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六集第二章

第二章 牛刀小试

这个时候在台湾前线的解放军可谓是兵强马壮、气势如虹,无论是在台湾省一年的抗日战争中逐渐发展壮大的英雄部队——第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军和台湾省军区七个师的指战员,还是从福建东渡台湾海峡的第二十二军将士,一个个斗志昂扬、踊跃请战,我军强大的海军舰队也做好充分的准备。由于日寇在台湾、库页、新韩接二连三遭到沉重的打击,兵力来不及补充,防守琉球群岛的日军只有一个冲绳守备军团,虽然在八、九月份通过大肆抓壮丁,把部队勉强扩大到了创记录的12万人,但真正打过仗的官兵却很少,而且其中还有许多从琉球群岛征召的士兵。日本军国主义虽然暂时霸占了琉球,但大多数琉球居民十分痛恨邪恶的倭寇来统治自己,他们一直都在盼望和怀念昔日的宗主国和文化传播者能够早日出兵琉球,消灭凶恶的日本侵略军,为死难的琉球国王和同胞报仇雪恨。不过解放琉球也不能麻痹大意,日本鬼子鉴于台湾省的解放军越战越强的教训,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整个琉球群岛的大量琉球青壮年征召入伍,许多琉球士兵被日寇抓去当兵当炮灰,还有一些亲中国的王族、进步青年也被万恶不赦日寇以各种手段屠杀,而且日军当局还千方百计向琉球群岛移民,并在许多山头和城镇建造了工事,企图把整个琉球群岛变成自己的稳固基地。熟悉异时空二战时期历史的李得胜当然知道美军为夺取硫黄岛和琉球群岛先后付出了2100075000多官兵伤亡的惨重代价,虽然目前驻守琉球的日军的战斗力明显不如那时的日军,而且日寇缺乏钢筋水泥和挖工程机械,无法像异时空的日军那样建造那么坚固的工事,也无法得到如何来自外界的支援和补给。但解放军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登陆作战的艰巨性必须让每个解放军指战员充分认识到,未来的战争中还会有更艰难的登陆作战,此次解放琉球的战役也是最好的练兵机会。

从台湾前线我军的实力来看,取得解放琉球战役全胜根本不成问题,但李得胜总统却在105日给台湾前线指挥部的电报中对前线解放军将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不但要解放琉球群岛,消灭所有侵占宝岛的日本侵略军,而且必须把伤亡控制在最低限度,并且明确提出伤亡总数不得超过15000,而且牺牲人数不得突破7000的高指标,唯一宽松的是时间上没有如何要求,多打几个月没有关系,而且来自祖国的武器弹药和粮食供应十分充足。李得胜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防止前线各级指挥员因为台湾前线一个接着一个的巨大胜利而忘乎所以,从而造成解放军指战员不必要的损失,也希望通过自己提出的这个颇有难度的战斗任务的完成,锻炼和培养部队渡海登岛作战的能力,他的眼光已经放到更远的海洋和岛屿,台湾前线的解放军就是担负这个光荣艰巨任务的主力军。解放军台湾前线指挥部和海军舰队的领导高兴东、厉朝阳、谢葆璋、方升平、吴永前、毛春林、谭勇生、李大钊、白建勇、王湖生等同志在总指挥高兴东的主持下,于106日专门开会研究下一步应该怎样做才能以最小的代价完成解放琉球群岛,消灭残暴贪婪的日寇。大家通过讨论,一致认为李得胜总统在台湾解放后对台湾前线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切合实际的,是对前线解放军将士的信任和厚爱,也是中央对大家的殷切期望和鞭策,他们一致认为解放琉球群岛是最好的练兵机会,应该很好利用这次战役好好训练部队渡海作战的能力,为以后征战东南亚岛屿打下坚实的基础。会上大家也就如何实施琉球战役进行了认真细致的研究,普遍认为解放军之所以能够在台湾省取得胜利的最大经验就在于广泛发动了台湾岛上的人民群众,把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杀戮和压迫的台湾人民真正发动起来,使得解放军部队能够很快发展壮大起来,这个经验在解放琉球群岛仍然适用。事实上,目前在台湾岛上也有一些逃难来的琉球居民,日军俘虏中间也有少数从琉球群岛抓来的士兵,我军手里比较详细的琉球日军情况也主要来自他们,这些琉球人早就痛恨经过短暂的教育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同盟军和先锋队,为解放琉球贡献一份力!

