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出现一批神秘原油买家 全世界油轮都涌向青岛

远洋油轮

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全球油轮一度出现无油可运,反映大宗商品海运吞吐量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在今年2月创历史新低,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在2月创历史新低后,缓慢回升。

无油可运的窘境似乎被中国解决了。由于中国新晋原油进口商购油量大增,全世界的不少油轮涌向青岛港。吞吐量之大,业务之繁忙让这些油轮要排队一个月左右才能完成卸货。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新晋原油进口商即所谓“茶壶”(teapot)炼油厂的原油购买量飙升,导致青岛港油轮暴增,卸货延迟时间最长达到一个月,引致昂贵费用并加大了向中国售油的难度。

这些独立的炼油商略显神秘,相比拥有超级体量的国有原油进口商,他们不太被关注。独立炼油商去年刚刚从政府限制中解脱,获得原油进口许可证,大手笔的为2016年签下大量低成本原油。

根据港口代理及船舶跟踪数据,这一现象已导致山东青岛港油轮延期卸货天数增加三倍至20-30天。青岛港是这些炼厂主要的进口港。

“本月(‘茶壶’炼油厂)需求增长,导致进口原油要延迟一段时间才能到达,”一位交易商表示,并称买家“要受此延迟影响,因为要缴纳大笔滞期费”。所谓滞期费,就是如果货物未能在指定时间卸货,租船人需给船主支付的费用。

根据能源机构Energy Aspects的数据,青岛港2月进口创下230万桶/日的纪录高位,预计3月将再创新高。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月青岛港进口量相当于当月中国进口总量的约29%。

强劲的需求让青岛港的吞吐能力承受极大压力。汤森路透Eikon终端上的船运数据显示,至少有15艘油轮--包括巨型油轮(VLCC)和苏伊士级油轮--正滞留在青岛港等待卸货,其中多艘船只原定在上月卸货。

此外,国内炼油企业与青岛港之间缺乏输油管线连接,意味着他们所购原油约80%都只能通过卡车运输,因此青岛港难以快速清空积压的进口船货,为新抵达的油轮提供卸货空间。

加之港口终端缺少储存空间,也让油轮无法轻易卸载并继续去交付其它船货。

油轮滞留推升成本

青岛港外的油轮拥堵是全球石油行业的几个瓶颈之一。这些瓶颈推高了运费,因船舶被困在队列中。

伊拉克巴士拉港也出现类似的油轮进港拖延现象,此外中国的宁波港[-0.93% 资金 研报]、天津港[-0.21% 资金 研报]也报告有类似的拥堵,但规模较小。

船运经纪商和船舶追踪数据显示,青岛港的拥堵造成一些油轮不得不驶往其它港口,至少一艘巨型油轮将其载有的200万桶油品分流到中国两个港口卸载。

随着更多船舶陆续抵达,青岛港的拥堵可能变得愈发严重。

4月份从西非装船运往中国的油品预计将升至每日114万桶的19个月高位,很大程度上是受到这些“茶壶”炼厂的需求推动。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STL.OL)卖给“茶壶”炼厂的约400万桶油品,通过两艘4月到港油轮于青岛港船上交货,该公司已经预订第三艘巨型油轮(VLCC)来运送船货。

航运经纪商称,像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这类租船者通常会把滞留费算在买家帐上。

“否则以当前偏低油价而言,每滞留一天就是6.5万美元,滞留十天将会吃掉贸易商很大部分的获利,”新加坡一超级油轮经纪商表示。

延迟及相关衍生成本将给炼厂需求泼一盆冷水。

“直到油轮塞港获得解决之前,小型炼厂近期采购将踩刹车,”Energy Aspects亚洲分析师Michal Meidan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不过Meidan补充称,青岛北边的烟台港计划修一条输油管道至主要小型炼厂,预料将在6月或7月开通,届时可能再次刺激买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