊虎着脸说:“小岩,我问你,我换的肝从哪来的?”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苏岩一边慌张地给黄菊擦眼泪一边笑着说:“嫂子,你都知道了?”黄菊哽咽着说:“是护士们说的,小岩,你怎么那么傻,万一手术不成功,嫂子岂不是害了你……”苏岩柔声说:“嫂子,我一点也不傻,别说是一块肝,就是整条命都给你,我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黄菊感动异常,说不出话来的她只是拉着苏岩的手掉眼泪。苏岩又柔声对她说:“嫂子,不瞒你说,当年你决定留在我们家不走的时候,我就已经为你心痛了。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善良的女人。一直以来,我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怕被人笑话,坏了伦理纲常。大哥他已经走了5年了,就当我为大哥尽了未尽的责任吧,嫂子,请你收下我的这份心意吧!”

围在黄菊床前的亲友及医生、护士和病友们也盼着黄菊能答应苏岩。此时,黄菊的脸羞得比玫瑰还红。她定了定神,对苏岩说:“小岩,经过这件事,嫂子发现你真的成熟了,也让从鬼门关回来的我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我们都应该争取属于我们的幸福,我,答应你。”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