对于各个军求战愿望高涨的局面和琉球日军的大致布防情况,决定由苦练了一年渡海登陆作战本领的第二十二军为解放琉球的开路先锋,首先解放最靠近台湾岛的先岛群岛和最远的硫磺列岛、小笠原群岛,其他三个军和台湾省军区一边派代表观摩学习,一边实施精兵计划,待到时机成熟,再参加夺取琉球主岛、奄美群岛。由于台湾岛上的兵源所限,目前这些部队当中年龄偏大的战士有不少,他们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勇敢地拿起了枪,不怕流血牺牲,与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军作战,为守卫革命根据地,解放整个台湾岛和澎湖列岛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现在台湾岛已经解放了,祖国需要他们参加建设大军,为建设祖国添砖加瓦。经过广泛调查研究,决定在两个星期时间里完成此次整编工作,整个台湾前线除第二十二军外的36万部队中,第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军分别留下6万精兵强将,从台湾省军区精选30000名指战员加上来自华东各省区的30000名完成半年训练的新兵,分别编入这三个军,再从浙江金华、温州等训练基地再补充经过系统训练的15000多坦克兵、炮兵、汽车兵及相应装备分配给三个军,与此同时,部队的军事训练、政治文化教育和支援台湾地方建设一刻也不能放松。台湾岛解放以后,国家立刻启动了台湾建设计划,将投入大量资金重点建设铁路、公路、通信、电网和水利设施,扩建基隆、高雄、台中、花莲、台东、苏澳等港口,以及在主要城镇建设一批现代化的机械、建材、食品、纺织企业,台湾省本来在首任巡抚刘铭传的带领下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工业基础,最近这些年日本殖民当局也把这里当作今后侵略中国的跳板和基地加以经营,人民党建立了解放区以后也陆续建设了一批现代化的工业企业,这就构成了台湾省很好的发展基础。人民子弟兵支援重点建设自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哪里有重活,哪里就会有人民解放军和武警战士的身影。剩下的干部战士也根据本人志愿和组织需要进行了统一调配,大约有40000多人选择转业或复员,留在台湾省参加宝岛建设,有54000人将参加军垦部队,带着自己的家人和亲属,到日本列岛参加工作,还有16000余人分别组建解放军台湾省军区警备师和武警台湾省总队。

当地时间104日凌晨030分,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在台湾前线我军主力还在乘胜向南挺进消灭残余日军的时刻,第二十二军特种师一团3200多名指战员在师政治委员张如才的指挥下,顶着三四级风浪分乘一艘大型登陆舰和一艘大型货轮,在海军二艘新型驱逐舰:青岛南京号,以及雄伟号战列舰、海豹海和海蓝号巡洋舰组成的联合舰队的掩护下,悄悄到达先岛群岛最西边也是最靠近台湾岛的与那国岛附近海域。与那国岛,地处北纬2427分,东经12300分,距离冲绳本岛西南509千米,距离东京2028千米,距离台湾岛约110千米。据说在能见度极佳的情况下,自该岛可看到台湾省东部山脉。与那国岛东西长约12千米,南北约4千米,海岸线长27.49千米,面积28.88平方千米,其中森林和荒地面积16.74平方千米。岛上地形多山地和谷底,并有台地和湿地,岛中央偏东位置有宇良部山,海拔231.3米,是岛上最高点,岛西部有满田原山,主峰久部良峰,海拔188米。由于该岛上多小型河流,故有充足的淡水水源,在久部良峰西部还有若干池塘和湿地。该岛地质以砂岩和页岩为主,在岛的北部和中部分布有一定的石灰岩。岛的海岸线以断崖和岩石岸线为主,沙滩集中于岛的东北部、祖纳村附近、以及比川河口附近三处地点。与那国岛风景优美,四季如春,是一个非常适合开发的旅游度假胜地。由于人迹罕至,岛上的生态保存得很完整,有成群的野生小马、硕大无比的蛾蝶;海中不仅有260多种珊瑚礁,还有360种珊瑚和海葵等腔肠动物、510种贝类等软体动物、60种海星类棘皮动物,以及1000多种各式各样的热带鱼、海豚、鲸鲨和鲸鱼。

