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中国军工的那些年》国产大型运输机的面世

2013年

1月26 日下午3 时,中国第一款大型运输机在西安成功首飞,在国内外引起巨大的轰动。“鲲鹏”(网民叫“胖妞”或“萌胖子”)的面世,是我国决定奋斗二十年、发展大飞机、实现一机两型(军民型)的重大突破。它标志着我们建设创新型国家(国家把发展大飞机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标志之一)迈出了新的一步。运20 的出现,对解放军来讲,其意义“不逊于载人航天”(专家语),也标志着人民空军向战略空军的转变,改变了我国只能生产战术级运输机、而不能生产战役级运输机的局面。

习近平主席对国产大型运输机的诞生,做出了大段批示。

美军共有1700 多架大型飞机,其中运输机近千架,可一次运兵10 万,仅空中加油机就有600多架;俄罗斯军队有800 多架大型飞机。欧洲有400 多架。海湾战争带给中国空军和中国航空工业以巨大震撼。50 多天里,美军飞行1.4万次。出动载重120 吨的C-5A“银河”运输机126 架;出动载重77 吨的C-17运输机265 架,从美国和欧洲向海湾,空运了50 万人和53 万吨装备。美国人把C-54 叫作“空中霸王”,把C-141(载重44 吨)叫作“环球霸王”,把C-17 叫作“全球霸王”。

没有大型飞机,空中加油机、预警指挥机、海上巡逻机、电子侦察机等特种飞机,就没有自己的大型空中平台。国产大型运输机的诞生是历史性的,一举可以解决我军空中战役运输和特种飞机的发展问题。国产大型运输机的出现是国力增强的象征。大航空没有几个国家玩得起。

2013 年4 月,莫文祥去世了,享年90 岁。第二天我给西安航空自动化研究所新入职的员工讲课,讲了我所了解的莫部长的几件事。2007 年的春节前,我陪着林左鸣去看莫文祥,那时他基本不清醒了。他坐在沙发上,好像隐约知道是单位来人了,一手紧紧抓着林左鸣的手,一手抓着我的手。与他老伴说了一阵儿话儿,该走了,就见林左鸣往回抽手,但怎么抽也抽不出来——莫文祥把林左鸣的手攥得紧紧的。莫文祥老伴也看出来了,她就说:“林总啊,老莫有劲着呢!攥着谁的手都别想抽出来,只有一个办法,你说我去开会去,他就会松开。”林左鸣如法炮制:“莫部长,我去开会去,回头再来看您!”果然,他的手松开了。接着莫文祥老伴说:“老莫糊涂了,谁也不认识了,连我也不认识了,但怪了,他有时还认识秘书(司机兼秘书)!”

这一辈人的潜意识里,都是些什么呢?

1993 年,当时已退下来的他要回一趟东北,除了秘书,要求在政研室的我也跟他去一趟。当年莫文祥当过市委书记。到了市里,当时的市委书记张国光出面宴请,把市里的老书记如李涛、王丹波等都请了来。我记得最大的一道菜是东北的“乱炖”。第二天到了50 年代他当厂长的五三工厂——兵器工业当时最大的一个弹药厂。在听厂里汇报时,只见会议室里的窗玻璃都已破碎,11 月的东北已很冷了,秘书拿来大衣让莫文祥披上。这时,后来任这个厂厂长、此时已担任副省长的陈素芝听说莫文祥来了就赶来,说莫部长今天在厂里吃饭吧!

莫文祥没好气地说:“厂里搞成这个样,我不能吃这个饭!”陈素芝说我们只吃饺子,你不是爱吃饺子吗?“那我也不吃!”回到住的沈阳迎宾馆,刚一下车,我就见莫文祥在抹眼睛。莫文祥60 年代在我们工厂担任过厂长。80 年代,他担任部长时是航空工业最困难的时期,那时他所面临的愁苦,不是现在的我们所能理解的。

2014 年我又来到林宗棠家,他都88 岁了。因为癌症的关系,切掉了一个肾、一个胆,胃也差不多全切了,脸上也切掉了一块,并且前列腺也发现了癌细胞,但他已不想再做手术了。

在他家里,居然搞了11台小型的3D 打印机,完全成为一个小作坊——他在研究3D打印。他拿出3D打印出的“鹘鹰”送给我。桌子上还摆着他刚刚打印出的,由清华大学和工业部门一批人正在研究的“12万吨压力机”的3D模型。他告诉我,这个世界上还没有12万吨的压力机。老伴去世有几年了。他孤零零的一个人,经常凌晨三四点钟起来,整宿隔夜地忙活他的3D打印。当我把《林宗棠忆航空》稿酬送给他时,他高兴地说:“我又有买打印材料的钱了!”

“应该涨钱!哪是保姆啊!整天跟他弄这一大堆的机器。”年纪不小,一副农村妇女模样的保姆对我们说,“他说保姆的事不重要,但必须跟他学会弄机器。”“听他说我干的事全中国也没几个人会干!”保姆显得很骄傲。

多么可敬的老航空人啊!

我又联想到后来航空工业的主政者——朱育理的一件小事:当“文革”被抄家,朱育理家里已一片废墟、人去楼空后,只剩下他那有些轻度智障的小弟弟在自语:“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可自在呢!”后来这个小弟弟又跟别人讲:“我爸说了,我哥(朱育理)是光升官,不发财!”在《未了的传奇》中看到:主持波音737 研发,并被誉为波音747 之父的乔·萨特讲道:“我和杰克·斯泰共享了737 的专利权,波音奖励我们各50美元。”“在航空工业工作的人注定赚不着钱!”乔·萨特总结说。

莫文祥、林宗棠、朱育理,他们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他们那一时代航空人的风貌是永存的。他们为航空事业所做出的默默耕耘、一生奉献,是永远值得我们记取的。我在中航工业经济院的《青年论坛》上做点评时说,青年才俊,青年、男人,有才才俊,有才才能越看越俊。航空前辈会对我们提出种种要求,我们可能有的做不到,但是要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