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贝当:一战时的法国英雄到二战时的法奸

作为一个职业军人,贝当20岁就成为一名法国军官。在普法战争后,法国有相对40年和平的时期,而在和平时期,军人是无法展现他们的军事才华。所以贝当在军中打混了30多年都默默无闻,一直到58岁时也只是一个上校团长,并准备办理退役。但在这时,1914年的第1次世界大战爆发,法国迅速扩军。贝当搭上了扩军的便车并由于出色的战绩,很快就升到军团司令。

1916年2月21日,德军大举进攻法国重镇凡爾登。由于法军总司令霞飞估计错误,守军单薄,法军节节败退。而贝当在临危时出任守城司令,在几乎所有的救援道路被德军炮火封锁之下,开辟新径-“圣路”,以每14秒钟一辆卡车的流量,迅速向凡爾登守军补充人力物力,搓败了德军“让法国人把血流干”的进攻计划。此役过后,鉴于法国媒体的热捧,贝当成为法国和法军疯狂崇拜的大英雄。一战结束时,他以成为法军总司令,共和国元帅,一时无两。

战后在上海法租界,就有一条路叫“贝当路”。

如果在二战爆发前,85岁的贝当选择退休,贝当无疑会成为在法国历史上仅次于拿破仑的法国英雄。1939年,贝当被法国总理达拉第任命为法国驻西班牙大使,离开了暴风雨前的法国。

但1940年,在纳粹德国的闪电战攻击下,法国迅速土崩瓦解,而这时的贝当却毅然要回国。当时的西班牙元首佛朗哥曾劝他三思:“你英名一世,何必与一场本该别人负责的失败联系起来呢?”事实上,如果贝当选择流亡海外,组织流亡政府,动动嘴,就有无数沦陷区的法国人替他攻击德军。当然,也就没有戴高乐什么事了。

但贝当仍选择了回国,并出任亲纳粹的维希政府的“元首”,在希特勒的淫威下,屈辱的“管理”了法国五年。

很多人都对贝当的晚年表示不理解:身为法国英雄,该有的都有了,也不稀罕当那个“儿皇帝”。至于保命,则更说不通,贝当时已是身在海外(西班牙)了,大可以搬到伦敦去。如果他在伦敦建立法国流亡政府,他就是两次挽救法国的“双冠王”。

可见,贝当回国的主要原因就是收拾法国残局。他回答佛朗哥说:“我知道回国将遇到什么,当我责无旁贷,也许是最后一次为国效劳。“

贝当认为,法国已经战败,已无抵抗力量(而我们中国一直还有国共两党抗战),法国人民已经是随时可被人鱼肉的民族。贝当是想充当战败法国的保护人,让德国人看在他当年的威名上,给这个已经名誉扫地的民族留下最低的尊严。

当的想法在战后是无法为法国人民所理解,他已被认为是法国的卖国贼。在法庭审讯时,他一言不发,因为他认为他已是水洗不清了,讲了也没人信。

令人费解的是,贝当的死刑并没有被执行。贝当的学生戴高乐总统特赦了贝。也许在当时的法国,戴高乐作为新的民族英雄,是最能理解“旧英雄”贝当为何要“卖国”的人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