与那国岛早年曾有来自台湾岛、朝鲜半岛的移民和琉球王国居民居住。日本吞并琉球王国后,与那国岛成为八重山村的一部分,目前与那国岛共有居民500多人,集中居住于岛北侧的祖纳、岛西侧的久部良、岛南侧的比川等三个自然村落。由于与那国岛常有台风和暴风雨袭击,岛上建筑多以石材和水泥建成,较为坚固。由于该岛淡水资源较为丰富,岛上居民家中少备淡水储藏设施,这与琉球其它离岛差异较大。但该岛石灰岩较多,淡水加热后饮用为宜。岛上草地面积广阔,居民主要以饲养牛羊,以及种植甘蔗、牧草、水稻为生,还有部分渔民,他们打鱼卖到台湾、琉球和日本等地。在与那国岛上驻守的日寇有一个联队1500多人,这个联队并没有配备无线电台,按当时日军的条件也无法装备有线电话,所以与上峰的联系主要靠每周一次来自石垣岛的补给船进行,由于日军在日本列岛和台湾岛的接二连三遭到惨败的消息也隐隐约约传到了这里,让这里的日军惶惶不可终日,不过日军大本营害怕打击官兵的士气,自然在通报情况时尽量把自己遭受的损失缩小,而对解放军的伤亡却大肆吹嘘和扩大,所以这里的日军并不知道在台湾岛的日军以及日本海军此时已经全军覆没了,所以这里的日军除了加强戒备以外,并没有特别的举动。通过询问来自琉球的难民和俘虏,解放军基本摸清了这个岛屿的地形和敌人的布防情况,这所以首先拿这个岛开刀,一是离开台湾最近,二是日军兵力不多,守备并不森严,三是解放军能够得到熟悉这个岛地形的琉球人带路,四是充分发挥特种部队的作用,在解放台湾的战役中,特种兵的作用还没有得到很好的展示。第二十二军特种师的指战员除了少数骨干是来自华北的武艺高手以外,大多数指战员是从南方各省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包括福建莆田南少林寺培养的一些武术高手,李得胜总统还亲自观看和指点他们的训练,这支部队完全按照21世纪初解放军特种部队的训练方式进行训练,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刻苦训练和剿匪、解放台湾战斗的考验,已经具备相当强的战斗力。此外,特种师还专门配备了一些曾经留学日本的干部和改造教育过来的和族指战员,通过他们的示范和带动,许多战士会说一些简单的日语,使得我军化装袭击日军有了更大的把握。

当一团一营900余指战员悄悄从大型货轮上下来,划着一些渔船悄悄接近岛屿西北部礁石的时候,岛上的绝大多数日军官兵都在熟睡之中,只有一些岗哨和巡逻队在值勤。一营的战士们悄悄划到陡峭的悬崖下,也没有惊动岛上的日军,他们拿出预先准备好的攀岩工具,使出各自苦练的攀岩功夫,一个个有次序地往上攀登。当最前面的战士接近这片悬崖的顶端时,才能够听到山上的日军哨兵的呼吸声,这些部队中最顶尖的武艺高手无声无息地靠近敌人,一支支特制的箭从他们手中的弓弩发出,一个个敌军哨兵倒了下去,虽然倒地时也发出了一些轻微的声响,但前面不远处的日军军营仍然一片安静,并没有任何异常,很快一营的指战员纷纷登上山蜂,他们迅速向敌营接近,这么多人向敌营逼近,最终在离开敌营50多米处有一名战士不小心踩上日军埋设的地雷,这才暴露我军的行踪,一营营长果断决定把暗袭改成明攻,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随着战士们冲锋的脚步不断打向敌人,敌营外面的哨兵迅速被清除。

