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天 《 中国青年报 》( 2016年04月11日 04 版)

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将派出伊势级驱逐舰参加4月12日~16日在印尼西部海域举行的“科摩多-2016”多国海上军事演习。此艘驱逐舰母港为广岛吴港,排水量为1.4万吨,能够同时起降多架直升机。结束“科摩多”联合军演后,此艘伊势级驱逐舰还将访问菲律宾苏比克湾军事基地。此前,日本亲潮级潜艇4月3日刚刚对菲律宾苏比克湾进行了访问。

日本海上自卫队长官近日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参加南海多国军演,目的是提升战术水平,“增加日本与东南亚国家的海上互信与理解”。《日本时报》则分析认为:“日本此举可被理解为与美国共同在南海对抗中国的行为。”

今年2月,日本刚刚与菲律宾就海上巡逻机及海警巡逻船的销售合同达成一致。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报道,日本向菲律宾提供的该批海上巡逻装备,可能包括5架TC-90巡逻机及10艘海警巡逻船。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4月下旬将访问菲律宾,预计将签署向菲军提供TC-90的租赁协议。该网站评论认为,该批军售装备将大大提升菲律宾在南海地区的巡逻能力,“使马尼拉能在南海问题上对北京构成更大威胁”。日本《读卖新闻》的评论称,这也正是菲律宾签订此项军购合同的目的所在。

今年1月,《读卖新闻》曾刊文指出,日本2016年将进一步增加在南海的军事存在。报道称,今年日本将争取让在索马里海域完成反海盗巡逻任务的日本P-3C巡逻机在返航途中停靠菲律宾和越南,并进行战略补给。以往,日本P-3C巡逻机通常只在泰国停留。

日本外交官新闻网站解读认为,虽然更换降落停靠地点仅是“小幅度微调”,但这无疑具有重大意义。因为P-3C巡逻机的监测能力极强,新的停靠地点将使日本的监测区域扩展至南海的大部分地区,而“中国正在该地区对日本和美国形成日益增长的威胁”。该网站还认为:“此举也是日本在南海地区保护航行自由的重要举措。虽然日美尚未实现在南海地区的联合巡逻,但两国正在增加该地区的协调行动,包括去年10月举行的美日南海军演。”

日本外交官网站还认为,日本巡逻机增加在菲律宾和越南的停留,是对日菲、日越海上军事互动的扩展和升级。去年11月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访问越南期间,双方商定日本军舰可以到访越南金兰湾,目前日越双方正在为此进行积极准备。日本军舰还在计划到访菲律宾巴拉望群岛,目前菲律宾正在巴拉望群岛的牡蛎湾进行基地建设,预计该基地将装配大型雷达设备,令牡蛎湾有能力成为菲律宾在该区域的大型指挥中心。日、菲还在去年实现了首次联合军演。

日本方面对上述举动的意图并不讳言。日本国际事务研究院一位专家就曾露骨地评论道:“日本应帮助这些国家(菲律宾、越南)建立一支‘小型日本海岸警卫队’,甚至是‘小型日本海上自卫队’,以帮助这些国家在南海巡逻。……其他国家(在南海地区)的参与,也将为美国在该地区的行动提供更多的合法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近期对日本在南海的种种挑衅行为进行了回应。洪磊表示:“日本不是南海有关争议的当事方,我们对其行动保持高度警惕。我们敦促日方谨言慎行,不要做使局势复杂化、有损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此外,日本本月可能派出一艘苍龙级潜艇和两艘护卫舰造访澳大利亚,参加与澳大利亚的双边军演。日本也积极投标澳大利亚政府刚刚发出的370亿美元军购大单。澳大利亚分析人士认为,日本参加此次双边军演的目的,一是进一步扩大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存在范围,更主要的则是希望澳大利亚将此份军购大单交给日本。澳媒评论称,拿下此笔军售大单将是实现安倍前不久推出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重要一步,有利于提升日本在国际军事领域的影响力,对安倍政府“非常重要”。

据悉,目前最有可能拿下澳军购大单的是法国和日本。澳大利亚媒体近日披露,华盛顿明确表示希望澳大利亚选用日本技术,所以日本军工企业拿下澳军购大单的可能性最大。

本报金边4月10日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