在房子里的日军在睡梦中惊醒过来,顾不上穿衣就拿起枪往外冲,这些瞌睡懵懂的日军一个个倒在大门外,里面的日军只好在窗口附近胡乱射击,但他们的火力很快被我军的机枪压了下去,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已经悄悄靠近敌营,随着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的响起,敌人的三排营房都被解放军配备的新式武器—火箭筒所摧毁,那些侥幸未被炸死的日军也很快被冲上来的解放军指战员消灭干净,我军以一名战士受轻伤的代价消灭了日军一个中队160多人,并迅速控制了岛屿西部的山蜂。不过这里激烈的交火声终于惊动了全部日军,日军联队长安倍武郎中佐并不知道有多少解放军登陆,他慌忙派出一个大队500多人赶来支援,其余日军自然加紧对其他地区的搜索和戒备。当这股日军沿路只遇到一些并不太激烈的抵抗,只损失了几十日人就急匆匆赶到了现场,只看到一片残垣断壁和满地狼籍的日军尸体,却没有发现任何解放军的身影,就在带队的日军大队长感觉不妙企图带队逃跑的时候,密集的子弹和手手榴弹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打了过来,不但一营的指战员从敌人的背后杀了过来,二营的指战员也从岛屿的西部和西北部冲杀过来,两个营的迫击炮发出的怒火也不断在敌人的头顶上爆炸,打得鬼子鬼哭狼嚎、死伤惨重,那些侥幸未死的鬼子只能就地趴在地上胡乱射击,苦苦等待援军的到来。

这个时候日军的老巢也遭到了更为猛烈的炮火的袭击,依靠一营派出的精干小分队的指引,我军舰炮发出的猛烈炮火准确地轰到了日寇的军营和阵地,一片片的鬼子倒在血泊之中,日军的军营和工事也被炸得支离破碎,日酋安倍武郎只能躲在宇良部山坑道里叫苦连天,根本想不出任何好的对策。过了一会儿,让他感到更震惊的消息传来,只见一名手下慌慌张张跑进来报告,有大批解放军已经直接乘大型登陆舰在东北部的沙滩登陆,并建立了牢固的滩头,驻守在那一带的一个日军中队已经全部为天皇效忠了。由于屡遭痛击,安倍武郎联队长手里的兵力只剩下500多人了,他根本不敢再把部队派出去投入反击,只能被动地在宇良部山的工事里等待解放军的进攻。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宇良部山以外的日军基本被消灭,残余日军就被解放军彻底包围在宇良部山上。解放军没有立刻对残敌发起总攻,只是派了一些神枪手用狙击步枪消灭那些轻举妄动的日本鬼子,打得日军不敢随便露头,大部队则仔细在岛上搜索和肃清极少数逃散的日寇,并做好被激烈战事惊扰的岛上老百姓的安抚工作。由于这里的大多数老百姓都痛恨日本人的欺压,加上我军当中的硫球籍战士的尽力宣传和解放军指战员秋毫无犯的严明军机,岛上的百姓很快就接受了人民解放军,许多老百姓张灯结彩欢迎解放军的到来,有些胆大的还主动把自己所知的宇良部山上日本侵略军的布防情况告诉解放军,这些人都被日军驱赶上山建造工事,由于岛上日军没有想到解放军会这么快进攻与那国岛,所以并没有把岛上的所有老百姓完全控制,只是把岛上的所有船只看管起来,禁止岛上老百姓出海。

依靠老百姓的指点,解放军把日军的坑道情况基本摸清,到了104日上午820分,我军的舰炮再次发出怒吼,一颗颗巨大的炮弹象长了眼睛似的落在敌人的工事上,日军的许多坑道口被炮火炸塌,当5分钟的炮火刚刚停下,一团三营精选的500多名突击队员从五个方向如脱弦之箭直插敌阵,而我军的狙击手和机枪手却一直不停地注视着山上的敌阵,虽然在战壕里也有一些日军侥幸逃脱我军猛烈炮火从打击,当他们发现解放军的突击队员以灵活多变的路线和姿势逼近时,纷纷趴在阵地上往下射击,许多人才端起步枪,就被我军的狙击步枪击中毙命,在我军强大火力的打击之下,那些伸出头颅的鬼子一个个被击毙,剩下的只好躲在战壕里。而大批在坑道里的日军此时还在紧张地挖掘炸塌的坑道,就在他们好不容易挖出通道爬出来时,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打了过来,一下子就倒下一大片,原来此时解放军的突击队已经攻上了日军的第一道战壕,外面的日军大多数被打死,少数乖乖做了俘虏。随后突击队员们一边在大部队火力掩护下继续稳步往前推进,一边用早已准备好的炸药包和火箭筒轰击日军的坑道,大批日军再次被封闭在坑道里。一团炮营的指战员扛着迫击炮紧紧跟着突击队往前进发,准确的炮火不断轰击更上方的日军,屡立战功的狙击手们也迅速往上前进,日军的火力点一个一个被清除,很快日军的表面阵地全部被我军攻克,剩下不足300名日军躲在坑道里苟延残喘。我军留下最上方一条坑道未与炸毁,开始用广播向日军发起政治攻势,明确指出我军已经解放整个台湾岛和澎湖列岛,全歼那里的数十万日本侵略军,在日本列岛的日军也被我军消灭了几十万,残余的日军被包围在东京、大阪等地,日本人自认为最强大和值得骄傲的海军也已全军覆没了,要求他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由于日酋安倍武郎是一个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拒不缴械投降,我军用炸药包把日军的最后一个出口摧毁,残余的鬼子统统被活埋。与那国岛战斗我军仅伤亡89人,其中牺牲33人,取得全歼日军一个联队1500多人的出色战绩,受到解放军总部的通令嘉奖。

通过耐心审讯这次战斗抓获的日军俘虏,我军指挥部已经了解到目前在最靠近这里的西表岛上驻扎了一个1700多人的日军联队,也构筑了一些防御工事。不过我军解放与那国岛的战斗并没有惊动日军,加上日军大本营的刻意隐瞒,岛上日军自以为日本海军强大无比,根本没有想到解放军有着越海作战的能力,岛上还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而此时我军陆海军指战员却是斗志昂扬、装备精良,完全有信心乘胜出击,解放被日寇侵占的故土,因此特种师政治委员张如才和海军舰队司令员谢葆璋商量后,果断决定立刻着手准备夺取西表岛。第二十二军特种师一团的指战员只休息了半天多的时间,到了5日下午岛上的防务就交给了新成立的台湾省军区先岛警备团,并进行了必要的武器和兵员补充,第三十军也精选了一个营的特种兵交给特种师一团指挥,以达到锻炼队伍的目的。西表岛位于与那国岛以东80多公里,这是先岛群岛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岛,位于石垣岛西面约 18 公里处。岛上遍地是亚热带原始丛林占全岛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这里生息着特别天然纪念物西表山猫、骨朵儿头老雕等珍稀动物,还能见到天然纪念物先岛苏木、棕榈等珍稀植物。西表岛亚热带原始森林茂盛,山峰奇特,海岸绵长,自然资源丰富。西表岛奇特之处在于,晚上一望无际的星空,海天相接,微风轻打海岸的旖旎风光,给人无与伦比的感受。

5日凌晨1点多,一团三营的指战员从大型轮船上下来,一起划着十几艘木帆船向10里外的西表岛划去,他们乘着海潮涨起的机会快速前进,很快在西表岛东北部一处小海湾的沙滩上登陆。这里与日军旅团部和一个联队驻守的石垣岛最近,东边5公里处有一个日军大队的军营,不过日军并没有在这一面构筑工事,只有巡逻队每隔40分钟到70分钟不等的时间会经过海滩附近的大路。三营的指战员在熟悉岛上地形的琉球籍渔民的指引下,迅速潜伏到大路附近的树林里,沙滩上的脚印也迅速被上涨的潮水吞没。这些渔船卸下解放军战士以后,立刻被熟练的水手扬帆划向海面。过了不到10分钟,日军一支20多人的巡逻队大摇大摆由西向东经过这里,一支支特制的弩箭和飞刀准确地击倒这些日军,这些日军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全部制伏或击毙。分头对俘虏的审讯随即展开,日军的口令、巡逻队和军营的情况全部被摸清,从岛上情况看,这里的日军都是一些从来没有打过仗的部队,由于他们对于日军最近不断惨败的情况并不知情,所以警惕性普遍不高,由于岛上的三个军营都有二十多名慰安妇供日军官兵享乐,所以岛上官兵的生活还是很滋润的,一点也没有大战将临的气氛。一些早先就穿着日军军装的解放军战士摇身一变成了巡逻队,继续向前巡逻,边上的树林里有260多人悄悄随行,三营还留下100余人在这里接引后续部队,还有500多名指战员迅速沿着海岸附近的大路和森林向西挺进。

过了30分钟,东边的我军巡逻队与日军又一支巡逻队相遇,双方互对口令以后插肩而过,大路上和旁边树林里的我军战士一起动手,迅速悄无声息地解决了这支日军巡逻队,而后解放军继续稳步向东前进。化装成日军模样的解放军战士与前面日军岗哨互对口令后,以正常步伐走进军营大门,这些岗哨都在那里兴奋地聊着前半夜在那些慰安妇身上销魂的感受,甚至本来应该在暗处的哨兵也在那里,根本没有想到黑暗中过来的是他们的命中克星。只见我军指挥员一声令下,这些哨兵一个个为天皇效忠了。而后我军指战员如法炮制,稳步向纵深挺进,麻痹大意的日军哨兵、巡逻队和狼狗一个个被消灭,不到30分钟,我军指战员就包围了所有营房,只见领导三声暗号想起,战士们一起动手,迅速冲击日军营房,有些战士用各种武器逼视着那些瞌睡懵懂的鬼子,有些战士收缴了墙边的武器。有些不知好歹的鬼子企图反抗,都迅速被解放军手里的无声自动步枪和特制弓弩击毙,剩下的鬼子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连衣裤都没有穿就乖乖举起了双手,就这样三营280多名指战员以零伤亡的代价,解决了日军一个大队560多人。

在这里大功告成的时候,一团的主力也乘坐登陆舰在刚才三营登陆的沙滩抢摊成功,他们分兵三路,一营向东、二营和团部向西跟着三营的步伐前进,新编入的四营有着丰富的丛林战经验,他们在向导的带领下大胆走进莽莽森林往南挺进。过了一个多小时,我西路部队再次用化装奇袭的办法消灭了日军一个大队,他们再一次取得了零死亡、十多名战士负轻伤且没有惊动敌人的娇人成绩。到了凌晨5点左右,中路和东路的解放军2500多人先后赶到西表岛南部的大原港一带,把日军的联队部和一个大队三面包围,由于我军连克日军两个大队都没有惊动敌人,所以第二十二军特种师政委张如才决定仍然采用智取的办法,除非发出日军枪声,否则仍然以化装奇袭为好。不过这个时候东方已经发白,我军化装的巡逻队也不一定能够轻易得手,所以在靠近敌营的树林里我军的狙击手已经瞄准了敌人的哨兵,一旦情况不妙,立刻抢先动手。在大家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我军的巡逻队慢慢靠近敌营的大门,那些打着哈欠的日军哨兵无精打采地问着口令,得到的自然是准确的回答,直到解放军到了面前才感觉到这些人有点陌生,还没有等到他们有所反映,解放军战士已经出手,转眼间就把门口的日军哨兵干掉。

在附近潜伏的两名日军暗哨昨天晚上在迷魂乡里折腾得比较快乐,这个时候居然还在那里打瞌睡,根本没有发现门口的异常,他们的失职使得这里的日军失去了最后的报警机会,不过却因此保存了所有人的性命,因此以后许多被改造过来的日军官兵还很感谢他们的迷糊。解放军指战员迅速控制了大门,仍然派人像模像样地守卫着大门,我军战士组成的巡逻队继续稳步前进,走过日军暗哨隐蔽的场所,居然听到一名日军士兵在地上打着呼噜,还有一名也在那里打着瞌睡,这两人自然被迅速制伏。而后我军指战员稳步向前推进,连续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十多名日军和一些看门的狼狗,营房里面的日军官兵也有问话的,得到的自然是用标准日语回答的平安无事。到了这个时候,解放军可以说是胜券在握,只听一声令下,大批解放军指战员如脱弦之箭冲进敌营,在所有营房都被彻底包围以后,一个个日军迷迷糊糊做了俘虏,还有一些官兵居然一丝不挂搂着女人的睡觉,让解放军战士看了直摇头,这样的军队当然只会打败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